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碧玉小家女 -基本信息

小說名稱:碧玉小家女   

碧玉小家女作品封面

小說書號:300793
小說類型:家宅布衣               
小說作者:小家碧玉
首發網站:17K小說網

2 碧玉小家女 -作品簡介

她本是一小家碧玉,奈何造化弄人,捲入風浪一隅;
  本只願與君長相守,不離永不棄。
  舉案齊眉平生願,青絲如雪結連理。
  他本是一朱門公子,奈何家族遺棄,背負惡名,痛離家國所愛;
  揮揮衣袖,他白衣翩翩離去;風帆遠起天邊雲,此心悠悠無歸期。
  他身世隱秘,欲一展抱負,奈何失手成大錯,世事非掌控。
  上元夜一眼,此生心已托,只嘆緣淺情深,終不能白頭到老。
  便只是偶回顧,卻已是百年身。
  身如浮萍與飛絮、心似落花飄零去。
  愛情、親情抉擇兩難,命運的齒輪摻雜著陰謀
  我一直等著你,你也在等我嗎?

3 碧玉小家女 -小說目錄

第一卷 吾家有女
【分卷閱讀】 
• 引子 
• 第一章 變故突生 
• 第二章 鴻福金鋪 
• 第三章 孝女心思 
• 第四章 有賊進屋 
• 第五章 無言誤會 
• 第六章 弄巧成拙 
• 第七章 朱門公子 
• 第八章 財迷丫頭 
• 第九章 記住,兩次 
• 第十章 風波又起 
• 第十一章 藏寶開業 
• 第十二章 獻計鴻福 
• 第十三章 平息眾怨 
• 第十四章 欲善其事 
• 第十五章 父親返家 
• 第十六章 臘八盛會 
• 第十七章 鴻福抽獎 
• 第十八章 冒名之人 
• 第十九章 苦肉之計 
• 第二十章 相逢不識 
• 第二十一章 銀寶失蹤 
• 第二十二章 棋差一招 
• 第二十三章 幽幽女兒心 
• 第二十四章 新歲團圓夜 
• 第二十五章 月夜燈如晝 
• 第二十六章 近水樓台 
• 第二十七章 燈謎大會 
• 第二十八章 情愫暗夜生 
• 第二十九章 相思到天明 
• 第三十章 快刀斬亂麻 
• 第三十一章 慧劍斬情絲 
• 第三十二章 十五元宵夜 
• 第三十三章 心猿而意馬 
• 第三十四章 京城軼事 
• 第三十五章 不眠之夜 
• 第三十六章 君子之託 
• 第三十七章 平生不會相思 
• 第三十八章 平地風波 
• 第三十九章 虎穴狼窩 
• 第四十章 誤會解除 
第二卷 花事正好
【分卷閱讀】 
• 第一章 春意濃 
• 第二章 向來痴 
• 第三章 明月夜 
• 第四章 闌珊憶 
• 第五章 多情惱 
• 第六章 紅杏嬌 
• 第七章 無情雨 
• 第八章 水無意 
• 第九章 移花計 
• 第十章 人閑話 
• 第十一章 處子心 
• 第十二章 枝節錯 
• 第十三章 枝節錯(2) 
• 第十四章 慈父心 
• 第十五章 再相見 
• 第十六章 咬一口 
• 第十七章 情意濃 
• 第十八章 起分歧 
• 第十九章 家凋零 
• 第二十章 家凋零2 
• 第二十一章 傷良人 
• 第二十二章 傷心人 
• 第二十三章 傷離人 
• 第二十四章 送嫁行 
• 第二十五章 送嫁行2 
• 第二十六章 真君子 
• 第二十七章 朱氏女(上) 
• 第二十八章 朱氏女(下) 
• 第二十九章 子欲養(上) 
• 第三十章 子欲養 (下) 
• 第三十一章 偽君子(上) 
• 第三十二章 偽君子(中) 
• 第三十三章 偽君子(下) 
• 第三十四章 真男兒(上) 
• 第三十五章 真男兒(下) 
• 第三十六章 嚴父怒 (上) 
• 第三十七章 嚴父怒 (下) 
• 第三十八章 姻緣錯 (上) 
• 第三十八章 姻緣錯 (下) 
• 第三十九章 長相守 (上) 
• 第四十章 長相守 (下) 
• 第四十一章 事多磨 (上)加更一章 
• 第四十二章 事多磨 (下) 
• 第四十三章 頻起浪(上) 
• 第四十四章 頻起浪(下) 
• 第四十五章 惡人磨(上) 
• 第四十六章 惡人磨(下) 

