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真田昌幸(1547~1611),戰國時期得享盛名的智將,幸隆三子,幼名源五郎。出嗣武田的同族,稱為武藤喜兵衛;天正三年(1575)長筱之戰,兩兄真田信綱、真田昌輝一同戰死,始回真田家繼任家督。關原會戰以西軍敗北作結,昌幸賴歸屬東軍的長子真田信之(1566-1658)向德川家康求情,免去一死而和幸村被流放至紀伊國高野山麓的九度山,后在當地病歿。

1生平簡介

真田昌幸

  真田昌幸

真田昌幸(1547年—1611年7月13日),信濃上田城城主,真田幸隆之三男,真田信之(信幸)、真田信繁(幸村)之父。 真田昌幸幼名武藤喜兵衛。青年時期擔任信玄的隨從。長筱(設樂原)之戰後,其兄長真田信綱及真田昌輝戰死於長筱原,真田昌幸遂改回原姓以繼承家督職位。1578年上杉謙信去世,真田昌幸趁機奪取上野沼田城,武名開始為人所稱道,1580年敘任安房守。1582年武田家遭到織田家滅亡,真田昌幸歸順織田家,納入關東方面大將瀧川一益的旗下。 同年發生本能寺之變,織田信長喪生。織田家威信自此大失,剛被征服不久的甲、信一帶陷入混亂。北條家以五萬六千大軍在神流川之戰中擊敗滝川一益,奪取關東、上野主導權,更在進入北信濃后割讓部分領地取得上杉家的諒解,取得向西發展的基礎。另一方面,德川家出兵攻佔武田舊領─甲斐。北條、德川兩家大舉擴張領地的結果,國境線日益接近,雙方在若神子對峙80日。之後雙方和解,家康以將其女督姬嫁與北條氏直,於1583年完婚。
在前述的亂局中,考驗著真田昌幸的處世智慧與手腕。瀧川一益戰敗后北條家稱霸關東,真田家立即歸順北條方。但北條家攻擊沼田城、開始入侵信濃,威脅到真田家存續時,真田昌幸又背棄北條
父 真田幸隆像

  父 真田幸隆像

家,透過武田舊臣屬的居中協調與德川家親善,並派長子真田信幸(關原戰後改名信之)至德川家成為人質。之後德川、北條兩家和解,德川家康為了取信北條家,要求形式上屬於己方的真田家將沼田城歸還北條方。真田昌幸加以回絕,除了著手修築上田城外並倒向上杉家。真田昌幸的反覆引來德川、北條的不滿,1585年兩家分別攻擊真田家在信濃、上野的領地。信濃上田城遭受德川家的鳥居元忠領軍攻打,爆發第一次上田城合戰(別稱神川合戰)。此役真田昌幸以寡擊眾擊敗德川軍。
此後真田昌幸以次子真田幸村為人質,服從上杉景勝。1586年上杉景勝歸順羽柴秀吉,而順從於上杉家的真田昌幸也間接成為羽柴集團的一員,受到其保護。例如真田家與北條家在上野沼田的領地一直爭端不斷,1589年終於由豐臣家加以調停,名胡桃城歸真田家,沼田城歸北條家。但北條家的豬俁邦憲私自奪取名胡桃城,造成豐臣家以此為口實,於次年召集諸大名展開小田原征伐,攻滅北條家。之後真田家對豐臣家大致忠誠,並於1592-1597年配合秀吉出兵朝鮮。
真田昌幸不斷的改變姿態,轉換立場,以致獲得豐臣秀吉所稱「表裡比興之人」的描述。這種作為雖不無有損真田昌幸絕世謀將的成分,但也說明了當時弱小大名必須不斷努力求生存的殘酷景況。
左為信幸、右為昌幸、中間的是信繁

