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相地而衰征」,按韋昭的註釋:相,視也;衰,等差也;征,征取也。意思就是說,按照土地肥瘠的不同,徵收不等額的租稅。

1 相地而衰征 -相地而衰征

  春秋時齊國管仲改革

  「相地而衰征」,按韋昭的註釋:相,視也;衰,等差也;征,征取也。意思就是說,按照土地肥瘠的不同,徵收不等額的租稅。

  春秋戰國時期,實行井田制。所謂井田制就是君主將土地分封給宗親、貴族、以及有功之臣,讓他們去耕種。但他們擁有的只是使用權,沒有經營權,要向君主繳納賦役。由於生產力的發展,使得人們具備了開墾肥沃荒地的可能。這些荒地不是君主分封的,因此種這些地的時候不需要繳納賦役。大家都爭著去種荒地。這樣君主就收不到賦役了,只好以承認土地私有,並讓擁有土地的所有者交稅。

  土地所有制由國有向私有轉化,為了適應轉變,各國開始變法。齊國的管仲在經濟方面的改革,首先是著眼於農業稅制,調整分配關係,即實行「相地而衰征」的新的土地租稅制度。這是農業生產關係上的一次重大變革。它比魯宣公十五年(公元前594年)的「初稅畝」要早70多年。

  管仲的經濟改革為什麼首先從「相地而衰征」開始呢?這有主觀和客觀兩方面的原因。就主觀而言,管仲認為要想成就一番大事業,必須從農業入手。因為農業在整個古代世界是一個決定性的經濟部門。管仲諳熟強國富民之道,自然要重視農業的改革。就客觀方面來說,管仲為相之前,齊國農業生產嚴重凋敝,土地荒蕪,人民流離失所,民不聊生。

2 相地而衰征 -古代中國的土地制度

  古代中國的土地制度是國有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土地由國家分配,不準買賣,個人沒有處置權。村社農民集體為國家繳納勞役稅,勞動積極性受到壓抑。根據《孟子·滕文公上》的記載,當時的情景是:「同養公田,公事畢然後敢治私事。」到了春秋時代,隨著鐵器、牛耕的普遍使用,這種勞役稅制度,受到了生產力發展的強烈衝擊。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出現了一家一戶分散生產的勞動形式,而且有繼續發展的強勁勢頭。由於徭役田和份地分開經營,公私有別,勞動者對公私田的勞動態度也就不一樣:在私田上精耕細作,用心經營;在公田上則漫不經心,消極怠工,應付了事。

  再加上在公田上是共耕聚種的集體勞動,責任不明,勤惰無別,當然誰也不肯多出力氣,而保留著精力與力氣去經營私田了。於是,出現了「公田不治」、「田在草間」的荒涼景象。齊襄公時,國政不修,剝削無度。公田制下的搖役地租制度再也維持不下去了,齊國的農業陷入危機之中。 管仲就提出了「相地而衰征,則民不移」的對策。這一政策的實施的結果,使齊國的農業得到了較快的恢復和發展。

  「相地而衰征」,按韋昭的註釋:相,視也;衰,差等也;征,征取也。意思就是說,按照土地肥瘠的不同,徵收不等額的租稅。

  「相地而衰征」包括兩方面內容:一是「均地分力」,二是「與之分貨」。按勞動力平均分配全部耕地(包括公田),即「均地分力」;在「均地分力」基礎上實行按產量分成的實物地租制,即「與之分貨」。總之,每畝土地的租額,按土地的好壞和產量的高低,而有輕重的差別,就是「相地而衰征」的含義。

3 相地而衰征 -均地分力

  具體講,「均地分力」就是把公田(搖役田)分配給農戶耕種,變集體勞作為分散的一家一戶的個體獨立經營。分地以耕,農民深知產量的多少,直接關係到自己收入的多寡、家庭生活的好壞,故能由不情願的被動勞動變為自覺勞動,大大激發了生產者的積極性、創造性和責任心。

4 相地而衰征 -與之分貨

  「與之分貨」,就是按土地質量測定糧食產量,把一部分收穫物交給國家,其餘部分留給生產者自己。據《孫子兵法》佚文《吳問》所記載的什伍租率,大概反映了齊國國家與農民「分貨」的比例。也就是說,齊國農民上繳的部分與所留部分應各佔一半。與之分貨」,以實物稅代替了勞役稅。勞役稅是勞動者集體以無償勞動的形式繳納,農民沒有生產積極性,更談不上發揮創造性了。由實物稅取代勞役稅,情形就不大一樣了。實物稅是一家一戶分別繳納,且稅額在一定時期內相對穩定,多產多得,耕作者為增加產量就會起早貪黑,儘力耕作。

  土地有好有次,好地次地產量不同,所繳納的租稅額也應不同。管仲就是用「相地而衰征」這種分等收取租稅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的。其做法是:「按土地的肥瘠、水利的豐桔等條件給土地分等,從而確定租稅額。比如,高旱地和低濕地的租稅額要減去幾成。通常情況下的「常征」,就是按照標準土地的產量,按照對半分成的比例來計算租稅額。次等土地的租稅額即按標準土地的標準產量對半分成后,再從國家所得的一半中減去幾成。這樣徵收租稅,不論是豐年還是歉年,農民都會為多獲的收入而自覺勞動。

5 相地而衰征 -意義

  總之,「相地而衰征」標誌著勞役地租已轉化為實物地租,這是順應歷史潮流的、個歷史性的進步,在當時各諸侯國的影響很大,加速了封建制度的進一步發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