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諸神的黃昏(Gotterdammerung)


  瓦格納所作的《尼伯龍根的指環》中最後一部分。


  序 幕:


  前奏曲旋律緩慢的流轉,出現"覺醒的動機","波浪的動機"以及"埃爾達的動機"。


  布侖希爾德之岩,夜神秘的氣息向無盡之處蔓延。三位灰發的命運女神(Norns,女高音/次女高音/女低音)一邊編織金色的生命之線("命運女神的動機"),一邊說著過去的故事。講到未來的時候,其中的一個女神預言道沃坦將用那支被齊格弗里德砍斷的長槍刺死火神洛戈("瓦哈拉的動機"),瓦哈拉將變成一片火海("瓦哈拉的動機"),神界的末日來臨("命運的動機")。這時,金線纏繞起來,為了理清線,三個人向不同的方向用力,命運之線突然斷開("眾神黃昏的動機")。驚恐的女神們拾起斷線去找她們的母親智慧女神埃爾達("詛咒的動機"/"安息的動機")。


  齊格弗里德全副武裝出現,布侖希爾德拉著她的駿馬走在後面("女武神之騎的動機"/"布侖希爾德的動機"/"英雄的動機")。他們正在熱烈的相愛,並訂下了婚約,齊格弗里德將從巨人處得到的指環戴在布里希爾德的手上,布侖希爾德將自己還是女武神時候所騎的駿馬格雷茵(Grane)送給他。齊格弗里德向她告別,他要去山下探險,布侖希爾德目送愛人遠去("愛的動機"),山下傳來了齊格弗里德的號角聲("無畏的動機")。


  幕間曲,管弦樂描述出齊格弗里德在萊茵河上的航行("英雄的動機"/"萊茵黃金的動機")。


  第一幕:


  萊茵河畔,傑比孔人的城堡。城堡的主人龔特爾(Gunther,男中音)、他美麗的妹妹古特魯妮(Gutrune,女高音)和他的異父兄弟哈根(Hagen,阿爾貝里希的長子,男高音)在談話("哈根的動機"/"傑比孔的動機")。哈根是個詭計多端的人,跟父親阿爾貝里希學得了魔法,並且知道指環的故事。現在他正在講沉睡在烈火中的布侖希爾德的故事,讚美她的容貌,說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夠得到她,這激起了龔特爾對於布侖希爾德的興趣。但是龔特爾為如何得到美人感到煩惱,狡猾的哈跟隱瞞了齊格弗里德與布侖希爾德已成婚的事實,安慰龔特爾說可以請齊格弗里德幫忙。接著他便談起了齊格弗里德的英勇事迹,說他能夠越過烈火帶出布侖希爾德,一旁的古特魯妮的心中對那未曾謀面的英雄生出了嚮往之情。哈根他交給古特魯妮一劑忘情水要她給齊格弗里德吃("迷藥的動機"),這藥水使齊格弗里德忘記布侖希爾德而熱戀上古特魯妮。


  不久,齊格弗里德坐一條小船到來,哈根熱情的歡迎他。看見齊格弗里德,古特魯妮徹底的愛上了他,心中原本有的一點猶豫也消失殆盡,她立刻退下去準備將哈根給她的藥水摻進招待客人的酒中。龔特爾讚美齊格弗里德的英姿,說願意把家族交給他管理,齊格弗里德表示身邊除了隱形頭盔沒有帶什麼貴重的東西來交換,尼伯龍根的寶藏還在巨人的山洞中,至於戒指他已送給一位女子。這時古特魯妮捧著酒壺出現("古特魯妮的動機"),她倒了一杯酒獻給齊格弗里德向他致意,齊格弗里德莊重接過酒杯,當他喝下這杯中之物,瞬間,他忘記了布侖希爾德,以及他們的愛。他抬眼,看到面前美麗的古特魯妮,著魔般的愛上了她,他詢問她的名字,並立刻向她求婚。龔特爾說起自己的心上人布侖希爾德,這個名字現在對於齊格弗里德來說毫無意義,當他聽完龔特爾的煩惱,表示自己願意衝進火中為龔特爾帶回布侖希爾德,只要龔特爾肯將妹妹嫁給他。於是兩個用刀劃開手掌("契約的動機"/"詛咒的動機"),將各自的血滴在酒中,立誓結為兄弟,並喝下了混著血的酒("哈根的動機")。接著,齊格弗里德與古特魯妮告別,動身去為兄弟帶回妻子。


  岩石山上,布侖希爾德看著手上的指環思念起齊格弗里德("齊格弗里德的動機"),甜蜜的回憶令她的唇邊露出了笑容。這時一個女武神瓦爾特洛德(Waltraute,次女高音)出現("不愉快的動機"),她請求布侖希爾德把指環歸還給萊茵河的少女,以結束詛咒的命運。但布侖希爾德不願意,因為指環象徵著她與齊格弗里德的愛情,她不捨得("愛情的動機")。女武神離開后,天空昏暗起來,暴風雨降臨。


