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盎格魯-撒克遜

標籤: 暫無標籤

1釋義

在Sutton Hoo發現的約625年的著名頭盔

  在Sutton Hoo發現的約625年的著名頭盔

1.人類學上指不列顛祖先的分類:盎格魯-撒克遜族(Anglo-Saxon),盎格魯(Angles) 和撒克遜(Saxons)兩個民族結合的民族(大部分英國人和美國人是盎格魯-撒克遜人後裔)
2.語言學上指一種英語的分類:古英語或盎格魯-撒克遜語(Old English或Anglo-Saxon),指從450年到1150年間的英語
3.地理/歷史:盎格魯-撒克遜英格蘭/盎格魯-撒克遜時代,指五世紀中期,凱爾特(英文Celtic,拉丁文稱Celtae或Galli,希臘文Keltoi,又譯:克爾特)的不列顛被盎格魯—撒克遜的英格蘭所替代,盎格魯人把不列顛稱為「盎格蘭」(「英格蘭」一詞的由來)

2概述

盎格魯-撒克遜(Anglo-Saxon)的本意就是盎格魯(Angles) 和撒克遜(Saxons)兩個民族結合的民族,是一個集合用語,通常用來形容五世紀初到1066年諾曼征服之間,生活於大不列顛東部和南部地區,在語言、種族上相近的民族。他們使用非常相近的日耳曼方言,被畢德認為是三個強大的日耳曼部族-源自日德蘭半島的盎格魯人(Angles)和朱特人(Jutes)以及來自之後稱作下薩克森地區的撒克遜人(Saxons)的後裔。盎格魯人有可能來自Angeln,畢德描述他們的整個國家都來到了不列顛,留下他們空空的古老大地。 盎格魯-撒克遜人(Anglo-saxon)的祖先來自歐洲大陸,是日耳曼人中的盎格魯人、撒克遜人。大不列顛島的土著居民是來自比利牛斯半島的伊比利亞人,他們以創造了巨石文化而著稱。後來,凱爾特人中的不列顛人、別爾格人等從大陸進入大不列顛島,同化了土著居民,形成盎格魯-撒克遜人的最早基礎。從公元5世紀起,盎格魯人、撒克遜人進入不列顛。他們同化、消滅了一部分凱爾特人,將另一部分凱爾特人驅趕到西南和西北部的山區。9世紀,丹麥人對不列顛的侵略,促進了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形成。1066年,來自法國的諾曼人征服了不列顛,他們在英法百年戰爭后融合在盎格魯-撒克遜人中。
撒克遜
撒克遜人(英語:Saxons,德語:Sachsen),原屬日耳曼人,早期分佈於今日德國境內的下薩克森(Niedersachsen)地方。西元5世紀中期,大批的日耳曼人經由北歐入侵不列顛群島,包括了盎格魯人(Angles)、撒克遜人、朱特人(Jutes),經過長期的混居,逐漸形成現今英格蘭人的祖先。
概要
主要的盎格魯-撒克遜王國,大約600年

