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賽伯朋克

《神經漫遊者》(Neuromancer)一書是第一本同時獲得「雨果獎」(Hugo Award)、「星雲獎」(Nebula Award)與「菲利普·狄克獎」(Philip K. Dick Award)三大科幻小說大獎的著作,此紀錄至今無人能破。1984年完成的《神經漫遊者》,最大的成就就是預示了20世紀90年代的電腦網路世界。吉布森不但在書里創造了「賽博空間」(cyberspace,也譯網路空間),同時也引發了「電腦朋克」(cyberpunk)文化——用一種迷戀高科技的目光來觀察世界,但是卻輕視用常規的方法來使用高科技。這股浪潮從此日漸洶湧,大肆衝擊主流文化。

1特點

《神經浪遊者》是電腦朋客類科幻作品的典範。在未來世界里,跨國企業集團猶如社會巨獸,毫無制約地主宰社會的方方面面,同時又在彼此之間肆無忌憚地進行信息大戰。跨國企業和犯罪組織競相控制全球電腦信息系統的中心,因為電腦自動控制業已成為新世界最主要的經濟資源,在那裡,城市居民不再是生產者,而是消費者。人們普遍存在錯位心理,因為他們失去了完整的個性。個人的存在全然作為維持未來世界秩序的工具。在那裡,城市人口結構包括企業集團的上層決策者,正在不斷削弱的中層階級(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以及被人輕視卻頗有組織性的下層民眾。
在創作上,這部小說場面調度正確,逼真地反映了80年代美國的社會氛圍。然而,作者顯然沒有「預先設計」的程序,但是他運用了電腦操作的一般規律,故而小說的結構和情節具有電腦程序的可創性。小說情節複雜跳躍,模擬人們進入電腦創意空間后的神奇感覺。小說容納了多重而又強烈的意象。這些意象超越了科幻的界限,進入大眾文化之中,進入電腦文明之中,進入了後現代跨國資本主義之中,構成一個離奇、瘋狂、似非而是的未來世界。這些意象的批判性隱喻,使未來世界錯綜複雜,耐人尋味。這部小說在創作上的突破,開闊了科幻審視社會的視野,給科幻小說帶了新的活力。

2作者簡介

人生經歷
吉布森的科幻寫作生涯始於1977年。那一年,他在《發掘》雜誌上發表了短篇處女作《全息玫瑰圖的碎片》,吉布森雖然不是電腦朋克科幻小說的創始人,但是他在80年代推出的電腦朋克三部曲卻為推動電腦朋克運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神經浪遊者》、《讀數為零》(1986)和《蒙娜麗莎加速器》(1988)都是反烏托邦小說,描寫了電腦控制的跨國企業集團和高科技文化構成的後現代未來世界的可怕圖景。不管吉布森本人願不願意,他的名字也許將永遠與電腦朋克緊密相連。
吉布森用生動、驚險的故事告訴我們,電腦「屏幕之中另有一個真實的空間,這一空間人們看不到,但知道它就在那兒。它是一種真實的活動的領域,幾乎像一幅風景畫!」他幻想的這個空間,不僅可以包含人的思想,而且也包括人類製造的各種系統,如人工智慧和虛擬現實系統等等。
cyberpunk
電腦朋客的英文是cyberpunk。
「cyber」出自美國數學家諾伯特·維納(Norbert Wiener)1948年所造的新詞cybernetics(控制論),美國自動控制專家唐納德·邁克爾1962年再造新同cybemation(電腦化,自動控制)。於是cyber就成了與電腦有關的辭彙的前綴。
「punk」 原是七十年代搖滾音樂界的專用術語,指那些衣著古怪,性格暴躁,心懷不滿,具有強烈反叛意識的城市搖滾青年,現在punk泛指當代文化的反叛者,也有人稱其為城市電腦牛仔,一般認為,cyberpunk 詞是由貝什克1982年杜撰,後來作家兼編輯杜佐斯借用這個單同來概括80年代出現的以電腦化自動控制的社會為背景的科幻小說,於是,一場電腦朋克運動迅速席捲西方科幻世界,湧現出不少電腦朋克作家、電腦朋克小說和電腦朋克論壇。
代表性作品包括謝伯德的《戰時生活》(1987)、施恩特的《廢棄的心城》(1988)、盧索的《地下走廊》(1989)、卡蒂根的《合成之家》(1989)、彼爾茜的《他、她、它》(l991)和斯特林的選集《鏡軍》(1986)……

科幻小說基調變化

電腦朋客運動的出現,也是科幻小說基調變化的必然體現,科幻小說的基調從20年代至今大致發生了三種變化:樂觀、懷疑、悲觀。從20年代到二次大戰結束,科幻小說反映了人們對科技進步造福人類普遍持有的樂觀態度。從40年代到60年代,科幻小說反映廠人們對壟斷經濟和強權政治的懷疑,儘管這種懷疑尚未使人完全喪失對未來的信心,而從70年代起,隨著生態環境不斷遭受破壞,科幻小說開始反映人們對人口爆炸、環境污染、核試驗、空間殖民、金融危機、自然災禍、社會非人性化趨勢的不斷加深的焦慮和日趨嚴重的悲觀情緒。越來越多的科幻作家懷著悲觀情緒描繪可怕的反面烏托邦社會,烏托邦是科幻小說的傳統題材。烏托邦代表比現實更加美好的社會。反面烏托邦小說並非反對烏托邦,而是以描寫比現實更加黑暗的社會來表露對現實世界的厭惡和憤恨。托馬斯·莫爾1516年發表的《烏托邦》是烏托邦文學的經典,而俄國扎米亞京1925年發表的《我們》、英國赫肯黎1932年發表的《美麗新世界》和英國奧威爾1949年發表的《1984》都是反烏托邦的經典,由此可見,電腦朋克並非元本之木,而是科幻傳統在新的歷史時期的延續和發展。

3作品意義

電腦朋客運動也是後現代工業社會的必然產物。80年代,西方社會呈現跨國企業殘酷競爭和多文化滲透的嚴峻態勢。全球性資本的大炒作變成了無規則的遊戲。企業兼并和投機助長了短期利潤的巧取豪奪,億萬富翁驟增,集團財富累積,與此同時,公共事業和社會福利卻捉襟見時,困境重重。世界經濟動蕩不安,高新科技泛濫造成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的嚴重過剩,勞動力市場日趨萎縮,無權無勢的社會成員的社會和經濟權益不斷受到侵害。
電腦朋克科幻小說流行於80年代,因為它集中反映了這樣的社會變化及廣大讀者對這種變化造成社會問題而產生的焦慮、悲觀和憤怒。有人認為電腦朋客是後現代文學的一部分,因為後現代主義的許多特徵完全適用於它,電腦朋克作品不受人物形象、布局和道德規範的約束,而取決於寫作自身的節奏,讀者必須隨著電腦的滑鼠的移動而適應現實的不固定性。寫作和閱讀猶如電子遊戲,無中心、零散化、無深度、調動誇張、實感和幻覺的界限模糊,完全是以戲諺筆觸表現後現代情景陰鬱黯淡的經驗。
上一篇[紅金石]    下一篇 [麻辣隔壁]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