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禮記·月令》篇中記載,「季秋之月,鞠(菊)有黃華」。它的意思是說,菊花開放的時間是每年秋天的秋末,九月份,所以菊花也叫「秋花」。菊花的 「菊」字,在古代是作「窮」字講,是說一年之中花事到此結束,菊花的名字就是按照它的花期來確定的。因為九月是陽,所以菊花表示九月九日重陽節這個意思,後來「重陽節」賞菊這個習慣由此而產生。「菊」字也寫作「鞠」。「鞠」是「掬」的本字。「掬」就是兩手捧一把米的形象。菊花的頭狀花序生得十分緊湊,活像抱著一個團兒似的。人們發現菊花花瓣緊湊團結一氣的特點,所以叫作「菊」。

月令是上古一種文章體裁,按照一個12個月的時令,記述政府的的祭祀禮儀、職務、法令、禁令,並把它們歸納在五行相生的系統中,現存《禮記》中有一篇《月令》之外,還有《逸周書》中的一篇《月令》,惟後者已佚失。
《禮記·月令》,有人說為戰國時作品,有人認為是兩漢人雜湊撰集的一部儒家書。民間《四民月令》則是參照該體裁所撰的農業作品。
《月令》是戰國陰陽家的一篇重要著作。呂不韋編《呂氏春秋》時,將全文收錄,作為全書之綱。漢初儒家又將它收入《禮記》中,其後遂成為儒家經典。
它把世界補描繪為一個多層次的結構。太陽最高,具有決定的意義。太陽的盍形成了四時,每時又分為三個月。四時各有氣候特徵,每個月又有各自的徵候。與四時相對應,每時都有一班帝神,與時月、神的變化相對,每個月各有相應的祭祀規定的禮制。五行與四時的運轉相配合,春為木,夏為火,秋為金,冬為水,土被放在夏秋之交,居中央。四時的變化不公受太陽的制約,還受五行的制約。再下一個層次是各種人事活動,如生產、政令等等。上述結構基本是同向制約,特別是人事,要受到太陽、四時、月、神 、五行各種力量的制約。
在作者看來,人,包括帝王在內,不能是絕對自由的。人的自由不公表現在利用自然,而首先表現在遵循自然。政令應以生產規律為依據,應有益於生產的發展和正常的進行,不能站在它的對立面破壞它。

1全文

禮記·月令
仲春之月
仲春之月.日在奎.昏弧中.旦建星中.其日甲乙.其帝大皞.其神句芒.其蟲鱗.其音角.律中夾鍾.其數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戶.祭先脾.
始雨水.桃始華.倉庚鳴.鷹化為鳩.
天子居青陽大廟.乘鸞路.駕倉龍.載青旗.衣青衣.服倉玉.食麥與羊.其器疏以達.是月也.安萌牙.養幼少.存諸孤.擇元日.命民社.命有司.省囹圄.去桎梏.毋肆掠.止獄訟.
是月也.玄鳥至.至之日.以大牢祠於高禖.天子親往.后妃帥九嬪御.乃禮天子所御.帶以弓韣.授以弓矢.於高禖之前.
是月也.日夜分.雷乃發聲.始電.蟄蟲咸動.啟戶始出.先雷三日.奮木鐸以令兆民曰.雷將發聲.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備.必有凶災.日夜分.則同度量.鈞衡石.角斗甬.正權概.
是月也.耕者少舍.乃修闔扇.寢廟畢備.毋作大事.以妨農之事.是月也.毋竭川澤.毋漉陂池.毋焚山林.
天子乃鮮羔開冰.先薦寢廟.上丁.命樂正習舞.釋菜.天子乃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親往視之.仲丁.又命樂正入學習舞.
是月也.祀不用犧牲.用圭璧.更皮幣.
仲春行秋令.則其國大水.寒氣摠.至寇戎來征.行冬令.則陽氣不勝.麥乃不熟.民多相掠.行夏令.則國乃大旱.暖氣早來.蟲螟為害.
孟夏之月
孟夏之月.日在畢.昏翼中.日婺女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蟲羽.其音征.律中中呂.其數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螻蟈鳴.蚯蚓出.王瓜生.苦菜秀.
