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真雩是蕭鼎小說《誅仙》中的人物,是小說第一女主角陸雪琪的師祖,水月和蘇茹的師父。

1 真雩 -百科名片

  真雩是蕭鼎小說《誅仙》以及《誅仙前傳》中的人物,是小說第一女主角陸雪琪的師祖,水月和蘇茹的師父。

2 真雩 -背景故事

  
天琊神劍
真雩是青雲門小竹峰的第六代弟子、小竹峰首座。道行精深,德高望重,擁有法寶天琊神劍。論輩分是當時青雲門掌門天成子的師姐。為人冷淡,性子嚴厲,擅長護短。

3 真雩 -原文摘錄

  
中年時期的真雩
真雩大師在青雲門地位非同小可,德高望象不說,且平日里喜歡護短也是出了名的,剛才熊不壯雖然說話說得理直氣仕,不過這當口當真確定之後,腦中忽地想起真雩大師的模樣,那股「正氣,不知怎麼就短了幾分,乾笑兩聲,卻是住口不言了。 只見蘇茹湊到水月耳邊,壓低了聲音對著水月偷偷說著什麼,同時眼光中笑盈盈滿是笑意,不住向田不易等人看來。田不易被她眼光觸到,只覺得面上猛然熱了起來,尷尬無比,卻又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只得低下頭不去看她。
  蘇茹笑著跟水月說完了話,水月面上神情也微微有些變化,雖然仍是冷淡表情,但與剛才冷若冰霜的模樣相比已緩和得多了。她一雙美目掃過大竹峰四人,嘴龜微微翹起,似乎也有幾分淡淡笑意,看去更添幾分秀色,不過她卻並沒有多說什麼,淡淡看過熊不壯、田不易等人之後,一拉蘇茹。道:「好了,我們走吧,若是再不去,萬一師長們傳下諭令,你可就看不到翡翠坪了。」
  說著當先走去,蘇茹跟在她的身後.卻仍是咯咯笑個不停。大竹峰熊不壯等人不明她二人究竟在笑什麼.滿腹迷感,只是又不好問,加上水月一臉淡然前行,隱隱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四人都退到兩旁,讓開了中間小徑道路給水月和蘇茹通過。
  水月目不斜視,緩步走了過去,蘇茹卻在經過田不易身邊時候,忽地抬眼向他看去,田不易這時心中正有些七上八下,正好也向她看去,二人視線相觸,蘇茹忽地又是貝齒輕咬紅唇,嫣然而笑。田不易嘴巴張合了一下,卻說不出話來,只是在那美目明眸之前,他卻似乎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怒氣,相反心底處卻隱隱有一分怪異的竊喜。
  蘇茹看了田不易一眼,忍不住又是一陣輕笑,隨後才快步走去,追著水月的身影去了,只剩下大竹峰一脈師兄弟四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覷。
  「這兩個女人到底在搞什麼啊?」首先發話的果然是大感莫名其妙的熊不仕,一瞼鬱悶地道:「什麼話也不說,就在那邊笑啊笑的,女人真是古怪。你們說是不是?」
  旁邊的苟不立與侯不靜紛紛點頭,大有同感,都道師兄所言極是,這兩個女子行徑怪異,古怪難測,早前也曾聽說小竹峰真粵師伯性情怪異,便是連掌教真人也要讓其三分,看來這些小竹峰的女弟子定然都是被真粵師伯給慣出來的!
  熊不壯點了點頭,忽地看到田不易正站在一旁發獃,怔怔出神,也不說話,走上前去往他肩膀猛然一拍,道:「田師弟,你說我說的話對不對?」
  田不易正出神間,忽地只覺得肩頭一股大力湧來,猝不及防下競是一個踉蹌,不過幸好他根基堅穩,腳下微一用力已站定了身子,抬頭正看到熊不壯的眼睛,他默然片刻,隨即苦笑點頭道「大師兄你所官極是……」
  熊不壯哈哈大笑,極為滿意,一揮手,道:「我們也快些走吧,別為了這些奇怪女子煩心,連翡翠坪景色都看不到了,走走走!」說位招呼眾人,向前走去,苟不立與侯不靜都跟了上去。田不易走在最後,目光遠眺、眼中淡淡光芒閃動,卻不知是在想些什麼了。
  一行人順著這條小徑向前又走了半盞茶的時侯,忽只見原本狹窄的林間小徑前頭豁然開朝,兩側樹木迅速稀少,道路一下子變得寬敞了,而在小徑的盡頭,已然站著不少的青雲門同門弟子,圍成一面人牆,從中不時可以聽到有人發出讚歎之聲。
