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注音:qi huang yang
祁黃羊,名祁奚,黃羊是他的字,晉國大夫,生卒年不詳。史料記載,魯襄公三年(前570年),「祁奚請老」,可知時年祁奚至少在50歲以上。其生年最晚也在晉靈公初年(前620年)。又據縣誌,祁奚「歷事晉景、厲、悼、平四世(前599年——前532年)」。那麼,即便從平公繼位初年(前557年)算起,其享年也在60以上。如果以平公卒年計,則80餘歲,可謂長壽。
祁奚本晉公族獻侯之後,父為高梁伯,因食邑於祁,遂以祁為姓。「下宮之難」后,景公曾以趙氏之田「與祁奚」。悼公繼位,「始命百官」,立祁奚為中軍尉。平公時,復起為公族大夫,去劇職,就閑官,基本上不過問政事了。祁奚在位約六十年,為四朝元老。他忠公體國,急公好義,譽滿朝野,深受人們愛戴。盂縣、祁縣有祁大夫廟。《祁縣誌》祁奚位列《鄉賢篇》之首。康熙《山西通志》中祁奚被收入《人物篇》。墓在祁縣東南榮仁村,其子午並葬於此。
由於時代所限,祁奚在政治上並無卓越的業績可稱。晉景、厲、悼、平四世,秦、楚、齊、晉爭霸正酣,晉內憂迭起,是政治家施展抱負的大好機會,況且景公繼位(前599年)至厲公末年(前574年),正是祁奚20到40多歲期間,年富力強,理應有充足的精力參與國家事務。但這數十年間,卻是祁奚政治生涯的空白時期,頗令人費解。究其原因,怕是晉公室宗族勢力較弱所致。歷史上,晉宗法血緣關係比較鬆弛,經過多次晉宗族相殘事件后,異性和異支的卿大夫貴族逐漸把持了朝政。至晉景、厲以後,晉同姓大夫僅剩欒氏、郤氏、羊舌氏、祁氏四家了。景公和厲公採取的又基本上是重用異姓卿族,壓制同姓宗族的政策。厲公殺三郤,亡郤氏;悼公時滅欒氏;到晉頃公十二年(前514年),「祁奚孫、叔向子,相惡於君」,六卿「遂以法盡滅其族……分其邑為十縣」,晉公室更加衰弱。可見,景、厲以後,同姓大夫正在逐步退出晉國政治舞台而讓位於「六卿」,這樣,我們就不難理解上述問題了。
祁奚以公而無私贏得了朝野內外的讚譽,他的言行也隨之成為衡量是非曲直的標準。「欒盈之難」后,范宣子因羊舌虎(叔向弟)的原因,囚禁了叔向。叔向謝絕了樂王鮒「吾為子請」的好意,希望祁奚能為他主持公道。他說:「祁大夫外舉不棄仇,內舉不失親,其獨遺我乎?」祁奚聽說后,請求范宣子赦免叔向。他對范宣子說,叔向惠而有謀,是國家棟樑之才,以其弟之故而殺叔向,是棄國家社稷於不顧,這樣做,是非常愚蠢的。范宣子於是赦免叔向。祁奚所為,皆出自公心,所以事後他「不見叔向而歸」,叔向也深知祁奚是為了國家,並非偏愛自己,故不謝祁奚而還。可見,叔向對祁奚是十分了解的。
祁奚之「公」,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宗法制時代土大夫階層應具有的「忠」「孝」之道德的內在要求。大夫應儘力公家之事,,以私害公,即為非「忠」;而「孝」之道德更為重要,貴族之孝,就是要「尊祖敬宗」「保族宜家」。祁奚作為晉公室宗族,在「公室益弱」的情況下,尊祖保宗是他義不容辭的責任。但是,在先秦時期,公而忘私仍然屬於較高層次的道德範疇。何況,祁奚唯賢是舉,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勞動人民的利益和願望,所以受到了人民的懷念。

1祁黃羊故事

此人生於兩千多年前晉悼公時,出任「中軍尉」一職,曾舉薦他的殺父仇人解狐出任縣令,也曾舉薦自己的親兒子祁午出任類似於法官的職務,兩人都幹得很出色,因此,孔子評價此人:大公無私,後世亦相傳此人:外舉不避仇,內舉不避親。
這個故事出自《呂氏春秋·去私》。
原文:
晉悼公問於祁黃羊曰:「南陽無令,其誰可而為之?」祁黃羊對曰:「解狐可。」悼 公曰:「解狐非子之仇邪?」對曰:「君問可,非問臣之仇也。」悼公曰: 「善。」遂用之。國人稱善焉。居有間,悼公又問祁黃羊曰:「國無尉,其誰可而為之?」對曰:「午可。」悼公曰:「午非子之子邪?」對曰:「君問可,非問臣之子也。」悼公曰:「善。」又遂用之。國人稱善焉。孔子聞之曰:「善哉,祁黃羊之論也!外舉不避仇,內舉不避子。祁黃羊可謂公矣。」
譯文:
晉悼公作皇帝的時候,有一個叫南陽的地方缺一個官。悼公問祁黃羊:「你看誰可以當這個縣官?」祁黃羊說:「解狐這個人不錯,他當這個縣官合適。」悼公很吃驚,他問祁黃羊:「解狐不是你的仇人嗎?你為什麼要推薦他?」祁黃羊 答道:「您問的是誰能當縣官,不是問誰是我的仇人呀。」平公認為祁黃羊說得很對,就派解狐去南陽作縣官。解狐上任后,為當地辦了不少好事,受到南陽百姓普遍好評。 過了一段時間,平公又問祁黃羊:「現在朝廷里缺一個中軍尉,你看誰能擔當這個職務?」祁黃羊說:「只有午兒能擔當。」平公又覺得奇怪,「祁午不是你的兒子嗎?」祁黃羊說:「祁午確實是我的兒子,可您問的是誰能去當軍尉,而不是問祁午是不是我的兒子。」悼公很滿意祁黃羊的回答,於是又派祁午當了軍尉,後來祁午很受百姓稱讚。 孔子聽說這兩個故事後稱讚說:「好極了!祁黃羊推薦人才,對別人不計較私人仇怨,對自己不排斥親生兒子,真是大公無私啊!」
後來,人們就用「大公無私`處事公正」這兩個成語,形容完全為集體利益著想,沒有一點私心。也可以指處理事情公正,不偏向任何一方。
后小學課本也引用此故事,詳見四下第九課。
上一篇[解狐]    下一篇 [名實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