  主要的盎格魯-撒克遜王國,大約600年

公元前地中海伊比利亞人,比克人,凱爾特人,先後來到不列顛。公元1-5世紀大不列顛島東南部為羅馬帝國統治。羅馬人撤走後,歐洲北部的盎格魯人、薩克遜人、朱特人相繼入侵併定居。7世紀開始形成封建制度,許多小國並成七個王國,爭雄達200年之久,史稱「盎格魯—撒克遜時代」。
詳解
總是以刻板的編年史的面貌出現,久而久之難免令人生厭,所以這次一我想從這一時代的史書談起。現在一般公認盎格魯.撒克遜時代的第一部史書是威爾士修道士吉爾達的「Liber querulus de excidio britanniae」《哀訴不列顛的毀滅》其完成的年代約在公元540年,然而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它都稱不上是一部良史。它的價值在於,在有關盎格魯.撒克遜人征服不列顛的歷史材料中,它是最接近那個時代的。不過它的歷史價值很小,因為它是「對不列顛諸候和教士邪惡的一部冗長的控訴」(《英國歷史評論》),而不是一部嚴肅的歷史。在盎格魯.撒克遜時代最值得一提的歷史著作無疑是比德的《英國教會史》。人稱「英國歷史之父」的比德可以說是第一個將盎格魯.撒克遜時代入侵的傳說作為信史來記述的人。吉爾達在其著作中將盎格魯.撒克遜的入侵作為上帝對不列顛人罪惡的報應,這一主題在比德的著作中也再三的被重複。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吉爾達的記述中,盎格魯.撒克遜人和土著的不列吞人在他的那個時代並未處在敵對的狀態。我們現在可以肯定的是,羅馬時代的不列吞人在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入侵中大都安然無恙,絕大多數的現代英格蘭人都是他們的後裔。換句話說,作為入侵者的盎格魯.撒克遜人在人數上是遠少於土著不列吞人的。那為什麼盎格魯.撒克遜人以如此之少的人數卻能最終成為人多勢眾的不列吞人的主宰呢?約翰·戴維斯部分解決了這個問題,他指出被盎格魯.撒克遜人所征服的恰恰是那些羅馬化程度最高的地區。羅馬帝國四個世紀的統治即給不列吞人帶來了文明又使得他們處處依賴帝國政府,因此在失去了羅馬軍團的保護后,不列吞人在政治和軍事上都無法自立。因而肯特和蘇塞克斯等東南部的土著面對著極少數的盎格魯.撒克遜入侵者所做出的唯一反應也就是屈服。戴維斯的另一種解釋引人注目:不列吞人被迅速征服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瘟疫。六世紀時不列顛遭到了發源於埃及而後席捲整個地中海周邊國家的瘟疫襲擊。瘟疫是由來不列顛貿易的東方商人傳入的。如果說這場瘟疫真的在不列顛流行的話,對於不列吞人而言絕對是一次毀滅性的打擊。從現在的研究來看,盎格魯.撒克遜之入據不列顛更有可能是一個在數百年間逐步完成緩慢進程。當然這一進程有時是平和的有時也會有流血衝突發生,在諸多的武裝衝突中不僅有盎格魯.撒克遜人和不列吞人的還有凱爾特人、皮克特人和盎格魯.撒克遜人的。所謂的大破壞和大屠殺更多是古代作家的誇大其詞,沒有證據表明曾經發生過一場盎格魯.撒克遜人對不列吞人的決定性戰役。故而有關瘟疫導致征服的論斷也就不那麼深入人心了。
五世紀和六世紀不列顛的歷史今天我們了解的很少,傳說中的英雄阿瑟王就生活在這個時代中。在比德的著作中記載了不少的國王和首領,或許阿瑟的原型正是其中的一位,總之這一時期的許多史實還有待於進一步的澄清。
