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高僧

福生,天津武清人,原名黎軍,1985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另有同名人士,中印度人(一說北天竺),梵名應為『布如烏代邪』(Punaudaya)或『布如烏伐邪』(Punpa^ya),意譯福生。下面分別詳細介紹。

1作家

作品
1942年開始發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著有散文集《漫筆話深情》和《黎軍小說散文選》(文集),中篇小說《夢》,短篇小說《一個未完的故事》、《娣妹倆》等,《散文《路》、《綠雲深處是青城》、《茶說》、《大山深處的來信》、《憶故人,說桂子》等,隨筆《他(她)是被遺忘還是應忘卻》等。

2歷史人物

生平
中印度人(一說北天竺)。梵名應為『布如烏代邪』(Punaudaya)或『布如烏伐邪』(Punpa^ya),意譯福生。自幼出家,善達聲明,通諸訓詁。既志弘道,遂歷游諸國。不憚遠夷,曾往錫蘭、楞伽山,隨緣游化南海諸國。適聞中國佛法興盛,乃搜集大小乘經律論一千五百餘部,於唐高宗永徽六年(655)抵達長安,敕住大慈恩寺。顯慶元年(656),奉敕赴崑崙諸國求異葯,既至南海,諸王歸敬,為其立寺,遂於該地度人授法。龍朔三年(663)返大慈恩寺,譯出《師子莊嚴王菩薩請問經》、《離垢慧菩薩所問禮佛法經》(以上二經現存)、《阿吒那智咒經》等三部三卷。禪林寺沙門慧澤譯語,豐德寺6 門道宣綴文及制序。同年,應南海真臘之請,遂自長安出發,后不知所終。相傳師為龍樹之傳人,著有《大乘集義論》四十餘卷。
據《續高僧傳》卷四〈那提傳〉、《開元釋教錄》等諸錄載,那提曾受玄奘排斥,故譯經宏願未遂云云,就此熊十力、張建木均曾撰文質疑。熊氏在〈唐世佛學舊派反對玄奘之暗潮〉一文中謂︰『蓋當時舊派反對奘師新譯,借那提之事,以造作謠言,誣陷奘師,群情如風波,轉相傳播,而奘師遂受千古不白之冤。』並列舉數疑點,以駁斥諸錄所記。張氏亦條舉數疑點以駁斥之,且謂〈那提傳〉是一篇有問題的傳記。
◎附︰張建木〈讀『續高僧傳·那提傳』質疑〉(摘錄自《現代佛教學術叢刊》)
道宣《續高僧傳》第四卷中的〈那提傳〉,我認為是一篇有問題的傳記。傳中提到那提是一位親傳龍樹大師衣缽的了不起的大法師,唐·永徽年間來到中國長安,隨身帶著很多梵本經論,想在中國翻譯弘通,但受到玄奘法師的阻力,志願未遂。若果真有這件事,當然是玄奘法師的盛德之累。可是如果把這篇傳記仔細讀一下,就不難發現不少可疑之點。現在把我認為有疑問的傳文徵引如下,並分別加以論列︰
(1)『那提三藏,唐曰福生,具依梵言,則雲布如烏代邪。以言煩多故,此但訛略而雲那提也。』按布如烏代邪原文當是Punaudaya。《南條目錄》根據別本作布如烏伐耶,因此還原為Punpa^ya(Puna+tupa^ya)。按upa^ya,此雲方便(漚和),意譯不當作『生』。而且『伐』字古代是個有舌音收尾的入聲字,通常用以作為bat、bad、bar或vat、vad、var的音譯字,不當以之作pa^的對音。
這一層且不多談,問題是布如烏代邪如何竟『訛略』為那提?根據何種音理來說明這種『訛略』?道宣也參加過譯場,縱然一時鬧不清,也可以問問別人,糊裡糊塗地就說布如烏代邪訛略為那提;未免令人不解。因此,首先這個人的名字就有問題。
(2)『以永徽六年(655)創達京師,有敕令於慈恩安置,所司供給。時玄奘法師當途翻譯,聲華騰蔚,(中略)既不蒙引,返充給使。』那提既蒙敕令住在慈恩寺,何以必須玄奘牽引?如永徽三年阿地瞿多來長安,也是奉敕安置於慈恩寺,然而他在翻譯《陀羅尼集經》時就得到當時權貴英國公、鄂國公的支持(參看《開元釋教錄》卷八)。那提若是如傳中所述那樣有學問,何以當時顯貴竟沒有任何人作他的護法!
而且,今本那提所譯《師子莊嚴王請問經》的卷首,有一篇題為道宣所撰的序文里說︰『皇上重法,降禮真人,厚供駢羅,祈誠甘露。』同樣,在那提所譯《離垢慧菩薩所問禮佛法經》的道宣序文說︰『來儀帝里,頻謁天庭,降厚禮於慈恩,將歸飛於海表。』當時皇帝既是對他那樣『降禮』,給了他那麼多的『厚供』,並且向他祈求『甘露』,他也『頻謁天庭』,那末,玄奘這一關,何必一定要過?還落得『返充給使』?可疑,可疑!
