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織田信長

石山合戰發生的原因,通常的說法是因為信長提出了要在石山御坊的寺地築新城的無理要求,但是史料上卻沒有明確的證明。

1戰役介紹

人們通常認為石山合戰發生的原因是信長提出了要在石山御坊的寺地築新城的無理要求,但是史料上卻沒有明確的證明。
日本戰國時代元龜元年春,為了阻止將軍足利義昭再興的行動,織田信長向義昭送去了「五條的條書(不明白什麼意思)」。之後,信長親自上洛,前往禁中討伐將軍義昭。當時,德川家康也開始奉命向當時的近鄰各國發送協同上洛的書狀,而當時的越前大名朝倉義景答應了保護將軍義昭,作為將軍的後援。為此,信長於4月19日在禁中獲得了討伐朝倉家的「勅命」,並很快於翌20日組成了所謂的「官軍」,與家康一起出陣。但是,由於信長的妹妹——嫁給近江淺井長政的阿市向信長泄露了淺井家背叛的消息,信長於28日收陣歸京,並於5月9日退回岐阜城。6月28日,織田·德川聯合軍近江出陣,在近江的姉川附近擊破淺井·朝倉聯合軍,史稱「姉川之戰」。
7月27日,被追放出京的三好三人眾與三好康長以管領家嫡流的細川六郎為盟主,於攝津國的野田·福島出陣,鈴木孫一等當時也加入了三好家(《足利季世記》、《細川兩家記》)。三好勢不久便加入了淺井·朝倉的殘黨,在野田和福島築城並在中之島、天滿森布陣(《足利季世記》中記載:「……在陣前挖掘了壕溝、建築了屏障、射擊孔,在河流的淺水處以大樹遮擋並建築屏障……)。8月17日,三好勢進入河內國古橋城。
趁著這個機會,石山本願寺的法主顯如聯結三好軍,發動各國的門徒眾紛紛舉兵對抗信長。9月12日,本願寺的門徒眾向信長的本陣發動了攻擊,拉開了曠日持久的「石山合戰」的序幕。
9月13日、14日兩日,本願寺勢向信長發動了猛烈的攻擊;18日,鈴木伊賀守等在中島擊退了信長的部隊;20日,雜賀眾出擊,在滓上江擊退了信長軍。在這一戰中,信長勢的野村越中守定常討死。《細川兩家記》中記載孫市與本願寺方一起以3000挺鐵炮向信長發動猛烈攻擊,兩軍發生了鐵炮對射戰(《信長公記》中有「敵我雙方的鐵炮射擊聲日夜不停地響徹天地」的記載)。這一戰信長可謂充滿了艱難。(野田·福島合戰)
但是,雜賀眾的一部分——雜賀三組的社家(宮)鄉、中鄉、南鄉三組,由於受「新義真言宗」根來寺影響的根來眾,據說卻是從屬於信長方。這種複雜而奇怪的關係,也是當時時代的代表。
在9月18日鈴木伊賀守在中島的「鐵炮戰」,在組織方面實施了每25人配置一個小頭目,50人為一組的管理方法,在當時已經屬於比較先進的組織方法(《陰德太平記》)。

