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石勇[《水滸傳》人物]

標籤: 暫無標籤

石勇,大名府人氏,開賭館為生,江湖人稱「石將軍」。因一拳打死一個老千賭徒,逃到柴進莊上住了幾個月。后又在宋家村宋江家中住了一夜,宋太公托石勇給宋江送信。石勇在對影山附近一酒店和宋江、燕順相遇,投奔了梁山,做了梁山泊步軍將校第十七名,排梁山英雄第九十九位。后隨宋江征討方臘時,石勇戰死.

1 石勇[《水滸傳》人物] -綽號由來

石勇:他長的很高大,就像個大將軍一樣,他姓石,於是外號叫石將軍,石勇,大名府人氏,平常靠賭博為生,江湖人稱「石將軍」。

2 石勇[《水滸傳》人物] -形象性格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
且說《水滸傳》中記載,「宋江和燕順帶領隨行十數人」,先花榮秦明等人一步奔赴梁山。途中,他們在一酒店吃飯時,為了調換座位,燕順與一位先到的食客發生了爭執。這位食客就是「石將軍」石勇,也是個行路人。

大家知道,《水滸》里的行路人,不管是出門辦事還是流浪江湖,身上都帶著傢伙,像史進、楊志、劉唐等人,不是挎腰刀就是拎朴刀,甚至有人腰刀、朴刀齊全,這石勇也沒空著手,不過他帶的不是刀,是條「短棍」。

石勇在《水滸》里是個出場即結束的小人物,所以他隨身帶的這條「短棍」就容易被讀者忽略,更有人覺得,石勇是帶棍還是拎刀無關緊要,可以隨意設置。假若不考慮其他因素的話,石勇包括其他的行路人,確實可以讓他們攜帶武器中的任何一種。問題是,一個行路人隨身帶什麼武器,跟這個人的身份、武功等等是統一的。儘管石勇是個小人物,施耐庵仍不願放棄整體的統一性,哪怕在一件不為人留意的隨身武器上,施耐庵也力求與人物相配。

首先,石勇在流落江湖前生活在鄉下,鄉村人習武,如果不是像史進那樣,意外地遇到禁軍教頭王進因而學了軍隊武藝,一般來說接觸的只能是民間武藝。民間武藝雖然槍、刀、棍齊全,但因為棍子在對抗練習中相對安全。練得多,人們對使棍更加熟練,這樣的人出門,當他需要一件防身武器時,會很自然地選擇棍子(棍子因為傷害程度低於刀槍,惹的麻煩也相對小)。民間人物出行帶棍,在武松、盧俊義上山前也有體現,甚至有的民間人物比如石秀、楊雄、燕青,即使入伙后,趕上下山執行任務,仍有隨身帶棍的習慣(當然,除了武松,這些人在棍之外,不是再挎口刀就是與他人結伴而行)。

至此,大家也就明白,施耐庵何以讓石勇帶棍而不是拎刀了。不過,問題沒有完,石勇的這條棍,為什麼是短棍,而不是長棍———齊眉桿棒呢?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
要搞清這個疑問,涉及更專業的話題,簡單地說,使用長棍必須是身大力不虧的主兒,能把長棍使得威力超過刀槍,得有超人的神力,在梁山,只有武松、魯智深、李逵、秦明、索超等少數人有這把子力氣。石勇的身量雖有「八尺來長」,快趕上武鬆了,但他的力氣跟武松比差著好幾個等級了。其實,僅石勇攜帶短棍這一點,已表明他不是大力神一級的人物。

與一米五長短的齊眉棍比,石勇的短棍只有一米———短棍在武林流傳至今,我所練的八極拳就有這種長度為一米的短棍,俗稱「小棍」,短棍在西北武林更是享有盛名,叫「鞭桿」。

