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碧虛子 -簡介

  碧虛子,本名陳景元(1024-1094),字太初(一說字太虛)。建昌南城(今屬江西)人。北宋高道,著名道教學者,道教隱宗妙真道宗師。宋神宗曾賜號「真靖大師」。宋哲宗紹聖元年(公元1094年)飛升。 陳景元曾大父知遜,大父令忱,皆養高不仕。父正,擢進士第,解朐山令,寓居高郵,以疾終。母貧不能歸。有子四人,陳景元為季。陳景元少年喪父,兄弟四人卻二兄相繼夭折,乃有方外志。慶曆二年(公元1042年),拜高郵天慶觀道士崇道大師韓知止為師。三年試經,度為道士。后負笈游名山,於天台山遇鴻蒙先生張無夢,遂得其《老》、《庄》微旨。乃隱逸於江淮間,以琴書自娛。

2 碧虛子 -人物生平

  父陳正擢進士第,解朐山令,寓居高郵,以疾終。母貧不能歸。有子四人,陳景元為季子。才除服,而長 兄、次兄繼夭,乃有方外志。慶曆二年(1042),拜高郵天慶觀道士崇道大師韓知止為師。次年,試經為道士。辭別其師,負笈雲遊,入天台山閱三洞道經,遇鴻濛先生張無夢,遂得其《老子》《莊子》微旨。后隱逸於江淮間,以琴書自娛。大約在此時期,始精研《老子》,為其作解。久之,為開闊眼界,欲觀光京輦,禮部侍郎王琪推薦於翰林承旨王岐,使隸籍東京道流。初居醴泉觀,眾請開講《道德經》與《南華經》,於是公卿士夫無不願與之交識。醴泉觀提總特奏請朝廷,令其充本觀修撰。遇邳王謁真君祠,召問道教事,服其該通,奏賜紫衣。宋神宗聞其名,詔設普天大醮,命撰青詞,復令預修奉同天節齋醮,得旨召對天章閣,賜號「真靖大師」。熙寧五年(1072),進所注《道德經》,神宗極為讚賞,謂陳景元所進經,剖玄析微,貫穿百氏,厥旨詳備。任命其為右街都監同簽書教門公事。謁告還高郵葬親,神宗詔命中使賜白金三十鎰為助。及還京,令選舉精潔道士同焚修於太一宮。熙寧六年十一月十六日,神宗詣宮朝謁,於延祺殿召見,特轉額外右街副道錄,並度弟子三人,命本宮每歲許度弟子一人,月給齋糧米及緡錢,給莊田以贍眾。熙寧八年,以事累稠遝,乞歸廬山,不允,有旨令官吏不干預其本宮事,每歲增賜度牒二道。續奉敕旨,以九等齋科訛舛,普天醮位升降無序,令有司置局,選道士三人備檢討,使陳景元考校。據傳他曾奏請在京道官補員,乞試《道德》《南華》《靈寶度人》三經十道義,神宗准其奏。此事李燾《續資治通鑒長編》記在元豐三年(1080)十月十六日:「右街道錄張居善等乞自今補道職,試《道德經》《靈寶度人經》《南華真經》等義,並宣讀齋醮科儀祝讀等為兼經,依遷補僧職差官考試。從之。」或許是由他建議,與張居善等人一道奏請。元豐六年,罷本宮事,歸隱茅山,刊正三洞經法。后游嵩少,卜煉丹之所。元皊三年(1088),過京師。不久,朝廷復其右街道錄職。