天子居明堂左個.乘朱路.駕赤馬.載赤旗.衣朱衣.服赤玉.食菽與雞.其器高以粗.
是月也.以立夏.先立夏三日.大史謁之天子曰.某日立夏.盛德在火.天子乃齊.立夏之曰.天子親帥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夏於南郊.還反.行賞.封諸侯.慶賜遂行.無不欣說.
乃命樂師.習合禮樂.命太尉.贊桀俊.遂賢良.舉長大.行爵出祿.必當其位.是月也.繼長增高.毋有壞墮.毋起土功.毋發大眾.毋伐人樹.是月也.天子始絺.命野虞.出行田原.為天子勞農勸民.毋或失時.
命司徒巡行縣鄙.命農勉作.毋休於都.是月也.驅獸毋害五穀.毋大田獵.農乃登麥.天子乃以彘嘗麥.先薦寢廟.是月也.聚畜百葯.靡草死.麥秋至.斷薄刑.決小罪.出輕系.蠶事畢.后妃獻繭.乃收繭稅.以桑為均.貴賤長幼如一.以給郊廟之服.
是月也.天子飲酎.用禮樂.
孟夏行秋令.則苦雨數來.五穀不滋.四鄙入保.行冬令.則草木蚤枯.后乃大水.敗其城郭.行春令.則蝗蟲為災.暴風來格.秀草不實.
季夏之月
季夏之月.日在柳.昏火中.旦奎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蟲羽.其音征.律中林鐘.其數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溫風始至.蟋蟀居壁.鷹乃學習.腐草為螢.
天子居明堂右個.乘朱路.駕赤馬.載赤旗.衣朱衣.服赤玉.食菽與雞.其器高以粗.
命漁師伐蛟.取鼉.登龜.取黿.命澤人.納材葦.
是月也.命四監.大合百縣之秩芻.以養犧牲.令民無不咸出其力.以共皇天上帝.名山大川.四方之神.以祠宗廟社稷之靈.以為民祈福.
是月也.命婦官染采.黼黻文章.必以法故.無或差貸.黑黃倉赤.莫不質良.毋敢詐偽.以給郊廟祭祀之服.以為旗章.以別貴賤等給之度.
是月也.樹木方盛.乃命虞人.入山行木.毋有斬伐不可以興土功.不可以合諸侯.不可以起兵動眾.毋舉大事.以搖養氣.毋發令而待.以妨神農之事也.水潦盛昌.神農將持功.舉大事則有天殃.
是月也.土潤溽暑.大雨時行.燒剃行水.利以殺草.如以熱湯.可以糞田疇.可以美土疆.
季夏行春令.則谷實鮮落.國多風欬.民乃遷徙行秋令.則丘隰水潦.禾稼不熟.乃多女災.行冬令.則風寒不時.鷹隼蚤鷙.四鄙入保.
孟秋之月
孟秋之月.日在翼.昏建星中.旦畢中.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蟲毛.其音商.律中夷則.其數九.其味辛.其臭腥.其祀門.祭先肝.
涼風至.白露降.寒蟬鳴.鷹乃祭鳥.用始行戮.
天子居總章左個.乘戎路.駕白駱.載白旗.衣白衣.服白玉.食麻與犬.其器廉以深.
是月也.以立秋.先立秋三日.大史謁之天子曰.某日立秋.盛德在金.天子乃齊.立秋之日.天子親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以迎秋於西郊.還反.賞軍帥武人於朝.天子乃命將帥.選士厲兵.簡練桀俊.專任有功.以征不義.詰誅暴慢.以明好惡.順彼遠方.是月也.命有司.修法制.繕囹圄.具桎梏.禁止奸.慎罪邪.務搏執.命理瞻傷.察創.視折.審斷決.獄訟必端平.戮有罪.嚴斷刑.天地始肅.不可以贏.是月也.農乃登谷.天子嘗新.先薦寢廟.命百官始收斂.完堤防.謹壅塞.以備水潦.修宮室.壞牆垣.補城郭.是月也.毋以封諸侯.立大官.毋以割地.行大使.出大幣.
