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朝鮮歷史韓國歷史朝鮮近代史

神貞王后(朝鮮語:신정왕후,1808年-1890年),姓趙,是朝鮮王朝孝明世子李旲(追尊為朝鮮翼宗或朝鮮文祖)的妻子。本貫豐壤,為趙萬永之女。趙氏在朝鮮純祖時被冊封為王世子嬪,並生下了王世孫李奐。其夫孝明世子先於純祖去世,所以趙氏生前沒有做過王妃。1834年李奐即位,即朝鮮憲宗,她亦晉陞為王大妃,徽號孝裕,因此又稱孝裕大妃或趙大妃。隨著趙大妃兒子的即位,豐壤趙氏形成新的勢道政治,並與安東金氏爭權奪利,此消彼長。1863年趙大妃收李熙為自己的養子,並繼承王位,即朝鮮高宗,隨後又被高宗生父興宣大院君奪權,再也沒有掌握實權。1890年去世,謚號「神貞」,大韓帝國建立后追封為「神貞翼皇后」。

1生平

金趙鬥爭
朝鮮憲宗即位后,豐壤趙氏一門作為國王的母族而雞犬升天。神貞王后的父親趙萬永被封為豐恩府院君,他的弟弟趙寅永被擢為領議政,而神貞王后的哥哥趙秉龜、堂兄趙秉鉉等人也躋身中樞,掌握大權。這自然引起了先前把持朝政的勢道安東金氏家族的不滿。當時朝鮮國內資本主義萌芽發展較快,廣大商人迫切希望打開國門,

神貞王后的影視劇形象

神貞王后的影視劇形象
天主教傳播也逐漸廣泛起來。安東金氏由於鎮壓不力導致影響力衰退。豐壤趙氏抓住了這個機會,發動了一次全國性的排外行動。道光十九年(1839年,憲宗五年),趙萬永發動了「己亥邪獄」,大肆捕殺天主教徒,並趁機打壓安東金氏和開放派(主要是潘南朴氏)的勢力。趙萬永、趙寅永兄弟終於鞏固了豐壤趙氏勢道政治的地位。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憲宗七年)底,大王大妃撤簾歸政。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憲宗十一年),金左根等安東金氏集團成員糾彈趙秉龜的不法行為,趙秉龜憂懼而亡。趙萬永受到了極大的打擊,不久被安東金氏被逼下台,第二年就死了。趙萬永死後,他的弟弟趙寅永暫任豐壤趙氏的首長。趙寅永雖然貴為領議政,但由於兵權在安東金氏手中,所以很難發揮作用。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憲宗十五年)六月六日,神貞王后唯一的兒子——憲宗死去了。金趙兩族為王位繼承問題明爭暗鬥,最終純元王后金氏利用自己的長輩身份壓制了神貞王後趙氏,將居住在江華島的德完君李元范過繼給自己當養子,並繼承純祖大統而即朝鮮國王之位,改名李昪,史稱朝鮮哲宗,並將豐壤趙氏試圖扶植的李夏銓流放濟州島,最後以莫須有的罪名處死。神貞王后被迫遠離政壇中心,而豐壤趙氏的勢道政治也被遭到安東金氏壓制,走向了低谷。
晚年生涯
然而大院君與趙大妃的蜜月期並不長久,哲宗祔廟以後,大院君就逼退了神貞王后,神貞王后宣布撤簾。而在當年的王妃揀擇式中,神貞王后推薦的秀女縣監趙冕鎬之女也落選了,大院君的親戚閔茲映被選為王妃,即後來的閔妃(明成皇后)。經過這兩次事件的打擊,豐壤趙氏曇花一現后又再度一蹶不振。大院君還強行將神貞王后搬到昌德宮樂善齋居住,而王室則前往新宮——景福宮。而且大院君還曾進入趙大妃的寢殿,與宮人徐氏及張氏淫亂,甚至還收徐氏為妾,趙大妃因此對其大為不滿。[9-10]神貞王后受了大院君的欺騙,反感大院君的專橫,由此對大院君恨之入骨。她聯合自己家族的勢力時刻準備恢復權勢。趙成夏和趙寧夏秘密聯合了驪興閔氏的閔升鎬、閔謙鎬兄弟和安東金氏的金炳冀等人,不斷策劃擊退大院君,但大都以失敗告終。然而,大院君過分的鐵腕政策,迫使貴族與士大夫走到了自己的對立面,甚至包括他親自選定的媳婦——閔妃。神貞王后終於和閔妃聯合,在同治十二年
神貞王后陵墓

