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盧國沾,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人們常說中文出身的人往往不能在寫作上有所所發揮,觀乎盧國沾與林夕,此語可以休矣(不過切莫以為梁偉文銅子是中文大學畢業的,他是港大的~)有詞評人認為,盧國沾與林夕,是香港詞壇文字功力最高的兩人。


1 盧國沾 -簡介

盧國沾盧國沾
盧國沾,香港流行曲填詞人,活躍於1970年代、1980年代。雖然只是業餘,但卻質量極高,曾寫過千首粵語流行曲及電視劇主題曲的歌詞。風格多樣,文學造詣高,在樂壇備受推崇,有「詞壇聖手」之譽。2001年獲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頒發「音樂成就大獎」。在七、八十年代電視武俠片熱潮時,他寫下了不少經典武俠片主題曲,如「天蠶變」,故亦有「盧大俠」之稱。1977年至1984年間,他的著名作品包括《天龍訣》、《大地恩情》、《雪中情》,《平凡亦快樂》、《漁火閃閃》、《人在旅途灑淚時》及《變色龍》。但是在八十年代起,香港樂壇興起「無情不為詞」的現象,盧國沾對此風氣十分不滿,為此,他於1983年發起了一個「非情歌運動」,但是成效不大。




2 盧國沾 -個人概述


盧國沾盧國沾

一九六八年一月十五日,盧國沾開始他第一一份工作——在無線的《香港電視》周刊當記者,七年之後,已在無線身兼二職:既主持推广部的宣傳工作,還兼顧監製《K100》。一九七六年,發表第一首詞作:電視劇《巫山盟》的主題曲。這首歌是先由盧氏填詞,後由顧嘉輝譜曲。 八十年代初先後為甄妮和張德蘭包辦過全碟歌詞。八十年代後期,曾自行出版《歌詞的背後》一書,敘述自己數十首詞作的創作經過(比起那個唱片公司給某人弄的音樂詞典有誠意多了,唉~)曾發起非情歌運動,無疾而終。

