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本經

《神農本草經》簡稱《本草經》或《本經》,是中國現存最早的藥物學專著。《神農本草經》成書於東漢,並非出自一時一人之手,而是秦漢時期眾多醫學家總結、搜集、整理當時藥物學經驗成果的專著,是對中國中草藥的第一次系統總結。其中規定的大部分藥物學理論和配伍規則以及提出的「七情合和」原則在幾千年的用藥實踐中發揮了巨大作用,被譽為中藥學經典著作。因此很長一段歷史時期內,它是醫生和藥師學習中藥學的教科書,也是醫學工作者案頭必備的工具書之一。

1概述

《神農本草經》又名《神農本草》,簡稱《本草經》或《本經》,中國現存最早的藥學專著。由炎帝嘗百草后,後人撰寫,撰人不詳,「神農」為託名。全書分三卷,載葯365種(植物葯252種,動物葯67種,礦物葯46種),分上、中、下三品,文字簡練古樸,成為中藥理論精髓。其成書年代自古就有不同考論,或謂成於秦漢時期,或謂成於戰國時期。原書早佚,現行本為後世從歷代本草書中集輯的。該書最早著錄於《隋書經籍志》,載「神農本草,四卷,雷公集注」。《舊唐書·經籍志》、《唐書·藝文志》均錄「神農本草,三卷」,

唐抄本 本草集注

唐抄本 本草集注
宋《通志·藝文略》錄「神農本草,八卷,陶隱居集注」,明《國史經籍志》錄「神農本草經,三卷」,《清史稿·藝文志》錄「神農本草經,三卷」。歷代有多種傳本和注本,現存最早的輯本為明盧復輯《神農本經》(1616),流傳較廣的是清孫星衍、孫馮翼輯《神農本草經》(1799),以及清顧觀光輯《神農本草經》(1844)、日本森立之輯《神農本草經》(1854)。
成書於東漢的神農本草經,是中國現存最早的藥物學專著。書中共收葯365種,植物葯252種,動物葯67種,礦物葯46種。根據藥物的性能和使用目的的不同分為上、中、下三品。上品120種,「無毒」;中品120種,「無毒有毒,斟酌其宜」;下品125種,「多毒不可久服」。這是中國藥物學最早分類法,為歷代沿用。書中對每一味葯的記載都較詳細,包括藥物的主治、性味、產地、採集時間、入葯部分和異名等,經過長期臨床實踐和現代科學研究,證明所載藥物藥效絕大部分是正確的。
書中對每一味葯的產地、性質、採集時間、入葯部位和主治病症都有詳細記載。對各種藥物怎樣相互配合應用,以及簡單的製劑,都做了概述。更可貴的是早在兩千年前,我們的祖先通過大量的治療實踐,已經發現了許多特效藥物,如麻黃可以治療哮喘,大黃可以瀉火,常山可以治療瘧疾等等。這些都已用現代科學分析的方法得到證實。
在中國古代,大部分藥物是植物葯,所以「本草」成了它們的代名詞,這部書也以「本草經」命名。漢代托古之風盛行,人們尊古薄今,為了提高該書的地位,增強人們的信任感,它借用神農遍嘗百草,發現藥物這婦孺皆知的傳說,將神農冠於書名之首,定名為《神農本草經》。儼然《內經》冠以黃帝一樣,都是出於託名古代聖賢的意圖。

2內在原則和影響

《本經》依循《內經》提出的君臣佐使的組方原則,也將藥物以朝中的君臣地位為例,來表明其主次關係和配伍的法則。《本經》對藥物性味也有了詳盡的描述,指出寒熱溫涼四氣和酸、苦、甘、辛、咸五味是藥物的基本性情,可針對疾病的寒、熱、濕、燥性質的不同選擇用藥。寒病選熱葯;熱病選寒葯;濕病選溫燥之品;燥病須涼潤之流,相互配伍,並參考五行生剋的關係,對藥物的歸經、走勢、升降、浮沉都很了解,才能選葯組方,配伍用藥。
藥物之間的相互關係也是藥學一大關鍵,《本經》提出的「七情和合」原則在幾千年的用藥實踐中發揮了巨大作用。藥物之間,有的共同使用就能相互輔佐,發揮更大的功效,有的甚至比各自單獨使用的效果強上數倍;有的兩葯相遇則一方會減小另一方的藥性,便其難以發揮作用;有的葯可以減去另一種藥物的毒性,常在炮製毒性葯時或者在方中制約一種葯的毒性時使用;有的兩種藥品本身均無毒,但兩葯相遇則會產生很大的毒性,損害身體等等。這些都是業醫者或從事藥物學研究的人員必備的基本專業知識,十分重要,甚至操縱著生死之關隘,不可輕忽一分半毫。
很長一段歷史時期內,《神農本草經》都是醫生和藥師學習中藥學的教科書,或者是作為必讀書,被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上。書中對於藥物性質的定位和對其功能主治的描述十分準確,其中規定的大部分藥物學理論和配伍規則,到今天,也仍是中醫藥學的重要理論支柱。對於現代的中醫臨床,《神農本草經》的論述仍舊具有十分穩固的權威性,同時,它也成為了醫學工作者案頭必備的工具書之一。