如果說長棍是絕對的「力量派」,短棍則有「巧斗」和「力劈」兩種使法,當你雙手持棍時,一米長的棍是使不出神威的,你也只能玩巧活兒。一旦你單手持棍,「巧活兒」立馬變成「重活兒」,別看它才一米長,又是木頭的(一般為白蠟桿或棗木、柳木),沒把子力氣的人還掄不起來。我說的是不是這麼回事,大家可以一試,你拿報紙捲成50厘米長的紙棍、外套自行車內胎,讓你的同伴手持同樣長或30厘米的木條,你試一次便知,在劈、抹、撩、刺輕靈的木尺面前,紙卷的棍子會令你倍覺沉重,不靈便。

石勇的棍可是木棍,雖然「短」也比紙棍長一倍。假若石勇單手掄棍,是需要點力氣的,而當石勇掄棍力戰鋒銳的刀槍,他還得有豪猛的性情。

石勇恰是蠻莽之人,從他與宋江、酒保的對話看,此人莽得跟李逵可有一比,別看他武功可能一般,愣勁兒邪乎,當他和燕順衝突時,竟不在乎對方有十幾個人,「跳起來,抄了短棍在手裡」。這種糙人,你以為他會選擇雙手持棍與人鬥巧嗎?

施耐庵喜歡粗蠻膽大之人,如果不是《水滸》里粗人已經夠多,說不定他會在後面給石勇增加戲份兒。饒是石勇只能無奈地「出場即結束」,老施仍在有限的一千多字里把石勇寫得活蹦亂跳要從書里跳出來,且讓石勇成為《水滸》里唯一一位敢於只帶一條「短棍」獨自一人出行的漢子。

3 石勇[《水滸傳》人物] -戲說石勇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

《水滸傳》寫了一百單八條好漢,雖說都叫好漢,但差別不小,有的好漢本領高強,給人特別深刻的印象,比如魯智深武松林沖等,有的卻本事低微,給人印象淡薄,如多數地煞星好漢。有一個排名第九十九位的好漢地丑星石將軍石勇在全書中表現比較少,既沒有多高的武藝,也沒見有什麼過人的特長。石勇從村店寄書出場,到征方臘被南國尚書王寅殺死,其間沒什麼吸引人的故事,對他的印象大部分來自出場時村店寄書的一幕。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石勇出場時說的話頗有氣勢,儘管人很平常,但言語卻著實不平常,照宋江的感覺是「出語不俗」。石勇說了什麼「不俗」的言語呢?事情的起因是酒店的座位不夠,酒保和石勇商量換個座位,把大座位讓給人多的宋江燕順一行。石勇的回應是「便是趙官家,老爺也彆鳥不換。高做聲,大脖子拳不認得你」(《水滸傳》第35回),接著石勇又聲明他的讓座準則:「老爺天下只讓得兩個人,其餘的都把來做腳底下的泥」(《水滸傳》第35回),就是這話使得宋江感到不俗。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漫畫)

乍聽之下石勇這番話確實豪氣衝天,夠個好漢。但是仔細較起真來這番豪言更象是大話,以石勇的本事真的能「趙官家來了也彆鳥不換」?石勇真能除了柴進和宋江之外把天下人「都把來做腳底下的泥」?恐怕很不見得。豪言需有真本事作底氣,石勇的本事如何書中語焉不詳,沒有具體的戰例,不過參考他在梁山的職務是十七名步軍將校的最後一人,尚在穆春李忠杜遷宋萬這路弱好漢之後,可以推想石勇的本事很低微。姑且不論石勇在皇家禁衛面前還能不能這樣豪邁,只說在江湖上,柴進宋江以外,若是碰上魯智深林沖,或是南軍的鄧元覺石寶,石勇能把他們做腳底下的泥?明顯不能。

當然好漢吹個牛也是有的,魯智深說「便是千軍萬馬隊中,俺敢直殺的入去出來」(《水滸傳》第7回),武松說「平生只要打天下硬漢」(《水滸傳》第29回),雖有誇口,但他們兩人基本有這個能力,吹牛也吹得有資本。石勇資本沒人家大,吹的牛卻不小,並且他吹牛過程中多數時間是以酒保作為受眾,還伴有恐嚇語言,這就更不怎麼樣了,酒保不是江湖中人,一沒武藝二沒勢力,沖他來勁算什麼本事呢,怪不得燕順在一旁也看不下去,指責石勇「兀那漢子,你也鳥強!不換便罷,沒可得鳥嚇他」(《水滸傳》第35回)。

