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資本主義國家福利社會政策福利政體執政屬性

福利國家是資本主義國家通過創辦並資助社會公共事業,實行和完善一套社會福利政策和制度,對社會經濟生活進行干預,以調節和緩和階級矛盾,保證社會次序和經濟生活正常運行,維護壟斷資本的利益和統治的一種方法。在施瓦茨的《美國法律史》一書中,福利國家是指從羅斯福新政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間的歷史階段。

1總述

理論起源
現代福利制度起源於英國的《貝弗里奇報告》。《貝弗里奇報告》對戰後英國福利社會的建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這個報告主張的社會福利可以被概括為「3U」思想:普享性原則(Universality),即所有公民不論其職業為何,都應被覆蓋以預防社會風險;統一性原則(Unity),即建立大一統的福利行政管理機構;均一性原則(Uniformity),即每一個受益人根據其需要,而不是收入狀況,獲得資助。
簡介
前提:在生產力提高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比較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
資金來源:由個人繳納,企業繳納和國家補貼三部分組成
變化:從單純的救濟發展成為公民的社會權利,得到立法和制度上的保證
種類:包括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和養老保險
特點:覆蓋面廣,低收入階層受惠多。
實質:是由國家進行國民收入再分配的一種形式,反映了分配領域社會化的趨勢。
由來:20世紀30年代的經濟大危機孕育了世界大戰,但也催生了英國的「人民預算」和美國的「羅斯福新政」。在戰爭廢墟上建立起的是新的福利制度,后被泛稱為「福利國家」。

推廣

福利國家在20世紀下半葉成了西歐社會的時代精神和基本制度。此後,這一福利國家理念被推廣到歐洲其他國家。其中,最典型的是北歐國家,它們後來甚至成了西方福利國家的「櫥窗」。而作為福利國家策源地的英國,自上世紀70年代遇到財政困難后,開始改革並逐漸削減福利的規模,引入市場因素。英國削減福利制度的改革,是由其財政壓力帶來的,此後,削減福利的改革浪潮逐步席捲到幾乎所有西方發達國家,包括美國。而自從1990年蘇東劇變以後,北歐國家卻「逆向而行」,實行了擴大福利制度的改革。國外有學者認為,英國作為昔日福利制度的發源地,它的福利制度已不是貝弗里奇模式了;相反,北歐國家卻繼承了英國模式的「衣缽」,成為貝弗里奇模式的典範。

2西方福利

在西方國家福利制度中,社會公正這一概念始終包含著兩重涵義,彼此相輔相成:一是機會的平等,即制度的平等問題,二是國家保護人的轉移支付,即再分配作用問題。前者強調「社會權利」,後者強調「削減貧困」。但實際上,完全以「3U」標準來衡量,真正的貝弗里奇式的福利模式,即全民福利模式,在任何國家包括英國和北歐國家也沒有完全實現。例如,在英國,「全民低保」從來就沒有真正地實現過,其相當的非繳費型給付都是針對一定的目標群體進行的。1999年建立的「最低收入保障」規定,如果存款在8000英鎊以上就不能獲得低保,2001年這一標準提高到12000英鎊,2005年又提高到16000英鎊。即使在北歐三國,許多非繳費型補貼也是家計調查式的。
可以說,西方福利制度的改革過程,實際上就是一個不斷打破福利津貼「大鍋飯」的過程。這一過程,用學界的表述來說,是社會保障「再商品化」的趨勢;用北歐三國的表述來說,是「工作有其酬」和「從福利到工作」的轉變;用美國的表述來說,是「拯救社會保障制度」;用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普雷斯科特的話來說,則是「保持時間一致性」:所謂公平絕不是指財富的再分配,也不是財富的轉移,而是要在消費過程中消除經濟政策「時間不一致性」的問題,否則,如果人們知道有人會為他們的消費買單的話,人們就不會再去儲蓄了,也不去工作了。