  左為信幸、右為昌幸、中間的是信繁

真田幸隆第三子,絕代的謀將,因善於在各勢力之間周旋而被豐臣秀吉稱作」表裡不一之人」。7歲時因為向武田家表示忠誠而被父親從上田秋和鄉的領地送至甲府,得到武田信玄的喜愛並選為信玄近習六人的其中一人。後世大多認為這對於他日後的戰略、戰術等各方面才能的養成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永祿4年第四次川中島合戰時首次上陣,當時15歲的昌幸與同樣初陣的土屋昌次在武田與上杉的激戰中負責防守本陣。
武田勝賴時代率眾攻入西上野,佔領了沼田城,將利根、吾妻二郡納入了武田的勢力範圍。然而與昌幸的活躍成對映的是,主家武田氏卻正一天一天地衰退下去。
天正十年(1582),織田、德川、北條聯合進攻武田家時,昌幸曾邀請武田勝賴來此避難,但勝賴改道小山田信茂的岩殿山城,不想信茂又突然變卦,不許勝賴進城,走投無路的勝賴於天目山自盡,武田家滅亡。
失去了主家的昌幸在織田、北條、上杉、徳川與豐臣各勢力之間遊離不停,憑藉罕見的政治智慧保全了真田家。天正十三年(1585),改為依附上杉家后,招致德川的進攻。在上田城,昌幸以寡兵擊敗了德川家鳥居元忠所率的數倍於己的敵軍(神川合戰)。戰後正式從屬於豐臣秀吉,其才能被秀吉評價為「表裡不一之人」。同年,受秀吉之命,再次從屬德川家。以後參加了九州討伐與小田原之戰。
慶長五年(1600),秀吉死後,參加了家康對上杉的會津合戰。不久石田三成等舉兵對抗家康,並給昌幸送了密信。昌幸父子在下野的犬伏密談后,昌幸與二子幸村加入了石田方的西軍,(昌幸之妻是石田三成的妻子的妹妹,幸村的妻子是大谷吉繼的女兒)。而長子信幸由於娶了本多忠勝的女兒小松而加入了德川方的東軍。兩個月後,昌幸在第二次上田城之戰中,以三千兵將德川秀忠的數萬東軍牢牢的釘在了信濃,使之沒能趕上關原之戰。西軍失敗后,昌幸、幸村父子因信幸的原因沒有遭處死,被流放到九度山。
關原之戰的十一年後,也就是慶長十六年六月四日(1611年7月13日),真田昌幸在極度失望中去世,行年六十四,法號龍華院殿一翁閑雪。據說死前經常只與幸村兩人在一起,長時間地說著話。