3輯本種類

《本經》原本早已散佚。現所見者,大多是從《證類本草》、《本草綱目》等書所引用的《本經》內容而輯成的。由於重輯者的著眼點和取材不同,因而各種輯本的形式和某些內容有一定的差異。常見的輯本有:
1.盧復輯《神農本經》三卷(公元1602~1616年,明萬曆30-44年)。是從《證類本草》和《本草綱目》中摘出所引的《本經》原文編輯而成。
2.孫星衍、孫馮翼同輯《神農本草經》三卷(公元1799年,清嘉慶4年)。是從《證類本草》上的白字輯出。並在每條正文之後,引用了《吳普本草》、《名醫別錄》、《淮南子》、《抱朴子》、《太平御覽》、《爾雅》、《說文》等古書,詳加考證,引證詳實,資料豐富,是較好的一種輯本。
3.顧觀光輯《神農本草經》四卷(公元1844年,清道光24年)此書分序錄、上品、中品、下品四部分。藥品次序是依照《本草綱目》卷二所載《神農本草經》目錄排列的。經文均依《證類本草》。唐、宋類書所引有出於《證類本草》之外的,也一併輯人。
4.森立之(日本人)輯《神農本草》四卷(公元1854年,日本嘉永7年,清咸豐4年)。依據《千金方》、《醫心方》、《唐本草》、《證類本草》、《本草和名》等重輯而成。別作「考異」,附之於後。
5.王閻運輯《神農本草經》三卷(公元1885年,清光緒11年)。是從《證類本草》輯出。王氏對醫學和考據學都不是內行,所以此書內容是比較草率的。
6.姜國伊輯《神農本經》一冊,未分卷(公元1892年,清光緒18年)。是根據《本草綱目》等輯成。
上述六種輯本,以孫、顧的輯本流行較廣。這些輯本經重輯者的研究考證,基本上已接近原來的面目。
現知歷史上有《本經》輯本16種。主要有:
1.南宋王介首次輯此書之佚文,成《本草正經》3卷,今佚。
2.明末盧復(不遠)所輯《神農本經》3卷,目錄依《本草綱目》所出,正文取自《證類本草》。
3.清過孟起(繹之)輯《本草經》3卷(1687年),佚文取自《證類本草》,今僅存殘卷。
4.清孫星衍(淵如)、孫馮翼(鳳卿)合輯《神農本草經》3卷(1799年),每葯增補生長環境內容,又輯入《吳氏本草》、《名醫別錄》及若干藥物考證資料,考證精詳。
5.清顧觀光(尚之)輯《神農本草經》4卷(約1844年),略加考校。
6.清汪宏(廣庵)自稱得《嘉本草》宋本,據此輯《神農本草經》3卷(1885年)。然或謂汪氏所輯,並非依據宋本《本經》。
7.清末王?運(紉秋)輯《神農本草經》3卷(1885年),收葯360種,亦托稱得宋嘉年間《神農本草經》刊本。
8.劉復取王氏輯本,兼參孫星衍、顧觀光所輯,刊《神農本草》(1942年)。
9.清姜國伊(尹人)輯《神農本經》(1862~1892年),排列及佚文悉遵《本草綱目》。
10.近人尚志鈞輯成《神農本草經校點》(1983年),集取眾人之長,詳加校訂。
11.曹元宇輯《本草經》(1987年)3卷,
12.王筠默《神農本草經》(1988年)3卷。
13.日本森立之輯《神農本草經》3卷,附《序錄》1卷、《考異》1卷。該輯本引證廣博,考證精詳。