七世紀和八世紀時,盎格魯.撒克遜人的王國逐漸興起了:肯特(裘特人的王國)、諾森伯里亞、麥西亞、韋塞克斯。在我們關注這些王國的興衰起伏的同時,盎格魯.撒克遜人宗教信仰的轉變更加引人注目。公元597年凱利安修道院院長聖奧古斯丁受教皇格里高利一世之命前往肯特傳教。聖奧古斯丁除了大力傳播福音外還大聲疾呼歸還羅馬帝國的故地以此來抬高教皇的聲望。在肯特國王艾塞爾伯特那裡聖奧古斯丁受到了禮遇。艾塞爾伯特剛娶了一位墨洛溫王朝的公主貝沙--一名虔誠的基督徒。儘管不很理解,艾塞爾伯特還是在他法蘭克妻子的影響下昄依了基督教。比德記載了羅馬教庭在英格蘭發展勢力的史實,格里高利一世在他給聖奧古斯丁的信中稱:「……蒙主的仁慈和你的不懈努力,英格蘭新教會已經被引領到全能的天主的恩惠之中……」(之所以只提英格蘭是因為在威爾士和蘇格蘭羅馬帝國時代的教會組織保存了下來)。聖奧古斯丁在英格蘭的頭一年裡成功得使大批的異教徒轉變了信仰,這成為了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格里高利一世對英格蘭教會的經營一個宏偉的藍圖:倫敦和約克將各有一位大主教(每位大主教下各有十二位主教)。由於倫敦不在艾塞爾伯特國王的治下,肯特的坎特伯雷進入了教皇的視野。在坎特伯雷聖奧古斯丁晉陞為大主教,坎特伯雷作為大主教的駐節地直至今日。以坎特伯雷為中心聖奧古斯丁開始了英格蘭教會的建設工作,格里高利通過信件對聖奧古斯丁不斷的施加影響,使得英格蘭的教會事務得以按照他的想法進行。不過從史料中我們看不到格里高利或聖奧古斯丁有任何企圖與凱爾特教會建立聯繫的行動和意圖。建立教會的繁重工作幾乎將聖奧古斯丁壓垮,因他雖然精於宗教事務但對日常的紛繁俗務卻力不從心。公元605年,格里高利一世和聖奧古斯丁先後逝世。不久以後,對聖奧古斯丁給予熱情支持的艾塞爾伯特國王去世。艾塞爾伯特的繼承人伊德鮑爾德重新恢復了偶像崇拜,根據比德的說法後來他在親眼目睹聖彼得的聖跡而迷途知返。此時英格蘭北方的強大王國的統治者是愛德文,他娶了艾塞爾伯特的女兒艾塞爾伯格(小名塔塔)。王后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她在教皇卜斯法尼的感召下使自己的丈夫昄依了耶酥基督。公元625年,格里高利一世夢想的約克教會成立了,艾塞爾伯格選擇了波萊納斯作為約克的主教。儘管看上去「主的事業」進行的很順利,可是麥西亞王彭達的進攻表明及至八世紀中葉基督徒在北英格蘭的影響依然有限。
公元668年,坎特伯雷大主教的職位空缺,塔爾蘇斯的西奧多被任命為新任大主教。由於他原本是一位希臘學者,因此他必需接受完全陌生的西方教會的儀規(把原來的聖保羅髮式改為冠狀式)。在另一位希臘教士哈德良的輔佐下西奧多大主教巡視了全英格蘭奠定了各地主教轄區的基礎還任命了多伊奇、溫徹斯特、羅切斯特的主教。當西奧多到達坎特伯雷時,有一位主教在亨伯河以北另有兩位在亨伯河以南這兩位主教分別是凱爾特人切德和里彭的威爾弗雷德。里彭的威爾弗雷德因在諾森伯里亞大力宣揚教會的權威而聲名大振,然而後來他由於與埃格弗里德國王的一次爭吵而被流放。西奧多心滿意足的看著這個曾經頂撞過自己的主教的垮台,他還不失時機的改組了英格蘭北方的教會組織,新教會規模雖小但效率很高且便於大主教的控制。此後的二十年間,英格蘭的主教轄區被確定為約克、赫克瑟姆、里彭和林塞四地。西奧多還重新確立了不分政治邊界的全英格蘭的宗教會議。西奧多在不列顛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他建立了一套將凱爾特教會的教產轉移至英格蘭教會的機制。