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知己說 -作品概況

作品名稱:知己說   

創作年代:清代   

作者:劉開   

作品體裁:散文

2 知己說 -作品原文

 韓子云:非知之難,處知者實難(1)。悲夫!士以遇知己而名著,亦有得知己而遂至行虧名辱者,可不懼哉!   

余觀穆生在楚(2),以未設醴而去(3),未嘗不怪其恝然徑行(4),負疇昔知遇之意;及見後世君子,處鄉里之間,其才氣學識卓然異乎眾人,一旦受當事之知(5),遂心馳勢利,變剛正之操,以事媚悅,所求未獲,已為天下所非笑;然後知古人不屈道以徇私者(6),乃善處交遊以全人己之美也。君子上交不諂(7),下交不瀆(8),是故天子有不召之臣,王侯有不屈之士,將軍得揖客而身益重(9)。如使受知者皆讒餡而諛,希迎意旨(10),圖旦夕之安而忘其所有事,卒使世之論者謂下無可取之實,而上無知人之明,此豈遇合中之美事哉?   

人之相知,貴相知心(11)。光武知嚴光之不能屈(12),而不繩以君臣之法;獻子有友五人,皆無獻子之家(13)。故士之自負也愈大,則其自待也愈重。抱傑出之才,逢破格之賞識,而即欲順從求悅者,是不以道義自處,而又以世俗之心待君子也。   

夫輕合者必易離,故其始必有所甚難,而其終也至於久遠而不廢。信陵之客三千(14),其最難屈者,莫若侯生及毛、薛二公(15)。然卒賴其力以建功人國,顯名天下。嗟乎!非常特達之上(16),亦未必不終為人用也,夫固可以禮屈而不可以勢束也。持尺寸之絲以系北溟之鵬(17),雖欲為之回翼(18),豈可得哉?   

然而有子夏之賢,猶未免出見紛華而悅(19),吾誠為士之有志於立身者憂其繼也。

3 知己說 -作品註釋

(1)韓子:韓非。韓非《說難》:「非知之難也,處知則難矣。」原意是,具有智慧和見解並不困難,如何運用自己的智慧和見解才是困難的,弄不好會招來殺身之禍。這裡引用韓非的話,意思略有不同,「知」指相知,彼此了解。   

(2)穆生:漢代楚元王的中大夫。   

(3)醴(lǐ):甜酒。楚元王很尊敬穆生,穆生不喜歡喝酒,楚元王每次設宴,特地為穆生準備甜酒。到楚王戊即位后,就漸漸忘記給穆生陳設甜酒了。穆生認為醴酒不設,說明君主已不再重視自己,於是離開了楚王。   

(4)恝(jiá):淡漠,無動於衷。   

(5)當事:主事者,當權者。   

(6)徇私:曲從私情。   

(7)諂(chǎn):巴結奉承。   

(8)瀆(dú):輕慢。   

(9)揖客:揖是古代的拱手禮,揖客指只行揖而不下拜的客人。意思是與主人平等。《史記·汲黯傳》載,有人對汲黯說,天子希望大家都尊重大將軍衛青,勸汲黯見到衛青要下拜。汲黯說:「難道因為有隻揖不拜的客人,衛將軍的地位就不尊貴了嗎?」衛青聽說此事,更加佩服汲黯。   

(10)希迎:阿附奉迎。   

(11)這兩句許出自漢代文章《李陵答蘇武書》。   

(12)光武:漢代光武帝劉秀。嚴光:字子陵,東漢初會稽餘姚(今屬浙江)人。他曾與劉秀同學,劉秀即位后,他改名隱居。劉秀召他到京師,想任他為諫議大夫,他不肯受,歸隱富春山,劉秀也不再勉強,兩人始終以同學相處。   

(13)獻子:春秋時魯國有貴卿孟獻子。《孟子·萬章下》載,孟獻子與樂正裘等五人交朋友,這五個人心裡都沒有把獻子當作顯貴的百乘之家(大夫)看待。   

(14)信陵:戰國時魏國貴族無忌,魏安厘王之弟,號信陵君。是戰國時禮賢好士的四公子之一。有食客三千人。   

(15)侯生:魏國隱士侯嬴,是都城的守門人。信陵君置酒大會,留出尊位親自迎請侯生。在秦國圍攻趙國時,信陵君率軍解救趙國時,侯生出謀獻策,立下首功。毛、薛:毛公是趙國隱士,藏身於賭徒之中。薛公也是趙國隱士,隱於賣酒的人中。信陵君打聽到他們的住處,閑步前往,從此相處甚歡。信陵君留在趙國十年,不想回魏國去。秦國日夜出兵攻打魏國,毛、薛二公極力說信陵立歸救魏,魏王因此授信陵上將軍印,信陵君大破秦軍,揚名諸侯。   