  遠處傳來了齊格弗里德的號角聲,布侖希爾德高興地準備去迎接,卻見一個陌生的人跳進火焰中,那是戴著隱形頭盔變作龔特爾的齊格弗里德("隱形頭盔的動機"/"傑比孔的動機")。布侖希爾德想借指環之力保護自己,但是齊格弗里德征服了她並搶走指環("詛咒的動機")。那一夜他們兩人在山洞中度過,為了忠於兄弟,齊格弗里德將劍插在他與布侖希爾德的當中以示清白("劍的動機"/"布侖希爾德的動機")。


  第二幕:


  前奏曲,"憎恨的動機"自始至終控制著旋律,呈現了複雜與不安的感情。


  傑比孔城堡的大廳。月光朦朧,哈根靠著一根石柱睡覺,他手中握著長矛,夢中他看見了自己的父親阿爾貝里希,侏儒吩咐自己的兒子一定要從齊格弗里德手中奪得指環("謀殺的動機"/"詛咒的動機"/"指環的動機")。


  天亮了,齊格弗里德歸來,他對眾人訴說自己的成功,並要哈特準備婚禮,於是哈根吹響號角召集臣民("傑比孔的動機"/"婚禮喧鬧的動機")。不久龔特爾帶著臉色蒼白的布侖希爾德出現,萊茵河兩旁的人群熱烈的歡迎他們,龔特爾宣布說自己與布侖希爾德、古特魯妮與齊格弗里德將在今晚一同舉行婚禮。聽到齊格弗里德的名字,布侖希爾德驚訝的抬頭,果然看見他就在不遠處,布侖希爾德激動的盯著他看,不知所措的走向他,但又立刻恐懼的退回來,而旁邊的龔特爾感到奇怪("命運的動機"/"沉思的動機")。忘記一切的齊格弗里德平靜的問:布侖希爾德怎麼了?布侖希爾德幾乎要昏倒了,她絕望的想:齊格弗里德不認識我了。看她身體搖晃,齊格弗里德伸手扶她,這時布侖希爾德看見了他手上的戒指("指環的動機"/"詛咒的動機"),她明白了那個從她手中奪走指環的人不是龔特爾,而是那個送同一個指環給她的人,她的丈夫("憎恨的動機")。但她不知道哈根的詭計,看到愛人要娶古特魯妮令她嫉妒,她轉頭向龔特爾討指環,見他茫然便嘲笑他受騙上當,並說出了自己與齊格弗里德的婚約("申訴的動機"/"憎恨的動機")。在場的眾人驚訝的叫起來,齊格弗里德否認了布侖希爾德的話,為了證明他說的是實話,他指著哈根的槍發誓("謀殺的動機"與"哈根的動機"),如果他說的是謊話,他必死於這槍頭之下。布侖希爾德氣得臉色青白,大步走到人圈中來,把齊格弗里德抓住槍頭的手推開,用自己的手握住槍頭。"令名的守護者,神所用的武器啊,"她高聲喊道,"我要謹以鋼鐵的尖頭致齊格弗里德於毀滅,我必祝福你那致他於毀滅的尖頭,因為他背棄了所有他的誓約,他以證明他是一個背信的人了。"


  當人們散去,龔特爾,布侖希爾德與哈根三個人留在大廳中,他們各懷心事("懷疑的動機"/"憎恨的動機"/"謀殺的動機")。哈根一邊對布侖希爾德表示同情,一邊激尊嚴受損的龔特爾去殺齊格弗里德,但他顧慮到妹妹,布侖希爾德便責怪他懦弱。哈根向布侖希爾德打聽齊格弗里德的弱點,布侖希爾德說在他的背後有一塊致命的要害。於是哈根提議明天一起狩獵,當齊格弗里德沖在前面的時候,就用槍刺他的背,並對外人宣布是被野豬咬死了。另外兩個人同意。這時,齊格弗里德與古特魯妮頭戴花冠,攜手出現在門口。盛大的婚禮開始("婚禮喧鬧的動機"),看著自己親手指導的好戲上演哈根邪惡的笑著。


  第三幕:


