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直立崩潰 -【釋義】

   在博弈對局進行的時候,如果一個人在遊戲中途停止,稱為直立崩潰,結果使一個人是國,負在國里,負又在正的對邊。中途退出意味著一個人失敗。

2 直立崩潰 -【闡述】

  信息的邊界是自我顯露出來,加上人們感知並主觀識別,這就是認識,也稱為發現。人們將這些信息加以理解表現出人為的意思,這和以往的經驗有關聯或與自己制定的機械法則有聯繫,我們進行分類,用行為概率常數進而推出結果。

  我們只有用概率分佈才可以區別各個對局的博弈經濟價值的本質因素,在這一過程中信息的理性意義是複雜多樣的,大部分信息語言的公理被濫用,實際價值會消失。由於對博弈知道得越多,淘汰得越多,國越大,讀出錯誤就越多。概率在其中分佈不斷地縮小,直到只剩下唯一的可能。想得到理想概率,只有在行為夾縫中,在二人連續性對抗中,根據先行者的國的大小來得到收益。

  大部分參與連續性對抗的先行者都會在一段時間內出現直立崩潰,變成不可逆轉的概率塌陷。如果能懂得定性,懂得非連續性對抗(近似澤爾滕的動態博弈)在連續性對抗中的應用,在閱讀對方行為中,將對方以生物特性行為不斷地重複以上的布朗運動過程,也就是改用利己策略,理解國正相對性的意義,這就是博弈論的核心。

富豪和財富的形態是什麼?是自白。財富是物體的形態,是債務的集中營,是討債、還債、借債的會所。富豪是只想借,不想還,只想成功,失敗了會耍賴。只要不停的運動就有財富,就有富豪。如果突然停止衝動,屬於直立崩潰,大部分是資不抵債。偶爾留存下來的幾個倖存者,會在兩個問題上深感內疚,一:我太聰明了;二:我的運氣太好了。所以這些人聰明加運氣才張揚、瘋狂、慷慨。這些是富豪典型的性格表象,熱衷於操作宇觀宏觀事物,不親自干具體事件,成為真正的有閑階級、有產階級、有權階級,他們利用混沌的背景、混沌的頭腦、混沌的行動,在亂世中,佔有了更多的資源和偶然成為富豪。一開始他們先犯下了一個大錯誤,最初是一個對未來全無知的賭徒,這個錯誤無法消除,所以不斷地超越、改變,一直勇往直前,幻想鍛造一個非凡的歷史,建造一個冒險家的樂園。向前走的同時還要冒風險、挖掘、追尋、超越,需要不斷地生存革新、變動、更改和永不滿足。把他們請到電視沙龍做客,這些利用媒體製造名氣的暫時成功者像是戰場上幾個偶然的倖存者,他們不承認是偶然中的成功,他們只談靠智力超人的成功經驗,像是戰場中的倖存者在大談如何有能力躲過每一粒子彈,自編自演一種倖存者的傳奇神話,像似博弈場里的決策人,都是用大白話談一些表象主義的蜉蝣概念。由於是歷史的映象,既不能證明,又不必推測。先編導后綵排,喊到名字就上台,得意洋洋想表演,張口凈胡說。按照哥德爾的說法,真理不完全包含在單一事物中。口沫橫飛的嘉賓找理由表現自我,自信、自誇、自大的歪理邪說,像賭徒靠命運贏了之後再講述已過去的久遠的故事。

其實企業CEO並不容易,他的管理是資產和共產兩種陣營,要用兩種規則進行恰當地對抗才有效,領導者不是決策人,是對抗者,企業為什麼是短命的?為什麼不如兩大陣營的國家那樣長久,因為企業的性質是在資產和共產中賭博,賭無常勝。我看到一個青年人在電視節目中向一位企業家提問:假如我是你,從現在開始你還能成功嗎?這句話實際上是博弈中的哲學之謎,他們回答不了這個問題,只要不是這個行業的創始人,一切都是克隆,從別人那裡移植過來的創業格式、狀態和方法,會巧合地集結成功的機會,也會有失敗。直至富豪們走入了一個用金錢建造的哲學的迷宮,面對的是一個賭局。


上一篇[前科學概念]    下一篇 [冉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