(16)特達:特出於眾。   

(17)北溟:北海。北海上的大鵬,翅膀像天上的雲一樣,大到不知其幾千里。這是《莊子》里描述的形象。   

(18)回翼:使其飛回來。   

(19)子夏:孔子弟子卜商。紛華:繁華盛麗。《史記·禮書》:「自子夏,門人之高弟也,猶云:『出見紛華盛麗而悅,入聞夫子之道而樂,二者心戰,未能自決。』」羨慕富貴繁華與安貧樂道,二種思想交織於內心。

4 知己說 -作品譯文

 韓非子說:「被人了解欣賞並不困難,實在困難的是:被人了解賞賜時,要如何自處。」真可悲啊!士人有因為遇到知己而聲名顯揚的,也有人是因為遇到知己而竟然落到品行虧損、名聲受辱的,能不戒慎恐懼嗎?   

我看漢代的穆生在楚國的時候,因為楚元王沒替他準備甜酒就託病離開了,我一直奇怪他做事如此輕率、行為如此任性。辜負了從前的楚元王對他知遇的一番心意。等我看到後代的君子們,他們處在鄉里的時候,才氣傑出、學識超眾;一旦受到在位者的知遇賞識,心神於是就投注在權勢利益中,改變了原來剛正的節操,做些諂媚討好的事情。他所追求的還沒得到,就已經被天下人所恥笑了。然後我才知道古人不委曲自己來順從私慾,才是善於處理人際的交往,來保全人我的美好關係。君子和地位高的人交往,不會諂媚;和地位低的人交往,不會輕慢。所以,天子有不能隨便召見的大臣,王侯有不可屈服的士人,將軍如果有長揖不拜的賓客而自己會更受敬重。假如受到知遇的人,(就只會)諂媚、巴結,陷害他人,迎合(君主的)意旨,只求暫時的苟安,忘記自己所應該做的事情,最後使得世上的評論者,認為居下位者沒有什麼可取的才學,而居上位者沒有知人的智慧,這那裡是賓主遇合的美事呢?   

朋友相知,可貴的是在彼此互相知心。漢光武帝知道嚴光是個不能用權勢屈服的人,就不用君臣間的禮法去約束他。孟獻子有五個朋友,可是他們心中並不存有孟獻子是大夫的想法。所以士人如果自我期許愈大的話,那他自我的要求也就愈嚴格。懷抱著傑出的材能,遇到著破格的賞識,而就要立刻順從討好,這就不是以道義自居,而又以世俗之心對待了解賞識自己的人啊!輕易結合必定容易分離,所以剛開始一定有很難結合的地方,而到了後來,反而能夠歷時久遠而不疏廢。信陵君的門客多達三千人,其中最難屈服的,莫過於侯生和毛、薛兩位老先生,然而最後還是靠著他們的力量,在別人的國土上建立功業,在天下享有盛名。   

唉!異乎常人、才智特高的士人,也未必就始終不被人任用;他們固然可以用禮節來讓他們屈身相從,卻不能用權勢來約束他們啊!(譬如說)你拿尺寸小小的絲繩,想要綁住那北海的大鵬鳥,就算大鵬鳥想要為你迴轉翅膀,又哪裡做得到呢?然而即便是像子夏這樣的賢人,還是不免於在出門的時候,因為看見眾多華麗的東西而心動。(其它人就更不用說了!)我記寫這篇文章,是為那些有志立耳處世的士人而寫的,我擔心他們是否能夠堅持志向到底啊!

5 知己說 -作品賞析

  這裡說的「知己」,實際指的是君臣遇合,論說統治者應如何對待賢士,賢士又應如何對待統治者的徵召任用。每一段都從當權者與賢士兩方面去寫,側重點在賢士方面,告誡賢士出仕要保持剛正節操,不媚不諂,自負自尊,甚至可以拿拿架子,不必操之過急。這種觀點並不特別深刻獨到,但它的行文卻古樸重氣勢,多用正反的對比寫法,使說理明白透徹。

6 知己說 -作者簡介

 
  劉開(1784—1824),字方來,一字明東,號孟塗,安徽桐城人。早年家境貧寒,喜好讀書與交遊,為人脫略不羈,終身未仕。十四歲起從姚鼐學古文,與梅曾亮、方東樹、管同等齊名,世稱「方劉梅管」。但過早去世,桐城派文人常以為恨。他的散文能繼承前人傳統而加以變化,風格曉暢兼縱橫,富有才氣。有《孟塗文集》等。

上一篇[志商]    下一篇 [企業DNA模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