孟秋行冬令.則陰氣大勝.介蟲敗谷.戎兵乃來.行春令.則其國乃旱.陽氣復還.五穀無實.行夏令.則國多火災.寒熱不節.民多瘧疾.
季秋之月
季秋之月.日在房.昏虛中.旦柳中.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蟲毛.其音商.律中無射.其數九.其味辛.其臭腥.其祀門.祭先肝.
鴻雁來賓.爵入大水為蛤.鞠有黃華.豺乃祭獸戮禽.
天子居總章右個.乘戎路.駕白駱.載白旗.衣白衣.服白玉.食麻與犬.其器廉以深.
是月也.申嚴號令.命百官.貴賤無不務內.以會天地之藏.無有宣出.
乃命冢宰.農事備收.舉五穀之要.藏帝借之收於神倉.只敬必飭.是月也.霜始降.則百工休.
乃命有司曰.寒氣總至.民力不堪.其皆入室.
上丁.命樂正.入學習吹.
是月也.大饗帝.嘗犧牲.告備於天子.
合諸侯制.百縣為來歲受朔日.與諸侯所稅於民.輕重之法.貢職之數.以遠近土地所宜為度.以給郊廟之事.無有所私.
是月也.天子乃教於田獵.以習五戎.班馬政.命仆及七騶咸駕.載旌旐.授車以級.整設於屏外.司徒搢撲.北面誓之.天子乃厲飾.執弓挾矢以獵.命主祠祭禽於四方.
是月也.草木黃落.乃伐薪為炭.
蟄蟲咸俯在內.皆墐其戶.乃趣獄刑.毋留有罪.收祿秩之不當.供養之不宜者.
是月也.天子乃以犬嘗稻.先薦寢廟.
季秋行夏令.則其國大水.冬藏殃敗.民多鼽嚏.行冬令.則國多盜賊.邊竟不寧.土地分裂.行春令.則暖風來至.民氣解惰.師興不居.
仲冬之月
仲冬之月.日在斗.昏東壁中.軫旦中.其日壬癸.其帝顓頊.其神玄冥.其蟲介.其音羽.律中黃鐘.其數六.其味咸.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腎.
冰益壯.地始坼.鶡旦不鳴.虎始交.
天子居玄堂大廟.乘玄路.駕鐵驪.載玄旗.衣黑衣.服玄玉.食黍與彘.其器閎以奄.
飭死事.命有司曰.土事毋作.慎毋發蓋.毋發室屋.及起大眾.以固而閉.地氣沮泄.是謂發天地之房.諸蟄則死.民必疾疫.又隨以喪.命之曰暢月.
是月也.命奄尹.申宮令.審門閭.謹房室.必重閉.省婦事.毋得淫.雖有貴戚近習.毋有不禁.
乃命大酋.秫稻必齊.曲櫱必時.湛熾必絜.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齊必得.兼用六物.大酋監之.毋有差貸.
天子命有司.祈祀四海.大川.名源.淵澤.井泉.
是月也.農有不收藏積聚者.馬牛畜獸有放佚者.取之不詰.山林藪澤.有能取蔬食田獵禽獸者.野虞教道之.其有相侵奪者.罪之不赦.是月也.日短至.陰陽爭.諸生盪.君子齊戒.處必掩身.身欲寧.去聲色.禁耆欲.安形性.事欲靜.以待陰陽之所定.
芸始生.荔挺出.蚯蚓結.麋角解.水泉動.
日短至.則伐木取竹箭.是月也.可以罷官之無事.去器之無用者.
塗闕廷門閭.築囹圄.此以助天地之閉藏也.
仲冬行夏令.則其國乃旱.氛霧冥冥.雷乃發聲.行秋令.則天時雨汁.瓜瓠不成.國有大兵.行春令.則蝗蟲為敗.水泉咸竭.民多疥癘.