  神貞王后陵墓

(1873年,高宗十年)十一月發動宮廷政變,逼退了大院君的勢力。大院君倒台後,神貞王后重新得勢,她的侄子趙寧夏也升任武衛都統使,控制了兵權,神貞王后的姻親李裕元則任領議政。但曾經幫助過趙氏的驪興閔氏卻受到了排擠,這加深了閔趙兩家的矛盾。很快,閔妃以清朝為後台,於光緒二年(1875年,高宗十二年)將自己的兒子李坧立為王世子,迅速趕走了豐壤趙氏的勢力,神貞王后被迫又一次退居幕後。
至此之後,神貞王后本人再也沒有掌握實權。但她在」壬午兵變「以後協助閔妃打垮大院君,為此請來了清王朝的救援,她的侄子趙寧夏也參與了馬建忠等人大院君逮捕計劃的謀議,甚至當時朝鮮和清朝都有人建議借神貞王后之命殺掉大院君,比如金允植主張:「既入京城,便可圍住其(大院君)第,以康穆王妃命數其罪,而賜之死,則名正言順,為國除害,此一機會也。」(清朝賜翼宗謚號「康穆」,因此趙大妃也被稱為「康穆王妃」),薛福成主張:「「罪人既得,或未及致之中國,而亂黨有劫奪之慮,不能不便宜從事,則臨以天朝之威重,以康穆太妃之命賜昰應死可也。」不過後來因計劃改變而沒有實現。凋零殆盡的豐壤趙氏因此一度迴光返照,神貞王后也對清廷充滿感激。然而,神貞王后一生的命運經歷隨著家族興衰而跌宕起伏,經歷了政壇的大風大浪之後,她愈發感受到世態炎涼。特別是其愛侄趙寧夏在甲申政變中被殺,豐壤趙氏徹底沒落,加上風雨如晦的時局,更是讓晚年的神貞王后悲傷痛楚。史書記載「國家禍變頻仍,其艱險萬狀,(神貞王后)皆備嘗之。嘗對宮人流涕,嘆不死。」光緒十六年(1890年,高宗二十七年)四月十七日,大王大妃趙氏(神貞王后)於景福宮之興福殿升遐,享年八十三歲。高宗雖是趙大妃的養子,卻對她十分孝順,史載「上於君人之德無一允蹈,而惟事大妃以孝謹聞」,趙大妃生前上尊號25次,其中18次是在高宗所上,足見高宗對趙大妃的尊崇。趙大妃死後高宗又親自撰寫《神貞王後行錄》,以示祭奠。趙大妃死後謚號「神貞」(民無能名曰神,大慮克就曰貞),與翼宗合葬於綏陵。