這一在羅馬教廷和凱爾特教會共同努力下所達成的創舉使諾森伯里亞王國在得七世紀末期出現了一個文化高潮。在後來的漫長歲月中從不列顛這個基督教世界的北方邊陲逐漸形成了一種濃厚的學術傳統,這一傳統成為中世紀的西歐文化的發展源泉之一。恐怕當時西奧多並沒有想到這一步,這真可謂: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英格蘭修道院的出現和一位虔誠的諾森伯里亞貴族別號本尼狄克的比斯科普有關,他分別於公元674年和681年建立了韋茅斯和賈羅的修道院。這兩座修道院對於修道士制度在英格蘭的推廣起了重要的作用。比斯科普長途跋涉六個月前往羅馬面見教皇阿加塞並帶回了許多珍貴的手抄本,正是這些抄本將諾森伯里亞的文化引入了一個黃金時代。在這一時代中所湧現出來的最傑出的學者無疑就是比德。這位被子孫後代尊稱為「莊嚴比德」的神父生於公元673年逝於公元735年。比德在七歲時「由他的親屬託付給本尼狄克院長撫養。」(托馬斯.富勒《教會歷史》)他此後的一生便都在修道院中度過,先是在韋茅斯一年,后前往賈羅。儘管比德最遠也只不過到過約克,然而他卻毫無疑問是當時全英格蘭最最博學多才的人。在比德所在的修道院中,圖書室的藏書非常豐富,這使他獲益匪淺。他曾激動地談到了本尼狄克.比斯克普訪問羅馬時帶回的那些珍貴的手抄本。比德的崇高聲望正源自於他對比斯克普的手抄本的註釋以及他所編寫的諸多歷史著作,其中最富勝名的就是那《英吉利教會史》。比德的著作反映了新興的英格蘭本土文化的發展,盎格魯.撒克遜民族已經在不列顛紮下了根,他們需要有人可以將本民族的歷史記載下來流傳後世。在結束對英格蘭宗教歷史的回顧以前,我想簡單介紹一下英格蘭教會對歐洲大陸的影響。加洛林朝的查理.馬特和「矮子」丕平在與好戰的北方日爾曼諸部族(主要指薩克森人和維金人)的鬥爭中都以基督教作為精神武器。來自英格蘭教會的教士們尤其受到法蘭克君主的器重,他們經常隨軍出征足跡遍及西歐和北歐。上文曾經提到的那位里彭的威爾弗雷德在被驅逐出諾森伯里亞後來到了歐洲大陸,他和另一位名叫威力布洛德的修士改弦更張奉羅馬教廷為正宗。在所有的英格蘭教士中數邦尼費斯最有作為,他以自己在美茵茲的主教轄區為中心極大的拓展了日爾曼腹地的教會組織。出身約克的阿爾昆是被視為當時歐洲最卓越的學者之一。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到英格蘭的教會對於中世紀早期西歐文化文明開化的作用是多麼的巨大。可以說盎格魯.撒克遜教會這個羅馬教會與凱爾特教會結合的產物其對今天的歐洲文化或西方文化的影響是極為深遠的。
就在英格蘭的教會聲名遠播之際,英格蘭的政治版圖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革。公元418年最後一批羅馬帝國的駐軍撤離英格蘭,早已習慣帝國政府管制的不列吞人的感受就有如被親生父母拋棄一樣。北方的凱爾特人和愛爾蘭的皮克特人趁著羅馬駐軍撤退的機會重現開始了對英格蘭的侵襲。五世紀三十年代起這種侵襲愈演愈烈,公元443年最後一位不列顛使節來到了羅馬懇請西羅馬帝國施以援手,並保證不列吞人願意永遠作羅馬皇帝的順民。然而此時的西羅馬帝國早已失去了當年西歐諸民族宗主的威風。羅馬大將艾息阿斯為了抵禦巴蘭德和阿提拉數十萬匈奴鐵騎的威脅將萊茵河和高盧的守軍全部撤走。對於不列吞人的呼籲,他只能委婉的表示自己實在無能為力。遭到拒絕的不列吞人終於意識到羅馬軍團是不回再回到不列顛來了,為了自衛他們作出了一個歷史性的抉擇:向盎格魯—撒克遜人求援。

