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盧冠延(Lowell Lo ,1950年7月19日-),昵稱LoLo,本名盧國富,他太太後來替他改為盧冠廷。香港電影音樂著名作曲家、演員、歌手,著名環保人士。他出生於香港,幼年移居美國,先後畢業於西雅圖華盛頓州立大學和科尼許音樂學校。1977年之後回港發展娛樂事業,並先後獲得香港樂壇、香港電影金像獎和台灣電影金馬獎等多個獎項。

1簡介

盧冠廷(Lauwell Lau)中國香港電影著名作曲家、演員。生於香港,自幼在美國生活。畢業於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和科尼許音樂學校,80年代到香港開始擔任電影作曲,出演的電影不是很多,頗有喜劇天分,提起80年代末沈殿霞,彪叔主演的《富貴逼人》片中的經典鏡頭盧冠延拿著笛子對著馬桶在吹繩子,吃辣椒的鏡頭想必大家有所認識了。
盧冠延
這位八十年代出道的音樂人,其貌不揚得很,卻也靈動得緊。當年與他一同出道的周啟生、倫永亮,一人給香港樂壇留下了彌足珍貴的電子樂,一人曾帶領了樂壇一個時期主流音樂的走向;而盧冠廷,卻無疑是個幸福的快樂老實人。多年來,他與那位公認的才女,賢妻唐書琛女士一拍一和,給樂壇里留下了多少養耳的歌曲。就算是作為創作人,盧冠廷也從未大紅大紫過,但這個名字在香港樂壇卻絕對是分量十足,它至少代表了兩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歌曲獎」、一屆台灣電影金馬獎的「最佳電影音樂創作獎」。盧冠廷喜歡給電影做配樂是路人皆知的;此外,他亦給人寫歌,譚詠麟、林子祥、林憶蓮等都是受益人;偶爾,他甚至會開開金口,玩票性質的唱歌、出專輯……激動人心的八十年代,的確是音樂全才呈排山倒海之勢而來的年頭。

盧冠延

盧冠延

2參與的電影

富貴黃金屋 (1992)
一世好命 (1991)
賭霸 (1991)
屍家重地 (1990)
相見好 (1989)
開心巨無霸 (1989)
富貴再三逼人 (1989)
富貴開心鬼 (1989)
發達秘笈 (1989)
群龍戲鳳 (1989)
飛越黃昏 (1989)
富貴再逼人 (1988)
三對鴛鴦一張床 (1988)
神勇雙響炮2 (1986)
半段情(1985)
成就(部分)
1977年獲美國業餘演唱金獎。
1985年為影片《半段情》作曲,獲好評。
1986年為《最愛》主題歌作曲,獲第六屆香港金像獎最佳主題歌獎。
1988為《七小福》Painted Faces作曲,獲第二十五屆台灣金馬獎最佳電影音樂獎。
1990年為《群龍戲鳳》Pedical Draiver 1989作曲,獲第九屆香港金像獎最佳主題歌音樂獎。
1994年為大話西遊2獻唱結尾曲《一生所愛》,成為經典!

