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物簡介

石世(339年—349年),字元安,十六國時期後趙國君主,為石虎之子。母為前趙帝劉曜幼女安定公主,後趙太和二年(329年),前趙被後趙所滅,石虎將安定公主納為妾,遂生石世。石虎在天王位時被封為齊公。後趙建武十三年(348年),石虎受石世之母昭儀劉氏及將領張豺的鼓動,將年僅10歲的石世立為太子。次年(349年),石虎正式稱帝,並改元太寧。不久,石虎去世,石世遂即帝位,然而大權皆握在劉太后及張豺之手。彭城王石遵得知石虎去世后,立即率軍攻回都城鄴城(今河北臨漳縣),殺張豺。數日後,石遵自即帝位,石世被改封為譙王,劉太后被廢為太妃,石世在位僅33日。不久,石世與劉太妃皆被殺。

2史書記載

《晉書·卷一百七·載記第七》:
時熒惑犯積屍,又犯昴、月,及熒惑北犯河鼓。未幾,季龍疾甚,以石遵為大將軍,鎮關右,石斌為丞相、錄尚書事,張豺為鎮衛大將軍、領軍將軍、吏部尚書,並受遺輔政。劉氏懼斌之輔政也害世,與張豺謀誅之。斌時在襄國,乃遣使詐斌曰:「主上患已漸損,王須獵者,可小停也。」斌性好酒耽獵,遂游畋縱飲。劉氏矯命稱斌無忠孝之心,免斌官,以王歸第,使張豺弟雄率龍騰五百人守之。石遵自幽州至鄴,敕朝堂受拜,配禁兵三萬遣之,遵慟泣而去。是日季龍疾小瘳,問曰:「遵至未?」左右答言久已去矣。季龍曰:「恨不見之。」季龍臨於西閣,龍騰將軍、中郎二百餘人列拜於前。季龍曰:「何所求也?」皆言聖躬不和,宜令燕王入宿衛,典兵馬,或言乞為皇太子。季龍不知斌之廢也,責曰:「燕王不在內邪?呼來!」左右言王酒病,不能入。季龍曰:「促持輦迎之,當付其璽綬。」亦竟無行者。尋昏眩而入。張豺使弟雄等矯季龍命殺斌,劉氏又矯命以豺為太保、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加千兵百騎,一依霍光輔漢故事。侍中徐統嘆曰:「禍將作矣,吾無為豫之。」乃仰藥而死。俄而季龍亦死。季龍始以咸康元年僭立,至此太和六年,凡在位十五歲。
於是世即偽位,尊劉氏為皇太后,臨朝,進張豺為丞相。豺請石遵、石鑒為左右丞相,以尉其心,劉氏從之。豺與張舉謀誅李農,而舉與農素善,以豺謀告之。農懼,率騎百餘奔廣宗,率乞活數萬家保於上白。劉氏使張舉等統宿衛精卒圍之。豺以張離為鎮軍大將軍、監中外諸軍事、司隸校尉,為己之副。鄴中群盜大起,迭相劫掠。
石遵聞季龍之死,屯於河內。姚弋仲、苻洪、石閔、劉寧及武衛王鸞、寧西王午、石榮、王鐵、立義將軍段勤等既平秦、洛,班師而歸,遇遵於李城,說遵曰:「殿下長而且賢,先帝亦有意於殿下矣。但以末年惛惑,為張豺所誤。今上白相持未下,京師宿衛空虛,若聲張豺之罪,鼓行而討之,孰不倒戈開門而迎殿下者邪!」遵從之。洛州刺史劉國等亦率洛陽之眾至於李城。遵檄至鄴,張豺大懼,馳召上白之軍。遵次於盪陰,戎卒九萬,石閔為前鋒。豺將出距之,耆舊羯士皆曰:「天子兒來奔喪,吾當出迎之,不能為張豺城戍也。」逾城而出,豺斬之不能止。張離率龍騰二千斬關迎遵。劉氏懼,引張豺入,對之悲哭曰:「先帝梓宮未殯,而禍難繁興。今皇嗣沖幼,托之於將軍,將軍何以匡濟邪?加遵重官,可以弭不?」豺惶怖失守,無復籌計,但言唯唯。劉氏令以遵為丞相、領大司馬、大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加黃鉞、九錫,增封十郡,委以阿衡之任。遵至安陽亭,張豺懼而出迎,遵命執之。於是貫甲曜兵,入自鳳陽門,升於太武前殿,擗踴盡哀,退如東閣。斬張豺於平樂市,夷其三族。假劉氏令曰:「嗣子幼沖,先帝私恩所授,皇業至重,非所克堪。其以遵嗣位。」遵偽讓至於再三,群臣敦勸,乃受之,僭即尊位於太武前殿,大赦殊死已下,罷上白圍。封世為譙王,邑萬戶待以不臣之禮,廢劉氏為太妃,尋皆殺之。世凡立三十三日。
《十六國春秋別本·卷二·後趙錄》:
大寧元年正月,虎僭即皇帝位於郊,大赦改年。二月,有沙門從雍州來,稱見佛圖澄西入關,虎掘之無屍,唯有一石。虎惡之曰:「石者朕也,葬我而去,吾將死矣。」因而寢疾,四月薨於金華殿。
世子(石世)即位,尊劉後為太后,彭城王遵先鎮關右,至是勒兵而還,戎卒九萬,次於盪陰。石閔為前鋒都督,太后授遵丞相,加九錫,增封十郡。己丑,遵至安陽亭貫甲曜兵,入自鳳陽門,升太武前殿,盡哀,退如東閣。群臣敦勸即位,大赦,封世為譙王,邑萬戶。廢太后劉氏為昭儀,尋皆殺之。世立凡三十三日。尊其母鄭氏為皇太后,立妃張氏為皇后,大司馬義陽王鑒為太傅,沛王沖為太保,石閔為都督中外諸軍事、錄尚書事。甲午,太武殿災,諸門觀閣蕩然。其乘御服,燒者大半,光焰照天,月余乃滅。已未,雨血,周遍鄴城。六月,葬虎顯原陵,偽謚武皇帝,廟號太祖。十一月,石閔劫司空李農及右衛王基,密謀其廢遵。閔使將軍蘇彥、周成帥甲士三十八人,執遵於南台如意觀。遵時方與婦人彈棋,問周成等曰:「反者誰也。」成曰:「義陽王鑒當立。」遵曰:「我尚如是,汝等立鑒,復能幾時?」遂殺之於琨華殿,誅鄭太后、張皇后。
上一篇[植酸磷]    下一篇 [醋酸鈉溶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