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盧姓

盧承慶(595—670),字子餘,號幽憂子,幽州范陽(今河北涿郡)人,封范陽定公。盧赤松子。唐朝大臣,唐高宗年間任宰相。卒年76。配范氏,生二子:長子景祚,次子景裕。成語「寵辱不驚」講得就是他的故事。

1生平

盧承慶生於隋文帝年間的595年,幽州人氏。他的祖父盧思道是隋朝要員。隋煬帝末年大將李淵在太原起兵反隋時,盧承慶之父盧赤松任河東令,先前就認識李淵,李淵兵到后立刻投降,成為李淵的僚屬。李淵建立唐朝後稱唐高祖,封盧赤松為范陽郡公。盧承慶相貌英俊,儀態大方,博學有才。他年幼時,父親去世,他繼承了范陽郡公的爵位。
唐太宗繼位初期,盧承慶任秦州參軍,一次入朝奏報河西軍情,說得很清楚,太宗稱奇,升他為考功員外郎,后又數次升遷至民部侍郎。一次,太宗問及歷代戶口之事,盧承慶對以夏朝、商朝乃至北周、隋朝的人口增減,太宗再次表示讚賞,不久讓他兼任檢校兵部侍郎,知五品選。盧承慶不接受,認為選官是尚書的職責,自己不能越權,但太宗沒有答應,說:「朕相信你,你為什麼不相信你自己呢?」後來盧承慶又歷任雍州別駕、尚書左丞。
649年唐太宗駕崩,唐高宗繼位。由於權相褚遂良誣告,盧承慶被貶為益州大都督府長史;褚遂良又指控盧承慶在雍州時失職,盧承慶又被貶為簡州司馬。一年後,盧承慶轉任洪州長史。高宗幸汝州溫泉,擢升盧承慶為汝州刺史,不久又召他回京任光祿卿。657年,大將蘇定方擊破西突厥,俘獲其可汗阿史那賀魯,高宗派盧承慶去西突厥把西突厥的土地分給兩位忠於唐朝的西突厥王子興昔亡可汗阿史那彌射和繼往絕可汗阿史那步真,又命盧承慶和兩位王子給各部首領封官。
659年,在度支尚書任上的盧承慶被授參知政事銜,為實質宰相。同年,因涉嫌謀反被流放的前宰相國舅長孫無忌進一步遭到指控,盧承慶和其他宰相李勣、許敬宗、辛茂將、任雅相奉命調查。其中許敬宗是武皇后的黨羽,也是調查的發起者。長孫無忌最終被迫自殺。當年,盧承慶被授予高一級的宰相銜同中書門下三品。但在660年,他就因為對度支事務處理不當被免官,改任潤州刺史,后又遷雍州長史,授銀青光祿大夫。669年,他又被任為刑部尚書,不久即告老請求退休。高宗批准了,授他金紫光祿大夫銜。
670年,盧承慶卒,贈幽州都督,謚號「定」。臨終時,他對兒子們說:「死生至理,亦猶朝之有暮。吾終,斂以常服;晦朔常饌,不用牲牢;墳高可認,不須廣大;事辦即葬,不須卜擇;墓中器物,瓷漆而已;有棺無槨,務在簡要;碑誌但記官號、年代,不須廣事文飾。」

2史載

《舊唐書·盧承慶傳》
盧承慶,幽州范陽人。隋武陽太守思道孫也。父赤松,大業末為河東令,與高祖有舊,聞義師至霍邑,棄縣迎接,拜行台兵部郎中。武德中,累轉率更令,封范陽郡公,尋卒。 承慶美風儀,博學有才幹,少襲父爵。貞觀初,為秦州都督府戶曹參軍,因奏河西軍事,太宗奇其明辯,擢拜考功員外郎。累遷民部侍郎。太宗嘗問歷代戶口多少之數,承慶敘夏、殷以後迄於周、隋,皆有依據,太宗嗟賞久之。尋令兼檢校兵部侍郎,仍知五品選事。承慶辭曰:「選事職在尚書,臣今掌之,便是越局。」太宗不許,曰:「朕今信卿,卿何不自信也?」俄歷雍州別駕、尚書左丞。 永徽初,為褚遂良所構,出為益州大都督府長史。遂良俄又求索承慶在雍州舊事奏之,由是左遷簡州司馬。歲余,轉洪州長史。會高宗將幸汝州之溫湯,擢承慶為汝州刺史,入為光祿卿。顯慶四年,代杜正倫為度支尚書,仍同中書門下三品。尋坐度支失所,出為潤州刺史,再遷雍州長史,加銀青光祿大夫。 總章二年,代李干佑為刑部尚書,以年老請致仕,許之,仍加金紫光祿大夫。三年,病卒,年七十六。臨終誡其子曰:「死生至理,亦猶朝之有暮。吾終,斂以常服;晦朔常饌,不用牲牢;墳高可認,不須廣大;事辦即葬,不須卜擇;墓中器物,瓷漆而已;有棺無槨,務在簡要;碑誌但記官號、年代,不須廣事文飾。」贈幽州都督,謚曰定。

3典故

盧承慶任考功員外郎時,有一個監督漕運的官員因遭遇大風丟了糧食,盧承慶給他評為中下。這名官員神色自若,一言不發退下了。盧承慶看重他的氣量,說「遭遇大風不是你所能阻止的」,改評為中中。這名官員既沒有表現出高興的樣子,也沒有表達慚愧。盧承慶對他的反應表示讚賞,又說他「寵辱不驚」,評為中上。這是盧承慶能表彰別人的優點。

4評價

李笠翁評價
李笠翁曰:「盧承慶之屢易判語,乃出於憐才熱腸,然心可佳,而事不可法,慮開後世展轉之門也。」幾有自通賄賂而易下考為中、中考為上者,皆曰:「我欲為盧承慶耳。」是知公者即私之門,利者即弊之竇也。無論私弊不可為,即示公興利之事,亦不得擅創於成法之外耳。(李漁《笠翁別集》)
翻譯
李漁說:「盧承慶幾次更改考評,是出於憐惜人才的好意。但他的心意雖值得嘉獎,行為卻不可效仿,考慮到恐怕會讓後世人士大開反覆無常的風氣。凡是那些因為受賄而改『下等』為『中等』、『中等』為『上等』的人,都會說:『我打算做盧承慶罷了。』這就是把執掌的公事變為私利之門了,而私利正是徇私舞弊的根結所在。不要說徇私舞弊的事情不能做,即使是為大眾興辦有利的事業,也不能在規定的法制之外隨便行事啊。」

5家庭

范氏

子孫

盧景祚
盧景裕
《新唐書卷七十三·表第十三·宰相世系三(盧氏)》則載盧承慶只有一子吏部郎中盧諝,盧諝又有子滁州刺史盧鄖和盧垣。盧垣之子盧幼臨後為刑部郎中。
上一篇[報復關稅]    下一篇 [《白太守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