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公共管理始學泰斗盧瑟·古立克(Luther Halsey Gulick, 1892-1993),另也是一種網路辭彙。

1簡介

公共管理始終是管理學研究的一個重要領域,在這個領域裡有一批傑出的學者,古立克就是其中一個代表。這位傳教士的後代,有「公共行政的化身」之譽。他領導的公共行政研究所,是推動美國行政改革的思想工廠。在他
盧瑟
擔任總統行政管理委員會委員時,推動了聯邦政府行政部門的全面改革,至今成果猶存。在古立克晚年,對城市管理進行過系統研究。古立克與厄威克合編的《管理科學論文集》,被學術界看做管理學發展歷程上的一個標誌,其中他寫的《組織理論筆記》一文,已經進入管理史冊。他關於組織分工與一體化的原理,關於組織七職能的論證,關於分部化標準的設定,至今仍然產生著學術影響。古立克通過他的學術努力,使公共管理和工商管理實現了理論上的統一。他的人品和見識,堪稱楷模。這位百歲老人,從公共管理的角度為管理思想史留下了豐厚的遺產。

2經歷

童年發展
盧瑟·古立克在日本生活了12年,在異國他鄉度過了少年時代。他自幼調皮,樂於冒險,如果在中國,多半會把他當做多動症患者。但少年古立克很受家庭寵愛,那些被他的惡作劇折騰得哭笑不得的左鄰右舍也沒辦法。少年古立克的大膽好奇和別出心裁在當地是十分出名的。他經常把自己弄得傷痕纍纍,有一次在試製火藥時,差點兒燒著了自家的房子。這種樂於冒險的性格,在他成年後還有保留,古立克後來成為登山和遊艇的愛好者,就來自童年的習慣。1904年,古立克的父親要離開日本時,教區的長老對這位博學友善的好人依依不捨,但卻對頑皮的小盧瑟撂下了一句話:「儘管我們對悉尼·古立克的離開十分遺憾,但他至少會帶著小淘氣鬼一塊走。」
1904年,古立克離開日本來到美國。這一年,他在加利福尼亞的奧克蘭度過,並進入當地公立學校學習。1905年,他們全家來到德國馬爾堡,他的父親在歐洲的很多大學一邊學習一邊講演,古立克則進入當地一個職業高中。德國的教育有嚴格的劃分,當學生讀完小學時,他們就進行分類教育。學習好的學生進入文理學校初級階段,繼續讀初中,讀文理中學,讀大學,甚至研究生,走高等教育路線;學習差一點的學生就進入職業學校或實科中學,接受技術教育,職業方向是藍領工人。古立克在德國期間的學習成績並不好,只能進入職業高中。即使在職業高中,大量的非正式課程作業他都做得很差。後來他才發現,他在學習上的問題,原因在於他弱視。他的閱讀速度緩慢了一輩子,直至他退休,他都未能在閱讀中找到樂趣。當然,影響古立克學習的還有語言障礙,一個來自柏林的鄰居成為古立克的業餘德語老師,說明他在學校中語言是跟不上的。也許正是學習上的原因,1906年,他從德國轉學回到美國,來到奧克蘭的外婆家,繼續他的高中學業。少年古立克在回到奧克蘭后,已經開始勤工儉學,在書店打過工,做過報紙投遞員,而且他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他最信賴的顧客竟然是酒館里的守門人和妓院中的妓女。
在奧克蘭,古立克勤奮好學,成績不錯,獲得了康涅狄格州萊克維爾市(Lakeville, Connecticut)的霍奇基斯學校(The Hotchkiss School)獎學金。這個學校是美國最有名也最難考取的私立寄宿學校之一。在霍奇基斯學校,古立克重點學習希臘語、拉丁語和數學,並加入了文學社,還擔任學校辯論協會的會長(這個辯論社團至今具有國際一流水平,名聞遐邇)。當然,他更喜歡體育,加入了學校田徑隊,直到他的腳踝受傷,才使他不得不放棄了競技運動方面的努力。他在霍奇基斯的表現非常好,不僅班級的一流學生名單中有他,學校的名譽冊里也有他。
