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石動筒,北齊時人,是當時皇室的御用戲子,為人詼諧幽默,善善於插諢打科,同時又對儒家經典非常熟悉,具有較高的文學素養,所以他的幽默搞笑具有非常高的藝術價值。

1 石動筒 -主要事迹

  更做一個

  北齊高祖嘗宴近臣為樂。高祖曰:「我與汝等作謎,可共射之;卒律葛答。」諸人皆射不得。或云:「是髐子箭。」高祖曰:「非也。」石動筒云:「臣已射得。」高祖曰:「是何物?」動筒對曰:「是煎餅。」高祖笑曰:「動筒射著是也。」高祖又曰:「汝等諸人為我作一謎,我為汝射之。」諸人未作。動筒為謎,復雲「卒律葛答。」高祖射不得,問曰:「此是何物?」答曰:「是煎餅。」高祖曰:「我始作之,何因更作?」動筒曰:「承大家熱鐺子頭,更作一個。」高祖大笑。——《啟顏錄》

  勝郭璞一倍

  高祖嘗令人讀《文選》,有郭璞《遊仙詩》,嗟嘆稱善。諸學士皆云:「此詩極工,誠如聖旨。」動筒即起云:「此詩有何能,若令臣作,即勝伊一倍。」高祖不悅,良久語云:「汝是何人,自言作詩勝郭璞一倍,豈不合死!」動筒即云:「大家即令臣作,若不勝一倍,甘心合死。」即令作之。動筒曰:「郭璞《遊仙詩》云:『青溪千餘仞,中有一道士。』臣作云:『青溪二千仞,中有兩道士。』豈不勝伊一倍?」高祖始大笑。——《啟顏錄》

  戲法師

  大德法師開講。道俗有疑,滯者,即論難議。援引大義,說法門,言議幽深,皆在雅正。動筒最後論議,謂法師曰:「且問法師一個小議,佛常騎何物。」法師答曰:「或坐干葉蓮花,或乘六牙白象。」動筒云:「法師今不讀經,不知佛所乘騎物。」師即問云:「檀越讀經,佛騎何物。」答曰:「騎牛。」法師曰:「何以知。」「經雲,世尊甚奇特,非騎牛。」座皆大笑。

  又謂法師曰:「法師既不知佛常騎牛,今更問法師一種法義。比來每經之上皆雲價值百千兩金,未知百千兩金總有幾斤。」遂無以對。

  嘗作內道場,時有法師先立「無一無二無是無非義」。高□升高坐講,還令立舊義,當呼儒生學士,大德名僧。義理百瑞,無能得者。動筒即講難此僧必令結舌。高祖大□□□高坐褰衣闊立,問僧:「看弟子有幾個腳。」僧曰:「兩腳。」又翹一腳向後。一腳獨立。問僧。「更看弟子有幾個腳。」僧曰:「兩腳。」動筒云:「向有兩腳,今有一腳,若為能無一無二。」僧答云:「若其二是直,不應有一腳。腳既得有一,明二即非直。」

  動□□以僧義不窮,無難得之理者。乃謂僧曰:「向者劇問法師,未是好義。法師師云:『無一無二,無是無非。』今問法師,此義不得不答。弟子問天無二日,上無二王。今者天子一人,臨御四海,法師豈更得雲無一?易有乾坤,天有日月,星辰配於天子,即是二人。法師豈更得雲無二?今者帝臨廣德,無幽不燭,昆蟲草木,皆得其生。法師豈更得無是?今四海為家,萬方歸順,唯有宇文黑獺,獨阻皇風。法師豈更得雲無非?」於是僧默然以無應,高祖撫掌大笑。——《啟顏錄》

  天姓「也」

  高祖又常集儒生會講,「酧難非一。」動筒後來謂眾士曰:「先生知天何姓?」博士天子姓高,動筒曰:「天子姓高,天□必姓高。此乃學他蜀臣秦密,本非新義。正經之上,自有天姓。先生可引正文,不須假託舊事。」博士雲,不知何經,得有天姓。動筒云:「先生全不讀書,《孝經》亦似天本姓也。先生可不見《孝經》雲,『父子之道,天姓也!豈不是天姓。」高祖大笑。——《啟顏錄》

  水煮《論語》

  動筒又嘗於國學中看博士論云:孔子弟子,達者七十二人。動筒因問曰:「達者七十二人,幾人已著冠,幾人未著冠。」博士曰:「經傳無文。」動筒曰:「先生讀書,豈合不解。孔子弟子,已著冠有三十人,未著冠有四十二人。」博士曰:「據何文以辨之。」曰:「《論語》雲,『冠者五六人。』五六三十人也。『童子六七人。』六七四十二人也。豈非七十二人也。」坐中皆大悅,博士無以復之。——《啟顏錄》

上一篇[膠餳]    下一篇 [緊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