2人物故事

小川可游齋
名胡桃城的北方有座叫小川城的城池,城主小川可游齋以勇猛善戰而聞名。但是他與被真田昌幸招降的名胡桃城城主鈴木重則產生了衝突,眼看與真田家就要兵戎相見。
對於擔任岩櫃城城代的矢澤賴綱(昌幸叔父)來說,小川城更是象扎在人喉嚨里的骨頭一樣令他不安和難受,於是頻頻向在砥石城的昌幸請求攻打小川城。但是出於對信州的豪族儘可能採取安撫這樣的想法,昌幸一直不許賴綱發動進攻。賴綱終於按捺不住,沒有得到昌幸的許可,就突然領兵涌到小川城下放火。
小川可游齋打聽到昌幸並未親自出馬,便率領城中所有的士兵出城迎戰。他巧妙地將軍隊分成兩支,對矢澤賴綱率領的真田軍發動了突然襲擊,賴綱措手不及,瞬間就陷入了苦戰。終於真田軍不敵敗走,可游齋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立即領兵乘勝追擊,但是他很快就吃驚地發現,不知什麼時候他的軍隊已經被不知從何而來的生力軍團團包圍。原來是聽說賴綱擅自出征的昌幸,親自領兵一路急行軍趕來,正好趕上救下了敗退的賴綱。小川可游齋領兵傾巢出動追擊賴綱,一個士兵也沒留在城中。他的軍隊很快被昌幸軍分割成幾段,幾乎全軍覆沒,可游齋好不容易才逃回了小川城。
其實是昌幸有意放走小川可游齋的,因為他很欣賞這個勇敢善戰的小川城城主。
與太閣下圍棋
豐臣秀吉晚年時喜歡下圍棋。有一天,秀吉和昌幸在下圍棋。秀吉作出了個很滑稽的動作,說道:「怎麼你的圍棋下法都和你的舊主信玄很相似啊。十分慎重,而且老是作出不敵的樣子,誘人犯錯啊。」
昌幸的臉立刻就漲紅了,說道:「您的話真是無情。信玄公在戰鬥中討厭無謂的損失,因此坐在家裡,錯過了打擊敵人的機會。這樣的做法怎能與下圍棋相比------。」
秀吉聽后感覺很有趣,說道:「哦,你的心情至今都不好啊,我能容許,能容許。」然後又笑著說:「可是,安房喲,思念的話也得有個盡頭。把秀吉我的戰功與你敬愛的信玄試著比比看,哪個比較好啊?」昌幸聽后並沒有回答。
信幸之妻
加入西軍的昌幸和信繁領軍,以春原若狹、佐藤軍兵衛二人為先鋒,從犬伏向上田城返回。信幸的居城沼田城正處於回上田城的途中。剛想著擺脫家康,能輕鬆一下的昌幸他們,沒有想到在這裡會遇到令他們意外的事情。
先到達的春原若狹在沼田城門前大聲稟報昌幸就要來了,然而城中卻沒有開門出迎的樣子。幾天後昌幸也抵達沼田城下,再次催促開門。沒想到信幸的妻子小松(本多忠勝的女兒)身著甲胄,凜然地回答說:「確實看到大殿(昌幸)了,不過,城主伊豆殿(信幸)我卻沒有看到。正為了討伐會津而進兵的大殿突然從這返回,實在可疑。即使是大殿,也請原諒我不能放你們入城。」
平日十分文靜的媳婦突然變了個人似的,昌幸大吃一驚。但也毫無辦法,只好領軍在附近的寺院休息。不久信幸聽說此事,急忙派來使者。可是信繁怒氣沖沖地說道:「哥哥就象是浮在水裡的木頭,看著風向而動。」結果使者也發怒而回。在結束休整,準備出發的時候,信繁打算在沼田城外放火以發泄憤怒,但卻被昌幸阻止,並狠狠地叱責了他。
被留在後邊的昌幸的家臣們,也無法經過沼田城從犬伏返回上田城,紛紛十分辛苦地隱姓埋名,才得以繞道返回上田城。
流放
由於西軍在關原之戰中的慘敗,使得昌幸的努力付諸東流,也不幸淪為了敗軍之將。屬於東軍的嫡子信幸(關原之戰後改名叫信之)與岳父本多忠勝商量,打算請求家康以赦免昌幸父子作為對自己戰功的獎賞。
本多忠勝回答道:「家康公到現在都沒有定安房守(昌幸)的罪,想來是覺得很嚴重。家康公現在肯定在家裡想著,幫助了造反之人(三成)的昌幸,究竟要怎麼處置。想要勸說家康公會很困難,很可能會激起他的憤怒,反而連累到自己。」
信幸還是不依不饒地反覆說道:「我早做好了那樣的精神準備。作為親生兒子,不能拯救自己父親的生命,活著有何意義。」
本多忠勝短暫地沉默之後,終於說道:「好吧,要是那樣的話,讓我先和井伊兵部少輔(直政)商量一下。」
聽到信幸的決定后,井伊直政非常吃驚,連忙說道:「如果不能成功勸說家康公的話,他是會連伊豆守(信幸)也一塊殺死的啊。而且你作為信幸的岳父,也去勸說的話,是會更加觸怒家康公的,說不定會有毀家滅門之事啊。我既然聽到了這件事,就讓我試著努力來做吧。」於是馬上向家康再三發出赦免昌幸的請求。家康聽說后,臉色立刻就變了,說道:「兵部這是在幹什麼?」很不高興地打算離開座位。井伊直政急忙牽住家康的袖子,說道:「如果您不寬恕昌幸的話,伊豆守信幸將會自殺,他的岳父中務忠勝只怕也會覺得丟臉而離開您逃走吧。再說如果那樣的話,代為請求的我也沒臉在這世間繼續呆著了。現在這種時候,我想如果失去中務,好不容易安定下來的天下只怕會有動蕩。請求您同意赦免吧。」
但是家康還是完全不做回答地進入了裡間。直政退出后立刻宣布:「由於伊豆守的忠義,安房守和左衛門佐被赦免了。馬上按規定舉行謝恩的儀式。」於是當家康再次從裡間出來的時候,信幸與忠勝立刻按照直政的安排向家康舉行感謝接納上言的儀式。家康終於勉勉強強地允許了赦免昌幸和信繁。
被免去一死的昌幸被流放到高野山。在出發之時,昌幸忍不住流淚說道:「真是可惜,讓家康看到我這個樣子。」
悍馬
昌幸被流放到高野山之後,給上田城的大熊伯耆守、夕庵法師等人寫了下面這樣的書信。
「我現在萬事都不自由,舊病也複發了,身體很不好。對了,因為把我們的馬都放在了別處,藏人(昌幸三子昌親)一直很好地飼養著馬,我很期望能有一頭強悍的好馬。想麻煩您早點幫我從藏人處帶一匹過來。時不時的,我想看看那匹好馬,也算是對病中的我有一點安慰。」病中的昌幸是不是每天凝視著強悍的好馬,追憶往年戰鬥的情形呢?