4相關來源

中國歷史上有"神農嘗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的傳說,反映了古代勞動人民在與自然和疾病作鬥爭的過程
神農本草經
中發現藥物、積累經驗的艱苦過程,也是中藥起源於生產勞動的真實寫照。
早在夏商周時期(約公元前22世紀末--前256年),中國就已出現藥酒及湯液。西周(約公元前11世紀--前771年)的《詩經》是中國現存文獻中最早記載有藥物的書籍。現存最早的中醫理論典籍《內經》提出了"寒者熱之,熱者寒之","五味所入","五臟苦欲補瀉"等學說,為中藥基本理論奠定了基礎。
現存最早的藥學專著《神農本草經》是秦漢時期(公元前221--公元220年)眾多醫學家搜集、總結了先秦以來豐富藥學資料而成書的。本書載葯365種,至今尚為臨床所慣用。它的問世,標誌著中藥學的初步確立。
在3000多年前的殷商甲骨文中,中國已經有關於醫療衛生以及十多種疾病的記載。周代已經使用望、聞、問、切等診病方法和藥物、針灸、手術等治療方法。秦漢時期,形成了《黃帝內經》這樣具有系統理論的著作。此書是現存最早的一部中醫理論性經典著作。張仲景所著的《傷寒雜病論》,專門論述了多種雜病的辨證診斷、治療原則,為後世的臨床醫學奠定了發展的基礎。漢代外科學已具有較高水平。據《三國志》記載,名醫華佗已開始使用全身麻醉劑"麻沸散"進行各種外科手術。
從魏晉南北朝(公元220--589年)到隋唐五代(公元581--960年),脈診取得了突出的成就。晉代名醫王叔和所著的《脈經》歸納了24種脈象。該書不僅對中國醫學有很大影響,而且還傳到了國外。這一時期醫學各科的專科化已趨成熟。針灸專著有《針灸甲乙經》;《抱朴子》和《肘後方》是煉丹的代表著作;製藥方面有《雷公炮炙論》;外科有《劉涓子鬼遺方》;《諸病源候論》是病因專著,《顱囟經》是兒科專著;《新修本草》是世界上第一部藥典;眼科專著有《銀海精微》等等。另外,唐代還有孫思邈的《千金要方》和王燾的《外台秘要》等大型方書。
唐代(公元618--907年)經濟繁榮,促進了中藥學的發展。唐政府率先完成了世界第一部藥典性本草--《唐本草》的編修工作。全書載葯850種,還增加了藥物圖譜,進一步完善了中藥學的規模格局。
在宋代(公元960---1279年)醫學教育中,針灸教學有了重大改革。王惟一著有《銅人腧穴針灸圖經》,後來,他又設計製造等身大針灸銅人兩具,教實習操作。這一創舉,對後世針灸的發展影響很大。明代(公元1368--1644年)時,有一批醫學家提出把傷寒、溫病和溫疫等病區分開。到了清代,溫病學說達到成熟階段,出現了《溫熱論》等專著。
從明代開始,西方醫學傳入中國,一批醫學家們主張"中西醫匯通",成為當代中西醫結合的先聲。
到了明代(公元1368---1644年),醫藥學家李時珍歷時27年,完成了中藥學巨著《本草綱目》,全書載葯1892種,成為中國本草史上最偉大的集成之作。

