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西非梟雄

90年代以前,福迪·桑科並不為外界所知,在獅子山他也是一個被蒙上神秘面紗的人物。人們只知道他是聯陣的政治領導人,長期在東南部叢林地區打游擊,與政府軍對抗,曾被政府缺席判處死刑。不少獅子山人對軍事政變不斷、歷屆政府腐敗無能深感失望,對桑科暗抱同情和支持。但1998年年初,聯陣軍隊攻下首都弗里敦后曾大規模、有組織地殺害或殘害平民,犯下滔天罪行。桑科也因此惡名遠揚。
福迪·桑科
      桑科到底是人是鬼?桑科自稱生於1936年左右。父親是個農民,沒有讀過書,既不去教堂也不去清真寺,但虔誠地信仰他自己的上帝,教育子女們不許做壞事。桑科說他受父親影響很大,其中一例就是他父親認為警察工作太腐敗,遲早會讓一個人從警察變成一個罪犯,桑科因此打消了當警察的想法。       桑科說他母親是父親4個妻子中的長妻,他也有幸在10歲時上了小學,但終因家境貧寒,到五年級時被迫輟學。此後曾從事過送信員、查表工、機械學徒等社會底層職業。1956年,桑科入伍參軍。當時獅子山還是英國的殖民地,他參加的是英國委任統治下的當地軍隊。1961年獅子山獨立,桑科在新政府軍隊中的軍銜數次得到晉陞。       1967年獅子山發生獨立后第一次軍事政變。桑科作為一個下級軍官參與了政變,並在政變后遭逮捕,受到軍事審判,被判監禁7年。1976年桑科獲釋出獄。此後不久又以無業者身份參加了第一次學生抗議運動。學運失敗后他再次被監禁。       70年代末,桑科就開始積極籌組自己的政黨。他認識到鞏固的政權基礎、政黨和軍隊都是必不可少的。所謂「革命聯合陣線」,最初是由一批痛恨社會腐敗、推崇社會正義、反對外國干涉的志同道合者組建,其核心力量是一些思想激進的大學生和反對軍政權的民主分子。桑科加入后很快奪取領導權,積極推動聯陣向壯大隊伍、加強軍事實力轉型。

2將獅子山拖進內戰

叛軍血洗弗里敦
1992年,獅子山政府軍軍官發動政變,奪取了政權。新上台的瓦靈頓·斯特拉塞上尉雇傭了一家南非的雇傭軍公司,雇傭軍的條件是擁有獅子山鑽石礦的實際份額。
這支雇傭軍在獅子山逗留了21個月,花費了3500萬美元,但他們還真做出了一點成績:叛軍被摧垮,撤退到農村,只佔據了很小的幾塊地盤。政府保住了鑽石產區,桑科被迫走到談判桌前,就自由選舉事宜進行磋商。
但雇傭軍在獅子山國內扮演的角色引起了西方大國的不滿,他們首先是向斯特拉塞施加壓力,接著又向新選出的阿梅德·卡巴政府施加壓力,要求他們立即終止與雇傭軍的合同。1997年卡巴政府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取消了與雇傭軍的合同。雇傭軍打道回府。
聯陣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聯陣」一直沒有接受選舉程序,也不承認選舉結果,當雇傭軍撤走後,他們捲土重來,在農村開始了大規模的血腥報復。由於卡巴在競選期間提出了一個口號「未來在你們的手中」,叛軍便砍掉平民百姓的雙手。而沒有了雇傭軍的政府防禦竟然如此不堪一擊,「革命聯合陣線」在農村地區為所欲為。不久,以前支持斯特拉塞的科羅馬上校發動政變,推翻了卡巴政府,把「革命聯合陣線」請進了首都弗里敦,大肆燒殺搶掠,約有近萬名婦女被強姦。而被肢解的屍體到處都是,因為屍體太多,人們無法掩埋,就乾脆把它們堆了起來,街上一堆一堆的屍體,發出陣陣惡臭。
西方國家要求奈及利亞出面干預,於是幾個非洲國家組成聯合部隊於1998年2月奪回了弗里敦,重新恢復了卡巴的權力,並以叛國罪將桑科處以死刑。但死刑拖了一年也沒有執行。但就在桑科被扣押期間,「革命聯合陣線」竟然一舉攻進弗里敦,將他從死牢救了出來。據西方媒體報道,「革命聯合陣線」採取的是恐怖戰術,一周內打死了6000名無辜平民,剁手斷臂達2000多人,且不分男女老少。儘管非洲國家一再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獅子山問題,但當時北約集團根本無暇理會非洲事務。
此後,奈及利亞軍隊採用了和「革命聯合陣線」同樣殘酷的手段,經過了數周的激戰,終於控制了弗里敦。
國際社會的失算
到1999年中期,奈及利亞人再也沒有理由繼續留在獅子山了,因為他們國內舉行了選舉,結束了軍事獨裁統治。而科索沃戰爭爆發后,英國和美國都希望儘快甩掉獅子山這個包袱,但叛軍控制著鑽石產區,擁有強有力的財政後盾,軍事實力越來越強大,讓西方國家感到難以對付。此時長年遭受戰爭之苦的獅子山人民已經沒有了更多的要求,只要和平就行,甚至不懲辦戰犯也可以。於是,停火協議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誕生了。雖然許多國際觀察員都認為桑科是個不折不扣的戰犯,應該受到戰爭法庭的審判,但桑科還是進入了政府,並出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的副總統之職。
但國際社會顯然失算了,「革命聯合陣線」根本就不想放下武器,因為武器是他們獲得政治和經濟好處的柱石。叛軍野戰司令官「蚊子將軍」波卡里大罵與政府講和的桑科,命令他的部下決不放下武器,並警告前來繳械的聯合國維和部隊:離遠點!桑科自己對承擔的和平義務也搖擺不定,雖然簽署了協議,但他又警告聯合國,「不要插手獅子山的事務」。
面對這些警告和叛軍的持續襲擊,聯合國繼續向獅子山派出裝備極差的國際維和部隊,去維持一項「革命聯合陣線」認為是天方夜譚的和平協議,在這種情況下維和士兵都淪為人質也就不足為奇了。而獅子山的局勢仍捉摸不定。英國人在忙著撤運其公民,美國人聲稱,只要不是美國人,誰想去維和,美國都將欣然提供交通工具。當然,為了表示美國人的「愛心」,美國政府表示,願意再派傑西·傑克遜赴獅子山——如果還有人願意聽他說教的話

