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白顛瘋,是一種常見多發的色素性皮膚病。該病以局部或泛發性色素脫失形成白斑為特徵,是一種獲得性局限性或泛發性皮膚色素脫失症,是一影響美容的常見皮膚病,易診斷,治療難。

 

1 白顛瘋 -概述

白癜風是一種皮膚色素脫失而發生的局限性白色斑片的皮膚病,又稱白癜、白駁風。本病西醫也稱為白癜風
白癜風的病因,有外感內傷兩種情況。所以治療需要了解得病的過程。
致病的經脈是肝經,因此判斷藥方真假的關鍵就是看是否針對肝經。
患者各自的體質不同,引起白癜風的病因各異,故治療方法亦當有別,概括起來,其證治類型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氣血虧虛為主,兼風邪外襲,營衛失和:多屬白癜風穩定期,主要表現為白斑淺淡,伴神疲乏力,面色白,舌質淡,脈沉細而澀。治宜補氣益血,兼祛風和血。如商建軍等用自製消白方Ⅱ號(党參15g,黃芪、茯苓、何首烏、丹參、白蒺藜各20g,白朮、紅花、當歸、防風、白扁豆、山藥各10g,砂仁6g)水煎內服,每日1劑,日服2次,兒童用量酌減。白斑發生於面部者,加柴胡10g或白芷10g;頭部加羌活10g或川芎10g;項背部加葛根20g;腰骶部加續斷10g;上肢加薑黃10g;下肢加牛膝10g;泛⒄嘸油橄?0g;進展期者加烏梅、五味子各10g等等。同時配合外搽氮芥酒精或補骨脂酊,每日2~3次。共治84例白癜風患者,痊癒17例,總有效率為78.57%〔2〕。
肝腎陰虛為主,兼氣血失和,肌膚失養:患者病程較長,白斑局限或泛發,毛髮變白,皮膚乾燥,伴頭暈耳鳴,腰膝酸軟,舌淡紅少苔,脈細弱。治宜滋養肝腎,調和氣血。如鄒世光等用滋陰通絡丸(生地黃250g,旱蓮草、當歸、黑芝麻、補骨脂、菟絲子、枸杞子、桑螵蛸各120g,何首烏、熟地黃、桑椹子各50g,龍膽草、知母、丹參、赤芍、檀香、紅花、路路通各60g,諸葯共研細粉,煉蜜為丸重10g)內服,成人每日4丸,早晚分服,溫水送下,兒童減半,服藥期間忌辛辣厚味、煙酒濃茶,戒惱怒,節房事。共治白癜風124例,總有效率為84.69%〔3〕。
風濕外侵, 經脈不利, 肌膚失養: 多發於頭面或泛發全身, 起病較速, 蔓延快, 局部常有癢感, 苔薄白, 脈浮。 治宜祛風除濕, 和血通絡。 如張琴等用基本方 (白蒺藜80g,蒼朮50g,苦參40g, 麻黃50g, 白鮮皮80g, 旱蓮草100g,皂角刺80g, 桃仁80g,紅花80g,檀香40g,片薑黃80g,生熟地黃各120g,何首烏100g,黑芝麻100g,赤芍80g,補骨脂80g,川芎80g,桑螵蛸80g,當歸80g,桑椹子100g, 共研細末, 煉蜜為丸) 內服, 早晚各2丸, 兒童量減半。 共治療白癜風113例, 其中65例白斑面積縮小1/2以上, 22例白斑面積縮小在¼~1/2之間, 其顯效率為58.3%〔4〕。
氣滯血瘀型:主要表現為大小不等的斑點或片狀,邊緣清楚、光滑,伴肢體困重而痛,舌質紫暗,或有瘀點,脈弦澀。治宜活血理氣。如方敏用自擬基本方(補骨脂15g,生地30g,當歸、川芎、赤芍、桃仁、紅花、丹參、桔梗、懷牛膝各15g)水煎服,日1劑,隨症加減。同時配合中藥浸劑(補骨脂、何首烏、生薑各10g,旱蓮草15g,桂枝、當歸、紅花各5g,紫草15g。以高純度米酒或優質白蘭地密封避光浸泡1個月)外搽。共治40例白癜風,治癒5例,總有效率80%〔5〕。
肝鬱氣滯型:白斑無固定好發部位,色澤時明時暗,常隨情緒變化而加劇,女性多見,常伴胸悶噯氣,性急易怒,月經不調及乳中結塊等,苔白,脈弦。治宜疏肝理氣。如尹平用自擬基本方(炒柴胡、白芍、香附、當歸、防己、蒼耳草各15g,川芎20g,刺蒺藜45g,炙何首烏、黃芪、自然銅各30g,紅花、補骨脂各10g)加減水煎內服。發於頭面部加升麻、白芷;發於胸腹部加瓜蔞皮、鬱金;發於下肢加牛膝;肝腎陰虛者加旱蓮草、黑芝麻;血瘀明顯者加水蛭、丹參。每劑葯煎服4次,每日2次,留少許葯汁用紗布浸之外搽,日4~5次。共治白癜風56例,痊癒14例,總有效率88%〔6〕。
血熱型:白斑粉紅或帶褐色,邊緣模糊,多見顏面部,春夏季或日晒后加重,舌紅苔黃,脈細數。治宜清熱涼血。如馬紹堯用涼血地黃湯(生地30g,赤芍、丹參、當歸尾、川芎、桃仁、黃芩、生地榆、荊芥、防風、薟草、白鮮皮、地膚子、烏梢蛇各9g,生甘草3g),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7〕。
脾腎陽虛型:表現病程較長,白斑呈慢性及反覆發作性皮損,秋冬加重,伴畏寒肢冷,便溏溲清,舌質淡而胖嫩,脈沉細無力,治宜溫補脾腎為主。薛長連等用克白靈2號(黃芪、人蔘葉、熟地黃、當歸、川芎、肉桂、雞血藤、補骨脂、淫羊藿等製成片劑,每片含生葯30g)口服,成人每次6~8片,黃酒加熱或溫開水送服,同時配克白酊(補骨脂、荊芥、紅花等葯加60%酒精浸泡15天,濾過取出)外搽患處,每天3次,暴露部位每天日晒2次,每次20~30分鐘;非暴露部位每天灸2次,每次20~30分鐘,共治療800例有少量色島的白癜風患者,治癒率為39.5%〔8〕。