 盧國沾曾經在香港報紙上有專欄,寫填詞之道。於盧國沾而言,他很少借仗「發電機」、「眼角會發電」、「熱力似火」之類的字眼來寫清歌(反而,黃沾、鄭國江、林振強等卻經常這樣寫),很多時他反而喜歡通過詞中主角面對某處境的獨白或內心獨白來表現這主角的愛恨。這寫法驟看好像很易,但要寫得深刻,卻一點不易,需要用字遣詞很準確,以達到字少意多,以點為線,以線寫面的效果。不過,盧國沾就是這樣舍易取難,有「發電一千伏」這樣容易著筆的方法不用,偏採用處境式或(內心)獨白式的寫法。 盧國沾的《找不著藉口》、《千百滋味》、《願你鑒諒》、《紫玉墜》、《陪你一起不是我》、《情若無花不結果》、《回來問你》等可謂這種寫法的代表作。也正是這種寫法,常能探觸和呈示一種潛隱的情緒,表面上是認命和無奈,在內心深處卻有掙扎和攀越的慾望,通過詞意表象及句子形式,造成張力,令欣賞者也感受到這份壓力。這份壓力,是從詞中主角的內心由內到外的放射,從里到表的滲透,那種充滿感性的情緒令人頹然意悟到人生的愛情中,每一片段都有痛苦一面的故事。當然,這種寫法也不一定是情歌才合用,哲理歌如《戲劇人生》,還不是這種寫法嗎?片刻快樂似不難求,片刻消逝卻感難受, 就在眼前一閃過,留下你,我怨憤懷舊。每篇往事怕數從頭,每幅景象似新還舊,但是彼此不欺騙,這刻分手彼此也有恨憂。 現實既令我落淚時,更需要冷靜時候,但是我願你鑒諒,原諒我原諒我不回頭。痛苦故事上演已久,起初怎料那般長壽,熱淚怕流也是流,兩者之中必須有個罷手。《願你鑒諒》 亞視電視劇《八美圖》主題曲 曲:周啟生 唱:王雅文。這首《願你鑒諒》,知道的人比較少,但詞中那份激烈的無奈,可比美《找不著藉口》、《情若無花不結果》等名作。「片刻快樂似不難求,片刻消逝卻感難受」,一開始便於輕描淡寫中牽動了聽眾的一縷情思。這兩句劈空而來,似說理非說理,似訴說感受又非全屬感受,事實上,若落在庸手,大概會先寫一番風花雪月,以景襯情,如「秋風起」、「殘紅亂舞」等等,但總不及這兩句噴薄而出的話撼人心弦。接著下去,依然不寫山、不寫水、不寫落花,卻帶出「每篇往事怕數從頭,每幅景象似新還舊」,感情一樣是蕩漾不休的,唱到「但是彼此不欺騙,這刻分手彼此也有恨憂」時,語勢的節奏感把像山似水的起伏一層層推涌。一些悲劇性的情感,可以是故事,所以盧國沾接著在歌詞中說:「痛苦故事上演已久」,而真正的悸動和感觸是「熱淚怕流也是流,兩者之中必須有個罷手」,既是解脫,也是最痛苦的一剎那。<盧國沾敢戰人生惡浪>眼前的香港「詞壇聖手」盧國沾,左邊身體癱瘓,坐著輪椅接受訪問。十年前的一場大病,令他半身不遂。十年來,他憑著《前程錦繡》里的一句歌詞「總要步步前望」,用堅強毅力,重新戰戰兢兢學走路。兩次「死裡逃生」《前程錦繡》歌詞激動人心,財爺梁錦松也引用了其中「敢抵抗高山,攀過望遠方」兩句,勉勵港人發憤圖強。提起「學走路」的艱辛日子,回憶兩次「死裡逃生」大病,這位在二十多年前與黃沾、鄭國江等三人雄霸香港樂壇的填詞人,將經歷娓娓道來。他希望將「苦海翻細浪」的鬥志,與目前意氣消沉的香港人,共勉之。憑歌寄意,鬥志昂揚.盧國沾的成長過程,就像香港一頁歷史。「在六、七十年代,日子艱苦。記得讀中學的暑假,我在農場做臨時工,專替發瘟雞打針,經常日晒雨淋,滿腳雞屎。」這種辛苦,跟往後所碰到的挫折比較,實在算不上甚麼。大學畢業,盧國沾加入無線電視台推广部,在創作部門任高職。期間,曾轉職至佳視和麗的兩間電視台。當年事業上難免遇到打擊,盧國沾恐怕涉及太多是非,避而不談。但憑歌可寄意,這段日子他創作了無數膾炙人口的歌詞,例如《天蠶變》里「冷眼對血路」和「再與天比高」兩句歌詞,均道出了作詞人的意志昂揚,可惜「四面受敵」。在《變色龍》里「讓我今後面對名共利,或者遲早心中有悔」,說出作詞人的壯志未酬。險被醫生推進殮房.可能是意興闌珊,一九八五年盧國沾離開電視圈,與妻子創辦廣告公司。九零年的一個晚上,他擔任完歌唱比賽評判回家,突然昏倒浴室,血流披面,送院后呼吸一度停頓。「醫生對我說,準備將他推往殮房。」一直站立在盧國沾身旁、為他添衣加茶水的盧太,忍不住插嘴,向記者描述事發日的恐怖情景。當時盧妻擁著丈夫不肯放:「他那年只有四十一歲,一句話也沒留下就離開,我不甘心。結果,盧國沾昏迷四日後蘇醒,從此半身不遂。人生苦短,享受生命.卧床數月,初次出門一步步學行,碰到住在附近的甄妮,她被盧國沾青白臉色和虛弱身體嚇壞了,抱著他痛哭。盧卻不以為然,他決心克服困難,適應新生活。「他的毅力很驚人。剛康復不久,就要從清水灣住所,開車往香港的利園喝茶,在外人看來,他好像跟自己的生命過不去。」盧太講述丈夫「不聽話」的經過。盧國沾不讓自己閑下來,是覺得人生苦短,應該把握時間享受生命,貢獻社會。病後兩年,他坐著輪椅參加許多公益服務,例如,成為愛滋病基金會委員、家計會公民教育會員等,積極推廣宣傳活動.徐小鳳探視感悲傷.一九九二年盧國沾第二次發病,這次情況更嚴重,「他像一堆爛泥,推也推不動,不僅要學走,連坐也要學。」盧太回憶往事,說起來像很輕鬆,其實誰都明白這些日子難熬。當時徐小鳳曾上醫院探視盧國沾,后傷心而離去。別人的雪中送炭,盧家不會忘懷。療養院留醫數月,冬節將至,醫生建議盧國沾回家過節。「我聽了醫生的話,一下子嚇呆了。那時候我們住在跑馬地一幢唐樓的五樓,沒電梯,他怎能走上去?」盧太說,就算用擔子抬他上樓,也是天方夜譚。卻二話不說,決定自己走上去,他只要求在樓梯轉角位放一張椅子,讓他半途休息。一步一步的,盧國沾走了一個多小時,終於回到家。坐輪椅「氣魄更壯」盧家本來打算搬家,方便盧國沾出入,但他不肯,堅持要藉助上落樓梯,強迫自己運動,好早日復原,他們後來在唐樓多住了兩年。如今盧國沾出街才坐輪椅,最近幾年,他依然忙著社會活動,出席一些講座介紹填詞經驗,偶爾還回公司「視察」業務。「我不想他回去,一到公司他就失去理性,不肯走。」盧太說。 盧國沾的堅韌精神,就像他在《前程錦繡》內的歌詞「斜陽里氣魄更壯,斜陽落下不必驚慌」,因為,他看到「天邊一光新的希望」。去年盧國沾坐著輪椅上台,領取由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頒發的「終身成就獎」。

3 盧國沾 -主要作品   

《田園春夢》填詞/盧國沾 作曲,編曲/顧嘉輝 /主唱/伍衛國&李芷玲——無線電視劇《狂潮》插曲   《狂潮》填詞/盧國沾 作曲,編曲/顧嘉輝 /主唱/伍衛國&李芷玲——無線電視劇《狂潮》主題曲   《 逼上梁山》填詞/盧國沾 作曲,編曲/顧嘉輝 /主唱/伍衛國&李芷玲——無線電視劇《逼上梁山》主題曲 (包括插曲「黑旋風之歌」)   《小李飛刀》 填詞/盧國沾 作曲/顧嘉輝 編曲/顧嘉輝、奧金寶/ 主唱/羅文——無線電視劇《小李飛刀》主題曲 (包括插曲「刀光淚影」)   (TVB76版《書劍恩仇錄》所有插曲,填詞/盧國沾 作曲,編曲/顧嘉輝 /主唱/鄭少秋,汪明荃)   《陸小鳳》 填詞/盧國沾 作曲、編曲/顧嘉煇 主唱/鄭少秋——無線電視劇《陸小鳳》主題曲   《鮮花滿月樓》,《落花淚影》填詞/盧國沾 作曲、編曲/顧嘉煇 主唱/張德蘭——無線電視劇《陸小鳳》插曲

參與制作過的電影:

  • 木棉袈裟 (1984) .... 作詞


  •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