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神權法思想一般指利用宗教迷信進行統治的階級,為了取得人們的擁護,把他們的權力說成是神所授予的,把體現他們意志的法律說成是神意的體現的一種法律思想。

1 神權法思想 -神權法思想

 

2 神權法思想 -正文

  一般指利用宗教迷信進行統治的階級,為了取得人們的擁護,把他們的權力說成是神所授予的,把體現他們意志的法律說成是神意的體現的一種法律思想。在由宗教領袖直接掌握政權、實行神權政治的國家或地區,神權法也就是教會法(或稱寺院法、宗規法)。西歐中世紀基督教神權法思想曾占統治地位,為封建統治階級效勞(見西歐中世紀神學法律思想)。
  中國古代的神權法思想  在中國,從未出現過凌駕於世俗政權之上的教會和教權。中國古代的神權法思想是從屬與服務於奴隸制王權和封建皇權的,目的在於使王權和皇權神化。它最早盛行於夏、商、西周奴隸制時期。
  君「受命於天」  當時以國王為首的奴隸主貴族極力宣揚他們是秉承「皇天」的旨意來統治人民的。如說:「有夏服天命」,「有殷受天命」,「先王有服,恪謹天命」,「丕顯文王,受天有大命」等。這種「受命於天」的君權神授思想,有利於使他們的統治合法化,並賦予他們以神聖不可侵犯的絕對權威。
  占卜用刑  中國的神權法思想形成於夏代,發展到殷商進入高峰。殷商的奴隸主以迷信鬼神著稱。《禮記·表記》載:「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隨著殷王權力的加強,當時的宗教迷信中出現了一個主宰一切的至上神──「帝」或「上帝」。所有國家大事,甚至是否用刑,都要通過占卜向上帝鬼神祈禱和請示。中國的甲骨文主要就是殷王及其代理人(專職史官)向上帝和祖先進行占卜而刻在龜甲或獸骨上的卜辭。如「貞(卜問):王聞不惟辟,貞:王聞惟辟」;「茲人井(刑)不」。表面看來,似乎殷王完全是遵照上帝旨意進行統治,實際上只不過是給殷王的命令塗上一層神意的油彩。
  殷商的神權法思想有一特點,即往往強調殷商貴族的祖先和上帝關係密切,能夠經常「在帝左右」;甚至宣稱他們的祖先就是上帝的子孫。《詩經·商頌》的《長發》載:「有娀(殷先妣簡狄)方將(成長),帝立子生商」;《玄鳥》也載:「天命玄鳥(即燕,商族圖騰,相傳簡狄吞食玄鳥卵生商先王契)降而生商」。這樣,他們便從血緣上找到了充當上帝代理人的合法依據,並為壟斷神權提供了借口。
  「以德配天」  神權法思想在西周發生了一次較大變化。以周公等為代表的西周貴族,吸取了夏、商對人民過於殘暴而被滅亡的教訓,提出了一種新的君權神授說,認為「天」或「上帝」不是哪一族的祖先神,而是天下各族所共有的神。「天命」誰屬,就看誰有能使人民歸順的「德」。所以他們大肆宣傳「惟命不於常」、「天命靡常」和「皇天無親,惟德是輔」。過去,殷的先王有」德」,「克配上帝」,但後來的殷王「惟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而周王有德,故「皇天上帝改厥元子茲大國殷之命」而大命文王。因此「天命」歸周,周王成了天之元子。
  中國古代神權法思想的衰落及影響  西周提出這種「以德配天」的君權神授說,顯然旨在為西周取代殷商製造輿論,同時也意味著神權的動搖。統治者感到單靠神權不足以維繫其統治,還必須兼顧人事,重視民心向背,注意「懷保小民」,並決定採取「明德慎罰」的政策,開始重視道德教化的作用。後來儒家繼承這一傳統,進一步提出「德主刑輔」的主張。與此同時,周代法律也因講求策略而日益縝密,開始注意區分故意與過失、一貫與偶犯,主張「父子兄弟,罪不相及」,反對「亂罰無罪、殺無辜」等;但周初的「明德慎罰」政策並沒有維持多久,隨著奴隸制的逐步腐朽和各種社會矛盾的日益尖銳,統治者法網也日益嚴酷。「以德配天」的神權法思想逐漸失去人們的信任。
  神權法思想在春秋戰國時期,由於封建製取代奴隸制的社會大變革和相應而來的思想解放,受到了較大的衝擊,代之而起的是百家爭鳴。中國古代的法律思想也從奴隸主的政權和神權桎梏下解脫出來,一度欣欣向榮。但殷周時期的神權法思想又為後來的封建統治者所襲用,並與儒家經學、封建倫理道德、陰陽五行說、讖緯迷信等結合起來,成為整個封建宗法思想體系的有機組成部分,長期起著維護封建君主專制制度重要精神支柱的作用。

 

3 神權法思想 -配圖

 

4 神權法思想 -相關連接

上一篇[《甲乙經》]    下一篇 [阿爾·哈茲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