古立克從童年起就養成的「過度競爭」性格,在學校里不但沒有收斂,反而進一步發展,他的自我張揚和對自己觀點的堅持,使別人認為他「固執己見」,在辯論中的直言不諱咄咄逼人,使別人認為他缺乏教養。1910年夏,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夥子去自費旅遊,作為一名甲板水手上船打工,乘一艘運送牲畜的輪船來到英格蘭,騎著自行車遊覽了不列顛諸島。然而,當他回到美國的時候,他才得知,由於他是個「搗亂分子」,學校中止了他的獎學金。這件事情對他的打擊不小,自從他參加了全國統考並取得優異成績之後,他決定再也不回霍奇基斯了,轉而向俄亥俄州的奧柏林學院(Oberlin College)提出入學申請。最初,奧柏林學院只是以臨時方式接受了他,然而在奧柏林學院讀書的第一個學期,他就列入了優秀學生名單,並得到了完全認可。在奧柏林學院,古立克一邊學習政治學,一邊繼續勤工儉學,他在一所傳教士子女寄宿學校里洗過盤子,擦過地板,賣過雜誌;策劃過講座和音樂會;給別人割過草坪;暑期在鐵路做過路段工人,賣過鋁盤,為墓地澆灌過水泥,在農場做過工,在女子夏令營當過游泳教練。1912年,他第一次涉足政治,為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總統所在的美國進步黨組織了當地競選運動。
1914年,古立克帶著很多收穫從奧柏林學院畢業,他獲得政治學學士學位,並獲得美國優秀大學生全國榮譽學會(Phi Beta Kappa)的會員資格。在奧柏林學院,古立克獲得了很多,除了政治學專業知識外,他對科學和數學、講演和辯論都有濃厚的興趣,凡是校園的公共活動,他無一不是積极參与者。在這裡,奠定了他人生的兩大基礎:在學術上,他有了自己的精神導師;在生活上,他與女同學海倫·斯威夫特締結了婚約。古立克的精神導師是當時在奧柏林學院任教的政治學家、歷史學家查爾斯·比耶德(Charles Austin Beard),在古立克的畢業典禮上,比耶德是演講人。根據古立克的回憶,比耶德兩眼炯炯有神,曾對人類的政治行為與美國歷史做過精闢的分析,思想閃爍著革命的火花。而古立克未來的妻子海倫,也出生於傳教士之家,古立克用三個詞來形容她:聰明、漂亮、活潑。
火紅的夕陽
20世紀60~70年代,儘管古立克已經年逾古稀,但是工作勁頭幾乎沒有絲毫減弱。1962年,古立克當選為公共行政研究所的董事會主席,他還擔任過紐約市憲章修改委員會委員、紐約市城市規劃委員會主席、城市憲章模式委員會主席、市長過渡期(1965~1966)委員會委員、全國娛樂和公園協會理事,以及各種外國組織和國際組織的顧問等職。1957年,在政府事務研究所的委派下,古立克去了伊朗德黑蘭;1959年,在世界銀行的委派下,他又去了印度加爾各答;1960年,他去埃及研究埃及政府體制的變化。1961年,他受埃及邀請,去研究埃及政府計劃和組織問題,並與密歇根大學的詹姆斯·波洛克(James Pollock)教授一道,進行社會主義政府加強計劃和行政能力的調查。這次研究計劃的細節考慮比較周全,例如包括了社會主義制度和伊斯蘭教法律習俗的關係研究。古立克和波洛克在埃及期間,同政府的高層領導一起工作,對影響埃及政府和經濟的主要問題進行分析,並給出了建議。尤其是在組織和控制公有企業方面,古立克警告埃及政府說,公有企業要想成功,必須依靠市場規則,而不是依靠政府撥款補助。1962年,古立克回國。此後的20年,古立克始終沒有間斷過有關公共管理的各種諮詢服務。
1961年是一個標誌。這一年,69歲的古立克辭去公共行政研究所所長一職,這標誌著古立克時代已經告一段落。但是,古立克仍然是研究所董事會的主席,這標誌著他的思想依然在照耀著後人。1982年,古立克90歲時,被授予公共行政研究所榮譽所長頭銜。為表彰古立克為公共服務所做出的傑出貢獻,各種組織給他頒授了一系列榮譽,其中包括:全國城市聯盟頒發的傑出公民獎(the Distinguished Citizen Award)、美國公共行政協會(ASPA)頒發的25周年榮譽狀暨德懷特·沃爾多獎(the Dwight Waldo Award)、國家公共行政學會(the National Academy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的傑出服務獎(the Distinguished Service Award)、地區規劃協會頒發的國家計劃獎(the National Planning Award)、政府研究協會頒發的格魯恩伯格獎(the Gruenberg Award)。
