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神和人》是巴基斯坦詩人伊克巴爾的作品。神是什麼?人是什麼?人和神之間是什麼關係?到底是人在想象中創造了神,還是神在創世時造就了人?人和神,誰才是這個世界的真正主宰?作為伊斯蘭教的忠實信徒與哲學家,伊克巴爾用他的詩歌《神和人》把他要闡述的思想表現了出來。

1詩歌全文

我創造了世界,從同一片泥土和水,
你建立了韃靼、努比亞和伊朗,
我從塵土裡提煉出純凈的鐵砂,
你製造刀劍、箭頭和槍炮;
你做成鋤頭去砍伐園裡的樹,
你做成籠子去關閉唱歌的鳥。
你創造了夜,我製作了燈,
你創造了黏土,我做成杯盤;
你創造的是沙漠、山嶺和溪谷,
我呢,創造了花床、公園和果園;
是我把石頭磨成鏡子,
是我,從毒物里釀出蜜汁。
(陳敬容 譯)

2詩歌賞析

伊克巴爾的早期詩歌描繪大自然的美,有拉維河畔的落日餘暉,意境幽遠,也有喜馬拉雅的巍峨挺拔,壯闊激烈;他的中後期的詩歌側重精神力量,鼓舞鬥志,滌盪內心的污濁,使靈魂得以升華,精神境界得以提升。他的詩歌的美是用眼睛看不到而只能靠心去捕捉的純粹的美。
伊克巴爾的詩歌注重描寫人的精神世界,注重從道德和教義的角度給讀者以精神上的滿足。他特彆強調健全的人格與健康的心靈。一次他在去歐洲的遠洋輪上看見一個唱歌的姑娘長得非常漂亮,他說,「我應該承認,她的美當時給我的印象極為深刻,但當她拿著盤子問旅客要錢時,這種印象就煙消雲散了。」在他看來,沒有人格的美醜陋不堪。
讚美人、歌頌人的力量與智慧,是伊克巴爾詩的主要內容。《神和人》是一首表達人和神的對立關係的哲理詩,幽默暢達地表現了人的精神力量可以與神抗衡。
對話體是伊克巴爾詩歌的特點之一,他的對話敘事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有人與人之間的對話、生物與非生物之間的對話和物與物之間的對話,本詩是神與人之間的對話。第一節以神為第一人稱敘述者「我」,沒有了神居高臨下、指點江山萬民的凌駕於人之上的口吻,只是在說明「我」的成就之後,稱人為「你」,而無「汝等」、「爾等」之類的全知全能、高高在上氣勢,並且一一列舉了人的作為。這裡的「我」和「你」完全是平等的。從格式來看,神和人的格式上下對立,《神》的詩行構成了上寬下窄的梯形,《人》的詩行構成了下窄上寬的梯形。詩人運用豐富的意象,把神與人的對立合作關係表現得具體生動。一般來說,神是能操縱命運、無比強大的統治者,人是不能夠操縱自己的命運而倍感無力的生物,而在這首詩里神與人似乎鹼了魔道競高;的平等的二者,甚至人更有能力。你看,神從一片混沌中開闢天地,攢土造人,而人能在廣闊的土地上建立獨立的國家;神賦予自然以鐵砂,而人則能夠用鐵砂造刀劍、箭頭和槍炮,還有鋤頭,去改變世界的面貌,去砍伐神賦予大地的樹,人用鐵砂製成籠子去關閉歌唱的鳥。伊克巴爾是唯靈論者,但在現實中強調入的真主代理人的作用,他的詩集中關於「自我」的詩隨處可見。
第二節以「人」為第一人稱敘述者,稱神為「你」,在神的每一項作為之後都有人針鋒相對的成就。「你」創造夜,「我」能用聰明才智製作燈;「你」賦予自然界黏土,「我」就能用之做成杯盤;「你」創造了沙漠、山嶺和溪谷,「我」呢,並非無能為力,束手聽之任之,而是建造了花床、公園和果園;「你」造了石頭,「我」能用它磨成鏡子;即使「你」創造了毒物,「我」也能夠巧用妙用,從中釀出蜜汁。這裡的人不僅僅是能夠與神平起平坐的凡人,而是才智似乎更勝一籌的人。對話中顯示的神與人之間的對立使讀者彷彿身臨其境、親聞其聲,因而產生感情上的共鳴,從而對自己的力量充滿信心,煥發起人的潛能,剔除人的卑微與猥瑣,感受到人的尊嚴與強大。有人說:「伊克巴爾擁有最強大最具理解力的心靈。」從本詩來看,此言不虛。他的詩能讓人從理智上接受他的觀念,從感情上受到他的熏陶,在所描繪的意境中感悟到哲理之美。
伊克巴爾認為,語言不是詩人崇拜的對象,而是表達目的的中介。他的詩歌是為大眾所作的,因此他的詩歌一般都樸實無華、自然清新、剛健有力。他的部分詩歌被選作小學教材,巴基斯坦的中小學生都能朗誦他的詩。伊克巴爾逝世后,費茲稱頌道:「他的歌刻在所有人的心上,他的詩千百萬人在欣賞。」他的哲理詩克服了古典詩歌議論空泛、寓意晦澀難懂的缺點,貼近時代生活脈搏,注重抒發內心感受和生活體驗,生動形象且富於韻律感。
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生靈、每一個種族,都來自「同一片泥土和水「,平等、和諧、歡樂地共存。這是神所創造的世界,鳥兒在林中自由地歌唱,樹木也自在繁茂地生長,沒有囚禁,沒有砍伐。只是,黑夜降臨,蒙住了人類追求光明的眼睛;沙漠蔓延,帶來了飢餓與貧困的陰影。然而人類,這個偉大的種族,並沒有向困難屈服。他們「製作了燈」,點亮黑暗的臉龐;他們「建造了花床」,吹響生存的號角。一代又一代人的不懈奮鬥,終於贏得這一派繁華的景象。這應該是一個更加完美的世界,卻不想人被勝利的喜悅沖昏了頭腦,忘記了神創造這個世界的本意:他並不屬於任何一個人或一類人,而是屬於世界上每一個生靈。人類慾望的河流,曾經滋潤了文明的發展,但無節制的泛濫,也會衝垮幸福的堤岸。看吧,分裂與殺戮、欺詐與戕害,已經在歷史的舞台上登場。我們要的是自我救贖,而不是末日的審判。

3詩歌作者

默罕穆德·伊克巴爾(1877-1938),巴基斯坦近代最著名的詩人、哲學家,被評為「巴基斯坦近代文學之父」。
伊克巴爾用烏爾都語波斯語創作詩歌,共出版10部詩集。他在詩中所用的典故來自伊斯蘭教經典和傳說;所用的比興創作手法也都淵源於波斯古典文學。他善於用古典詩歌的形式反映現代生活,善於賦予陳舊的比喻以新的含義。他的詩立意新穎,刻畫細膩,情深意長,辭采綺麗,抒情和哲理融為一體,具有明顯的愛國主義思想,對殖民主義者進行猛烈抨擊,號召被壓迫的民族團結起來為獨立自由而戰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