孟春之月
孟春正月,在星宿的位置上,黃昏時參星宿在南天中的位置,清晨時尾星宿在南天中的位置。此時的日名是甲乙,此時的主宰是大皞,此時的神明是句芒,此時的動物是有鱗類。此時的聲音是角音,音律正當太蔟。此時的數目是八。此時的口味是酸味,此時的氣味是膻味。此時的祭祀對象是門戶,祭品以脾臟為先。
  這個時節,東風化解了寒冷,冬眠的動物開始活動,魚上游到冰面下,水獺驅魚舉行魚祭,鴻雁從南方飛回來。
  春天,天子居住在明堂東邊名為「青陽」的部分,正月則住在青陽的左個。為順應時氣,乘的是系有鸞鈴的車,駕的是蒼龍之馬。打起青色旗號,穿著青色衣服,佩著青色玉佩。食物以麥和羊為主,用的器皿都要粗疏而容易透氣的。
  這一個月定立春的節氣。在立春之前三日,太史拜見天子,報告說:「某日立春,為木德當令。」於是天子開始齋戒。到了立春那一天,親自帶領三卿、諸侯、大夫往東郊舉行迎春之禮。禮完畢回來,乃在朝中賞賜公卿、諸侯、大夫。同時命三公發布恩德命令:褒揚好人好事,周濟貧乏困窮,普及於全民;實行褒揚賞賜,要事事做得恰當。乃命太史之官,依據探測天文的方法與技術,從事推算日月星辰運行的工作,務使其運行的位置度數以及軌道沒一點差錯,務使一切都和往常一樣.
  這個月,天子要在第一個辛日進行祭祀上帝,祈求豐收。然後選擇第一個亥日,天子要親自載著耒耜農具,放在車右和御者之間,再率領三公九卿諸侯大夫親自耕耘藉田。天子推耜三下,三公推耜五下,卿、諸侯推耜九下。回來時,天子要在大寢殿舉行宴會,三公、九卿、諸侯、大夫都參加,宴會命名為「勞酒」。
  這個月,天氣下降,地氣上升,天地之氣相互混合,草木便亦開始抽芽。天子乃發布農事的命令,派遣農官住在東郊,把冬天荒廢下來的耕地疆界全都修理起來,把小溝及小徑重新查明,修理端正。好好地斟酌地形,如高地應種植適宜於高地的作物,低地應種植適宜於低地的作物,還要把各類農作物的培植方法,教給一般農民。農民一定親自學習掌握。等到田地皆已清理整齊完畢,則預定平均的直線,使農民照這個標準種植而不至於混亂。
  這個月里,命令樂正進入國學教授舞蹈,要修訂祭祀的典則。命令祭祀山林川澤的犧牲祭品不要用雌的。禁止砍伐樹木,不要毀壞鳥巢,不要殺死幼獸、胎獸、剛出生的動物、初飛的小鳥,不要捕殺小獸,不要掏取鳥卵。不要聚集大眾,不要建置城郭。要掩埋枯骨腐肉。
  在這個月里,不可以舉兵征伐,舉兵必遭天殃。不可以發動戰爭,不可以從我方發起戰爭。不要改變天道,不要斷絕地理,不要混亂人倫綱紀。
  若在正月里發布夏天的命令,將有風雨不按時到來,草木早落,國時有驚恐之禍事出現。若發布了秋天的命令,則有大瘟疫、旋風暴雨、藜莠叢生等禍事出現。如果發布了冬天的命令,就有洪水泛濫、霜雪大至、頭番的種子無法播下的禍事出現。
季春之月
季春三月,太陽在西方的第三個星宿,天將黑時,七星在南方天中,天快亮時,牽牛星在南方天中。其日為春,屬於天干之甲乙。主宰是大皞,神名句芒。動物以「鱗」當令。音是清濁中和的角音,十二律與姑洗相應(即氣候與姑洗辰律相諧通)。數木(三)加土(五)為八。口味為酸,嗅味為膻。祭祀以戶為對象,祭品以脾臟最珍貴。
田野里的土老鼠變成鵪鶉。這時陰晴不定,可看見彩虹。池塘里開始生了浮萍。