5目錄

卷一上經
玉石(上品)
丹沙、 雲母、玉泉、 石鐘乳、涅石、 消石、朴消、 滑石、石膽、空青、 曾青、禹餘糧、太乙餘糧、 白石英、紫石英、青石、赤石、黃石、白石、黑石脂等白青、扁青。
草(上品)
菖蒲 菊花人蔘天門冬甘草乾地黃術菟絲子牛膝充蔚子女萎防葵柴胡麥門冬車前子木香署豫 薏苡仁澤瀉 遠志龍膽細辛石斛巴戟天白英白蒿赤箭奄閭子 析蓂子蓍實 赤芝卷柏藍實芎 蘼蕪黃連絡石蒺藜子黃耆肉鬆蓉防風蒲黃香蒲續斷葉漏蘆營實天名精 決明子丹參茜根飛廉 五味子旋華蘭草 蛇床子地膚子景天茵陳 杜若沙參白兔藿徐長卿 石龍芻薇銜 雲實王不留行升麻青蘘姑活 別羈淮木
木(上品)
牡桂 菌桂松脂 槐實枸杞柏實伏苓榆皮酸棗櫱木乾漆 五加皮蔓荊實辛夷桑上寄生杜仲。
女貞實木蘭蕤核橘柚
人(上品)
發髲
獸(上品)
龍骨 麝香牛黃熊脂白膠 阿膠
禽(上品)
丹雄雞 雁肪
蟲魚(上品)
石蜜蜂子 蜜蠟牡蠣 龜甲桑蜱蛸 海蛤文蛤蠡魚鯉魚。
果(上品)
藕實莖 大棗葡萄 蓬虆雞頭實
米穀(上品)
胡麻麻賁
菜(上品)
冬葵子莧實瓜蒂 瓜子苦菜
卷二中經
玉石(中品)
雄黃石流黃雌黃水銀石膏慈石凝水石 陽起石孔公櫱殷孽 鐵精理石 長石膚青
草(中品)
乾薑枲耳實葛根括樓根苦參當歸麻黃 通草芍藥 蠡實瞿麥元參秦艽百合
知母貝母 白芷淫羊藿黃芩狗脊石龍芮茅根紫菀紫草 敗醬白鮮酸醬紫參
藁本石韋 萆薢白薇水萍 王瓜地榆海藻澤蘭防己款冬花牡丹 馬先蒿積雪草
女菀 王孫蜀羊泉爵床假蘇翹根
木(中品)
桑根白皮竹葉吳茱萸卮子蕪荑枳實厚朴秦皮秦菽山茱萸紫葳豬苓白棘龍眼
松羅衛矛合歡
獸(中品)
白馬莖鹿茸 牛角(角思) 羖羊角牡狗陰莖 羚羊角犀角
禽(中品)
燕屎天鼠屎
蟲魚(中品)
蝟皮 露蜂房鱉甲蟹 柞蟬蠐螬烏賊魚骨白僵蠶蛇魚甲樗雞 蛞蝓石龍子木虻蜚虻
蜚廉蟅蟲 伏翼
果(中品)
梅實
米穀(中品)
大豆黃卷神農本草經》之粟米黍米
菜(中品)
蓼實 蔥實水蘇
卷三 下經
玉石(下品)
石灰 礜石鉛丹粉錫代赭 戎鹽白堊 冬灰青琅玕
草(下品)
附子 烏頭天雄 半夏虎掌鳶尾 大黃亭歷 桔梗莨盪子草蒿 旋復花藜蘆芫華 鉤吻射干蛇合恆山蜀漆 甘遂白斂青葙子雚菌白芨大戟澤漆茵芋貫眾 蕘花牙子羊躑躅 商陸羊蹄扁蓄狼毒白頭翁鬼臼羊桃 女青連翹蘭茹烏韭 鹿藿 蚤休石長生陸英藎草牛扁夏枯草
木(下品)
巴豆 蜀菽皂莢柳華楝實 郁李仁莽草雷丸桐葉 梓白皮石南黃環溲疏鼠李。
葯實根欒華蔓椒
獸(下品)
豚卵 麋脂鳥畾鼠 六畜毛蹄甲
蟲魚(下品)
蝦蟆馬刀蛇蛻蚯蚓蠮螉吳蚣水蛭班苗貝子 石蠶雀瓮蜣螂螻蛄 馬陸
地膽鼠婦熒火 衣魚
木(下品)
桃核仁 杏核仁
米穀(下品)
腐婢
菜(下品)
苦瓠水靳

