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白體區別於黑體的筆畫較細的一種鉛字字體,如老宋體等。「白體」是北宋人的說法,指宋初詩壇流行的學白居易的詩。但流行之時並無「白體」之說。最早提出「白體」或「白樂天體」概念的人是誰尚難斷定。「白體」詩的特徵是 「順熟」、「容易」、「淺切」。

1 白體 -文學中的白體

以姓為體
「白體」是北宋人的說法,指宋初詩壇流行的學白居易的詩。但流行之時並無「白體」之說。最早提出「白體」或「白樂天體」概念的人是誰尚難斷定。田錫《覽韓偓鄭谷詩因呈太素》詩云:「順熟合依元白體,清新堪擬鄭韓吟」。楊億寫過《讀史敩白體》詩。歐陽修《六一詩話》云:「仁宗朝,有數達官以詩知名,常慕白樂天體,故其語多行於容易。」司馬光《溫公續詩話》稱魏野「其詩效白樂天體」。吳處厚《青箱雜記》卷一云:「昉詩務淺切,效白樂天體。晚年與參政李公至為唱和友,而李公詩格亦相類,今世傳《二李唱和集》是也。」可知「白樂天體」之稱,在仁宗朝已流行。
「白體」詩的特徵是「順熟」、「容易」、「淺切」。又惠洪《冷齋夜話》卷一亦云:「白樂天每作詩,令一老嫗解之……解則錄之,不解則易之。故唐末之詩近於鄙俚」。然而白詩之特點不止於此。陳寅恪曾因此辯曰:「若排律一類必為老嫗所解始可筆錄,則《白氏長慶集》之卷帙當大為削減矣。其謬妄又何待詳論!唯世之治文學史者,猶以元白詩專以易解之故而得盛行,則不得不為辨正耳」
宋初學白詩之風始於太宗朝而盛於真宗朝,至仁宗朝前期餘波尚存,後來「西昆體」漸成詩壇主流,「白體」遂寢。據方回《送羅壽可詩序》所列,「白體如李文正、徐常侍昆仲、王元之、王漢謀」。即李昉、徐鉉、徐鍇(徐鍇卒於南唐,並未入宋,與「白體」無涉。方回將其列入「白體」是個失誤)、王禹偁、王奇。方回此說影響甚廣,然「白體」詩人遠不止於此,如宋太宗就是影響最大的「白體」詩人,仁宗朝「西昆體」詩人中,楊億、舒雅、刁衎、張詠、晁迥、李維、李宗鄂、張秉等,早年都曾學「白體」。歐陽修所謂「仁宗朝有數達官以詩知名,常慕白樂天體」,就是指這些人。

2 白體 -北宋人所謂學「白體」的含義

一是學白居易作唱和詩,切磋詩藝,休閑解頤。詩歌唱和,本屬文人閑情雅趣。由於其既富文化意蘊,又見才華性情;既可用於歌頌,又可怡情,且俗人不能為之,所以當國家初安,朝政多暇之際,元、白、劉詩歌唱和之舉,就很容易成為文人士大夫競相模仿的藝術休閑範式。太宗與群臣唱和,李昉與李至唱和,王禹偁與友人唱和,皆有效元、白、劉之意。
二效白詩淺切隨意,不求典實的作法。白居易的詩分類雖多,但淺近易曉確為其共同特色。這種詩隨意隨時吟成,不重學問典故,作來比較輕鬆便捷。這就很適合休閑唱和,臨場發揮。
三效其曠放達觀、樂天知足的生活態度,以及借詩談佛、道義理。陳寅恪《元白詩箋證稿》附論(乙)《白樂天之思想行為與佛道之關係》:「樂天之思想,一言以蔽之曰『知足』。『知足』之旨,由老子『知足不辱』而來。蓋求『不辱』,必知足而始可也」。「總而言之,樂天老學者也,其趨向消極,愛好自然,享受閑適,亦與老學有關者也」。從前述李昉、李至、李宗鄂、王禹偁、晁迥等人的言論和詩作中,皆可見此學白之意。宋太宗則是於此最用心者。

3 白體 -卵巢中的白體

卵巢排卵后,卵巢內殘存的卵泡壁塌陷,血管壁破裂,血液流入腔內結成血塊,稱為血體。並且,卵泡壁的破口很快被纖維蛋白封口,留下的卵泡壁細胞增生,這些細胞體內出現許多黃色顆粒,從而形成了黃體。它分泌雌激素和孕激素。這時,如果卵子和精子結合形成受精卵,黃體在絨毛膜促性腺激素的支持下發育成妊娠黃體,以提供妊娠所需的孕激素和雌激素,並一直維持到妊娠4~6個月後,才逐漸退化。如果排出的卵子在48小時內沒有受精,黃體則在排卵后的第9~10天開始萎縮纖維化,變成白體以至消失,卵巢分泌女性激素的功能也隨之減退,從而使月經來潮,而卵巢中又有新的卵泡發育。於是,又開始了下一個新的周期。

4 白體 -物理熱學中的白體

凡是將輻射熱全部反射的物體稱為絕對白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