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神之憤怒衣 -簡介

  作者:孤影黃昏

  駐站時間:2012-03-26

  狀態:連載中

  類型:武俠修真

  總字數:44528

2 神之憤怒衣 -章節目錄

  第一話 多舛的童年

  第二話 新的征途

  第三話 相遇

  第四話 嚴剛之墓

  第五話 靈魂寄託

  第六話 神之憤怒

  第七話 嚴毅

  第八話 危機

  第九話 傻父追母

  第十話 突襲

  第十一話 宴散

  第十二話 死生

  第十三話 矛盾

3 神之憤怒衣 -初章閱讀

  雨輕輕的敲打著沉默的窗戶,發出陣陣清脆的低鳴,魔幻城(此城因出現諸多有名的魔幻小說家而得到的別稱,原先的稱呼便漸漸的被遺忘,而城主也便是市長,而市長也便是本市的首富)城主唐瑾悠閑地依靠在沙發上看著報紙,而身旁挺著碩大肚子的吳月則掛著幸福的笑容打著小孩子的毛衣。

  溫馨和諧的場景突然被吳月的一聲痛呼打破,孩子忍不住要離開媽媽的身體了。唐瑾匆忙的扔下報紙,撥了個電話,便將妻子溫柔的抱回房中。

  被遺棄的報紙凄涼且孤寂的躺在地上,而上面赫然寫著:科技城科技奇才嚴剛於公曆3012年5月6日突然失蹤,至今不知去向。

  第一章恩少降世

  門外,唐瑾焦急的踱著步子,門內,吳月痛苦的尖叫著......孩子的誕生一直都是父母的噩夢。

  唐瑾終於承受不住等待的煎熬,不顧門外護士的阻攔,毅然沖入生產的房間,徑直的走到吳月的床邊,輕輕的抓起妻子的手,默默的看著痛苦的妻子,安慰的話的到了嘴邊,卻生生的咽下,他不想打擾正在努力的妻子,也許那樣會把妻子和孩子推向無盡的深淵,可心疼的感覺還是生生的印在了自己的心口,讓自己的呼吸都變得意外的沉重。接生的醫生看著唐瑾的舉動,也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便也沒有多說什麼。

  也許是感覺到了丈夫的溫柔,吳月的面龐悄悄的綻放了一抹笑容,然後便更加努力的要將這個喜歡賴在母親身體里的懶蟲給趕出來,於是痛苦的表情,撕心裂肺的尖叫便重新代替了那抹微笑。

  時間在點滴中悄悄流過,一聲高亢的哭聲將一顆顆懸挂著的心慢慢的放落,是個男嬰。突然,一陣風粗魯的把窗戶推開,吹上了剛剛離開母體的嬰兒,護士趕忙去把窗戶關上,而嬰兒卻失去了原有的哭聲。莫名的氣氛緩緩的在屋中瀰漫,接生的醫生趕忙對嬰兒進行急救,可是卻沒有一絲的效果。這時,因劇烈的疼痛而昏過去的吳月悠悠的醒來,她的第一句話便是:「讓我看看那個小淘氣鬼,把我折騰成這樣,我要教訓教訓他。」

  可回答她的是一陣沉默,也許是作為母親的直覺,她突然感覺到了什麼地方出現了問題,莫名的焦急快速的將她的心臟纏繞,不顧身體的虛弱,艱難的想要起身,並焦急的喊著:「瑾,孩子怎麼了?怎麼沒聽到哭聲,快把他抱給我看看。中文九九九」唐瑾快速的走到自己妻子身邊,輕輕地扶著她的上身,努力地抑制自己的眼淚,溫柔的對自己的妻子說:「阿月,孩子沒事,只是睡著了,不要鬧了,好好地躺著,啊,聽話。」

  而初為人母的吳月竟相信了。「那就把他抱給我看看吧。」

  看著妻子眼中的喜悅與渴望,唐瑾的心就好似被一顆顆針刺刺穿。他艱難的轉過身,示意醫生將孩子交給自己的妻子,然後緩慢的步出卧室,他又怎麼忍心看著自己的妻子那滿含喜悅的眼睛被絕望所替代的樣子。而醫生將孩子放入吳月的懷中后,便也帶著護士悄悄的離開了房間。

  看著自己懷中「熟睡」的孩子,強忍的淚水便再也控制不住的決堤而下,和丈夫這麼多年,她有怎麼讀不懂他眼裡滿含的悲傷?輕輕的摟起懷中的男嬰,吳月輕輕地說:「孩子,今晚就和媽媽睡吧。」

  第二章科技奇才出現在了魔幻城?

  輕輕的摟起懷中的男嬰,吳月輕輕地說:「孩子,今晚就和媽媽睡吧。」

  突然,一聲高亢的男嬰的哭聲將淺睡的吳月從昨日的噩夢中驚醒。看著身邊肆無忌憚啼哭的孩子,吳月以為自己還在自己的夢中,是自己對孩子萬分的不舍導致自己產生了幻聽,可是耳邊潮濕的的枕頭,懷中孩子那因哭鬧而漲紅的笑臉卻是那麼的真實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激動的心情使自己的心臟都微微的顫抖,忍不住的高呼丈夫的名字。一直在門外把守的唐瑾快速的打開房門,奔到妻子的床邊,焦急的問道:「阿月,怎麼了?」

  「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

  「阿月,我知道,我們的孩子已經......可是,你也要振作啊,我們以後還......」

  「不是的,不是的......那個,瑾,如果我說,我們的孩子還在呢?」

  「我們的孩子,怎麼可能......」

  還沒說完,又一聲哭聲從吳月的懷中傳出。原先將注意力全部放在妻子身上的唐瑾怔怔的注視著妻子激動的面容,輕輕的將被角掀開,看著妻子懷中不停哭喊的兒子,竟獃獃的說不出一句話,只是木木的走出房間,吩咐管家去將醫生請來,之後又神情獃滯的向房間走去,竟沒注意虛掩的木門,結結實實的撞上了門角。額頭的疼痛將唐瑾喚回現實,他情不自禁的奔向妻子床邊,再次看向那失而復得的小生命。中文九九九竟忍不住罵道:「你個小淘氣鬼,想嚇死你媽媽啊,非得在你媽媽懷裡睡一覺才醒過來,剛出生就有小少爺的架勢了啊。」可眼淚卻悄悄的在這位堅強的市長臉頰滑過。

  吳月嗔怪的瞪了丈夫一眼,卻笑著說:「小孩子懂什麼啊?對了,剛剛聽你一說,我覺得我們孩子的名字有著落了哦,就叫他恩少吧。他是上天給我們的恩澤,同時也是我們的小少爺。原來的名字你都不滿意,現在這個你得必須同意啊。」

  「嗯,那就依你吧。」重得兒子的喜悅已經讓他忘卻其他事了。(在這件事上,怎麼女人卻比男人冷靜了呢?但不知不覺就寫成這樣了,原來父親遇到孩子也只能幹瞪眼了。)

  就這樣,恩少的名字就稀里糊塗的被定了下來,可他卻不喜歡這個稱呼,但這也只是后話了。

  醫生匆匆的步入昨夜用於生產的房間,當他看到在逗弄孩子的唐瑾夫婦時,不禁呆住,暗嘆:「唐城主他們不會所受打擊太大,都瘋了吧?」

  也許注意到了醫生的到來,唐瑾轉過身,對他說:「快過來看看,我兒子的身體是否安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