  前奏曲延續了上一幕的婚禮動機,並用"號角的動機"引出本幕。


  萊茵河畔的森林。狩獵中,齊格弗里德跑得太快,現在正在岸邊等待其他人。萊茵水仙游到他面前,求他歸還指環,並說指環會帶來死亡,不知恐懼為何物的齊格弗里德沒有理她們,被拒絕的少女們消失在水中。號角聲帶來了龔特爾與哈根,他們的侍從擺出酒席,哈根遞給齊格弗里德一杯酒,並要他講一些自己有趣的經歷。齊格弗里德於喝了一口酒開始講,但哈根在那酒中加了令人恢復記憶的葯汁,一邊講他一邊回憶起布侖希爾德,於是脫口而出說自己是布侖希爾德的丈夫,龔特爾聽得震驚。兩隻烏鴉從他們的頭上飛過,哈根問他是否能聽懂烏鴉的語言,齊格弗里德轉頭去看烏鴉("詛咒的動機"),哈根乘機把他的槍尖向著齊格弗里德的背上刺去("死的動機")。齊格弗里德用他最後的全副力量把他的巨盾舉起,正要向哈根拋去時,他已力竭,盾落下來,他倒在盾上("命運的動機")。眾人驚恐的叫起來,哈根面無表情的離開,齊格弗里德用最後一絲力氣呼喚布侖希爾德的名字("愛情的動機"),他看到布侖希爾德在向他招手("命運的動機")。眾人悲哀地、木然地圍繞齊格弗里德的屍體站立著。天已黑了,月亮在這場面上放射著青白凄涼的光。聽從龔特爾的默默的吩咐,侍從們把齊格弗里德的屍體抬起,走成一行莊嚴的行列,抬過了山坡("齊格弗里德的送葬進行曲")。


  傑比孔城堡大堂。古特魯妮深夜諦聽,盼望聽見一些表示狩獵歸來的聲音。哈根狠毒地報告古特魯妮說齊格弗里德已經死了。她聽了之後,傷心得幾乎要發瘋了,她對龔特爾大加責罵。龔特爾指此事為哈根所為,哈根卻毫不在意,並且向龔特爾要求齊格弗里德的指環。龔特爾不答應,哈根立刻拔劍相向,交鋒沒有多久他就把龔特爾殺死了。他剛剛要從齊格弗里德的手指上取下那指環的時候,那死者的手忽然做出威嚇的樣子舉了起來,眾人--連哈根也在內--都被嚇倒了。布侖希爾德神情庄肅地從後面走了上來。當她在萊茵河畔眺望的時候,她從萊茵水仙的口裡得知哈根的毒計,才明白自己和齊格弗里德都成了犧牲者;她的神態因帶著悲壯的氣魄而愈顯得高貴。在她心目中,古特魯妮的悲哀不過是幼兒的啼哭而已。當古特魯妮發覺迷藥使齊格弗里德忘卻的是布侖希爾德時,她神魂迷亂,倒在龔特爾的身上。哈根倚槍而立,沉湎在毒辣的遐想里。布侖希爾德莊嚴地轉身向著眾男女們,吩咐他們堆起火葬的柴堆來。管弦樂發出魔焰的動機的顫動的和聲,女武神之騎的動機在其中掠過。那時布侖希爾德的容貌因愛的力而顯出特異的表情,她注視著那死去的英雄。在愛的談話的動機中,回想起以往的柔情。她的目光從死者的身上移到天上,在瓦爾哈拉與布侖希爾德的申訴兩個動機的樂聲中她痛罵神界的不公。詛咒的動機以後,在布侖希爾德說出:"安息吧,你!安息吧,你!啊,神啊!"的時候,我們可以聽到瓦爾哈拉的動機與神界的危機的動機美麗地結合在一起。瓦爾哈拉天宮將歸沒落了,以人類的愛替代了貪婪的時代即將開端了。只有到了那時,沃旦的危機才告結束。造成這種劇烈的變化的是布侖希爾德將以自身的犧牲贖清從萊茵女仙手中攫取萊茵黃金以來神所犯的一切罪過。布侖希爾德在悠美的流動的萊茵河水的音樂中,說出她是如何從萊茵女仙那裡得知哈根的毒計的。她把那指環戴在手指上,然後轉身向擱置著齊格弗里德的遺體的柴堆。她從人群中一人的手中奪取了一枝巨大的火把,拋在柴堆上,柴堆立刻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她殉身的時機越來越迫近了,贖罪的動機越來越顯著起來。布侖希爾德騎上了她那匹神駒(格雷茵)。當那雷電交加的時候,它常馱著她在雲間飛馳而過。那馬一躍就把她帶進灼灼的柴堆中去。萊茵的河水泛濫著,順著水流,萊茵女仙游到了火堆的旁邊,她們從布侖希爾德的指間把指環取去。哈根看見全盤計劃的目的物被她們得去了,立刻跳進水中追蹤在她們後面。其中有兩個女仙用手臂繞住他的頸子,把他拖進了洪流,另外一個女仙得意洋洋舉起了那指環。天上照耀著一片濃重的紅光,諸神的黃昏到了。神權時代已經到了末日,瓦爾哈拉天宮在烈火中燃燒。代表它的那莊嚴堂皇的動機再度寫響出,但好像是些頹垣殘壁一樣,在捨身贖罪的動機面前崩潰了。齊格弗里德的動機在管弦樂中發出了巨響,隨後捨身贖罪的動機再度發現,鄙陋的神國滅亡了。一個新的時代,人類的愛高於一切的時代,因布侖希爾德的捨身而現出了曙光。
上一篇[同盟攻擊]    下一篇 [能量收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