2死後

神貞王后之死曾引發中國和朝鮮兩國的外交爭端。按照過去宗藩關係的規矩,像朝鮮這種屬國的國王、王妃等薨逝時,須派「告訃使」前往京師,向禮部告知喪事,而中國則派出專使前往屬國賜祭,稱為「賜奠使」或」弔祭使」。然而自1882年「壬午兵變」以後,清朝全面加強對朝鮮的干涉與控制,朝鮮也欲擺脫清朝,追求獨立自主,因此這種矛盾造成了1880年代一系列涉及多國的外交爭端,如朝俄密約事件、朴定陽事件等。而光緒十六年(1890年,高宗二十七年)四月神貞王後去世,又成為一個圍繞宗藩關係而產生矛盾的敏感時刻。朝鮮雖然告知了清廷駐朝大臣袁世凱關於神貞王后死亡的消息,但不願按照慣例派遣「告訃使」。事實上,在趙大妃還沒死時,袁世凱就注意到這個問題,電告北洋大臣李鴻章,以趙大妃「歷事四朝,傾心慕華」,且依成例應派使賜奠,主張在趙大妃死後行「吊賻禮」,以「彰明體制,宣示各國」,藉此機會強化宗主權。等趙大妃一死,朝鮮果然不願派使,在袁世凱的敦促下,朝鮮才勉強以承旨洪鐘永為告訃使赴華,而名義上是告訃,實際上卻擔負著懇請清朝不要派「賜奠使」的任務。但是遭到了清廷的斷然拒絕,中國還是根據舊例派遣了以戶部左侍郎續昌、右侍郎崇禮前往朝鮮致祭神貞王后,只是改由海路以減免朝鮮方面的「支應煩費」。
朝鮮方面仍不罷休,因為仁川外國人口眾多,不願行藩屬禮,故先要求中國欽差「改道」馬山浦登陸,被拒后又提出取消在迎恩門(今獨立門)舉行的「郊迎禮」,於是正使續昌乾脆在出使前發表聲明:一、有關宗藩禮儀不得寬假;二、不接受朝鮮饋送;三、不接見駐朝各國使節。清朝使團到仁川以後,又宣稱如果朝鮮國王不親自出迎,則絕不入漢城。關於高宗是否舉行「郊迎禮」的問題,在當時引起了各國的注意,從當時中國海關總稅務司赫德的記錄便可見一斑:
大家都很注意朝鮮國王怎樣接見這兩位欽差,美國人和主張朝鮮獨立的人士力權朝鮮國王不接待,即使接見,也不行跪拜禮或其他足以表現中國的宗主身份和朝鮮的藩屬地位的儀式。如果國王聽從這些意見,就不免使中國採取更強硬的對策;如不聽從,並且公開表示他的藩屬身份(因為跪拜儀式必須公開舉行),就可以迫使這些人打消想要證明朝鮮是獨立國的企圖。
果然在清政府的強硬態度下,朝鮮高宗還是在九月二十六日親自前往敦義門(西大門)外的慕華館迎接中國欽差,並在迎恩門行三跪九叩之禮。在此之前,朝鮮請美國讓停泊在仁川港的軍艦上的50名海軍士兵登陸入漢城護衛,亦被袁世凱以不合宗藩體製為由阻止。通過神貞王后之死,中國利用「告訃」和「賜奠」這種延續數百年的宗藩儀式再度宣示了對朝鮮的宗主權,在列強面前保住了宗主國的面子。這也是中朝關係史上最後一次中國以宗主國身份派往朝鮮的使節。
大韓帝國建立以後,朝鮮翼宗被追尊為「文祖翼皇帝」,而神貞王后也於光武三年(1899年)獲得了皇后封號,其尊號與謚號合為「孝裕獻聖宣敬正仁慈惠弘德純化文光元成肅烈明粹協天隆穆壽寧禧康顯定徽安欽倫洪慶泰運昌福熙祥懿謨景勛哲范神貞翼皇后」。

3影視形象

類型
名稱
出品年代
出品單位
飾演者
電視劇
風雲
1982年
KBS1
潘曉靜
朝鮮王朝五百年(大院君部分)
1990年
MBC
高斗心
燦爛的黎明
1995年
KBS1
金容琳
明成皇后
2001年
KBS1
金容琳
時空俠醫
2012年
MBC
鄭慧善
上一篇[戀次]    下一篇 [我的設計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