1993年1月10日,在北卡羅萊納州格林斯博羅(Greensboro, North Carolina)的療養院里,盧瑟·古立克逝世,享年101歲。
盧瑟·古立克既是一位傑出的學者,也是一位公共管理踐行者。他到處演講,促成了眾多有影響力的公共組織建立,並活躍於其中,諸如美國布魯金斯學會、國際城市管理協會、公共行政情報交流所、美國公共行政協會、國家公共行政學會、國家計劃協會,都有他的身影。他曾經說過,他是幸運的,歷史給了他一個不可推卸的責任。他的著述並不多,但處處流露著真知灼見。他自己認為,他並不是一個學科理論的建樹者,而是一個現實管理的跋涉者。他對自己評價道:「我主要的責任不在於發展一套完善的科學體系,而在於在政治上說服決策者們在政府管理上做出明智的進步的決定。」所以,他更樂於把自己的觀點和想法用於實踐,而不是去著書立說。我們現在能看到的,多數是他發表的演講稿。1980秋,年近九旬的古立克還在為國家公共行政學會作題為《時間和公共行政》的演講。即便是已經發表的文稿,也很少有嚴肅呆板的學究氣,而傾向於開放隨意的隨筆。儘管古立克不重視寫作,然而,從1920年他的博士論文開始,70年的學術生涯,已經積澱了厚重的貢獻。1990年,德克薩斯A&M大學的名譽教授保羅·萊珀(Paul Van Riper)對古立克的文獻進行過匯總統計,總數如下:大約20本書籍和研究報告,160篇發表的論文,250篇評論、演講和建議稿,200多頁他人轉錄的古立克口述的回憶錄,大量的信件和部分詩歌,大量的便簽、備忘錄以及手稿,這些給公共管理留下了豐厚的遺產。
著作誕生
在古立克的學術貢獻中,1937年出版的《管理科學論文集》(Papers on the Science of Administration)是一本里程碑式的著作。正是這本著作,使人們把古立克和厄威克看作管理過程學派的第二代傳人。
前面已經說過,古立克並不看重著述,但是,他在總統行政管理委員會工作中,深感管理學理論著作的散亂和缺乏。儘管當時已經有了不少管理方面的論著和大量文章,但是,有些很有影響、很有水準的文章卻沒有出版和發行,不僅迫切需要它們的讀者難以尋找,就是古立克手下的學者也無法查閱。於是,古立克便下決心編輯這樣一本論文集,以方便研究者和學習者。這本論文集的入選原則是,凡能夠在圖書館方便查找得到的著作,哪怕十分權威十分有影響也不收錄。例如,在管理學界影響極為廣泛深遠的泰羅以及科學管理團隊的大量著述,以及公共行政學早期人人皆知的經典文獻,因為能夠很方便地找到它們,所以統統不在收錄之列。正如古立克在前言中說的那樣,「這些論文里不包括出自F. A.克利夫蘭、查爾斯·比耶德和A. E.巴克這些名人的著作中的任何論述;也不包括W. F. 威洛比、倫納德·懷特、馬歇爾·迪莫克和約翰·高斯的任何文字,因為他們近期都出版過行政領域的專著或者論文,感興趣的人們都可以方便地獲得。」
在這本論文集中,分量最重的,當屬古立克的《組織理論筆記》。如果說,古立克在總統行政管理委員會的工作,為公共管理的實踐做出了貢獻,那麼,真正讓古立克載入管理學理論史冊的,則是他這篇《組織理論筆記》。這篇文章至今依然是組織理論的經典,然而它的問世卻是一個偶然。沒有這種偶然,古立克是不會寫出這篇洋洋洒洒的長文的。當時,古立克正在編輯這本《管理科學論文集》,負責這本論文集具體編輯事務的公共行政研究所圖書館員格里爾(Miss Greer),堅持要讓古立克為這本論文集寫個序言,不喜著書的古立克只好答應了。