6相關信息

《神農本草經》的作者及成書時代尚無實證加以確定,大約成書於公元前一世紀左右,即秦漢時期;也並非出自一時一人之手,而是秦漢時期眾多醫學家總結、搜集、整理當時藥物學經驗成果的專著,此已經是醫學史界比較公認的結論。
全書分3(或4)卷,共收載藥物365種,其中植物葯252種,動物葯67種,礦物葯46種。書中敘述了各種藥物的名稱、性味、有毒無毒、功效主治、別名、生長環境、採集時節以及部分藥物的質量標準、炮炙、真偽鑒別等,所載主治症包括了內、外、婦、兒、五官等各科疾病170多種,並根據養命、養性、治病三類功效將藥物分為上、中、下三品。上品120種為君,無毒,主養命,多服久服不傷人,如人蔘、阿膠;中品120種為臣,無毒或有毒,主養性,具補養及治療疾病之功效,如鹿茸、紅花;下品125種為佐使,多有毒,不可久服,多為除寒熱、破積聚的藥物,主治病,如附子、大黃。書中有200多種藥物至今仍常用,其中有158種被收入1977年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 
《神農本草經》有序例(或序錄)自成l卷,是全書的總論,歸納了13條藥學理論,首次提出了「君臣佐使」的方劑理論,一直被後世方劑學所沿用,但在使用過程中,含義已漸漸演變,關於藥物的配伍情況,書中概括為「單行」、「相須」、「相使」、「相畏」、「相惡」、「相反」、「相殺」七種,稱為七情,指出了藥物的配伍前提條件,認為有的藥物合用,可以相互加強作用或抑製藥物的毒性,因而宜配合使用,有的藥物合用會使原有的藥理作用減弱,或產生猛烈的副作用,這樣的葯應盡量避免同時使用。書中還指出了劑型對藥物療效的影響,丸、散、湯、膏適用於不同的藥物或病症,違背了這些,就會影響藥物的療效。
由於歷史和時代的局限,《神農本草經》也存在一些缺陷,為了附會一年365日,書中收載的藥物僅365種,而當時人們認識和使用的藥物已遠遠不止這些。這365種藥物被分為上、中、下三品,以應天、地、人三界,既不能反應藥性,又不便於臨床使用,這些明顯地受到了天人合一思想的影響,而且在神仙不死觀念的主導下,收入了服石、煉丹、修仙等內容,並把一些劇毒的礦物葯如雄黃、水銀等列為上品之首,認為長期服用有延年益壽的功效。這顯然是荒謬的。此外,《神農本草經》很少涉及藥物的具體產地,採收時間,炮製方法,品種鑒定等內容,這一缺陷直到《本草經集注》才得以克服。
儘管如此,《神農本草經》的歷史地位卻是不可低估的,它將東漢以前零散的藥學知識進行了系統總結,其中包含了許多具有科學價值的內容,被歷代醫家所珍視。而且其作為藥物學著作的編撰體例也被長期沿用,作為中國第一部藥物學專著,影響是極為深遠的。
《神農本草經》,簡稱《本經》,是中國現存最早的一部藥學專著。其著作年代及作者問題,由於《帝王世紀》有:「炎帝神農氏……嘗味草木,宜葯療疾,著本草四卷」之說,故使人認為《本經》作者是神農。如北齊顏之推《家訓》即謂「本草神農所述」。但神農在歷史上是傳說中的人物,況神農時代,尚未有文字,因此不能認為是神農所著。據梁代陶弘景在《本草經集注》序中謂:「本經所出郡縣,乃後漢時制,疑係仲景、元化等所記」。宋代掌禹錫在《嘉佑補註本草》序中謂:「上世未著文字,師學相傳,謂之本草。兩漢以來名醫益眾,張機、華倫輩始因古學,附以新說,通為編述,《本經》由是見於經錄」。南宋王應麟在《困學紀聞》中謂:「神農作本草非也。三五之世,朴略之風,史氏不繁,紀錄無見。斯實后醫工知草木之性,託名炎帝耳」。近代梁啟超在《古書真偽及其年代沖說:「此書在東漢三國間已有之,至宋、齊間則已立規模矣。著者之姓名雖不能確指,著者之年代則不出東漢末訖宋、齊之間」。故現代學者,一般都認為《本經》為東漢末年(約公元200年)之作品,非一人之手筆,是集體所創作,而託名於神農。正如《淮南子·修務訓》所說:「世俗之人,多尊古而賤今,故為道者必托之於神農、黃帝,而後始能人說」,所以《本經》上冠以神農二字,亦即此故。
《本經》載葯365種,其中有植物葯252種,動物葯67種,礦物葯46種(此據顧觀光輯本統計之數,其他各本,互有出人)。根據藥物的性能和使用目的,分為上、中、下三品。上品一百二十種,無毒。大多屬於滋補強壯之品,如人蔘、甘草、地黃、大棗等,可以久服。中品一百二十種,無毒或有毒,其中有的能補虛扶弱,如百合、當歸、龍眼、鹿茸等;有的能祛邪抗病,如黃連、麻黃、白芷、黃芩等。下品一百二十五種,有毒者多,能祛邪破積,如大黃、烏頭、甘遂、巴豆等,不可久服。