動物有掩飾自身的本能,身體顏色和環境相似,以便偷襲獵物或躲避天敵捕獵,或者一些有毒生物顏色特別鮮艷,引誘獵物上鉤。人就更善於掩蓋自身的真相,《孫子兵法》說「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就是典型的掩蓋真相示以假相,目的是為很好地攻擊敵人或保護自己,把利最大化,把害最小化。軍隊打仗是這樣,個人處世也是這樣,石勇的豪言其實是為他的真實本事虛張聲勢,只有這樣才不至於讓人小看了,事實證明這樣虛張聲勢的效果不錯,給宋江以「不俗」的感覺,好比諸葛亮撤軍時故意增灶,使司馬懿以為蜀兵在增加,不敢來追。如果真的增兵反而要減灶,孫臏就以著名的添兵減灶滅了龐涓。

4 石勇[《水滸傳》人物] -人物雜談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
一個酒店裡,有三付大座頭,幾付小座頭,石勇先佔了一付大座頭,宋江等一大夥人到酒店裡吃飯,座位不夠,便請酒保出面,要石勇移換一付小的,石勇便焦燥道:「也有個先來後到。甚麼官人的伴當要換座頭!老爺不換!」最後鬧得差點要打了起來。石勇到底是一個靠放賭為生的人,一付座頭也能視作賭本。通情達理的現代人,是決不會在酒店裡爭座頭的,要爭就到有權勢的官場上去爭。

酒店裡的座頭有什麼爭的,你要換座頭,那就換嘛,叫店老闆過來,給你店老闆周全了一回買賣,你總該給點好處,我這頓飯菜就算免費了吧,起碼給個五折優惠才行。要是不高興了生氣了,老子走人,到其它飯店裡吃去,君不見,如今的公路旁邊到處都是酒店,到處都是邀客的妹子,舒心的座頭多得很吶!

官場可不同於酒店,座頭畢竟十分有限,不同的座頭,其效益也大不一樣,大座頭與小座頭之間,有天上地下之別,頗有爭鬥價值,但爭鬥的方式,決不會如石勇這般簡單,是不顯山不露水的暗鬥,決不能大打出手,決不能對店老闆論高下,決不能對酒保不客氣,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店老闆就是上帝,就是父母,酒保就是天使,就是兄長,雖有先來後到之別,畢竟還要看店老闆的臉色心情,看酒保的調度安排,你不滿意也只能在心底嘀嘀咕咕發點牢騷,爭打起來,或壞了酒店名聲,或傷了店老闆臉面,或氣了店老闆尊貴的客人,或污了酒保的衣服,或毀了店裡的東西,你就自己敲掉了自己的飯碗。

石勇到底也是一位漢子,雖在小事上計較有損形象,畢竟還有叫人欽佩之處:敢以單身一人與一大隊看起來頗有來頭的人較真,而且敢在王土之上公然藐視大宋皇帝,這比起那些欺弱怕強之流,又有天壤之別了。

5 石勇[《水滸傳》人物] -網友評價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
揭下水滸人物身上的神聖標記,還原水滸人物身上的血與肉,展現水滸人物身上的美與丑。剖析人物梁山山的第九十九把交椅者——石將軍石勇。

其一社會底層小混混

石勇窮人小混混也,原因有四(1)從職業上看:石勇是一個職業賭徒,他以賭博為自己的人生最大事業,每天和張三,李四,王大麻子等一群小混混浪跡賭場,消磨時光。他沒有理想,他沒有抱負。這種人,又在這種情況下,縱然原來家中有萬貫財產,久賭之後,相信也必然淪為一空。呵呵,石勇窮苦人的命運看來是在所難免的了。