4 碧玉小家女 -精彩預讀

清晨,如意坐在房中,她似夢似醒,始終不敢相信虎子現在說的話。

  她一夜未眠,疲倦的臉上一雙眼睛已經腫的像桃子。

  虎子渾身濕淋淋的,清瘦的臉龐鬍渣亂生,他的眼裡此刻充滿了火一般的怒意。

  「你還不相信我現在說的話?要不是他,師傅又怎麼會落到這樣的結局?到現在,師傅掉到河裡,已經一晚了,都沒撈到人,音訊全無,現在,你居然還要嫁給他?」

  虎子的聲聲質問像鐵鎚一樣敲打著如意的心。她不敢相信,她的臉龐此刻充滿絕望,怎麼會?

  要不是他,父親也不會進京趕考、金榜提名,終於一償多年夙願。父親當時接到報喜時是多麼高興啊!

  他不是一直在幫著自己家嗎?又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還是在他們成親前夕?

  「他一直都是利用你,利用你幫他做事,達到目的。」虎子見她不信,上前一步抓住她的肩膀搖著,聲嘶力竭。「你不相信我?是不是?不錯,我是不願意你嫁給他,可是再怎麼樣,我也不會拿師傅的命來開玩笑。」

  可是她有什麼好利用的?她無權無勢,無才無貌,只不過是一個小門小戶的小女子罷了,值得他費盡心思討好嗎?

  可是父親現在生死未卜,眼下當務之急是找到父親,不能在這裡乾耗時間。她不親眼見到總是不相信的。她猛然醒起,「那麼我們現在趕快再去找人,多找些人手去救父親。」一定會找到的,父親不會就這樣去的。說完這話,如意提起裙子就往外跑,虎子緊緊跟隨在後。

  剛跑出房間,迎面就走來一群人,當先一人面如冠玉,臉色沉重,看著她,眼裡充滿了悲痛之色。

  如意卻沒有看到他,她的眼睛只是獃獃的看著他身後的一群人。

  那群人抬著一個擔架,擔架上躺著一個人,用白布蒙著。

  如意頓時癱倒在地,眼神茫然,難道?不會!她緩緩搖頭,疑問的眼神看向他。他上前一步,連忙扶起如意。

  虎子在一旁用力一推,怒道:「你別碰她。你沒資格碰她」

  他冷冷的看了虎子一眼,臉如寒冰一樣透著寒氣:「她是我妻子,我為什麼不能碰她。」

  虎子怒道:「別說她還沒嫁給你,就是嫁給了你,你做了這等事,還有臉來見她?」

  他盯著虎子半天,一字一句的道:「劉紹虎,你太放肆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要不是你,如意父親也不會這樣,這些都是你造成的。今日本是如意和我成親的好日子,都叫你給破壞了,我勸你你還是早點死了這條心吧,你已經沒有資格娶如意了。」

  如意一直用手蒙著面,恐懼的發抖,她不敢看向那具擔架。

  為什麼?蒼天對她何其不公?對父親這麼殘忍?她捂住胸口,感到一陣心疼。

  她哀哀的看向他,問道:「玉堂,是你嗎?是不是你?」

  面前的這個人,是她準備託付終身的良人,她要一心一意的和他長相廝守,及至發白齒落。

  可是如今,她覺得和他之間竟然隔著亘古深淵,遙不可及。

  他頓時變了臉色,眯著眼睛傲然的道:「你懷疑我?你說呢?難道在你心裡我還比不上這個人值得相信?「說完他用手指著虎子。

  如意突然大聲吼道,「我問你,你回答我是還是不是?」

  「如果我說不是,你相信我嗎?」他面色緊張的看著她。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該不該信你。」如意的眼睛失神的看向虛空處。

  「那麼我問你,你還嫁給我嗎?」他面色鐵青。

  「不嫁了。」如意毫不猶豫的說。心裡卻感到陣陣疼痛。她不禁用手捂住胸口。

  「好,我早就知道,你其實並不想嫁給我的,可惜,你心心念念要嫁的那個人也回不來了」他憤憤的說道。

  什麼?如意睜大眼睛,問道:「你說什麼?誰?誰回不來了?」他冷笑一聲不答,她上前抓住他的衣襟問道:「你說呀,你告訴我,是誰回不來了?」

  他憤憤的一把推開她,看到她倒在地上,眼裡又透出一絲心疼,為自己的失手感到一點後悔,正準備上前扶起她,虎子卻上前一步搶先扶起如意。

  他的目光閃爍,不斷在她和虎子身上來回,看到如意並未推開虎子,心裡不由感到一陣惱恨,於是笑道:「我剛收到消息,是一個南海的生意人說的,三月前,有一艘很大的海船在他們那附近的海域觸礁,船上的人掉到海里,無一救活,這艘船就是承州李瑁的船。看來他是難逃此厄了!這不是很好嗎?是你當初要他走的,現在你也可以和你的青梅竹馬在一起,你管他是死是活呢?「