3基本國情

與中國相比,可以從中歸納出幾點:第一,上述國家的人均GDP都達到了幾萬美元,這些國家經歷了上百年資本主義的原始積累和幾百年對殖民地的掠奪,而中國打破「全民福利」的「大鍋飯」制度才幾十年,才剛剛跨過人均GDP1000美元的門檻。第二,高福利未必完全等於社會和諧。例如,2006年在法國,社會騷亂和「青年恐慌」頻繁發生,甚至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而與其福利支出大致相當的鄰居德國卻沒有發生同樣的情況。所以,福利模式的選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第三,福利制度屬二次分配,是體現社會公平的一個手段,但是,福利制度不能解決一次分配的全部問題。構建和諧社會的關鍵,還在於一次分配,要建立一個科學、公正的一次分配製度。否則,二次分配動作太大會扭曲勞動力市場,產生負激勵作用。第四,儘管近幾年中國財政收入形勢喜人,但從動態上看,中國的經濟增長不可能永遠維持這樣一個高增長態勢。當若干年之後經濟進入穩定發展狀態時,就會保持世界經濟增長率的平均值。財政上的任何增收在13億人口面前,只要用除法一除,也顯然無法跟發達國家去「看齊」了。第五,財政收入的可持續性也是一個問題。當前中國財政收入的來源結構,還不夠合理、不具有可持續性。
因此,向西方福利制度「看齊」是不現實的。任何西方國家搞的「全民保障」、「全民醫療」、「人民福利」等,都正在經歷著類似我們曾經經歷過的打破「大鍋飯」的改革過程。福利具有剛性,這是一個規律。降低福利會導致社會不穩定,這也是一個規律。這些規律已經或正在被西方福利國家的實踐所證明著。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打破「大鍋飯」,這迅速得到了全社會的擁護。這是因為,改革最終使人民得到了實惠,收入得到了提高。每年我們都會面對的收入分配問題和社會公平問題,首先是一次分配體制有弊端,而不完全是二次分配或福利制度的問題,況且福利制度只是二次分配的一個子系統而已。一次分配製度出現的問題,不應該在二次分配製度上去「下藥」,「藥方」更不該是向西方福利制度「看齊」。當然,說一次分配製度有弊端,決不意味著二次分配就沒有問題,而是說,一次分配是解決當前問題的關鍵。
總起來講,現階段,中國完善福利制度的目標還應是「減困」和「雪中送炭」,而不是「錦上添花」;是目標群體的救助,而不是「3U」思想所追求的普享主義;是集中福利資源用於最需要和最貧困的人,而不是「撒芝麻鹽」;是制度面前人人平等,使更多的社會群體跨進社保制度這一門檻,而不是來自於稅收轉移的人人有份。中國的任務是,要建立一個符合國情的福利制度,選擇一個具有長效機制的福利制度模式,不斷完善已經初具規模的福利制度雛形。

4相關信息

按照我的理解叫做福利政體比較恰當,因為「福利」是概念中政體的屬性。
福利政體是一個政府角色的概念,這個政體以積極促進經濟發展為己任,以為民眾提供社會庇護為己任,以糾正產生於市場經濟的社會不公正為己任。福利政體的對立面是「警察政體」(尋求準確翻譯ETAT MINIMUM),「警察政體」通常會壓制自由。
----維基
這種國家的政府會積極的干預社會和經濟領域以以保證民眾福利為目標。
---拉魯斯詞典
福利政體只是一種執政屬性,並不是資本主義國家政府的本質特點,社會主義國家也可以有,福利政體的特點在於尊重民眾的各項基本權利,特別在衛生、醫療、保險、教育等方面表現的尤為突出。
典型的福利國家有:科威特、卡達、巴林、瑞士、瑞典、挪威、新加坡、冰島、芬蘭、美、英、法、德、日本、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家。

部分典型福利國家標誌建築

部分典型福利國家標誌建築
上一篇[沙坪街道]    下一篇 [紫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