(2)從其結交宋江的目的上看:讀罷水滸,認為書中結交宋江之人無非四類,一類者乃社會底層需要幫助的弱小之人,如閻婆惜母女;一類者乃利用宋江名望之人,如小旋風柴進;一類者乃仰慕宋江名聲的落魄猛男人,如混江龍李俊;一類者乃無理由交好之人(交好原因書中並未交代),如小李廣花榮。而在此,石將軍石勇顯然是屬於第二類人的。

(3)從其朋友上看:俗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看一個人是什麼樣子的,往往看他的朋友就可以初窺一二。在石勇上梁山前,他有兩個比較好一點的獵人朋友——兩頭蛇解珍,雙尾蠍解寶;這兩個兄弟相依為命,靠打獵為生,呵呵,他們可是當之無愧的屬於窮苦之人啊。而石勇能和他們相交甚好,我們自然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說:「石勇也是個典型的社會底層小貧民了。

(4)從最後加入梁山上看石勇最後能夠毫不猶豫地加入梁山入伙,應該也可以推算出「他是一個自己吃飽,全家不餓的主」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水彩畫)
其二本領低微

(1)說實話,在水滸傳中,很多像石勇,段景柱,王定六一樣的好漢真實本領是很低微的,他們無非就是個配角,無非就是湊個108的吉祥數字而已。我們在此且說石勇,前面已經分析了,他是一個社會底層的窮人小混混。就是這樣一個條件差的小混混是怎麼能有機會學習到正規的武藝呢?他的武藝無非是自己平時學的小手段,沒有太大的實用價值,如果真的要說石勇有什麼特別的話,我想他應該是比較扛打吧,呵呵,這也是他工作的需要啊,您想啊,在賭場那種地方,打架肯定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至於被打的對象嘛,自然就是石勇這樣的社會底層窮老哥啦。

(2)從石勇在柴進處的待遇亦可剖之一二:石勇犯了人命案,他最先是跑到了柴進處避難。住了幾個月後,又離開了柴進處,去找此時正是犯人的宋江。我們從武松在柴進處的章節中,我們可以得到:在柴進的莊子,賓客是分三六九等。像武松這樣有本領,但是性子粗躁的漢子是不一定受到厚待的,但是像石勇一樣的沒有大本領的漢子是一定不會受到厚待的。假如石勇在柴進莊子上,受到了良好的待遇,試問他又怎麼會放棄那種安逸快樂的生活去尋找同是罪人的宋江呢?又怎麼會想和宋江走上危險性那麼大的梁山隊伍呢?

(3)從石勇的名號上來看:石將軍石勇,他的名號沒有什麼特別的,看著像是一個官職名。呵呵,細想想這個名號,應該也能看出問題。書中說石將軍的稱號是當地的百姓給起的,想這個稱號應該包含表裡兩層意思。表層:石將軍,表明了石勇的勇武,將軍嘛,給人的感覺就應該是這樣的形象。同時他也迎合了石勇這樣一個沒地位窮人的心態,希望有一天能夠出人頭地,做了朝廷的肱骨之臣。內層:我想石勇這樣一個吃喝賭的人在當地百姓心中應該沒有什麼好印象,人們對他是很討厭的,因此就起了個更有內層含義的名稱諷刺他。石將軍,可以理解為石頭將軍,即是空有外表,僅有的只是一個空架子,是不折不扣挨打的主,沒有任何實在作用,這也正迎合了石勇本領低微的說法。呵呵,我們可憐的石勇尚且不知,還懷中揣著臭狗屎當香水用呢。

(4)從石勇上梁山后的表現來看:石勇上梁山后,也的確沒有什麼大表現,他不是在上山初期看酒店,就是在打仗時期做跟班,沒有任何功績和建樹。一旦遇到強人大敵,就只能乖乖的把性命交給人家了。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白描畫)
其三本性兇殘的小財人

石勇是因為殺了一個出老千的賭徒犯的案子。一個賭博的人僅僅是出了老千就該死嗎?不應該吧,這是到哪個社會制度都沒有的法律吧。況且這也不是多大的是事情啊。可石勇憑什麼野蠻地剝奪人家的人命?他有什麼權利啊?他總不能說這也是替天行道吧。