天子居住在明堂東部青陽的南室,乘的是有鸞鈴的車子,駕的是青色的大馬,車上插的是青色的繪有龍紋的旗,穿的是青色的衣服,冠飾和所佩的玉,都是青色的。食品是麥和羊。使用的器物,鏤刻的花紋粗疏,而且是由直線組成的圖案。
  這個月,天子要貢獻黃色的禮服給先帝,命令掌管船隻的官吏翻看船底,要五翻五正地檢查,然後報告天子船具齊備,天子才開始乘船。要貢獻鮪魚在宗廟,為麥子祈求飽滿。
  在這個月,生長正盛,陽氣發泄,苞芽都已萌出,萌芽全都伸展,此時不可以有所收納。天子要布德行惠,命令主管官吏打開倉廩,賜予貧窮,賑濟斷絕;打開府庫,發放財貨,周濟天下。要勉勵諸侯,聘用名士,禮遇有賢能的人。
  這個月,命令司空之官說:「雨季快要來臨,地下水開始往地上涌。趕快巡視各地,看看原野的形勢,必須修整的堤防馬上趕修,淤塞的溝渠立即疏導,並開通道路,使路路相通,沒有障礙。同時,捕捉鳥獸用的器具和有毒的藥物,都不許帶出城門。」
  這一個月,要命令看管田野山林的官吏禁止砍伐桑柘樹木。在斑鳩振動翅膀,戴勝降落桑樹的時候,就要準備養蠶的用具。后妃要齋戒,面向東親自躬身採桑,要禁止婦女過分打扮,減少婦女的雜事,以專心採桑養蠶。到養蠶結束時,要分配蠶繭,根據繅絲的多少來確定成績,以此來供給做郊廟祭祀的禮服,不要有所怠惰。
  這個月,命工人的領班,讓百工檢查材料庫里的儲藏,例如金鐵、皮革筋、角齒、羽箭桿、脂膠丹漆等,都要品質良好的。然後各種工匠從事製作,而監工的,每日發出號令提醒他們:「一切應按照製造程序,不得投機取巧,並且不可徒具美觀討人歡喜。」
  這個月末,擇定吉日,舉行聯合大舞會。天子帶領三公、九卿、諸侯、大夫親往參觀。
  同時,在這個月,將許多好的種牛、種馬都找來,把母牛、母馬散放在牧場上,讓其交配。生下了小牛、小馬以及純色的備作祭祀用的牛羊,全要記載其數量。於是全國舉行儺祭,在各個城門砍碎牲體以驅除邪惡之氣,以結束春之季節。
  在季春三月施行冬季的政令,就會寒氣時常發作,草木蕭條,國家有大的恐慌。施行夏季的政令,會使民眾多有疾疫,到天時而不下雨,高地的農作物顆粒無收。施行秋季的政令,就會天氣多有陰沉,淫雨提前到來,有兵革戰事在各地並起。
仲夏之月
仲夏之月,太陽的位置在東井宿;傍晚亢星,清曉危星,現方天中。日屬丙丁行。炎帝為其主宰,祝融為神官。蟲為羽類。音屬徵,律應十二律之蕤賓。其七為數。味主苦,嗅主焦。祀灶,祭品以肺為上。
  節氣交到小暑,螳螂生長,百舌鳥開始鳴叫,但蛤蟆卻不做聲了。
天子應時而居於明堂之左室,出則順應夏火之色,車馬、旗幟以及服飾都用大紅色,食物以雞和豆食為主。用的器皿是高而粗糙的。仲夏養幼小,順時到了仲夏就養壯佼。
  這個月,命樂師修整各式的小鼓、大鼓,清理所有的弦樂器、管樂器,修整那些文舞、武舞的道具,調和許多吹的管樂並揩抹鐘磬和柷敔等物。防備大雩祭於上帝時使用。於是命典禮的官替老百姓向那山川百源禱告,舉行大雩之祭,用隆盛的音樂。同時又命各地方官民舉行雩祭,祭禱於古昔有功德在民間的百官卿士,而祈求好的收成。這時農官獻上剛熟的黍。
  這個月,天子乃配以小雞,首先獻於寢廟,並且進櫻桃果實。命令人民不要刈割藍草來染布。也不要燒灰來煮布,亦不要在這陽氣最盛之月曬布;同時順著陽氣的發散,不要關閉門閭,也不要搜索關市。重囚給予緩刑,增加其食品。散在外面的母牛、母馬此時已懷孕,得把公馬系在另外的地方,並公布訓練馬匹的辦法。