1.2 外治法
近年來,用中藥外治白癜風的報道很多,主要製劑為浸劑,亦有散劑、膏劑等。因直接作用於病變部位,療效迅速、肯定,尤其以局限型白癜風為最好。如陳建宗等用當歸烏梅酊(烏梅、當歸各30g,浸泡於75%酒精50ml中,2周後過濾去渣)外搽,每日3~4次,共治31例,痊癒7例,總有效率為80.7%〔9〕。吳仲安等報道將白芷、補骨脂放入95%的酒精中浸泡1周后外搽患處,每天2次,共治6例〔10〕。王成華等用祛白酊(本品為乙醇滲漉提取,製成20%濃度酊劑,每100ml含人蔘、黃芪、女貞子、白鮮皮各3g,何首烏4g,熟地黃、千年健各2g)外搽,每日2次,共治120g,治癒15例,總有效率80%〔11〕。張淑芬等報道,用自製抗白靈霜(烏梅5g,白芷10g,甘草40g,補骨脂粉40g,40%乙醇1000ml)外塗,1日3次。共治31例局限型白癜風,痊癒4例,顯效9例,有效16例〔12〕。趙秀榮等用自製烏梅酊(烏梅100g,入75%酒精1000ml中浸泡7天過濾)外搽患處,每日1~3次,共治112例,痊癒44例,總有效率為85.71%〔13〕。范存偉用苦白酊(苦參50g,丹參、當歸尾各25g,川芎15g,防風20g,研碎入75%酒精500ml中,置入深色瓶內密封1周過濾)外用,每日3次,共治20例,均獲良效〔14〕。李雄用白斑Ⅰ號(白蒺藜20g,補骨脂30g,烏梅30g等碾成粉末,浸泡於95%酒精100ml中,另加氮酮50ml,1周後過濾備用)外搽患處,每日2~3次,在皮損部位邊搽邊摩擦,持續1~2分鐘,然後日晒1~2分鐘,共治90例,痊癒8例,總有效率為64.4%〔15〕。許愛娥等用復方煤焦油酊(無花果及丹參用乙醇迴流提取,紅花、潼蒺藜等用滲濾法提取,提取液分別過濾、濃縮,合併提取液加煤焦油、丙二醇、氮酮等灌封)外搽患處,1日2次,曬太陽5~10分鐘,並輕輕按摩,除局限型外,其餘各型均同時內服自擬克白靈合劑,共治372例,痊癒率11%,總有效率為75.8%〔16〕。石清良等用補氟萬搽劑(補骨脂30g,白芷20g,紫草15g,加95%酒精100ml封閉浸泡1周後過濾,剩藥液約60ml,與地塞米松20mg,消炎痛250mg,混合后加二甲基亞碸40ml)塗於白斑處,每日2~3次,共治73例,治癒20例,總有效率91.8%〔17〕。
1.3 針灸療法
針灸療法是中醫學的傳統方法,可調整全身臟腑功能,疏通經脈,調和氣血以達到治療白癜風的目的,通過臨床驗證,療效肯定。如車建麗報道用針灸治療白癜風38例,分2組取穴,第1組取地倉、印堂、合谷、百會、大椎、曲池、足三里、陽陵泉、陰陵泉。第2組取上星、頰車、三間、陶道、手三里、上巨虛、懸鐘、三陰交。兩組穴位交替使用,隔日1次,每月針12次為1個療程。每次針刺後於局部白斑處塗搽食用白醋,而後用艾炷直接灸,每次灸數壯,至局部皮膚髮紅為度,不留瘢痕。結果痊癒3例,顯效13例,總有效率為81.6%〔18〕。張喜蘭用火針在患病局部點刺,同時配合火針點刺督脈諸穴及任脈諸穴。陽虛體弱者加夾脊穴;脾胃虛寒者加背俞穴和腹募穴;肝氣不疏者加用毫針針刺內關、公孫、足三里、太沖等穴,共治白癜風280例,痊癒112例,總有效率81%〔19〕。董明姣用藥線點灸療法治療頭面部局限性白癜風58例。取穴風池、曲池、手三里、血海、三陰交、關元等穴,使用廣西中醫學院壯醫門診部製作的Ⅱ號藥線。先點灸白斑處,採用梅花或葵花型灸法,再點其它穴位,每穴1壯,15~20天為1療程,療程結束后休息1周再進行下一個療程。結果1個療程治癒21例,好轉26例〔20〕。
1.4 其他療法
發泡療法:用於局限性、面積較小的皮損效果較好。如劉忠恕用斑蝥酊(斑蝥50g,95%酒精1000ml,浸泡2周後過濾去渣)塗於白斑處,令其自然乾燥,日2~3次,局部發泡后停止塗藥。水泡發起1天後,用消毒針刺破,令其自然乾燥,結痂癒合。癒合后視其色素沉著情況可再行第2次塗藥,發泡3次為1個療程,休息2周后可行第2療程。共治87例白癜風,治癒14例,總有效率為70%〔21〕。
刮痧療法:可通過刮痧病變處以達活血行氣,改善循環,治癒白斑的目的。如闞全銘用5分硬幣大小穿山甲片,利用其天然邊緣刮白斑處,若為陽面則從下向上,陰面則從上向下,由輕到重60次。共治6例〔22〕。
水光浴法:利用礦泉水中的微量元素和宏量元素作用於人體,以達治癒白斑的目的。如王振起等報道,用五大連池冷礦水洗浴,每天3~4次,每次15~30分鐘,浴後日光浴20~30分鐘,兼飲礦泉水每天5~6次,每次300~500ml,治療40例,痊癒8例,總有效率為90%〔23〕。
皮下埋線法:用醫用羊腸線埋植於皮下。具體方法:在局麻下術者行無菌操作,先用縫皮針繞白斑外圍的正常皮膚做皮下埋線一圈,在圈內區進行曲線型的皮下穿埋,結束后皮膚消毒,用無菌紗布覆蓋,貼好膠布。次日去掉紗布,進行紅外線局部照射,每次20分鐘,每日1次,15次為1個療程〔24〕。
另有其它中醫特色療法如按摩療法、藥物導入療法、氣功療法等均可作為白癜風的輔助治療。

