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祝祭晴雯是《紅樓夢》里的一個篇章的一個故事。

 

1 祝祭晴雯 -基本內容

望江南·祝祭晴雯二首(第八十九回)
 
  隨身伴,獨自意綢繆。誰料風波平地起,頓教軀命實時休。孰與話輕柔?
  東逝水,無復向西流。想象更無懷夢草,添衣還見翠雲裘。脈脈使人愁!
  【說明】
  天氣轉冷,茗煙到學房給寶玉送衣,拿來了晴雯補過的雀金裘。寶玉見物傷感,關了門,點了香,擺好果品,拂開紅箋,口祝筆寫道:「怡紅主人焚付晴姐知之:酌茗清香,庶幾來饗!」接著寫了這兩首詞。

 

2 祝祭晴雯 -相關註釋


  【註釋】
  1.綢繆——情意深長。這兩句頭三字相連,容易產生歧義,使人誤以為「意綢繆」者是「隨身伴」,其實是說寶玉對隨身之伴晴雯情意綢繆。
  2.孰與話輕柔——跟誰再去輕聲柔語地談心呢?
  3.懷夢草——傳說中的異草。偽托東漢郭憲的《洞冥級》中故事:漢武帝思念死去的李夫人,想重見其容貌而不可得,東方朔獻異草一枝,讓他放在懷裡,當夜就夢見了李夫人。因而有懷夢草之名。
  4.翠雲裘——指雀金裘。
  【評說】
  曹雪芹的「勇晴雯病補雀金裘」一節當然是寫得出色的。但是,後面是否有必要用「人亡物在公子填詞」來舊事重提呢?續書者認為這樣的呼應可以使自己的補筆藉助於前文獲得藝術效果,所以他仿效「杜撰芙蓉誄」的情節,也焚香酌茗,祝祭亡靈,並填起《望江南》詞來了。這實在是考慮欠周。他沒有想到在魯班門前本是不該弄斧的。有《芙蓉女兒誄》這樣最出色的淋漓酣暢的奇文,兩首輕飄飄的小令又算得了什麼?何況,它的命意、措辭又如此陋俗不堪!如果晴雯有知,聽到寶玉對她嘀咕「孰與話輕柔」之類肉麻的話,一定會像當初補雀金裘時那麼說:「不用你蠍蠍蜇蜇的!」原作之所缺是應該補的,但原作寫得最有力的地方是用不著再添枝加葉的。

上一篇[蠍蠍蜇蜇]    下一篇 [瑪雅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