還有一點應該提到,題為道宣所撰的這兩篇經序,只說那提在龍朔三年(663)來長安,而《續高僧傳》說是永徽六年來長安,顯慶元年(656)奉命赴南海採藥,龍朔三年返回長安。若果然是永徽年間帶著梵本來到長安,同一著者所撰的經序,何以竟隻字不提?這也是可疑之點。
(3)『龍朔三年還返舊寺,所齎諸經,並為奘將北出。』『北出』不知何所指(玉華宮在陜北,最可能是指玉華宮)。玄奘自己將來的梵本經論都沒翻完,何必攜出另外的經?而且由顯慶元年到龍朔三年,即〈那提傳〉中所稱那提離開長安的幾年間,玄奘到過洛陽,住過西明寺、玉華宮。到洛陽去,不可能隨身攜帶那麼多的梵本。到玉華宮的目的,主要是為譯《大般若經》,其次所譯的幾部卷頭不大的毗曇、唯識諸論,玄奘自己應有梵本,沒有必要把其他眾多梵本帶去。若是曾經把慈恩寺的大部分梵本都搬到玉華宮或新建成的西明寺,那麼,這是一件大事,史傳上應當有記載,如把經像從弘福寺移到慈恩寺,《慈恩傳》就有明文,可是在有關的史傳中找不到從慈恩寺移出梵本的敘述。相反,在《慈恩傳》卷十敘述玄奘身後時說︰『自余未翻者,總付慈恩寺守掌,勿令損失。』冥詳的〈玄奘行狀〉也說『自余未翻本,付慈恩寺好掌,勿令損失』。既然未翻經論交慈恩寺保管,大部分梵本一定始終放在慈恩寺。
而且,當佛陀波利譯完《尊勝陀羅尼經》之後,原本被留在宮內,波利請發還,即蒙允許(《開元錄》卷九)。如果真是屬於那提的梵本被玄奘帶走,他請求皇帝催玄奘發還,想來也不是作不到的。
還有,那提如果真像傳中所述那麼有學問的話,照一般情況應該能夠背誦一些重要經論,似乎不至於沒有梵本就束手無策。
(4)『惟譯八曼荼羅、禮佛法、阿吒那智等三經。』據《開元錄》說,《師子莊嚴王請問經》,一名《八曼荼羅經》。奇怪的是,道宣所撰的《大唐內典錄》中沒有著錄這三部經。《內典錄》有的本子卷首題『麟德元年(664)撰』,有的版本後序作『龍朔四年(即麟德元年)出』,時間在那提譯經之後,如果道宣那麼欽佩那提,何以不著錄那提所譯的經?若說《內典錄》主要部分脫稿較早,道宣既然為那提作傳叫屈,寥寥的兩三部經名也似乎應該補入。最早著錄那提所譯經目的是《武周錄》,這部目錄常常註明出處,那提所譯的經並沒說明出於何錄。《開元錄》卷九︰『惟譯八曼荼羅等經三部,(中略)豐德寺沙門道宣綴文並制序。』這話可能也有問題,若是道宣真的作過那提的助手,何以在《續高僧傳》〈那提傳〉中不提?道宣曾助譯《大菩薩藏經》,見於《續高僧傳》〈玄奘傳〉。此處似乎也應當同樣加以敘述。
(5)『那提三藏乃龍樹之門人也。』龍樹的生卒年月不可確知,關於龍樹的年齡有一些神話式的傳說,如多羅那他《印度佛教史》第十五章。按常識來推,龍樹不會到唐朝有弟子。《慈恩傳》卷二也提到玄奘在磔迦國曾遇到一位龍猛的弟子長年婆羅門,他當時已經活了七百歲。當然可能有這類的傳說。但以道宣這樣飽學的出家人,關於此事只敘述這麼一句,似乎也過於簡單輕率。
(6)『大師隱后,斯人第一。』大師當指龍樹。這話更離奇!如果那提的造詣竟然超過了提婆、無著諸師,在印度本國也應該有所表現,何以■然無聞?縱然有人說過這類的話,道宣能這樣輕信嗎?
在這篇五百三十餘字的小傳中,居然發現這麼多的疑竇。現在這裡姑且不下結論,僅提出一些問題供佛教學者考慮。即︰
(1)《續高僧傳》自序稱『正傳三百四十人(一作三百三十一人),附見一百六十人。』而今本正傳凡四八五人,附見二一九人(據陳援庵先生《中國佛教史籍概論》所統計)。其所增多的部分,是否都出於道宣的手筆?(陳先生以為仍是道宣所作,但未提供充分證據。)由此就可以考慮〈那提傳〉是否真是道宣所作。
(2)大藏中所收那提所譯經的序文是否是道宣所作?抑或出於他人的依託?
(3)玄奘阻礙那提的譯經有無其事?
(4)那提在佛教史中的地位如何?是否就可以信賴今本《續高僧傳》〈那提傳〉中的敘述?
在這些問題未得到澄清以前,〈那提傳〉中的敘述最好不要當作信史來徵引。

參考資料

《大周刊定眾經目錄》卷一;《續古今譯經圖紀》;W. Pachow《Chinese Buddhism|Aspects of Interation and Reinterpretation》。
上一篇[寒清壩遺址]    下一篇 [紅旗營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