標籤: 暫無標籤

白雲裳,昵稱小白,畢業於滿洲鐵路師範學校,現從事影視演員職業。

  
白雲裳

1 白雲裳 -小白檔案

  姓名:白雲裳

  昵稱:小白

  出場年齡:24歲

  教育狀況:滿洲鐵路師範學校肄業

  職業:影視演員

  特長:狐步舞

  愛好:找吶吶要死要活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譚吶

  最討厭的人:風間久彥

  

白雲裳

2 白雲裳 -雲裳從何來

  「青雲衣兮白雲裳,舉長矢兮射天狼。」

  虹影引用楚辭《楚辭.九歌.東君》做為第二主角白雲裳的名字,青云為衣啊白色的虹霓

3 白雲裳 -初識雲裳

  白雲裳意外得知了譚吶的軍方背景,發現譚吶和自己一樣是一個深藏不露的特工,白雲裳陷入了矛盾之中。白雲裳的猶豫不決被風間派來的特工發現,風間挾持了白雲裳的小侄子做人質來控制白雲裳,白雲裳被迫為風間服務。面對自己心愛的人,白雲裳向譚吶說出了自己的來歷。白雲裳在東北時誤進了日本人辦的目的是培養針對中國大陸的諜報人才的一所免費學校,這次被風間啟用是她接到的第一個任務。譚吶可憐白雲裳,譚吶決定和白雲裳一起刺殺風間久彥。沒想他們在暗殺風間的時候被識破,白雲裳的侄子被風間李代桃僵炸死,白雲裳受傷住到休伯特處。白雲裳在於堇面前深感羞愧,兩個女人冰釋前嫌,為抗日走到一起。,譚吶卻為掩護於堇壯烈犧牲《狐步上海》的首場演出開始,此時的蘭心大戲院已被大批日軍憲兵包圍。於堇洒脫的狐步舞踩出了斷點分明的摩爾斯電碼,觀眾席中有人在做記錄:日軍航母艦隊已出發,攻擊目標珍珠港!當舞檯燈光一暗於堇再次以背式出場,一段動人的台詞和舞步后,轉過身來的卻是白雲裳。

  風間久彥立即反應中了於堇的掉包計,瘋狂追趕已不見的於堇。於堇回到國際飯店,風間持槍站在門口,房內於堇迅速銷毀藏在這裡的密碼本,然後鎮定地拉開了窗帘,站在窗口飛身躍下。

  白雲裳來到墓地,譚吶、於堇兩人的墓碑緊緊挨在一起,她給兩人獻上鮮花。

  

白雲裳

4 白雲裳 -白雲裳眼裡的溫柔並不只留給譚吶

  劇中雲裳搶足了於堇的戲份

  雖然一直都是她無理取鬧,甚至有點潑辣看似不招人喜歡

  但是卻也是最真實的

  因為,愛譚吶。所以就用最直接露骨的方式和他表白。

  相比之於堇的演技就遜色很多。

  只能靠自己是主演戲份多,有特寫來襯托。

  不能把我帶進於堇的世界。

  當她氣沖沖找譚吶鬧時,看到那個可憐的孩子。

  那種自心底發出的母愛立刻讓人動容。。。

  一個顰一笑,不盡讓我聯想到流星花園經典台詞

  「花澤類眼裡的溫柔只留給靜學姐」

  因為。類愛靜,所以她對靜才有溫柔的眼神

  而雲裳喜歡譚吶。卻沒有把溫存給他

  反而對一個素不相識的可憐孩子將女人最溫柔面完全體現出來

  所以

  雲裳是善良的

  絕對善良

  

白雲裳

5 白雲裳 -白雲裳之飛蛾撲火的美麗

  白雲裳,一個命運交織的名字。。。

  不停回蕩在腦中,她的痛苦與掙扎,執著與救贖。。。

  總是剪不斷,理還亂。。。

  她為愛的痴狂,為組織的無可抗拒。。。

  都成為了一把把插向她她胸膛的利劍,引發了巨大的人生隱痛。。。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女人,她隱忍著。。。

  用盡全身的力氣用無助的心靈吶喊著。。。

  但,沒人能了解這份堅如磐石般的折磨。。。

  而就是這樣一個女人,用命運演繹著時代的悲劇,她狂舞著生命。。。

  感覺她的眼神是那麼的渴望流浪,哪怕是心靈流浪也好。。。

  可,太多的太多,讓她欲罷不能。。。

  只有她在那陰霾的不能回頭的人生路上。。。

  走著走著。。。

  白雲的純潔和霓裳的絢爛在凄涼中綻放。。。

6 白雲裳 -角色扮演

  《狐步諜影》白雲裳由出演過記憶之城的實力新人趙子惠出演

7 白雲裳 -角色出場

  白雲裳乍驚之下,已是遲了,枯聞夫人一劍佔到上風,更不停手,劍招如暴風驟雨般漫天灑下,功力招法到她們這個級數,一旦失去先機,再想搶回來,非常之難,白雲裳一時完全陷於防守之局。

  枯聞夫人一招佔到先手,文玉梅六個狂喜,文玉梅一聲厲叫:「與刺客勾結,竟然還敢還手,大家合力拿了,拿刺客不必講什麼江湖規矩。」一聲呼叱,六枝劍一齊攻上,三劍在左,三劍在右,與前面的枯聞夫人布成一個三角形劍陣,將白雲裳圍在中間,不絕猛攻。枯聞夫人預有圖謀,這三角形劍陣預先演練過,暗合天地人三才,實是一個三才陣,威力奇大,這時頃力猛攻,劍影如山,劍嘯聲更遠聞數里之外,直讓天地變色。

  枯聞夫人攻勢如此之猛,最初戰天風也蒙了,但只一下就明白了過來,狂叫道:「雲裳姐還手,這老賊婆是存心要殺了你。」

  他雖然看出了枯聞夫人的殺意,但卻沒法子上前給白雲裳幫手了,因為八道這時一齊圍攻了上來,八道布成一個八卦劍陣,圍著他滴溜溜轉動,八劍如輪,不絕猛攻。

  戰天風並沒將八道劍陣放在眼裡,他功力已到一流之境,不比八道差,當然,一比八他無論如何都不是對手,如果八道不用劍陣,就四面合圍七手八腳一齊上,戰天風還真難以招架,但八道偏要排個什麼劍陣來困他,偏生他精通陣法,加上玄天九變身法玄異無倫,腳下略一變動,便可輕鬆的踩到陣法的最弱處,讓八道劍陣根本發揮不出威力。

  其實靈心清貧兩道上次在石陣中是見識過戰天風陣法上的修為的,這次不知道怎麼就會忘了,硬要弄個劍陣來對付戰天風,眼見戰天風在陣中輕鬆寫意如閑庭信步,很多時候幾乎都不要抬手招架,只步法略略一動就到了劍陣的死角,八道八枝劍,看上去駭人,卻是老虎咬天,無處下口。八道大急,不絕變陣,殺不了戰天風,困住他也好啊。

  戰天風卻並沒有急急破陣而出,他腦子在不絕急轉,枯聞夫人對白雲裳下如此殺手,明顯不對,而八道先前對著他只是遙遙合圍,白雲裳一來,他們就圍了上來,再聯想到無論在歸燕城還是在王宮中,都並沒有聽到玄信娶白雲裳的話,然後還有一點,古劍門和修竹院本是分班輪值,可今天卻都在王宮裡,而且象是預謀好的,埋伏在四面。

上一篇[溫度場]    下一篇 [熱交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