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碩鼠,《詩經》中的一篇,收於《詩經·國風·魏風》,是魏國的民歌,人民用碩鼠諷刺當政者,表達了奴隸的反抗和對理想國度的嚮往。碩鼠也是一款FLV下載軟體。

【1】

1 碩鼠 -《詩經》

碩鼠碩鼠,①
無食我黍!
三歲貫女,②
莫我肯顧。
逝將去女,③
適彼樂土。
樂土樂土,
爰得我所。④
碩鼠碩鼠,
無食我麥!
三歲貫女,
莫我肯德。⑤
逝將去女,
適彼樂國。
樂國樂國,
爰得我直。⑥
碩鼠碩鼠,
無食我苗!
三歲貫女,
莫我肯勞。⑦
逝將去女,
適彼樂郊。
樂郊樂郊,
誰之永號?⑧

2 碩鼠 -【註釋】



①碩鼠:鼫鼠,又名田鼠,這裡用來比剝削無厭的統治者。 ②貫:侍奉也。

「三歲貫女」就是說侍奉你多年。三歲言其久,女指統治者。 ③「逝」讀為

誓。「去女」言離去。 ④「爰」猶乃。「所」指可以安居之處。 ⑤德:惠

也。 ⑥「直」就是值。「得我直」就是說使我的勞動得到相當的代價。

⑦勞:慰問。 ⑧「之」猶其。「永號」猶長歡。末二句言既到樂郊,就再不

會有悲憤,誰還長吁短歡呢?

3 碩鼠 -【品評】



《碩鼠》是魏國的民歌,據《毛詩序》說:「碩鼠,刺重斂也。國人刺其君重斂,蠶食於民。不修其政,貪而畏人,若大鼠也。」它和《伐檀》一樣,都是反剝削反壓迫的詩篇。所不同的是,《伐檀》責問剝削者用的是直呼其名的方式,《碩鼠》則用比喻以刺其政。但《碩鼠》比《伐檀》的鬥爭性更強。《伐檀》只有憤怒,沒有反抗,而《碩鼠》則不但有憤怒,且立意在反抗,指歸在動作,奴隸們在不堪忍受奴隸主剝削和壓迫的情況下,準備遠走逃亡。奴隸制社會後期,大量的奴隸逃亡,曾是促使奴隸制解體的重要原因之一。更為可貴的是,《碩鼠》提出了建立「樂土」「樂國」的美好理想,試圖尋找一個沒有剝削、沒有壓迫、人與人平等的社會,這雖然在當時根本不存在也根本不可能達到,但畢竟比《伐檀》單純的指責前進了一大步,標明奴隸們在長期的反抗鬥爭中,已逐步清醒了階級意識,開始有了明確的鬥爭目標和對未來社會的合理設想,可以看作是早期的「烏托邦」思想的萌芽。

三章都以「碩鼠碩鼠」開端,「碩」是大、肥的意思,直呼奴隸主剝削階級為貪婪可憎的大老鼠、肥老鼠,不但形象地刻劃了剝削者的醜惡面目,而且讓人聯想到「老鼠」之所以「碩」大的原因,正是貪婪、剝削的程度太大了,從而激起對剝削者的憎恨。從「無食我黍」「我麥」到「我苗」,反映了奴隸們捍衛勞動成果的正義要求,同時也說明了奴隸主的貪得無厭,奴隸們被剝削的深重,舉凡一切勞動果實,都被奴隸主所吞沒。從「三歲貫女,莫我肯顧」、「肯德」到「肯勞」,揭露了奴隸主忘恩負義的本性。奴隸們長年的勞動,用自己的血汗養活了奴隸主,而奴隸主卻沒有絲毫的同情和憐憫,殘忍無情,得寸進尺,剝削的程度愈來愈強。「貫」,侍奉。「女」同汝,指奴隸主。「三歲」言其時間之長久,並非確指。「莫我肯顧」,一點也不肯感念我們。從「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國」到「樂郊」,則集中表現了奴隸們對自由和幸福的嚮往,他們幻想著能找到一塊理想的國土,擺脫奴隸主的壓榨和剝削。「逝」,同誓,表示堅決之意。「適」,到也。「爰得我所」,猶言「乃得到了我們安居的處所」。「直」與「所」意同。全詩最後說,在這塊幸福的國土上,「誰之永號」,誰還會再過啼飢號寒的生活呢?人人平等,人人幸福,再也不用哀傷嘆息地過日子了。很有點象後世的《桃花源記》所設想的藍圖。

這首詩的最大特點是:不但寫出了奴隸們的痛苦,而且寫出了奴隸們的反抗;不但寫出了奴隸們的反抗,而且寫出了奴隸們的追求和理想。因此,它比單純揭露性的作品,有更高的思想意義,有更大的鼓舞力量。

全詩運用的是比喻手法,借碩鼠來喻剝削者,很生動形象。另外,運用重疊的修辭法,來增強感情和語調,如「碩鼠碩鼠」、「樂土樂土」,重疊一下,憎和愛的感情顯然深化了,有助於突出主題思想的表現。

【2】

4 碩鼠 -其它意思

氣味  甘,寒,無毒。
   
主治  咽喉痹痛,一切熱氣,研末含咽,神效。

上一篇[食人蜥蜴]    下一篇 [戰七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