  這個月,到了夏至,是一年裡最長的一天。陽氣到達極點,陰氣接著起來,恰成陰、陽互爭的局面。陽氣生物,陰氣殺物,陰、陽互爭的時候,亦是萬物死、生之界。這時大人們必須齋戒,在家裡亦不可裸露身體,安靜而不可急躁;停止聲色娛樂,不再講究口味,節嗜欲而平心靜氣;百官也各靜謀所事,毋動刑罰;來穩定陰、陽的分野。這時,鹿將脫角,而夏蟬開始鳴叫,半夏草生,扶桑花開得最為茂盛。
  這個月,不要在南方用火。可以住在高爽明亮的地方,可以向遠處眺望,可以攀登山丘,可以住在台榭上。
  倘於仲夏之月行冬令,則天下雨雹,凍壞了田裡的穀物,並且道路不通,盜賊橫行;行春令,則五穀不能按時成熟,各種害蟲發作,導致當地的飢荒。倘行秋令,則草木都跟著零落,果實早熟,人民為時疫所傷害。
  
年中祭祀
一年之中央屬土行:其日亦居天干之中央為戊己。土色黃,因此以黃帝為主宰,其神叫後土。動物為倮蟲。五音比於宮,律應十二律之黃鐘。其數五。口味甘,嗅味香。祀則中霤,祭品以心臟為上。
  這時,天子居於明堂正中央之大室,乘大輅之車,駕黃色之馬,載黃色之旗,穿的黃袍,佩的黃玉,吃的是穀子和牛肉,用的器皿要圓並且高大。
仲秋之月
仲秋八月:太陽在室女座附近;黃昏牽牛星,清曉觜宿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其日庚辛,依五行屬金。少皞帝為主宰,其神為蓐收。當令動物是獸類。五音比於商,十二律與南呂相應(即天氣與南呂酉律相諧通)。其數金四土五為九。口味辛辣,嗅味腥臊。祭祀對象為門神,祭品以肝最珍貴。
八月颶風迅至,鴻雁自北同南,燕子也都南歸,群鳥開始儲存食物。
天子應時居於太寢西堂南偏,出則乘戎輅車,駕白駱馬,掛白色旗幟,穿白色衣服,佩戴白色玉佩。食品以芝麻和狗為主,用的器皿深而平直有角。
這個月,順天時而養護衰老的人,用几杖扶助其坐立,並賜以麋粥,調節其飲食。這時命司服之官,集中所有的祭服而整飭之。上衣用繢畫,下裳用刺繡,其花紋以及大小、長短,都有一定的制度。其他日用的衣服尺寸、冠帶樣式,亦皆須依循以往的情形。同時又命司獄之官,重申戒令,使屬下之人謹慎用刑,或斬或殺,必求至當,不可使有絲毫枉曲;倘有枉曲不當之處,司法者就要反受其罪。
這個月要派遣大宰大祝察看祭祀用的犧牲,看其毛色是否純一;肢體是否完整;所吃的草谷等飼料是否足夠;還要看它肥瘦的情形及顏色之為黃或黑;然後預計祭祀的種類及用牲的種類,二者一定相;量度其大小、長短,以期合乎標準。亦即,必使其體型、肥瘠、物色、小大、長短,五者皆合,始可獻於上帝享用。此時,天子舉行儺祭,以通達秋氣。並品嘗新熟的芝麻,配以犬,先進於寢廟。
這個月,可以修築城郭,建置都邑、挖掘洞窖,修葺倉廩。要命令主管官吏督促民眾收藏穀物,加緊儲存蔬菜,積聚糧食。鼓勵種植麥子,不要誤失時令,有失時令,就要論罪無疑。
這個月,白天和黑夜時刻相等,不再有雷聲了,昆蟲增添洞口的泥土預備蟄藏;這時肅殺之氣漸漸加深,而陽氣一天比一天減少,水也日漸乾涸。當這日夜平分之時,正好校正度量衡的尺寸長短及重量與容量等器具。
這個月,應該寬減關口的稽查與市廛的租稅,來招徠各地的商人和旅客,收進他們攜來的財物,使人民日用充裕。因為四方的人來趕集,遠方的人都來觀光,則財用不致缺乏,政府經費充裕,則任何公益的事都可辦成了。凡是舉行勞民動眾的事,不可違反天道,必須順時行事,並且要找到相適當的時期舉行類似的大事。