在格里爾的熱情督促下,於1936年盛夏的一個下午,在紐約布朗克斯維爾(Bronxville, New York)的古立克家的後院里,他要趕快完成這篇文章,天太熱,古立克脫掉襯衫,坐在一棵樹下,關於組織的各種想法在腦海里跳躍、翻滾,他滔滔不絕地口述,旁邊坐著打字員記錄,一氣呵成。看來,傳世之作並不一定出自精雕細琢,然而,卻毫無疑問是來自厚積薄發。後來,這篇最初是打算作為序言的文章,卻成為論文集的壓軸稿件。僅僅以篇幅而言,這本總共195頁的論文集,古立克的開場首篇就達45頁。實際發表的文章,並不是後院樹下口述的原始記錄,其後做過修訂補充。根據英文出版說明,這篇文章是1936年12月作為總統行政管理委員會成員的備忘錄準備稿,而且在1937年6月進行了修訂。顯然,在將這篇名作收入《管理科學論文集》之前,起碼經過了兩次以上的修改補充。
古立克認為,論文集中收錄的這些管理學文獻,說明了管理學的科學性。因為它們都是十分嚴謹而且對管理活動的科學本質感興趣的學者所撰寫的,這些學者獨立從事研究,沒有往來,不是出自一個學術共同體,互相之間基本上沒有任何聯繫,有的甚至不知道其他同行的姓名。這同當代那種學術圈子已經形成的「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局面大不一樣。但是,「在這些文章中,那些用來闡明理論的分析、名詞術語和假設,驚人地相似和一致,這無疑是很重要的」。由此,古立克得出他的推論,管理學應該而且能夠建立起「一套有效的、被廣泛接受的管理理論」。所以,古立克希望通過這本論文集,「能夠促進對管理的分析,幫助形成標準的名詞術語,鼓勵他人對論文關於管理的假設提出批評,指出需要探索研究的方向」。
這本論文集出版后,一直在學界有很高的評價,凡是研究管理思想史者,都少不了要提到它。因為它確實彙集了當時最有思想、最具眼光的管理研究成果。當時影響最大的管理學著作,如泰羅、法約爾等人的作品,固然是當時的權威,但只有再加上這本論文集,才能完整地展現當時的管理學學術風貌。
論文集在出版10年後,於1947年再版,古立克又為它寫了再版序言,說:「在第一版出版發行之後的10年中,我們對於管理的藝術和科學的理解又有了很多發展。顯然,這本論文集仍然值得關注。全世界越來越多的有思想的人們意識到,文明的發展取決於組織、協調,取決於對人類事務的負責任和有意圖的管理,也就是取決於管理的科學和實踐。這版論文集除了省略了某些插圖的彩色部分,縮減了頁面的尺寸之外,和原版相比,基本沒有改動。但是我們不需為此而感到內疚,因為沒有它,任何現代政府、商業、科學或者社會都將不復存在。」
時至今日,儘管管理學的發展已經遠遠超出了古立克的時代,但是,《管理科學論文集》在管理思想史上的地位,並不因時光流逝而遜色。相反,它成為一個里程碑,一個學術標誌,一個由科學管理時代過渡到行為科學時代的分水嶺和聚合點。

公共管理泰斗

1989年,一位88歲的老人出現在美國公共行政協會(ASPA,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ublic Administration)的50周年慶祝典禮上。這位老人對於美國公共行政協會而言意義非凡,正是他,盧瑟·古立克,半個世紀前親手創立了該協會。
盧瑟·古立克(Luther Halsey Gulick, 1892-1993),在公共管理領域和組織理論領域,是一個傳奇式的人物。在管理學科的發展史上,尤其是在管理過程學派的發展史上,古立克與英國學者厄威克齊名,常常被人們看做這一學派的第二代代表。在公共管理的學科建設上,古立克更是當之無愧的旗幟,被人們稱為「公共行政的化身」(Dean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3網路含義

盧瑟即失敗者(loser)的音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