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瞿弦和,1944年出生於印尼蘇門答臘,6歲隨父母回國。1965年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國家一級演員。現任中國煤礦文工團團長、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瞿弦和的名字、面孔和聲音,大家都熟悉。愛聽廣播的說他是著名演播家,愛看電視的說他是著名主持人,瞿弦和卻說自己做這些都是「業餘」,他是中國煤礦文工團團長。

1個人概述

當年,一批年富力強的業務尖子成為各文藝院團的團長,37歲的瞿弦和是其中最年輕的一位。22年
瞿弦和
過去了,文工團500多職工百分之百說:瞿弦和——非人也!
此話怎講?
煤礦文工團每年下礦慰問演出不少於百場,路途總是最遙遠、演出條件總是最艱苦,而兼任多個社會職務的瞿弦和幾乎全都參加。經常是大部隊出發時,他還在處理別的事情,隨後趕去礦區;演出結束后,他難得跟大夥一起休息,總要連夜趕回。有一次,文工團在寧夏白芨溝礦演出,剛開完政協會的瞿弦和隨後趕去,下了飛機,經過5個多小時的山路顛簸才到礦上;兩個多小時的演出結束,卸完台,已是夜裡11點多;他又帶著燈光師連夜返回,又是五六個小時山路,又是兩個多小時飛機,9點上班時間剛到,他已精神抖擻地出現在辦公室。

2任職

2012年7月17日免去瞿弦和同志的中國煤礦文工團(中國安全生產藝術團)團長職務。聘任瞿弦和同志為中國煤礦文工團(中國安全生產藝術團)名譽團長。

3生平

瞿弦和總是一件事還沒完就已經在籌劃下一件事了。用他夫人張筠英的話說:「瞿弦和就是一陀螺,小鞭兒就在他手裡,天天抽得自己團團轉。」跟他一起工作的人也都習慣了他的「晚上鬧覺,早上叫早」,半夜12點被團長的電話叫醒固然辛苦,可人家團長到現在還沒上床豈不更辛苦?
一般來說,五六十歲的人大都開始講究「養生」了,瞿弦和卻完全無此念頭,天天「吃嘛嘛香」,而且還說:「要是誰想問我點我不想說的事,不用打,餓我三頓就都招了!」他睡覺的時間很少,但他會隨時補覺,累極了說聲「我睡會兒」,話音剛落鼾聲就起,三五分鐘后,又是一張煥然一新的面孔。還有,瞿弦和愛吃藥,忙碌的人大都如此:總捨不得花時間休養,只希望藥到病除,速戰速決。很多肯吃苦、對自己要求嚴格的人往往不好相處,他們常會不自覺地把辛苦寫在臉上。瞿弦和不同,他的任勞任怨是通過營造和諧工作氣氛表現的,只要他在,辦公室里總是笑聲不斷。他的玩笑總是信手拈來,就是批評人,也是讓人又痛又癢。如果他告訴你:「又戴圍嘴兒啦。」你就要反省自己近來是不是工作不夠努力,因為那句北京歇後語是「老頭戴圍嘴——裝孫子。」

4特點

瞿弦和的最大特點是喜新不厭舊。「五一音樂會」已經辦了第九屆了,他還要求年年辦,為煤礦工人爭光的傳統不能變。同時,他對創作人員的要求也非常「簡單」:「我要不一樣的,跟別人不一樣,跟咱們從前不一樣。」
瞿弦和喜歡突發奇想:某一天早上他會說:我們可不可以找有關部門商量一下,把咱們團門口公交車站的站名,改作「中國煤礦文工團站」呢?某一天早上他又會說:小劇場為什麼閑著呢?可不可以跟附近的社區、中小學校聯合搞一些演出活動,既回報了社會也給演員提供藝術實踐的機會,人可不能閑著。瞿弦和一直有一個計劃,要去拿一個飛行駕照。作為全國政協委員,他提案成立「中國武警煤礦總隊」……
熱情、真情、激情,是瞿弦和對全團演職員提出的要求。他的做事原則來自戲劇學院學到的表演三要素:迅速地判斷、準確地反應、巨大的激情。

5媒體專訪

瞿弦和

  瞿弦和

2012年12月10日國家一級演員瞿弦和接受了中國藝術網的專訪,當記者問到:「您對待下屬在態度上有著什麼樣的心得體會」他回答說:「作為一個文藝團體的領導,應該想方設法幫助團員們在業務上更快地成長,為他們提供機遇,當他們有了機遇的時候更應該去鼓勵他們。在我擔任團長的時候,煤礦文工團的演員可以和社會上的演出團體進行簽約合作,鼓勵大家去在藝術上做出更多的開拓。如果趕上團里演出和外面的活動有衝突時,就會協調時間,盡量讓演員兩邊兼顧。用我的話說,「誰好,誰進步,誰成名我都高興」。
上一篇[Fable]    下一篇 [F330]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