2 實驗研究

近年來,實驗研究的報道較多,主要通過研究常用中藥對黑素生物合成過程中的關鍵酶——酪氨酸酶的激活或抑制作用,為臨床用中藥治療白癜風提供選葯借鑒。如許愛娥等用比色法對48種中藥進行檢測以測定其對酪氨酸酶的作用。結果有13種中藥對酪氨酸酶有激活作用,由大到小順序排列依次為旱蓮草49%,無花果38%,丹皮34%,潼蒺藜34%,蛇床子33%,補骨脂31%,地膚子25%,桃仁24%,白鮮皮23%,白朮22%,紫草22%,肉桂21%,白芍20%〔26〕。用上述同樣方法,羅少華等通過實驗發現,玉竹在5mg(原生藥量10mg/ml)水平對酪氨酸酶的激活率達29%〔27〕。徐建國等用此實驗證明,補骨脂在20mg水平對酪氨酸酶的激活率為26.44%〔28〕。

3 小結

綜上所述,白癜風雖然病因複雜,治療困難,但在中醫學的偉大寶庫中仍能挖掘出許多行之有效的方葯。在臨床上應靈活掌握治療方法。一般而言,局限型、穩定期、皮損範圍小者,可選用局部外治法;而泛髮型、進展期、皮損大而多者可選用內服或內外合治法,中西醫結合等綜合療法。從預後來看,病程短、範圍小、顏面部皮損預后較好;而病程長、範疇大、進展期、節段型皮損預后較差。目前,從臨床報道來看,對於白癜風的研究和治療還很局限,表現在:(1)在內治方面,大多數醫家是辨病治療,根據自己的經驗,一方治一病,很少能辨證分型論治,缺乏針對性。應因人、因時、因地制宜,逐漸形成白癜風的辨證論治體系,提高治癒率。(2)在外治方面,劑型不規範,標準難以掌握,病人使用不方便。中醫的外治之理即內治之理,因此,外用藥物治療及其它外治方法同樣存在辨證論治問題,筆者認為不但要在外用藥物和方法選擇上靈活掌握其適應症,而且要改進劑型,方便病人,提高療效。(3)在實驗研究方面,中藥篩選實驗比較多見,這是一條很好的研究途徑。但從各種報道來看,不同作者的結論並不完全相同,甚至相反。因此今後要進一步規範實驗標準和條件,有必要做進一步深入的藥理藥效研究。

 

2 白顛瘋 -相關鏈接


 

上一篇[稅務]    下一篇 [鄭夢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