仲秋行春令,則一秋無雨,草木又復開花,國內常有火警的恐懼。行夏令,那麼國內乾旱,昆蟲不蟄藏入土,五穀又複發芽,敗壞谷實。行冬令,則常起風災,時又打雷閃電,草木早死。
孟冬之月
孟冬十月,太陽在寶瓶座附近,黃昏危星,清曉七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其日壬癸,依五行屬水。顓頊帝為主宰,其神為玄冥。當令動物是以龜為首的甲殼類。五音比於羽,十二律與應鐘相應。其數水一加土五為六。口味咸,臭味如腐水。祭祀以往來的道路為對象,祭品以腎最珍貴。
河水開始結冰,大地開始凍結,野雞入淮而化為大蛤,虹則藏而不見。
天子應時居玄堂之西偏,出則乘玄輅車,駕鐵驪馬,掛黑色旗幟,穿黑色衣服,佩戴黑色玉佩,食物以黍子和豬為主。用的器皿中寬而上窄。
這個月里定立冬。在立冬的前三天,太史謁見天子報告說:「某日立冬,為水德當令。」天子便開始齋戒。到了立冬那一天,天子親自率領三公、九卿、大夫,同往北郊舉行迎冬之禮。禮畢回來,乃在朝中賞賜為國捐軀者,周濟為國捐軀者的妻子和兒女。
這個月,命太卜之官禱龜和策,並查龜所顯示的「兆」和策所布列的「卦」,視其為吉或凶。於是檢舉朝里是否有逢迎上意或朋比為奸的人,使其不能有所蒙蔽。
這個月,天子開始穿裘皮衣服。命令主管官吏說:「天氣上升,地氣下降,天地互不通達,閉塞成冬天。」命令百官謹慎從事倉廩的覆蓋收藏。命令司巡查各類堆積,不可有沒有收斂的財物莊稼。要修築城郭,戒備門閭,修理栓鎖,當心鑰匙,鞏固疆界,守備邊境,修繕要塞,注意關口,封鎖小路。要整頓喪事的規格,辨別衣裳,審看棺槨的厚薄和營造墳墓的高低、大小、厚薄的程度和貴賤的等級。
這個月,命令百工之長呈驗工作成績,陳列祭器,考察其樣式法度。不準以淫巧討好在上者的歡心,必以功夫細緻為佳。製作的器物都刻著工匠的姓名,用以考驗其真功夫。如果成績不合,必處以應得之罪,而追究其責任。
這個月舉行大飲烝之禮。天子向天宗祈求來年,禱祠於公社門閭和先祖五祀諸神。并行大宴會,慰勞農民的辛苦,而且讓其休息。同時,天子命諸將帥講習武功,操練射御並較量勇力。
這個月,要命令主管湖泊的官吏水虞和漁師收取水泉池澤的賦稅,不可有敢於侵害民眾利益而使民眾抱怨天子,如有這樣的官吏,就要論罪行罰不能赦免。
孟冬如行春令,則凍閉不得完密,而地氣隨而發泄,人民也多流散。行夏令,則國內時時起風暴,到冬天仍不寒冷,蟄蟲又復出土。行秋令,則雪霜都下得不及時,並有刀兵之警,國土時被侵削。
季冬之月
季冬十二月,太陽在金牛座附近;黃昏婁星,破曉氐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其日壬癸,依五行屬水。顓頊帝主宰,其神為玄冥。當令的動物是以龜為首的甲殼類。五音比於羽,十二律與大呂相應(即氣候與大呂丑律相諧通)。其數水一加土五為六。口味咸,臭味如腐水。祭祀以行神為對象,祭品以腎最珍貴。
鴻雁飛向北國,喜鵲開始做巢,野雞鳴叫,家雞抱蛋。
天子應時居於北堂東偏,出則乘玄輅車,駕鐵驪馬,掛黑色旗幟,穿黑色衣服,佩戴黑色玉佩,食物以黍子和豬為主。用的器皿中寬而上窄。命典禮舉行大儺,磔牲於國門之旁,並且制土牛來送寒氣。鷹鳥變得兇猛而矯捷。於是結束一年中之山川神鬼的祭祀。