3歷史淵源

2世紀到5世紀遷徙簡圖

  2世紀到5世紀遷徙簡圖

拜占廷皇帝查士丁尼力圖在西方恢復羅馬帝國的統治,於533年派貝利撒留遠征北非。汪達爾人被擊敗,迦太基陷落。汪達爾人殘部又堅持了三年,534年汪達爾王國終於滅亡。拜占廷軍隊依靠曾被汪達爾人剝奪土地和財富的奴隸主和教士的支持,在北非重建行政機構,恢復羅馬的統治。
5世紀初,當西哥特人盤鋸高盧西南部時,高盧東南部為勃艮第人佔領。勃艮第人以里昂為首都,建立了勃艮第王國。公元534年,勃艮第王國被法蘭克王國吞併,但勃艮第人的文化和風俗習慣卻長期保留下來。
在北方,法蘭克人是最強大的部族,原居住於萊茵河中下游以北地區。從3世紀中葉到6世紀,法蘭克人越過萊茵河向羅馬帝國侵襲、移民,逐漸佔領了盧瓦爾河以北高盧的大部分地區。5世紀下半葉,法蘭克諸部落中以薩利安法蘭克人和利普利安法蘭克人兩支最為強大。486年,薩利安法蘭克人的軍事首領克洛維率兵掃平羅馬在高盧的殘餘勢力,以蘇瓦松為都,建立了法蘭克王國。公元496年,克洛維率三千親兵在蘭斯接受洗禮,皈依天主教。這一舉動得到了教會和高盧羅馬貴族的熱烈稱頌。羅馬帝國滅亡后,失去靠山的羅馬基督教會和羅馬貴族急於在新建立的蠻族王國中尋找新的政治支柱。但是當時帝國境內的日耳曼各族都信奉阿里烏派異端。宗教對立使他們敵視這些「蠻族」國家。克洛維率法蘭克親兵皈依天主教,使基督教會和羅馬貴族的精神為之一振。克洛維也乘機把教會和羅馬貴族的支持變為自己征服擴張的工具,把自己扮作天主教會的保護人和羅馬帝國的繼承人。公元500年,克洛維征服了勃艮第王國,507年又將西哥特人趕出了高盧,508年東羅馬皇帝授予他執政官的稱號。在克洛維去世前,法蘭克已統一高盧大部分地區,並向萊茵河以東擴張,成為西歐蠻族王國中疆域最大的國家。
盎格魯人和撒克遜人原居北海之東的日德蘭半島,兩部落語言風格相近,故合稱盎格魯撒克遜人,他們在公元5世紀渡海來到大不列顛島。大不列顛島原是羅馬帝國的一個行省,在蠻族遷徙浪潮中,羅馬政府自顧不暇,於407年撤回了最後一批駐軍。這給了盎格魯撒克遜人一個入主大不列顛的良機。不過征服的歷程並不一帆風順,有些不列顛人逃入西部或北部山區,長期堅持反抗鬥爭。西部形成威爾士,13世紀才被征服;北部形成英格蘭,18世紀才納入英國版圖。盎格魯撒克遜人在確立自己的統治地位過程中,同當地的凱爾特人以及後來的丹人、諾曼人等長期結合而形成英格蘭民族。英格蘭民族融合過程中,曾出現許多小國,各國互相爭雄,戰事頻繁。后又經歷了長達三百餘年的「七國時代(Heptarchy)」。公元829年,威塞克斯國王愛格伯特統一各王國,建立了英格蘭王朝。
倫巴德人原居於易北河左岸,6世紀移居潘諾尼亞,后以雇傭兵身份替東羅馬帝國效力。568年,倫巴德人在其首領阿爾波音率領下,入侵北意波河流域,定居立國,以拉文那為都。774年,終為法蘭克的查理大帝所兼并。一般認為,法蘭克人對義大利的侵襲是日耳曼民族大遷徙的最後一幕。

4文化影響

《貝奧武甫》第一頁

  《貝奧武甫》第一頁

英國早期文學就是從盎格魯-撒克遜時期開始,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當屬北歐祖先史詩《貝奧武甫》。著名魔幻派代表作《指環王》(Lord of The Rings,又譯《魔戒》)的作者約翰·羅納德·魯埃爾·托爾金(John Ronald Reuel Tolkien,一般簡稱他為J. R. R. 托爾金),幼年時期便熟讀《貝奧武甫》並痴迷於盎格魯-撒克遜文化,一九二五年擔任牛津大學盎格魯-撒克遜學的教授,以研究盎格魯-薩克森語著稱。《指環王》的立意便是「創造屬於英國的神話」,作品中更是大量借用北歐傳說及《貝奧武甫》的內容,其中專為小說而發明的至少兩種語言,都借鑒了盎格魯-撒克遜語。

