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磨剪子鏹菜刀

標籤: 暫無標籤

在我們的身邊,有很多手藝正在消失,速度之快,令我們吃驚。磨剪子戧菜刀這一行業就是其中之一。傳統相聲《賣布頭》里如戲曲般的吆喝聲早已是聽不見了,磨刀老頭的悠長的吆喝聲如今也只能是存在於人們的記憶中了,隨之走遠的是那鐺鐺作響的金屬撞擊聲,還有人們的童年。

1 磨剪子鏹菜刀 -簡介

磨剪子鏹菜刀 磨剪子鏹菜刀

20世紀90年代,磨剪子鏹菜刀這行當很不起眼,卻是五行八作里最貼近百姓日常生活的工作之一。在老百姓稀鬆平常的日子裡,哪家沒有幾把鋒利的菜刀,為人們的口腹之慾磨礪以試。哪戶沒有幾把鋥亮的剪刀,來剪除生活中的筋筋絆絆是的,家裡有把鋒利的刀,足以證明這家主人生活的堅實、平實、皮實。刀剪是靠鋒取勝的,沒有鋒的刀就像沒有態的女人,讓生活失去了光彩。一把刀剪使用久了,便會鈍,便會不合口,這時就需要拿來磨一磨修一修,磨刀匠這行當便應需而生。

多年以前,「磨剪子戧菜刀」的手藝人時常出現在人們的庸常生活中,那拖著長音的吆喝聲印在腦海里,已經典得令人無法忘懷。很多人對「磨剪子戧菜刀」的印象發仞於樣板戲《紅燈記》,看過現代京劇《紅燈記》的人,對那位不知名的、頭戴舊氈帽、身穿舊棉襖、掮著短板凳、凳前放著一塊磨刀石的瘦老頭(地下工作者),都有一個深刻的印象:那是低層生活的窮苦之人。在實際生活中,那些扛著磨刀凳四處流浪奔走的手藝人始終是一個邊緣化的形象,這種邊緣外的形象充實了人們童年的記憶。依稀記得兒時,只要磨剪刀人抑揚鏗鏘的吆喝聲不經意間從村子里透出來,那些年邁的奶奶就會從針線簍里翻出幾把半新不舊的剪刀,做飯的主婦就會拿出菜刀,交給磨剪刀人去整修一番。

2 磨剪子鏹菜刀 -工具

磨剪子鏹菜刀磨剪子鏹菜刀

磨刀人的行頭好像都是一模一樣的。都是肩找一條長凳,一頭固定兩塊磨刀石,一塊用於粗磨,一塊用於細磨,凳腿上還綁著個水鐵罐。凳子的另一頭則綁著坐墊,還掛了一個籃子或一隻箱子,裡面裝一些簡單的工具,鎚子,鋼鏟,水刷,水布,等等。磨刀人肩扛的這條板凳,在兒童謎語中,比喻得非常形象,叫做:「騎著它不走,走著不能騎」。「騎著」是指磨刀人幹活時騎在凳上,那自然是不走的了;幹完活磨刀人扛起凳子走路,是人走,又怎麼能騎呢?

磨剪刀這一行是無本生意,不需要什麼投資,也不需要多高深的技術,技術雖然簡單,但也需要懂行。剪子分很多種,長剪、短剪、寬剪、窄剪、圓頭剪、尖頭剪、裁布的、修樹枝的、剪鋼筋的、理髮的……刀也分很多種,剝皮刀、砍柴刀、切菜刀、開瓜刀、裁紙刀、斬骨刀等等。知道了剪與刀的種類和用途,還要懂得怎麼開磨,這是一個有經驗的磨刀工所必須具備的,否則刀不僅磨不光亮,而且又不具備鋒利性,以後也就難掙飯吃了。

磨刀人干起活來煞有架子:他劈腿呈騎馬狀跨在凳子上,自詡騎的是日行千里的赤兔馬,磨的便是青龍偃月刀,手捏捏刀背,眼眯看刀刃,在那裡計劃著從何處起磨。一般磨刀有粗磨和細磨兩道工序,粗磨在砂磚上進行,細磨則在油石進行,一邊磨一邊還要用綁著布條的木棒在竹筒里蘸水降溫。磨好后還要看看刀柄的鉚釘是否鬆動,若是鬆動活絡了,他一定幫顧客用小榔頭敲緊牢固了。