這個月,命掌漁的官打魚,天子親自前往,並在嘗魚之前,先供獻於宗廟。這時天寒地凍,凡是有水的地方皆凝結很厚的冰,天子乃命取冰,用窖藏之。待至仲春之月,獻羔開冰,同時又命農官布告人民,挑出五穀的種子,計度耦耕之事,修繕耒耜,備辦耕田的用具。命令樂師舉行一次大演奏。並命監管山林川澤的官,收繳人民應供之薪柴,以充祭天、祭祖以及各種祭祀所用的薪燎。
到了這個月,日月星辰都運行了一周匝,一年的日數即將告終,然後就是新年的開始。專任農民,不使他們更有別的勞役。這時,天子和公卿大夫整飭國家的法典,討論四時的政綱,使能適合來年的運用。命太史之官序次大小諸侯,而使其如數獻上犧牲,以供給皇天上帝和社稷之祭。並命同姓之國,供給祭祀宗廟所用的犧牲。又命小宰序次卿大夫的祿田以及百姓土田多寡之數,讓其供給祭祀山林、名川所用的犧牲。總之,在一年中祭祀皇天上帝、社稷宗廟以及山林名川所用的物品,天下九州之人,都需竭力奉獻。
在季冬十二月施行秋季的政令,就會使白露提前降落,各種甲殼動物興妖作怪,四境民眾都躲入城堡。施行春季的政令,就會使懷孕中的動物多有夭折傷亡,國民多患難治的疾病,這就叫做「逆」。施行夏季的政令,就會使水澇毀壞國家,到時候不降雪,冰凍消解融化。

2對應節氣

【春】
孟春
立 春 315° 東風解凍 蟄蟲始振 魚上冰 2月3——5日
雨 水 330° 獺祭魚 鴻雁來 草木萌動 2月18——20日
仲春
驚 蟄 345° 桃始花 倉庚鳴 鷹化為鳩 3月5——7日
春 分 0° 玄鳥至 雷乃發聲 始電 3月20——21日
季春
清 明 15° 桐始華 田鼠化為鴽 虹始見 4月4——6日
谷 雨 30° 萍始生 鳴鳩拂其羽 戴勝降於桑 4月19——21日
【夏】
孟夏
立 夏 45° 螻蟈鳴 蚯蚓出 王瓜生 5月5——7日
小 滿 60° 苦菜秀 靡草死 小暑至 5月20——22日
仲夏
芒 種 75° 螳螂生 鵙始鳴 反舌無聲 6月5——7日
夏 至 90° 鹿角解 蜩始鳴 半夏生 6月21日——22日
季夏
小 暑 105° 溫風至 蟋蟀居辟 鷹乃學習 7月6——8日
大 暑 120° 腐草化為螢 土潤溽暑 大雨時行 7月22——24日
【秋】
孟秋
立 秋 135° 涼風至 白露降 寒蟬鳴 8月7——9日
處 暑 150° 鷹乃祭鳥 天地始肅 禾乃登 8月22——24日
仲秋
白 露 165° 鴻雁來 玄鳥歸 群鳥養羞 9月7——9日
秋 分 180° 雷始收聲 蟄蟲培戶 水始涸 9月22——24日
季秋
寒 露 195° 鴻雁來賓 雀攻大水為蛤 菊有黃花 10月8——9日
霜 降 210° 豺乃祭獸 草木黃落 蟄蟲咸俯 10月23——24日
【冬】
孟冬
立 冬 225° 水始冰 地始凍 雉入大水為蜃 11月7——8日
小 雪 240° 虹藏不見 天氣上騰 閉塞而成冬11月22——23日 地氣下降
仲冬
大 雪 255° 鴠鳥不鳴 虎始交 荔挺生 12月6——8日
冬 至 270° 蚯蚓結 麋角解 水泉動 12月21——23日
季冬
小 寒 285° 雁北向 鵲始巢 雉始雊1月5——7日
大 寒 300° 雞始乳 鷙鳥厲疾 水澤腹堅 1月20——21日
上一篇[消歧義]    下一篇 [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