昌幸之死

真田昌幸墓

  真田昌幸墓

昌幸在關原之戰的十一年後,也就是慶長十六年(1611年7月13日),六十四歲時死去了。據說死前經常只與幸村兩人在一起,長時間地說著話。「如果要說我有什麼遺憾的話,那就是我的生命不能再延長三年。再過三年,必定會在大坂城下定勝負。那時太閣的精魂將進入由他築造的大坂城,將全天下的士兵做為對手,你將漂亮的戰鬥給世人看。」昌幸不停地重複說道。忍耐不住的幸村問到底有什麼好計謀,昌幸大口的喘息著說道:「你現在這個樣子,只怕還是做不到的吧。只有世間積累了豐富經驗的名將,才能取得士兵的信賴。作為將領如果不出色也沒有威名的話,手下的士兵們就會不安,在關鍵時刻就會猶豫不決,以至於最終失敗。」據說昌幸死前授予了幸村許多的密計。
昌幸死前經常與幸村長時間交談,而且有些神智不清的說些胡話倒是真的。說他能預料到在大坂城下的決戰,還可以解釋為他深切地體會到家康奪取天下的野心。但是說他能準確預料到是在三年之後,怕是有牽強附會之嫌。
這些關於真田昌幸的逸聞趣事,讓我們看到了他性格中複雜多樣的一面。睿智、固執、忠誠而且愛惜家人和人才,昌幸的性格是相當豐滿的。但是,昌幸與他所崇敬的武田信玄一樣,生不逢時,而他的性格也最終決定了他的悲劇命運。

3後人評論

真田昌幸的一生,直接領取到手中的領地不超過十五萬石,但卻能成為戰國時期最人們所津津樂道的人之一。他的一生帶有悲劇式的色彩,雖然是戰國後期真正的智將,在他的身上,我們看的見齋藤道三的狡詐,武田信玄的智略以及鄉下武士般的固執和忠誠,這樣的一個人物,性格是相當豐滿的,但是,也註定了他在亂世中的命運。伊達政宗早生個二十年固然是有統一天下的希望(事實上政宗早生二十年也不會超過植宗,晴宗),但是無論如何,昌幸、以及幸村,他們的性格決定了他們可以做英雄,做偶像,但是做不了成功者,做不了統治者。

4墓地

昌幸的墓地在長野市松代町松代真田山長國寺、長野市松代町松代真田山長國谷寺及和歌山縣九度山町九度山真田庵。

5家系

父:真田幸隆
母:河源隆正之妹‧恭雲院(另一說為阿緒方)
長兄:真田信綱
二兄:真田昌輝
四弟:真田信尹
五弟:金井高勝
正室:山手殿(寒松院)
長男:真田信幸
次男:真田信繁
三男:真田信勝
四男:真田昌親
長女:村松殿(小山田茂辰室)
次女:真田幸政室
三女:鐮原重春室
四女:保科正光室
五女:於菊,宇田賴次室,之後為瀧川一益室
六女:清光院,妻木賴照室
七女:於樂
上一篇[艾琳·安德魯斯]    下一篇 [易博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