磨剪子。磨剪刀還是挺有難度的,至少比磨刀要難些。剪刀是兩片,磨時剪刃與磨石的角度、剪刀中軸的鬆緊,都有相當的關係。剪刃兩片合在一起后,刀尖對齊,鬆緊適度,緊而不澀,松而不曠。用破布條試驗刃口,腕臂不叫勁,輕輕一剪,布條迎刃而斷,方合規格。一般人自己磨菜刀,也能磨快,但磨起剪刀來,則多少要有點竅門,雖然用不著什麼力學、數學,可您磨出的剪刀,剪東西肯定打滑。磨刀人磨出的剪刀,雖達不到小說里寫的「吹毛立斷」的神奇效果,但將刃口放在指甲上,只需輕輕推一下,定能削下一小片指甲來。

戧菜刀。家用菜刀時間長了刃部即鈍,就需要戧薄,說句文話叫鋒利,俗話就叫「快」了。戧菜刀很講究,先要看刀口,鋼是軟還是硬,硬的要用砂輪打,軟的用搶刀搶,然後完了再用磨刀石磨。戧刀的工具是一根尺把長的鐵杆,兩頭有橫扶手,鐵杆中間鑲一把優質鋼的戧刀,用它將刀的兩刃刮薄,再磨鋒利。說得通俗些,這把戧刀,就是個鐵刨子。也有的工匠用手搖砂輪代替戧刀,省力,薄厚均勻,但內行人說,用砂輪磨刀刃,刀身遇熱退火,會減弱鋼性。刀鏟削完了,就在磨刀石上磨。一面磨一面往刀上淋上清水。磨刀人磨一陣,就用手指在刀刃上輕輕刮一下,又眯著眼看看刀鋒。一把鈍口的菜刀,在磨刀人的手裡,只需一根煙功夫,就改變了面貌。他還把鬆動的刀把重新箍緊,將刀身上的銹跡全部清楚乾淨。一把磨得好的刀,刀口是一條直線,刀口上面有一條黑線。

磨刀師傅把這當作在創作藝術品呢。當他把磨好的剪子與菜刀交還給主人時,那臉上每一條皺紋里都蓄滿了笑意。這一刻他或許正陶醉在喜悅里,他甚至淡忘了報酬,任憑細密的汗珠從他的額上沁出來,再沁出來。他端起主人好客送來的一杯茶,仰頭一氣喝完,隨手用衣袖抹一下嘴,又佝僂身子忙活開了。刀子在磨剪工的手上打磨著,讓它重煥生機,讓它變得更鋒利,當然打磨的也是磨刀工光明的生活。

剪刀有響噹噹的牌子,南有張小泉,北有王麻子。對於磨剪刀的祖師爺的描述,卻無史料記載,只能推測。自從剪刀一出現,磨剪子戧菜刀的也隨之出現了。但這一行最早是磨鏡子的。古時,大家閨秀用的都是銅鏡。銅鏡用久了會生鏽,銹了就得磨。磨鏡子是一個專行,但都附帶著磨剪子戧菜刀。至清代,玻璃鏡子出現了,銅鏡淘汰了,磨鏡這一行也就以磨刀磨剪子為主了。人們又多認為「磨刀」二字有「嚯嚯」之音,十分不雅,於是就把磨剪子提到前面來,手藝人也就吆喝著「磨剪子來,戧菜刀」,四處兜攬生意。

「磨剪刀來,戧菜刀……」聲音故意拉得老長,且夾帶點韻味,間或手中的兩把菜刀相互磨擦蹭蹭作響,這就是人們熟悉的獨特的吆喝聲,以前穿街走巷,聲音在長長的衚衕弄堂里回蕩,人們不用出門腦海里就會出現扛著四尺條凳剪子工形象,現在多是騎著單車,帶著工具,在一些飯店門口徘徊不定。時代在變,生活方式在變,很多的傳統手藝已經失去了存在的舞台,但磨剪刀似乎仍然久經風霜,屹立而在,令現代氣息的生活中依然保留一些傳統元素。

現在磨刀人已經不多了,但還是偶爾能看到一些中年男子穿梭攬活。磨剪的工錢,要根據刀具不同、磨工難易、工時取價,一般普通的也就收費1-4元左右,生意好的時候一天也能搞到幾十塊錢。這行也有這行的快樂與悲傷。遊走在城市每個角落,不需要交稅,又不受約束,磨一把結一把工錢,不存在民工拖欠工資之風險。悲傷之處則是磨剪和磨刀的人越來越少了。一個古老的行當正在逐漸萎縮,這也許是工業時代與傳統手藝不可調和的矛盾吧。城市每天都在發生著變化,不斷有新事物出現,也不斷有舊事物消亡。那逝去的事物構成了記憶中的「過去」。

上一篇[向北飛]    下一篇 [嗔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