《本經》對每味葯所記載的內容,有性味、主治、異名及生長環境。如「當歸味甘溫,主咳逆上氣,溫瘧寒熱洗洗在皮膚中,婦人漏下,絕子,諸惡瘡瘍金瘡,煮飲之。一名干歸。生川穀。」這些內容以當時的水平來衡量,是比較切實的。
《本經》不僅記載著365種葯的性味、主治等內容,還在其《序錄》中簡要地提出:「葯有酸咸甘苦辛五味,又有寒熱溫涼四氣及有毒無毒。」「療寒以熱葯,療熱以寒葯,飲食不消以吐下藥……各隨其所宜」等基本理論及用藥原則。並總結了「葯有君臣佐使」,「有單行者,有相須者,有相使者,有相畏者,有相惡者,有相反者,有相殺者」等藥物配伍方法。為了保證藥物質量,還指出要注意藥物的產地,採集藥物的時間、方法、真偽。製成各種劑型,要隨藥性而定。用毒藥應從小劑量開始,隨病情的發展而遞增。服藥時間應按病位所在確定在食前、食后或早晨、睡前服藥。如此等等,對臨床用藥都有一定的指導意義。
《本經》是漢以前勞動人民在實踐中所積累的用藥經驗的總結,它將藥物分為上、中、下三品,是中藥學按功用分類之始。它所述的藥物主治大部分是正確的,有一定的科學價值。如水銀治疥瘡,麻黃平喘,常山治瘧,黃連治痢,牛膝墮胎,海藻治癭瘤。不但確有實效,而且有一些還是世界上最早的記載。如用水銀治皮膚疾病,要比阿拉伯和印度早500-800年。
《本經》的問世,對中國藥學的發展影響很大。歷史上具有代表性的幾部《本草》,如《本草經集注》、《新修本草》、《證類本草》、《本草綱目》等,都淵源於《本經》而發展起來的。但由於歷史條件的限制,其中未免摻雜了少數荒誕不稽之說。如朴消「煉何服之,輕身神仙」,太一餘糧「久服輕身飛行千里神仙」,澤瀉「久服能行水上」,水銀「久服神仙不死」等等。這些唯心之說,與當時迷信方士(僻海》1979年版方士條:「中國古代好講神仙方術的人」)有一定的關係。對此,當本著去蕪取精的精神,批判地繼承其正確的內容。
《本經》原本早已散佚。現所見者,大多是從《證類本草》、《本草綱目》等書所引用的《本經》內容而輯成的。由於重輯者的著眼點和取材不同,因而各種輯本的形式和某些內容有一定的差異。常見的輯本有:
1.盧復輯《神農本經》三卷(公元1602~1616年,明萬曆30-44年)。是從《證類本草》和《本草綱目》中摘出所引的《本經》原文編輯而成。
2.孫星衍、孫馮翼同輯《神農本草經》三卷(公元1799年,清嘉慶4年)。是從《證類本草》上的白字輯出。並在每條正文之後,引用了《吳普本草》、《名醫別錄》、《淮南子》、《抱朴子》、《太平御覽》、《爾雅》、《說文》等古書,詳加考證,引證詳實,資料豐富,是較好的一種輯本。
3.顧觀光輯《神農本草經》四卷(公元1844年,清道光24年)此書分序錄、上品、中品、下品四部分。藥品次序是依照《本草綱目》卷二所載《神農本草經》目錄排列的。經文均依《證類本草》。唐、宋類書所引有出於《證類本草》之外的,也一併輯入。
4.森立之(日本人)輯《神農本草》四卷(公元1854年,日本嘉永7年,清咸豐4年)。依據《千金方》、《醫心方》、《唐本草》、《證類本草》、《本草和名》等重輯而成。別作「考異」,附之於後。
5.王閻運輯《神農本草經》三卷(公元1885年,清光緒11年)。是從《證類本草》輯出。王氏對醫學和考據學都不是內行,所以此書內容是比較草率的。
6.姜國伊輯《神農本經》一冊,未分卷(公元1892年,清光緒18年)。是根據《本草綱目》等輯成。
上述六種輯本,以孫、顧的輯本流行較廣。這些輯本經重輯者的研究考證,基本上已接近原來的面目。
主要研究著作
《神農本草經》是漢代本草官員的託名之作,后因戰亂喪失。僅存四卷本(見陶弘景序),經魏晉名醫迭加增訂,又產生出多種本子,陶隱居稱之為「諸經」。陶弘景「苞綜諸經,研括煩省」作《本草經集注》,以《集注》為分界點,對《集注》以前的多種《本草經》,稱之為陶弘景以前的《本草經》;收載在《集注》中的《本草經》,稱之為陶弘景整理的《本草經》。陶弘景整理的《本草經》存於歷代主流本草中;陶弘景以前的《本草經》散存於宋以前的類書和文、史、哲古書的注文中。
本書的作者尚志鈞先生不但對主流本草中保存的陶弘景整理的《本草經》文加以全面的輯復校注,而且對古書所引的陶弘景以前的《本草經》佚文也進行了堪稱全面細緻的輯校分析。並將50餘年的學海探索所得,撰成說理有據、資料詳實的源流考,以饗讀者。略言之,《神農本草經校注》的主體內容分三部分:
1.陶弘景整理的《神農本草經》的全面輯校
2.古書所引的《本草經》佚文的全面輯校
3.《神農本草經》文獻源流考。