經典人生

《但願人長久》
雖然《但願人長久》後來被人熟悉的是張國榮翻唱的版本,但它本是LoLo為 數不多的自己的歌之一。盧冠廷雖然沒有職業歌手那般地道的嗓音,但他對演繹歌曲的感覺卻是獨特而出色的,對節拍的拿捏尤其動人,顫抖的聲音在切分音出現的那一刻,如同要劃破你的心臟。「但願人沒變,願似星長久」,美麗得奢侈的情懷,在LoLo和書琛營造的音樂中卻是自然如細水流過,一份難得的感動水波般盪開來,直浸入你的心脾。
《一生所愛》
漫天的風沙掠過沙漠,至尊寶一搖一擺的離去,決不回頭的背後是揚起的塵沙,塵沙的背後是有人在城牆上說:「你看那個人的背影好奇怪喲,像只狗......」盧冠廷的音樂適時的響起:「苦海,泛起愛恨,在世間,難逃命運......」凄婉哀絕襲面而來的,就是那首《一生所愛》。相信從《大話西遊》的這裡開始,有人終於得以認識了盧冠廷,也有人重新憶起了他。
「我未能忘掉你,我未能忘掉你一個人……」盧冠廷的聲音是很適合演繹悲傷歌曲的,或者是因為他聲音的不夠醇厚,再加上那種固有的蒼白,哀婉的情調就瀰漫開來,鑄就凄美的氛圍。後來的盧冠廷喜歡用ECHO的音效來營造這種效果(《大話西遊》的電影原聲就是典型),但在他早、中期的作品中,卻是大量使用鋼琴、提琴和原聲吉他,《我未能忘掉你》就是盧氏一首頗為出色的作品。一直以來,我都偏執的喜愛著6/8拍,相對於溫潤優雅的3/4拍,它更加急促,緊緊逼上來的節奏中卻往往浸著無法說的苦,所以從來認定這種節拍就是悲而不傷的情調最合襯的外衣。黃耀明的《如果你愛我》、王菲的《暗涌》都是標準的6/8拍,而這首《我未能忘掉你》亦是同樣。凄而絕的弦上彈出的是盧冠廷扁平得讓人心痛的嗓,「看夕陽紅像血,你為何情願接近?」在他不經意間的絲絲哭腔中--絕倒!
多年前陳百強唱過的那首《長伴千世紀》,卻叫LoLo唱得來愉快非常。好多年前的舊歌了,十二年吧。想起彼時長著一張娃娃臉的陳百強,卻永遠甩不開那份憂鬱氣質。記起第一次在陳百強那張《我的所有》專輯里聽到《長伴千世紀》時候,是覺得很醒耳的,他好難得有一首清新中還透著愉快的歌啊,側眼一看,是一個叫做盧冠廷的傢伙寫的……後來的後來,也就是在一次一次這樣的側眼中,記住並喜歡了盧冠廷。今日終得機會聽到LoLo親自唱這首歌,突然間,眼前不斷疊合著Danny那張娃娃臉和LoLo那滑溜溜的眼珠……驚醒,原來Danny還唱過這麼愉快開朗的歌曲!可是,時間是怎樣爬過了我們的皮膚,這中間永遠消失了的是Danny觸心的歌聲。
1987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上,盧冠廷憑《最愛是誰》/電影《最愛》(林子祥)奪得「最佳電影歌曲獎」。《最愛是誰》是雋永的,電影《最愛》也早已成為經典。這首歌亦是香港歌手們的心頭好,譚詠麟、梅艷芳、夏韶聲都翻唱過,的確是一首里程碑式的歌曲。私以為這是林子祥最好的作品,後來就總是私心的排斥著別的人來唱。但是面對寫出它的盧冠廷,我卻不忍心去挑剔,甚至是感謝他來唱了。1993年,EMI唱片公司推出旗下歌手的一張合集《流行至尊》,喚來盧冠廷重新演繹他這首經典舊作,更是招來香港鑽石級的爵士樂手Roel Garcia重新為其編曲。於是LoLo的版本自始至終就只得一架鋼琴出神入化的來拍和,而取代林子祥激昂演唱的是盧冠廷的低呤輕唱,竟然出色異常。哀而不傷的情調,懷緬的心痛盡泄在LoLo托長高音的抖顫中。「任每天如霧過去,沉默里任寒風吹……」潘源良的確是盧冠廷最好的拍擋,兩人的契合中找不出罅隙。「誰人是我一生中最愛,答案可是絕對?」恍然間,我愛這首歌的時日竟已佔去我現今生命的一半年月。
《天變地變情不變》是1989年寫給張學友的歌,也是盧唐兩夫婦聯袂寫就的。在唱盧氏作品的歌手中,張學友要算是小輩了,當年唱著《天變地變情不變》時,還是個臉上青春痘直冒的毛頭小子,一把好嗓子渾厚而欠技巧。十餘年就這樣過去,學友早已經穩坐樂壇頭號交椅,回頭聽盧冠廷唱自家的《天變地變情不變》真是感慨良多,仍記得多年前為學友的這首好聽的歌進不了排行榜而打抱不平,那時可沒想到後來他會紅到極處!跟著LoLo哼起「明日會點……」(當年怎麼都看不懂這四個字的意思呢),真是無比燙貼
唐書琛為夫婿盧冠廷度身定做了《快樂老實人》。書琛的文字與LoLo的音樂的確是天作之和的美妙。又回憶一下盧冠廷的那副樣貌,忍不住莞爾,回頭看歌詞,字裡行間書琛的憐愛滿溢,襯和著LoLo的才華,真是令人暗自羨慕的一對。「有幸數十年,我要每日展笑,闊步朗日下……」LoLo啊LoLo,人生至此,夫復何求?!《泥路上》是盧冠廷好多年前為盧業媚寫的歌,好聽的很,清新洗耳,讓我想起溫拿的《我愛大自然》,歐瑞強的《陌上歸人》等歌。那個時代的人,手裡捏著簡單的樂器,卻奏出今日再難尋的清新氣味。另外,在此處又發現鄭國江填的一句好詞:「……又覺愛似青苔,不經意的,細細延,竟將我心滿蓋。」1990年,盧冠廷憑著為電影《群龍戲鳳》所作的主題曲《憑著愛》(蘇芮),拿走了第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歌曲獎」。就是這個獎,當年壓下了同獲提名的《船歌》/電影《八兩金》(齊豫),《阿郎戀曲》/電影《阿郎的故事》(許冠傑)。雖然當年被提名的這幾首歌曲都是經典之作,但《憑著愛》的確是可以傳世的。歌的好處不必多說,只是無論哪位歌手唱起它,都總會有一種近乎虔誠的表情。尤記得當初看陳百強在他1991年的《紫色個體演唱會》上翻唱這首歌時候的動人,讓我恨不得替他流出他強忍的淚。這下又聽到盧冠廷親身來演繹這首他最知名的作品,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註定是一首打動人不償命的歌,前奏響起的時候,心跳已經開始加速……「最美麗仍然是愛,帶淚嘗仍然是好,未懼怕一生的波折伴到老,憑著愛只管一生磨練到老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