5相關書摘

一、從「不列顛」到「英格蘭」
與歐洲大陸隔海相望的不列顛島上,很早就居住著克爾特人。他們當中的布里頓族,在大約公元前5 世紀進入不列顛,「不列顛」一詞便來源於克爾特人的「布里頓」一詞,意為「布里頓人的國度」。克爾特人的口頭文學歷史悠久、豐富多彩,內容有多神教的神話故事和英雄傳說,其中亞瑟王的故事不斷流傳、擴展,成為英國和西方文學的創作素材的一大源泉。
公元前55 年開始,羅馬人由侵略到逐漸征服了不列顛,把不列顛劃為羅馬帝國的一個省,並帶入了羅馬文明。他們的許多軍事要塞發展成為今天的重要城市,他們修建的大道有的到十八世紀還是交通要道。在古英語文學中保存下來的一首短詩《廢墟》中,一位生活在七世紀的詩人憑弔被撒克遜人摧毀的羅馬人的城鎮,尋覓當時當地大廳浴堂的盛況而不可得。羅馬的勢力維持到5 世紀初期。北歐的日耳曼人的騷擾不列顛的同時也大舉入侵羅馬帝國,羅馬人不得不從401 年起撤回本土,專心禦敵,9 年後羅馬帝國皇帝宣布放棄對不列顛的主權。羅馬人在統治不列顛的350 年中,對不列顛的語言文學沒有產生很大的影響。
五世紀中期,日耳曼人中的盎格魯、撒克遜、朱特等部落從歐陸渡海來到不列顛。他們遭到了當地居民猛烈的反抗,大約150 年後才征服不列顛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區。一些土著克爾特人淪為奴隸,又有一些克爾特人被驅趕到北部、西部的山區、威爾士、蘇格蘭,甚至渡海到愛爾蘭、布列塔尼半島。盎格魯人把不列顛稱為「盎格蘭」,這便是「英格蘭」一詞的由來克爾特的不列顛被盎格魯—撒克遜的英格蘭所替代。盎格魯—撒克遜人在征服和國家形成過程中,氏族制度逐漸解體,封建制度逐漸形成,多神教也逐漸為基督教所代替。盎格魯—撒克遜語便是古英語,英國文學史就是從五世紀盎格魯—撒克遜族的征服開始的。
二、來自北歐祖先的史詩:《貝奧武甫》
如同許多民族,盎格魯—撒克遜人的詩歌來源於人民的口頭集體創作,反映了遠占部落人們的生產勞動、對自然與社會現象的幻想性解釋。在這些詩歌世世代代的相傳過程中,逐漸出現了以詩歌創作、吟誦為職業的吟遊詩人;自己創作並演唱的詩人被稱為「斯可卜」;演奏他人作品的歌者則叫「格利門」,但後來這兩個名稱都指自作自唱的藝人。他們在王室貴族的宴會廳上吟唱助興,曾受到相當的厚遇。在他們的演唱中,民間故事和傳說得以保存、增刪和潤飾。漸漸地有些故事有了寫本,有的寫本又被保存下來。我們只能從現存的抄本中窺見盎格魯—撒克遜時期英國文學中第一部偉大的作品。
《貝奧武甫》的故事是由盎格魯—撒克遜人帶到英國的,所以有濃厚的北歐氣息。這部口頭流傳6 世紀的長篇敘事詩大約寫成於公元8 世紀,此時正值中國的唐朝。現在的手抄本是在公元10 世紀寫成的。
長達3000 行的《貝奧武甫》,講述的是古代英雄與魔怪搏鬥的傳奇冒險故事。貝奧武甫是六世紀的一個歷史人物,但在詩人們的筆下,他成了一位神話中的英雄人物。這位瑞典南部高特族的年青貴族,聞知妖魔格蘭代爾屢屢夜襲丹麥國王洛茲加的宴會廳,殺害並擄走醉卧酣睡的武士,便帶14 名勇士渡海相助。洛茲加國王在「鹿廳」中款待客人們。當晚,貝奧武甫與同伴們留宿屢遭血劫的「鹿廳」,格蘭代爾闖入攫食武士,貝奧武甫與格蘭代爾一場惡鬥,以超人的臂力戰勝了妖魔,並扯斷了他的一隻胳膊,負了致命傷的格蘭代爾逃走。貝奧武甫的功績得到稱頌,國王酬以厚禮。但是格半代爾的母親為兒子報仇,再次來襲,抓走了國王的親信愛斯舍爾。貝奧武甫追蹤到潭內洞穴,用洞中的魔劍砍殺了母怪,又取下格蘭代爾的首級歸來。貝奧武甫青年時期的功績構成了長詩的第一部分。
詩的第二部分描寫老年貝奧武甫的事迹。他從丹麥凱旋迴國后被立為王儲,在國王去世后成為高特人的統治者,清明治理國家50 年。當他年老時,有一條火龍因為看守的寶物被盜而發怒,噴火焚燒,禍害鄉里。年邁的貝爾武甫為解救人民,披甲執盾,率臣卜前去斬殺毒龍。他在年輕勇敢的侄兒威格拉夫的幫助下,殺死了兇猛的火龍,自己也身負重傷死去。人民在哀悼中為他舉行了火葬。