7著作價值

《神農本草經》的歷史地位不可低估,它將東漢以前零散的藥學知識進行了系統總結,其中包含了許多具有科學價值的內容,被歷代醫家所珍視。而且其作為藥物學著作的編撰體例也被長期沿用,作為中國第一部藥物學專著,影響是極為深遠的。《神農本草經》首次提出了「君臣佐使」的方劑理論,一直被後世方劑學所沿用,有序例(或序錄)自成l卷,是全書的總論,歸納了13條藥學理論。
《神農本草經》的問世,對中國藥學的發展影響很大。歷史上具有代表性的幾部《本草》,如《本草經集注》、《新修本草》、《證類本草》、《本草綱目》等,都淵源於《本經》而發展起來的。藥物之間的相互關係也是藥學一大關鍵,《本經》提出的「七情和合」原則在幾千年的用藥實踐中發揮了巨大作用。藥物之間,有的共同使用就能相互輔佐,發揮更大的功效,有的甚至比各自單獨使用的效果強上數倍;有的兩葯相遇則一方會減小另一方的藥性,便其難以發揮作用;有的葯可以減去另一種藥物的毒性,常在炮製毒性葯時或者在方中制約一種葯的毒性時使用;有的兩種藥品本身均無毒,但兩葯相遇則會產生很大的毒性,損害身體等等。這些都是業醫者或從事藥物學研究的人員必備的基本專業知識,十分重要,甚至操縱著生死之關隘,不可輕忽一分半毫。
很長一段歷史時期內,《神農本草經》都是醫生和藥師學習中藥學的教科書,或者是作為必讀書,被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上。書中對於藥物性質的定位和對其功能主治的描述十分準確,其中規定的大部分藥物學理論和配伍規則,到今天,也仍是中醫藥學的重要理論支柱。對於現代的中醫臨床,《神農本草經》的論述仍舊具有十分穩固的權威性,同時,它也成為了醫學工作者案頭必備的工具書之一。
對藥物治病取效的客觀評價
《神農本草經·序錄》認為凡「欲治病,先察其源,先候病機,五臟未虛,六府未竭,血脈未亂,精神未散,服藥必治。若病已成,可得半愈。病勢已 過,命將難全。」此處首先告誡人們,有病必須早治;其次強調了疾病的痊癒與否,不能完全依賴藥物的作用,主要是機體的防禦機能和在藥物干預下機體驅邪愈病的內在能力。
重視服藥時間與療效的關係
《神農本草經·序錄》認為:「病在胸膈以上者,先食后服藥;病在腹以下者,先服藥而後食;病在四肢血脈者,宜空腹而在旦;病在骨髓者,宜飽滿而 在夜。」這說明本書作者在認真總結前人用藥經驗的基礎上,認識到服藥時間與藥物療效之間的密切關係。
葯有酸、咸、甘、苦、辛五味
《神農本草經·序例》所謂「葯有酸、咸、甘、苦、辛五味」,其本義是指人們可以品嘗到的藥物真實滋味。藥物真實滋味不止五種,由於受事物五行屬性歸類理論的影響,於是自古至今,將藥物之滋味統統納之於五味之中,並將澀味附之於酸,淡味附之於甘,以合藥物五味的五行屬性歸類。
認為葯「有毒無毒,斟酌其宜」
「有毒無毒,斟酌其宜」(《神農本草經·序錄》)是指臨證用藥時,務必要先知道哪些藥物有毒,哪些藥物無毒。有毒之葯,其毒性之大小及程度何如等等,然後再根據臨證實際情況,斟酌用藥。

認為葯有「七情和合」

《神農本草經·序錄》認為:葯「有單行者,有相須者,有相使者,有相畏者,有相惡者,有相反者,有相殺者。凡此七情,合和視之。」這就是藥物配 伍理論中「七情和合」的源頭。「七情和合」是指藥物配伍中的特殊關係。

