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簡介

皇甫暉 (?——956年),魏州人。南唐大將。

2史書中記載

皇甫暉,魏州人也。為魏軍卒,戍瓦橋關,歲滿當代歸,而留屯貝州。是時,唐庄宗已失政,天下離心。暉為人驍勇無賴,夜博軍中,不勝,乃與其徒謀為亂,劫其部將楊仁晟曰:「唐能破梁而得天下者,以先得魏而盡有河北兵也。魏軍甲不去體、馬不解鞍者十餘年,今天下已定,而天子不念魏軍久戍之勞,去家咫尺,不得相見。今將士思歸不可遏,公當與我俱行。不幸天子怒吾軍,則坐據一州,足以起事。」仁晟曰:「公等何計之過也!今英主在上,天下一家,精甲銳兵,不下數十萬,公等各有家屬,何故出此不祥之言?」軍士知不可強,遂斬之,推一小校為主,不從,又斬之,乃攜二首以詣裨將趙在禮,在禮從之,乃夜焚貝州以入於魏,在禮以暉為馬步軍都指揮使。暉擁甲士數百騎,大掠城中,至一民家,問其姓,曰:「姓國。」暉曰:「吾當破國!」遂盡殺之。又至一家,問其姓,曰:「姓萬。」暉曰:「吾殺萬家足矣。」又盡殺之。及明宗入魏,遂與在禮合謀,庄宗之禍自暉始。明宗即位,暉自軍卒擢拜陳州刺史,終唐世常為刺史。
晉天福中,以衛將軍居京師。在禮已秉旄節,罷鎮來朝,暉往候之曰:「與公俱起甘陵,卒成大事,然由我發也,公今富貴,能恤我乎?不然,禍起坐中!」在禮懼,遽出器幣數千與之,而飲以酒,暉飲自若,不謝而去。久之,為密州刺史。契丹犯闕,暉率其州人奔於江南,李景以為歙州刺史、奉化軍節度使,鎮江州。周師征淮,景以暉為北面行營應援使,屯清流關,為周師所敗,並其都監姚鳳皆被擒。世宗召見,暉金瘡被體,哀之,賜以金帶、鞍馬,后數日卒。拜鳳左屯衛上將軍。(《新五代史》)

3歷史傳說

大唐朝滅亡后,五代紛爭。南唐定都金陵(現在南京),滁州成為金陵的屏障,南唐皇帝,也就是中主李璟,令大將皇甫暉領兵十五萬,鎮守滁州城外清流關。為了刺探北方的後周兵南下情況,皇甫暉在清流關西北的一個大山最高峰—北將軍頂上,建造一個燎望台(古時稱烽火台),駐兵日夜監視北方。後周柴世宗為統一天下,派趙匡胤帶兵南下,與南唐在清流關一帶擺開戰場。趙匡胤初戰失利,後來夜晚乘月色,走山背小路出奇兵,一舉攻克滁州城,皇甫暉兵敗被擒,后又被斬於滁州城外。清流關與滁州城失陷后,一部分南唐兵退守到北將軍峰的烽火台上。這裡地勢險峻,又居高臨下,趙匡胤帶兵來攻打,一時攻打不下來。勸降,南唐兵又不歸順。為了減少傷亡,趙匡胤下令停止進攻,斷其汲水之道,把南唐兵包圍在山頭上,打算渴死他們。
時值夏天,烈日炎炎,南唐兵在烽火台上,確實饑渴難忍。被困三天之後,很多士兵渴的暈迷過去。再說皇甫暉,平時比較愛兵,死後得知這支隊伍被困烽火台,寧死不屈,很是感動。就在夜裡顯靈來到部下被困的山頂,掄起鋼釺,撬開土石,不一會挖出泉水,並喚醒士兵,喝水下山。士兵們被驚醒,一齊來喝泉水。皇甫暉靈魂挖出的泉水不但清涼好喝,而且怎麼也喝不完。士兵們喝飽水,皇甫暉又顯起靈來,傾刻間把南唐兵送出敵人包圍圈,天亮了,皇甫暉靈魂說聲爾等保重,化陣清風不見了。士兵們知道是皇甫將軍顯靈,一齊對天跪拜。南唐兵轉移后,趙匡胤帶兵搜山,也來到泉邊喝水,趙匡胤一喝水就立即渾濁了。
後來大宋朝建立,天下太平了,皇甫暉成了這個山的山神。為了使山裡人知道天氣變化,泉水晴天清亮透明,雨雪來臨就變得渾濁,使泉水成為山裡人預測天氣變化的晴雨表.山裡人在泉眼周圍用石塊砌成井,名字就叫「將軍井」。這口井現在仍在皇甫山北將峰原烽火台遺址下方不遠處。井裡的水位始終保持在同一刻度上。久旱無雨不見水位下降,陰雨連綿,不見水位上升。多少年來一直是晴天水清,雨雪天水渾。這雖然是自然現象,但當地的老百姓都說是山神所至。,為了紀念皇甫暉在這裡顯靈,人們就把這座山叫皇甫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