從這件事里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石勇野蠻兇殘的本性,為了一點出老千的錢就將一個活生生人打死,呵呵,看來他可真是把銅錢當元寶了。他的這種行為絕對不會是好漢應該做的。

其四善於人際投機

石勇在人際投機方面是很有一套的,他的這一性格特點從以下兩件事情中就可以體現(1)送信事件石將軍石勇離開了柴進處后,直接奔赴了宋江的老家。在那裡他沒有看到宋江的父親宋老太公,僅僅看到了宋江的弟弟宋清。

石勇在宋家住了短短的一夜,便成功地取得了宋家給宋江的家書,在此的確是很佩服。也許對水滸傳比較熟悉的戰友會感覺這沒有什麼:因為那是宋家在利用石勇幫助他們騙得宋江回家。但是事情絕不是這麼簡單的。戰友們可以想想:(1)家書的重要性。也許現代人不是很看重家書,但是在古代,人們對家書是看的很重的,正所謂是「家書抵萬金」嘛,家書的傳遞者必須要是一個可以信任之人。我們的石勇大哥在以前沒有登過宋家門的情況下,一夜之間就得到了宋家的信任,獲得了一個向宋江請功的機會,這是多麼困難的事情啊。真的不知道他當時和宋家說了些什麼,呵呵,上校是真的很想知道啊。(2)送信對象。宋家託付石勇送信的對象可是宋江,一個朝廷正在捉拿的犯罪分子啊,沒有萬分的信任宋家是斷然不敢做出讓石勇代為送信的行為。因為一旦書信泄露,官府知曉后,宋家是要受到重大牽連的,而以前宋江假意和家中斷絕關係的戲劇也就白演了。呵呵,現在看來,石將軍石勇也不是一無是處的啊。

(2)吃飯事件水滸傳中描寫到:石勇在送信的路途上,於一個小酒店中遇到了正要奔赴梁山的宋江,但彼此卻不互相識。宋江弟兄們要求和石勇換個桌子吃飯,石勇不換,並大聲說:「老子就不換,這個座位天下我除了宋江和柴進換外,剩餘者就是趙家的皇帝來了也不換」。宋江聽后,大受感動,雙方相認,遂引發後來事件。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水彩畫)
讀到此處,感覺到特別肉麻,特別好笑。石勇這廝還真會演戲啊。呵呵,他去投奔宋江,想必一定知道關於宋江外貌的很多描繪:什麼矮個子啊,什麼有點胖啊,什麼黑黑的啊。況且他還看過宋江的親弟弟宋清(從遺傳學的角度上講,他們還是有很大相像的地方的)。他應該大略知道宋江的樣子的。在酒店中,他看到一個很像他心目中宋江的人,加之再從那個人身邊的跟班——幾個面像粗魯的綠林好漢身上看,他其實已經完全猜到了那個人就是宋江,於是石勇的人際投機技巧就毫無疑問地用上了。

我不得不罵石勇太噁心了,不就為了個山野破酒店的座位嗎,有必要說連皇帝也不讓位置嗎?這馬屁拍的真是太噁心了,從這一點來看,石勇也絕對不是什麼好鳥。但是他說的這個屁話,起的作用應該還是蠻大的。宋江肯定很欣喜:哈哈,偶在這個小子心中,比大宋的趙家皇帝還牛啊,看來他應該對我比較衷心啊。

從最後的結果上看,石勇還是達到了自己的戰略目的————終於在宋江的引薦下,成功的走上了梁山,開始了自己的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的「自由道路」。

最後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風采,小人物有小人物的靈動。石勇走上了梁山路,石勇踏過了不歸橋,他的模糊背影,漸行漸遠。

6 石勇[《水滸傳》人物] -詩詞評價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印徽)
博錢桌上數金銀,

何以稱他啥將軍。

大名郡中出命案,

小旋風府避楫文。

途經江府捎家信,

偶走山關逢公明。

答友懇請投水寨,

領招盪匪命歸陰。

7 石勇[《水滸傳》人物] -藝術作品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石刻)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泥塑陶瓷)
石勇[《水滸傳》人物]石勇(剪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