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圖書宋代志怪睽車志

張端義《貴耳集》稱高宗愛鬼神幻誕等書,郭彖《睽車志》始出。此書似為迎合宋高宗喜鬼神事而作,寫於孝宗時。書中大多寫高宗、孝宗年間的見聞及鬼怪神異故事。

1基本信息

全書共6卷。宋郭彖撰。彖字伯象,和州人。由進士歷官知興國軍。是書皆紀鬼怪神異之事,為當時耳目所見聞者。其名《睽車志》,蓋取易睽卦,上六,載鬼一車之語也。張端義《貴耳集》曰:憲聖在南內,愛神怪幻誕等書,郭彖《睽車志》始出,洪景盧《夷堅志》繼之。似此書嘗經進御矣。《宋史。藝文志》小說家類載有是書一卷,陳振孫《書錄解題》作五卷,而明商維濬刻人《碑海》者又作六卷,參錯不一。考《夷堅志》載趙三翁得道事,有張儔朋父為作傳,郭彖伯象得其文,載於《睽車志》末云云。今勘檢此本,惟張儔作張壽,傳寫異文,其在卷末,則與洪說相應,知猶舊本。特後人屢有分析,故卷目多寡互異耳。書中所載,多建炎、紹興、乾道、淳熙間事,而《汴京舊聞》亦間為錄入。各條之末,悉分注某人所說,蓋用《杜陽雜編》之例。其大旨亦主於闡明因果,以資勸戒。特摭拾既廣,亦往往緣飾附會,有乖事實。如米芾本北宋名流,而疑為蟒精。程迥亦南渡宿儒,多所著述,而以為其家奉玉真娘子,由此致富。張觷能斥奸平亂,志操甚正,身後尚廟食邵武,而以為挾嫌殺人,白晝見鬼而卒。皆灼然可知其妄。其他亦多涉荒誕。然小說家言,自古如是,不能盡繩以史傳,取其勉人為善之大旨可矣。

2原文(部分)

劉先生者,河朔人,年六十餘,居衡岳紫蓋峰下。間出衡山縣市,從人乞得錢,則市鹽酪(1)徑歸,盡則更出。日攜一竹籃,中貯大小筆、棕帚、麻拂(2)數事,遍游諸寺廟,拂拭神佛塑像。縣市一富人,嘗贈一衲袍(3),劉欣謝而去。越數日見之,則故褐如初。問之,云:「吾幾為子所累。吾常日出庵,有門不掩,既歸就寢,門亦不扃(4)。自得袍之後,不衣而出,則心繫念,因市一鎖,出則鎖之。或衣以出,夜歸則牢關以備盜。數日營營(5),不能自決。今日偶衣至市,忽自悟以一袍故,使方寸(6)如此,是大可笑。適遇一人過前,即解袍與之,吾心方坦然,無復繫念。嘻,吾幾為子所累矣!」
說明的道理
1.不要為了一件小事弄的自己心神不寧
2.只有不被外物所累,人才會變得坦然
上一篇[mbms]    下一篇 [杞文公]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