  田不易等人料想是已經走到了通天峰奇景「翡翠坪」了,連忙緊走幾步,熊不壯一馬當先,向人群中擠去,田不易等三人緊隨其後,憑藉熊不壯那巨熊-般的身材,四人輕而易舉地擠到了前頭。
  「啊……」
  四人同時發出了帶著驚嘆的聲音,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極為廣闊而山勢平緩向下的巨大山坡,從他們立腳之處開始,青草茵茵如翠玉一般,向前延伸,大半邊山坡數百丈方圓之內,綠油油一片,竟如一塊通透美麗的翡翠一般,令人心胸為之一寬。
  山風徐徐,從遠處吹來,翡翠坪上的青草如波海一般,起伏不定,風中似乎也帶著這裡青草的芳香,微微青澀卻甘美的感覺,如輕柔的手,輕輕撫摸著人們。
  草坪的最遠處,山間的雲氣凝結在那裡,潔白無瑕,輕輕吸盪著,整個翡翠坪看去,此刻竟是如此的安靜美麗,令人再無絲毫俗世雜念,渾然陶醉於這天地鬼斧神工的美麗景色之中。
  忽地,就在這眾人沉醉美景的時刻,遠遠地從通天峰山頂傳來了一聲隆鍾大響,青雲門眾弟子都是一震,這一次的鐘鼎聲音沉穩厚重,非比之前悠揚之聲,正是玉清殿上傳喚眾人的信號。
  當下眾人都紛紛轉身離開,大竹峰四人也不敢耽擱,田不易最後看了翡翠坪一眼,深深吸了口這裡清新的空氣,轉過身子,忽地身子一僵,卻是看到不知什麼時侯,那個熟悉的美麗容顏居然就在自己身後,映進了眼帘之中。
  蘇茹嘴角帶著幾分笑意,說不消是譏笑還是忍俊不禁,最後還是看了田不易相眼,低低地對著他說了一句:「傻瓜!」說罷,搖頭笑著快步走開了。
  田不易望著那個美麗身影,耳邊只回蕩著她輕柔聲音說的兩個字:傻瓜、傻瓜、傻瓜……這聲音猶如密咒,就這般在他耳邊胸口飄過來盪過去,揮之不去,他怔怔望著前方,半晌也沒有回過神來。
  在從通天峰頂玉清殿上傳下的隆隆鐘聲中,分散在雲海四處的青雲門諸脈弟子紛紛聚攏過來,只見在虹橋橋頭站著數位前輩長老,微笑佇立,簡單吩咐了眾人幾句,果然是天成子掌教真人與其他長老們已經談完事情,召喚眾人上去。
  當下眾弟子跟隨著這數位長老緩緩步上虹橋,山風呼嘯吹過,只見無數年輕的身影風姿勃發,笑容滿面,談笑聲不絕於耳,好一派興旺氣息,過了虹橋,就是碧水寒潭和那道氣勢恢弘的白玉石階,暖和的日光之下,青雲山的鎮山靈獸水麒麟懶洋洋地趴在水潭邊上曬著太陽,對從身邊魚貫而過的眾人視若無睹。
  田不易等大竹峰四人也夾雜在人流之中,上了白玉石階,走進了玉清殿中,田不易在青雲門中資歷尚淺,平日也不見得如何出眾,便是在大竹峰眾弟子里也未顯特別出色,所以算來他也不過是第二次來到玉清殿這青雲門中最重要的殿堂。
  青雲門畢竟乃是名門大派,自然有其不凡之處,其中門下弟子的教養,亦非比尋常,雖然一路之上青雲弟子大多輕鬆談笑,但接近這座氣勢雄偉的玉清殿後,也不需有人制止,喧嘩之聲便自然而然小了下來,侍眾人進人殿堂之後,巳然是鴉雀無聲了。
  田不易與二位師兄站在一起,夾雜在人群之中,向前望去,只見偌大的空間里,玉青殿盡頭供奉若三尊巨大神像,正是道家的三清真君,金身燦爛,肅容而坐,神像前乃是三張紫檀木所制之供桌,長九尺寬四尺,高亦有五尺之多,其上擺放若諸祭品犧牲,香火繚繞,裊裊飄起。
  王清殿內空間頗大,百來個青雲弟子站在下首也不顯擁擠,前方正中處擺放七把檀木大椅,左右各三,上首居中一把。此刻椅子上都坐著人,道俗都有,田不易雖然來得不多,卻也知道那椅子上的七人便是當今青雲門最聲名顯特的七位首座,安然坐於正中的那位鶴骨仙風,氣度不凡的道長,自然便是如今天下正道泰斗,當今青雲門的掌教真人天成子了。
  田不易目光移動,很快便發現自已的恩師,也就是大竹蜂首座鄭通此刻也在其上就座,位列於左手處第三張交椅,而七位首座中除了天成子掌教真人之外,最吸引人住意的,卻是其中唯一的一位女子,位次僅在天成子真人下首,一頭銀髮如雪,面上皺紋橫生,看去頗有幾分老態龍鍾,不過放眼青雲門上下,卻沒有一人膽敢輕視這位老婦人,她正是當今小竹峰首座真雩大師,若論及輩分,她甚至還勝過天成子真人,乃是天成子的師姐。
上一篇[弗蘭普頓]    下一篇 [田靈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