《貝奧武甫》中出現或提起的許多人物來自歷史上的真實人物,如丹麥的洛茲加王和高特族的希格拉克王都實有其人。歌者吟誦的表現家族內部與家族之間世仇的「芬的故事」;貝奧武甫回憶中涉及的高特人與瑞典人間的部落戰爭,也有歷史根據。而在對貝奧武甫的描寫上,除了他是希格拉克王的外甥和繼承人外,沒有保留其他歷史事實,把歷史人物和神話英雄融合了。英國人的先租來自北歐,在那裡他們背靠森林、面臨大海,時時會遇到來自自然的未曾意料和難以抵禦的危險。他們在貝奧武甫殺妖斬龍的故事裡,表現他們在孔武有力的首領的領導下與自然界敵對力量的搏鬥,訴說這種搏鬥的艱辛和對勝利的希冀。
長詩主要反映的是異教的氏族社會。在氏族社會裡,個人與氏族或部落的關係非常密切,人們面臨生存鬥爭的困難,需要集體的力量,氏族的庇護。這種強烈的集體感使他們把保護親人和族人作為個人重要的責任。貝奧武甫把保護人民作為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不惜自我犧牲。他體恤民情、勇敢強壯,是人們理想的英雄。在他的葬禮上,「他們,高特人,哀悼他們的親人,/哀悼他們的王上;/宣稱他是世上所有國王中/最善良的人,最溫柔的人,/對人民慈愛,最渴望得到一個好的名聲」。盎格魯—撒克遜人信仰多神教,他們以泛靈論的認識方法和比擬類推的思維方法,通過想象去解釋各種自然現象和社會現象。他們把戰神瓦丹看作主神,認為雷神索爾支配天空,提樂掌管陽暗,厄斯特爾是春天女神,等等。而各神還要接受可怕的萬能的命運女神菲爾特的命令。在《貝奧武甫》中經常提到命運,把她作為決定性因素。但是,作為在向封建時代過渡時期的英國寫成的詩篇,《貝奧武甫》也反映了七八世紀英國的風貌,有許多封建因素和基督教色彩。在詩中宮廷生活圖景中,我們可以看到封建時代推崇的封建等級觀念、道德規範已經建立。國王領導和保護領主,領主臣屬們則感念主恩、忠誠國王,勇敢無畏。貝奧武甫斗火龍時,衛士們的退縮受到指責,威格拉夫的捨命相救得到稱頌。詩中對血族仇殺、僭奪尊位等行為進行了譴責。基督教影響也滲入了詩中。歌者有時在敘述中插話,指出上帝的萬能力量,哀嘆異教徒不能見上帝那種不可見力量的不幸。妖魔格蘭代爾被稱為受上帝懲罰的該隱的後裔。《貝奧武甫》反映了氏族社會中早期封建社會數百年中的生活風習,兼有氏族時期英雄主義和封建時期的理想,混合了異教和基督教精神。
《貝奧武甫》也代表著古英語詩的藝術特色和成就。古英語與現代英語相當不同,現代英文讀者讀起來非常困難。它有高度的屈折變化形式!像近代德文那樣,它的意義不取決於詞的位置而是詞尾的變化。古英語中有很多同義詞,常用「隱喻複合字」,如把海稱為「鯨魚之路」、「水街」、「海豹浴場」。長詩中便是如此,對「兵士」就用了「執盾者」、「戰鬥英雄」、「揮矛者」等說法。詩人常用一些不同的形容詞來重複描寫同一事物、現象,國王洛茲加被稱為:「丹麥人的國王,賢明的統治者,善良的父親,施予賞賜的思主」。
古英文詩的基本形式是頭韻,即用來押韻的字都以同一輔音開始。每一行通常有四個重讀音節,每行中間有一個停頓。通常頭三個重讀音節,更多的是頭兩個重讀音節,都用頭韻。《貝奧武甫》便是如此。我們讀到這樣的詩行:
Steap seanlitho—Stige nearwe
(陡峭的石級—狹窄的小路)
或是:Flod under foldan—Nis thaet feor heonon
(地下的洪流—離此處不遠)
在宴會廳里,歌者隨著豎琴的拔弦聲,朗誦著這短促而顯單調的音節,
歌頌英勇豪邁的祖先。
《貝奧武甫》反映了盎格魯—撒克遜時代英國民族的歷史和思想情感,具有史詩的廣闊和莊嚴氣概,被看作是英國人民的民族史詩。