  是嗎?李瑁?那個人,曾經那樣無拘無束,笑得那樣肆意,會消失在大海里?他不是常誇自己是海中遨遊的一條蛟龍嗎?

  一時間,她的眼前浮起他那清澈的眼神,彷彿還在對她微笑著說:「跟我走吧,如意,我發誓我一定會好好待你的,我不會再欺騙你,也不會再看別的女子多一眼,除了你我誰都看不上。」

  可是她記得自己一口拒絕了他,她是不會離開自己家人的。

  當時他那受傷的神情自己一輩子也忘不了。

  他為了她背叛了自己的家人,被家族除去名譜。

  可是這些他都不在意,他只想和她一起過他們嚮往的小日子。

  但是父親不喜歡李瑁,所以她拒絕了他。

  拒絕了他,她的心裡也很難過,她記得,他的船走的那一天,她偷偷的躲在碼頭后哭泣,暗自祈禱菩薩能保佑他平安,忘記她重新開始。

  父親、父親,你希望你的女兒得到幸福,嫁一個你可以放心的人,可是,我面前的這個人,我能放心的託付終身嗎?我能夠相信他嗎?

  如意渾身一震,不會,不會,他說的都是騙人的,我要親自去看看。

  她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可是有人攔住了她。

  她大怒,「不要攔我,我要離開這裡。」

  他使了個眼色,兩個婢女上前,將她拉向房裡。

  如意拚命掙扎,大聲喊著:「放開我,放開我,虎子哥,快來救我啊。」

  虎子也忙上前,卻被幾個身高體壯的僕人架著,連拉帶拖的舉起來跑向大門外。

  虎子掙扎著急喊:「如意,等著我,我一定會來救你的。」他的聲音漸漸遠去變小。

  「哼,做夢。」他冷冰冰的吐出這兩個字,隨之踏進房中,如意已經被那兩個婢女死死按在椅子上。

  他揮揮手,示意婢女離開。

  兩個婢女順從的退出去,關上房門。如意連忙撲向門口,卻被他一把拉回甩在椅子上。

  他用手鉗住如意的下巴,逼近了臉,問道:「真的不嫁給我嗎?」眼神陰贄如鷹。

  她用力甩脫他的手,憤然道:「不嫁,我死也不嫁給你。」

  他頓時憤恨不已,「好,既然你不嫁我,沒關係,我今天就要了你。」說完一把撕開她的衣服。

  如意大聲連連尖叫,死命的推開他,卻怎麼也比不過他的力氣。

  他一把抱起她,不顧她雙腿亂蹬,走進裡面的房裡,將她放在床上。開始解開自己衣裳。

  如意又連忙爬起撲向房門處,卻被他緊緊扯住頭髮往回拉,她大聲呼痛,身子又被他重重甩在床上。

  他緊緊地壓在她身上,雙手扣住如意的雙手,喘著粗氣,不顧她的反抗,在她臉上瘋了一般的吻著。

  如意的眼淚不禁流了出來,從來不曾想過他會變得這麼可怕,她尖叫著,哭泣著,不停地要掙脫他。

  她的衣服已經被撕開,露出了裡面的貼身小衣。雪白的胳膊被掐出幾處紅印。他緊緊壓制住她的雙腿,又鬆開一隻手解她的里裙。

  終於,如意的手觸到枕頭下的一件物事,她拿起來,卻是一把剪刀。

  還未等她操起剪刀,他已注意到她的舉動,一把打落她手中的剪刀。剪刀掉在地上。

  她不顧一切的撲到地上搶起那把剪刀,半邊身子撲到地上,半邊身子還在床上。

  她飛快的拾起剪刀,不假思索的掉過來對著自己的脖子就是狠狠一刺,既然反抗無濟於事,那麼不如結束自己吧。

  反正,父親、李瑁都不在了,何必留下自己一人孤苦無依的活在這世上?霎那間,一陣劇痛,她失去了知覺……

上一篇[《五美吟·綠珠》]    下一篇 [碧玉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