綁架維和士兵惹怒世界

2000年,桑科及其領導的「聯陣」再次在世人面前大出了一把「風頭」。當年5月,「聯陣」公開與聯合國叫板,綁架了500多名聯合國駐塞維和部隊士兵並將其扣為人質。此事一經報道,全世界一片嘩然。要知道,數百名聯合國維和士兵被綁架在聯合國維和史上是絕無僅有的。「聯陣」的舉動終於惹怒了全世界,討伐之聲也隨之而起
有意思的是,在「聯陣」綁架維和士兵的同時,桑科本人也神秘失蹤。正當聯合國為人質事件絞盡腦汁時,秘密潛伏在首都弗里敦的桑科被當地平民抓獲並交給了獅子山政府。桑科的被捕終於使人質事件有了轉機。在國際國內的強大壓力下,「聯陣」最終釋放了它所扣押的聯合國維和士兵。自此,桑科開始走起了背運。儘管「聯陣」仍然把桑科當作領導人,並聲稱桑科是唯一可以代表「聯陣」與政府和聯合國談判的人,但被惹怒了的聯合國說什麼也不同意桑科繼續參與獅子山和平進程。

3狂人末路

人質危機結束后,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決議,決定設立聯合國獅子山問題特別法庭,
福迪·桑科
以審理在獅子山內戰中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和塞有關法律的犯罪分子,而桑科首當其衝。2003年3月,桑科被移交給聯塞特別法庭審訊,等待他的是17項反人類罪指控。沒想到,還沒受審,這個讓獅子山人恨之入骨的暴君竟先走一步。雖然桑科以一死逃脫了最後的判決,但人們仍然認為聯塞特別法庭對他的審判是「向動蕩不安的非洲大陸發出的一個明確信號」,那就是:「所有的叛亂武裝領導人都將受到法律的制裁」。
聯合國獅子山問題特別法庭的發言人戴維·赫克特2003年7月30日在弗里敦宣布了桑科的死訊。據醫生說,桑科死於中風,但聯塞特別法庭仍然下令對桑科進行屍體解剖,以確定其死亡的確切原因。
2002年底聯塞特別法庭成立后,桑科被移交該法庭受審。2002年10月,桑科突然發生嚴重中風。從那以後,他的健康每況愈下。在2003年3月受審時,坐在輪椅上出庭的桑科已經無法回答法官的提問。桑科曾以健康原因向聯塞特別法庭提出推遲審判的請求,但遭到拒絕。不料幾天後,桑科便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下一篇[建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