6音譯問題

幾種說法:
1.薩克森:Sachsen,德國一個地區的名字,歐洲古老部族
2.撒克遜:古代歐洲一個部族的名字,德文是Sachse,複數:Sachsen
3.無「薩克遜」
4.進入不列顛、並且發生民族融合之後的,Anglo-Saxon,亦即英國人,就變成「盎格魯-撒克遜」,除此之外,都是「薩克森」
5.上海譯文的英漢大字典Saxon條中文部分:
(1)撒克遜人(5-6世紀曾征服英國部分地方的西日耳曼人)
(2)撒克遜語(指撒克遜人定居地區的古英語方言)
(3)(現代德國的)薩克森人……
(5)盎格魯-撒克遜人……
(8)(德國)薩克森王室(公元919-1024)成員。
6.有一說Anglo的典故是這樣的,黑暗時代,島上的人被賣到羅馬做奴隸,教廷的人看了大為讚歎,金髮碧眼,和天使一樣.感嘆他們雖然像天使卻是異教徒。Anglo就是這樣來的。
還有一說,與天使無關。英語中昂格爾人寫作Angles(collect.),angle一詞本身是「角」,因為這個部落居住在濱臨波羅地海的一塊半島上,此半島形狀如同一隻角。
Anglo-Saxon的本意就是Angles 和Saxons兩個民族結合的民族。
兩者中盎格魯基本離開了大陸,把老家留給了丹麥人,撒克遜人還在大陸上留下相當大的勢力,讓查理曼大帝打了30年,屠殺無數才征服。
漢語翻譯時為了區分留在大陸和去英國的撒克遜就把一個叫做薩克森一個叫撒克遜,但英語和德語里就沒有區分。
另外,撒克遜人比盎格魯人更殘暴,撒克遜saxon來自他們使用的大砍刀sax或scramasax,現稱seax。盎格魯Angeln來自angon,意為帶倒鉤的矛(拉丁文angulus為「角」之意)。
七國時期(Septarchy)的七國國家從北至南是諾森伯利亞(Northumberia,即意為:翁伯河以北的國家),麥西亞(Mercia,,「憐憫」),Essex(east-saxon,東薩克森國),East Anglia(東昂格里亞,盎格魯人的國家),Wessex(west-saxon,西薩克森國),Sussex(south-saxon,南薩克森國),Kent(肯特國,大致為現在英國的肯特郡)。以上國家中,中部、西南部的Essex、Wessex、Sussex均為薩克森人國家(從名字就能看出),中北部到北部的East Anglia、Northumberia、Mercia為盎格魯人國家,只有東南沿海的Kent為朱特人國家。所以英國也被稱為Anglo-Saxon人,其實當時攻擊英倫群島的還有朱特人,只是勢力太小被排除在外了.最強大的也不是一直是薩克森人,而是從盎格魯人逐漸轉移到薩克森人,國家勢力從東轉西。
7.照上文解釋的原因,Essex(east-saxon,東薩克森國),Wessex(west-saxon,西薩克森國),Sussex(south-saxon,南薩克森國),分別應該是東撒克遜、西撒克遜、南撒克遜。
實際上,英國史的譯作和著作更習慣於寫作音譯:埃塞克斯(Essex)、威塞克斯(Wessex)、薩塞克斯(Sussex)。
歷史學家告訴我們"盎格魯·撒克遜使命" 這個詞指的是公元8世紀基督教的傳播。 但一千年之後,這個詞現在有了另一個意思,一個更加邪惡的意思
上一篇[感顧]    下一篇 [三精好媽媽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