  陳景元雖數任道官,卻頗厭身為官事所累。乞歸隱廬山時,行李無他物,百擔皆經史之書。臨別時,王安石問其乞歸之意,答曰:「本野人,而今為官,身有吏責,觸事遇嫌猜,不若歸廬山為佳。」王安石韻其語,書於太一宮壁間:「官身有吏責,觸事遇嫌猜。野性豈堪此,廬山歸去來。」由於他學問淵博,大臣王安石、王珪皆喜與共游,自吳奎、蒲宗孟、王岐而下碩儒大夫,與之唱酬詩歌者甚眾。至垂暮之年,右僕射蘇頌曾感喟地對他說:「真靖當以所業授門弟子,不爾,則恐陶、葛之學不傳於來世。」陳景元自幼好學,至老不倦,所藏內外書數千卷,皆素所校正。居處以道、儒、醫書各為齋館而藏,四方學者從其游,則隨類校讎,於是人人得盡其學。又喜作正楷,祖述王羲之《樂毅論》《黃庭論》,下逮歐陽詢《化度寺碑》。其著述甚多,僅《正統道藏》即收載其《道德真經藏室纂微篇》十卷,《南華真經章句音義》十四卷,《章句餘事》一卷,《餘事雜錄》二卷,《沖虛至德真經釋文補遺》二卷,《西升經集注》六卷,《上清大洞真經玉訣音義》一卷,《元始無量度人上品妙經四注》四卷。近人蒙文通將其有關《老》《庄》的註解加以校勘、整理,撰《陳景元〈老子〉〈莊子〉注校記》。

3 碧虛子 -學術貢獻

  陳景元對道教學術頗有貢獻,時人即稱他兼有司馬承禎之坐忘、吳筠之文章和杜光庭之扶教。他在《上清大洞真經玉訣音義敘》中自稱:「景元……欲誦洞經,詎敢開韞,於是澡雪身心,靜務恭潔,廣求古本,先自考詳,沉默披尋,反覆研構,一句一字,未嘗越略。」其信仰之虔誠、為學之認真,於此可見一斑。陳景元的道論主重玄宗說,特彆強調人的名言的局限性,認為「常道」「不可以言傳,不可以智索,但體冥造化,含光藏暉,無為而無不為,默通其極耳」。他又在《南華真經章句音義·序》中指出,讀《老》《庄》經書,「斯乃道家之業務,在長生久視、毀譽兩忘,而自信於道」。其修道論主於清靜說,以「順從自然之道」,「忘緣無累」,「歸於虛靜」為旨要。

4 碧虛子 -思想著述

  慶曆二年(1042),師事高郵天慶觀崇道大師韓知止,次年試經,遂度為道士。不久抵天台山,閱《三洞經》,又遇高道鴻濛子張無夢,遂師事之,得老、庄心印。后游京師,居住在醴泉觀,眾人請他講《道德》、《南華》二經,一時名聲大振,公卿士大夫無不欲爭識之。宋神宗聞其名,下詔於當地設普天大醮,命陳景元撰青詞以進,既奏稱善,召對於天章閣,賜號「真靖大師」,隨後又命為中太一宮主。神宗熙寧五年(1072),陳景元將《道德》、《南華》二註上進朝廷,神宗批曰:「陳景元所進經,剖玄析微,貫穿百氏,厥旨詳備,誠可取也。其在輩流,宜為獎論。」?陳氏的老、庄著作,不僅受到了皇帝的稱頌,其書得以頒行入藏,而且得到了社會的認可,與他同時或以後的學者紛紛援引其說。例如南宋楊仲庚曾稱讚他的老學著作《道德真經藏室纂微篇》云:「蓋摭諸家註疏之精華,而參以師傳之秘,文義該贍,道物兼明,發揮清靜之宗,丕贊聖神之化。熙寧中召對便殿,因進所著,睿眷殊渥,宣附《道藏》,鎮諸名山,四海學徒,典刑是賴。仲庚西蜀末褐,訪道東南,課習是經,垂髻逮白。義海重玄,望洋竊嘆,幸《纂微》之要,若披雲霧而睹日月也。」陳景元一生交遊廣泛,王公大臣、文人學者也與他多有聯繫:「自大丞相吳奎、左相蒲宗孟、翰林學士王歧公而下,一時宗工巨儒洎賢士大夫以篇什唱酬迭遺者甚多。」由此可見陳氏在當時的影響之大。他卒於哲宗紹聖元年(1094),其門徒弟子有許修真等四十餘人。

  陳景元繼承唐代道教學說的義理之學,以老、庄哲理為本,糅合宋代流行的煉丹思想和實踐,建立一套以「自然常道」、「鍊形長生」、「無為治國」為主要內容的道教學說,認為虛靜悟道,與萬物合一,就是「神合常道」,而清凈無為,修身治國,即是「能用常道者也」。 時人即稱他兼有司馬承禎之坐忘、吳筠之文章和杜光庭之扶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