2戰役時間

1572年(元龜3年)
由於接受了將軍義昭的懇請,甲斐國的武田信玄從甲府出陣,發動了25000軍勢,應援石山本願寺及淺井·朝倉聯軍。武田軍進入遠江國,很快攻下了二俁城,兵臨家康的居城浜松城,於12月22日在三方原與德川軍交戰,以家康的大敗而告終,史稱「三方原合戰」。
這一年的雜賀眾在石山御坊周邊沒有發生什麼戰鬥,信長則於4月以大兵力向上坂地方進攻,本願寺 向紀州的門徒眾發出了上坂參戰的邀請,5月雜賀湊眾從四國的阿波渡海參加了這場名為「紫雲之亂」的戰役。11月,本願寺與織田信長雙方之間達成和解。
1574年(天正2年)
正月,越前爆發一向一揆,歸於本願寺的支配之下(當時的越前與加賀一起被稱為「百姓的天下」),越前朝倉氏滅亡,豐臣秀吉作為支援而出陣,3月28日,信長派遣3000人赴奈良進入東大寺的正倉院,切取了正倉院的名香「蘭奢待」,以此向天下顯示威勢。
4月2日,本願寺顯如再次在石山本願寺舉兵對抗信長。本願寺方面的下間賴廉等,與石山御坊周邊的雜賀眾依靠在上坂方面防備信長的雜賀眾發起了大騷亂,三好康長也趁機在河內國的高屋城舉兵作為聲援。4月3日,信長被迫在石山御坊布陣,當時戰鬥打響不久后信長就回到了岐阜。
一時回到岐阜的信長,於7月13日為了討伐伊勢長島繁榮一向一揆再次出陣,逼迫控制各個根據地的願政寺門徒眾,一共發動了7萬大軍。9月29日,一揆勢以和平的要求降伏,兩萬人被燒死,九鬼嘉隆的水軍在作戰中相當活躍。(第三次長島攻擊戰)
被追放出京都的將軍足利義昭,向本願寺及安藝的毛利氏發出了舉兵的催促,同時向雜賀的鈴木孫一發出了出兵的邀請。當時的孫一接受了邀請。10月6日義昭的家臣真木島昭光從雜賀帶回了禮貌的回信(真乘寺舊藏文書),當時的回信上醒目地註明著「鈴木孫一」的名字花押。而由1534年開始計算,當時的孫一年齡應該在40歲上下,相當的年輕。
1576年(天正4年)
2月23日,由丹羽長秀負責監督營造的,天下聞名的近江國安土城的本丸修築完成,一座堅城佇立在琵琶湖畔,信長於同日移居進入安土城。安土城的建造完成和信長「天下布武」的思想的宣布,標誌著信長開始向天下散播著「天下統一」的強烈意志。
4月14日,本願寺顯如與將軍足利義昭、毛利輝元等再度會面后,在攝津國的石山本願寺舉兵對抗信長。明智光秀、荒木村重等向一揆勢發動攻擊,同時信長本身也出兵(時間大約為4月29日)。當時信長勢的作戰計劃是,將木津砦與石山御坊之間的聯絡截斷,同時控制木津川河口,切斷敵人的補給線,同時確保在大阪灣的制海權。
這份作戰計劃定於5月3日起實行,但是由於信長勢中的本願寺門徒眾在事前將計劃泄露給了本願寺勢,使得這份作戰計劃以失敗而告終(佐武伊賀働書)。之後的戰役情況相當的混亂,由於孫一的奮戰導致了信長勢的總崩潰。鈴木孫一等在三津寺將信長的部隊擊破,包圍了信長勢籠城防守的四天王寺(《佐久間軍記》中記載的是鈴木孫市的名字)。5月7日在攝津國的四天王寺附近展開了激戰,當時的雜賀眾激烈地攻擊信長,甚至使信長的腳負傷。此時的真偽還無法確定,但信長受傷的可能性相當地大。之後,織田勢獲得了雜賀孫市的首級(言繼卿記),令士兵的士氣大振。因為當時雜賀方的兵力被稱為「馬上百駒、鐵炮千挺」而他們的鐵炮大將「的場源四郎、即孫市」受到了「紀伊國中最強的指揮官」的極高評價(真鍋真入齋書付)。
5月9日雜賀孫市的首級被傳送到京都以示眾人(言繼卿記)。6月6日,鈴木孫一等人與佐久間安政交戰。6月28日,本願寺勢方面通過雜賀眾希望得到毛利氏方面的兵糧補給。之後,鈴木孫市向播州進發(毛利元就記),孫一則留守穩定大局。
7月13日,奉毛利輝元的命令,部將兒玉就英(「川內眾」,毛利的直屬水軍指揮)率領村上武吉(村上水軍)及其他的能島水軍、來島水軍等前來支援石山本願寺並運送兵糧,攻擊攝津的木津川口。在獲得了雜賀水軍(雜賀除了鐵炮眾以外,還有海賊眾,都屬於雇傭軍性質)的支援后以信長的九鬼嘉隆為主力展開了水軍的激戰。毛利水軍成功地擊破了織田水軍,將兵糧送入城中。(第1次木津川口海戰)從毛利氏方面獲得了兵糧補給后的鈴木孫市也返回了(藝后三家志)。11月5日本願寺請求鈴木孫一等前往上坂。
在這一年,雜賀眾的內部由於相互對立,開始出現分裂的跡象。
1578年(天正6年)
這一年的正月,織田信長向攝津國的石山本願寺發出了攻擊的布告,3月15日下達了全軍出動的命令。4月4日,織田信忠向石山本願寺發動了攻擊。雜賀眾在起初協助本願寺方參加防守,形勢開始逐漸出現不利的局面。
而先前在木津川口海戰中大敗的九鬼嘉隆,則奉了信長的命令建造鐵甲船,並最終完成,於6月26日與雜賀水軍交戰,並將其擊破。9月24日,本願寺顯如顯示出衰敗的跡象,本願寺勢向紀州的門徒眾請求千挺鐵炮的救濟(本願寺文書)。11月6日,織田水軍與毛利氏的援軍在木津川口再次交戰,九鬼水軍以6-7艘鐵甲船為主力艦組成艦隊,而毛利方則出動了600餘支西國的戰船,經過激戰,九鬼水軍終於大獲全勝。(第2次木津川口海戰)經過這場海戰,石山本願寺方面對毛利氏方面支援的希望徹底斷絕。
當年的11月荒木村重謀反信長,作為應援鈴木孫一進入了攝津的有岡城。上杉謙信、山中鹿之介沒。
1580年(天正8年)
1月17日播磨的三木城被羽柴秀吉攻陷,城主別所長治自殺。
3月5日,權中納言權修寺晴豐等,受勅命為本願寺與織田信長之間的和睦的交涉而奔走,最終達成了以本願寺顯如退出石山本願寺為條件的和睦約定。(石山合戰即告終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