8作者簡介

神農不是醫藥學家,自然也不會是《神農本草經》的真實作者,這一點在中醫學界基本得到承認。但是翻開歷史,發現有太多的醫家都以為《神農本草經》的作者是神農。
「神農說」最有力的鼓吹者是陶弘景。《集注·序錄》云:「舊說皆稱神農《本經》,余以為信然。」其後的顏之推,孔志約等也是這樣認為的。《顏氏家訓》云:「典籍錯亂,非止於此,譬猶本草,神農所述,而有豫章、朱崖、趙國、常山、奉高、真定、臨淄、馮詡等郡縣名,出諸藥物。」孔志約序《新修本草》云:「以為《本草經》者,神農之所作,不刊之書也。」即使到了清代,考據大家趙翼仍迷信陶說,以《本草經》為神農之作,《曝雜記》云:「三皇之書,伏羲有《易》,神農有《本草)),黃帝有《素問》。《易》以卜笠存,《本草》《素問》以方伎存。」由此可見,在缺乏嚴謹治學精神和質疑精神的情況下,一個謊言能流傳上千年。但也有嚴謹的學者能夠獨立思考,對此說提出質疑。梁朝阮孝緒撰《七錄》始記有《神農本草經》這本書,計有三卷。是書云:「世謂神農嘗葯。黃帝以前,文字不傳,以識相付,至桐雷乃載篇冊。然所載郡縣多漢時,疑張仲景、華陀竄記其語。」
宋代王應麟也對神農著書說提出質疑,其在《困學紀聞》云:「今詳神農作本草,非也。三五之世,朴略之風,史氏不繁,紀錄無見,斯實後世醫工知草木之性,託名炎帝耳。」宋代葉夢得《書傳》云:「《神農本草》但三卷,所載甚略,初議者與其記出產郡名,以為東漢人所作。」清代姚恆《古今偽書考》云:「漢志無本草,按《漢書·平帝紀》,詔天下舉知方術本草者。書中有後漢郡縣地名,以為東漢人作也。」陳叔方在其所著《穎川語錄》中寫到《神農本草經》當中使用的某些藥名有故意做雅的痕迹。比如,把「黃精」寫成「黃獨」,「山芋」寫成「玉延」,「蓮」寫成「藕實」,「荷」寫成「水芝」,「芋」寫成「土芝」,「螃蟹」寫成「擁劍」。這種華而不實的故意做雅,是東漢學風的典型表現。早在西漢《淮南子·修務訓》中就有:「世俗之人,多尊古而賤今,故為道者,必托於神農、黃帝,而後始入說。」一語道破當時的風氣。
那《神農本草經》的作者是誰呢,通觀全書,可以得出此書和《內經》一樣並非出於一時一人之手,經歷了較長時間的補充和完善。最後的成書時間不會早於東漢。

9著作缺陷

由於歷史和時代的局限,《神農本草經》也存在一些缺陷,為了附會一年365日,書中收載的藥物僅365種,而當時人們認識和使用的藥物已遠遠不止這些。這365種藥物被分為上、中、下三品,以應天、地、人三界,既不能反應藥性,又不便於臨床使用,這些明顯地受到了天人合一思想的影響,而且在神仙不死觀念的主導下,收入了服石、煉丹、修仙等內容,並把一些劇毒的礦物葯如雄黃、水銀等列為上品之首,認為長期服用有延年益壽的功效。這顯然是荒謬的。此外,《神農本草經》很少涉及藥物的具體產地,採收時間,炮製方法,品種鑒定等內容,這一缺陷直到《本草經集注》才得以克服。
《神農本草經》首次提出了「君臣佐使」的方劑理論,一直被後世方劑學所沿用,但在使用過程中,含義已漸漸演變,關於藥物的配伍情況,書中概括為「單行」、「相須」、「相使」、「相畏」、「相惡」、「相反」、「相殺」七種,稱為七情,指出了藥物的配伍前提條件,認為有的藥物合用,可以相互加強作用或抑製藥物的毒性,因而宜配合使用,有的藥物合用會使原有的藥理作用減弱,或產生猛烈的副作用,這樣的葯應盡量避免同時使用。書中還指出了劑型對藥物療效的影響,丸、散、湯、膏適用於不同的藥物或病症,違背了這些,就會影響藥物的療效。
上一篇[浚達]    下一篇 [《莎翁情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