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禮運

《禮運》,是《禮記》中的一篇,大約是戰國末年或秦漢之際儒家學者託名孔子答問的著作。根據鄭玄的話,認為「名《禮運》者,以其記五帝、三王相變易,陰陰轉旋之道」。《禮運》實際上則反映了儒家的政治思想和歷史觀點,尤其是書中的「大同」思想,對歷代政治家,改革家都有深刻的影響。康有為為《禮運》作注,在註解中發揮了他有關變法維新的政治主張。

1介紹

《禮記》是中國古代一部重要的典章制度書籍。
《禮記》是戰國至秦漢年間儒家學者解釋說明經書《儀禮》的文章選集,是一部儒家思想的
禮運

  禮運

資料彙編。《禮記》的作者不止一人,寫作時間也有先有后,其中多數篇章可能是孔子的七十二弟子及其學生們的作品,還兼收先秦的其它典籍。
《禮記》的內容主要是記載和論述先秦的禮制、禮意,解釋儀禮,記錄孔子和弟子等的問答,記述修身作人的準則。實際上,這部九萬字左右的著作內容廣博,門類雜多,涉及到政治、法律、道德、哲學、歷史、祭祀、文藝、日常生活、曆法、地理等諸多方面,幾乎包羅萬象,集中體現了先秦儒家的政治、哲學和倫理思想,是研究先秦社會的重要資料。
《禮記》全書用散文寫成,一些篇章具有相當的文學價值。有的用短小的生動故事闡明某一道理,有的氣勢磅礴、結構謹嚴,有的言簡意賅、意味雋永,有的擅長心理描寫和刻劃,書中還收有大量富有哲理的格言、警句,精闢而深刻。
據傳,《禮記》一書的編定是西漢禮學家戴德和他的侄子戴聖。戴德選編的八十五篇本叫《大戴禮記》,在後來的流傳過程中若斷若續,到唐代只剩下了三十九篇。戴聖選編的四十九篇本叫《小戴禮記》,即我們今天見到的《禮記》。這兩種書各有側重和取捨,各有特色。東漢末年,著名學者鄭玄為《小戴禮記》作了出色的註解,後來這個本子便盛行不衰,並由解說經文的著作逐漸成為經典,到唐代被列為「九經」之一,到宋代被列入『十三經」之中,成為士人必讀之書。

2三禮

《禮記》與《儀禮》、《周禮》合稱「三禮」,對中國文化產生過深遠的影響,各個時代的人都從中尋找思想資源。因而,歷代為《禮記》作註釋的書很多,當代學者在這方面也有一些新的研究成果。我們這裡選錄的原文依據清代阮元校刻的《十三經註疏》,註釋和譯文則廣泛參閱了各種有影響的研究成果,力求做到準確簡明易懂。選錄的篇章由作者加上標題(原文只有篇名,每篇原文都較長),原則上採用選文的首句作標題,註釋中只說明選自某篇。
《禮記》由多人撰寫,采自多種古籍遺說,內容極為龐雜,編排也較零亂,後人採用歸類方法進行研究。東漢鄭玄將49篇分為通論、制度、祭祀、喪服、吉事等八類。近代梁啟超則分為五類:一通論禮儀和學術,有《禮運》、《經解》、《樂記》、《學記》、《大學》、《中庸》、《儒行》、《坊記》、《表記》、《緇衣》等篇。二解釋《儀禮》17篇,有《冠義》、《昏義》、《鄉飲酒義》、《射義》、《燕義》、《聘義》、《喪服四制》等篇。三記孔子言行或孔門弟子及時人雜事,有《孔子閑居》、《孔子燕居》、《檀弓》、《曾子問》等。四記古代制度禮節,並加考辨,有《王制》、《曲禮》、《玉藻》、《明堂位》、《月令》、《禮器》、《郊特牲》、《祭統》、
禮運

  禮運

《祭法》、《大傳》、《喪大記》、《喪服大記》、《奔喪》、《問喪》、《文王世子》、《內則》、《少儀》等篇。五為《曲禮》、《少儀》、《儒行》等篇的格言、名句。梁氏的歸類劃分,對我們有一定參考價值。
漢代把孔子定的典籍稱為「經」,弟子對「經」的解說是「傳」或「記」,《禮記》因此得名,即對「禮」的解釋。到西漢前期《禮記》共有一百三十一篇。相傳戴德選編其中八十五篇,稱為《大戴禮記》;戴聖選編其中四十九篇,稱為《小戴禮記》。東漢後期大戴本不流行,以小戴本專稱《禮記》而且和《周禮》、《儀禮》合稱「三禮」,鄭玄作了注,於是地位上升為經。書中還有廣泛論說禮意、闡釋制度、宣揚儒家理想的內容。
宋代的理學家選中《大學》、《中庸》、《論語》和《孟子》,把他們合稱為「四書」,用來作為儒學的基礎讀物。

3成就

《禮運》為今本《禮記》的第九篇。全文借夫子對旁邊的子游「喟然而嘆」,而論道了禮的起源、運行與作用。《中庸》、《大學》、《禮運》原是《禮記》中的3篇。
《禮記》是一部儒家經典,它在經學中的地位早有定論。《禮記》是西漢武宣時代禮學家戴聖編定的四十九篇本,是先秦儒家學術論文彙編,非一人一時所著。
它包涵了從孔子直到孟、荀各家各派的論著,其中皆為孔子七十子後學所記,內容相當龐雜。
大多寫就於春秋戰國時代,文中反映的基本內容多系先秦古制,其中錄有一些孔子言論或其弟子對孔子思想真諦的發揮,即使有個別篇章是秦漢儒生所撰,但其基本內容也都是對先秦古制的追記,書中包涵的古代禮制和當時社會生活情景的內容;另外從治國方略,至家庭準則,在《禮記》中都有專門篇章論述。這些篇章處處體現出宗法制的原則和精神。
《禮記》在儒家學術史上佔有相當突出的位置。把《禮記》中有關篇章聯繫起來考察,大致可勾勒出孔孟荀之間乃至秦漢之際儒家各派思想體系傳承關係的輪廓。《禮記》為研究先秦儒學史提供了充分的資料,尤其是蘊含的禮學思想最為豐富。儒家的禮學思想博大精深,從孔子首創禮學思想,經孟荀的發展達到了一個更高的階段,體系大備。其間《禮記》對禮學的闡述最為精彩完備。
《禮記》還結集了如《中庸》、《大學》、《禮運》等蘊含深邃的思想內容的學術論文,它們是中國學術思想史上的名作,影響極其深遠。是了解儒家的禮學思想的重要參考依據。

4全文

昔者仲尼與於蠟賓,事畢,出遊於觀之上,喟然而嘆。仲尼之嘆,蓋嘆魯也。言偃在側,曰:「君子何嘆?」孔子曰:「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已;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已。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今大道既隱,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貨力為已,大人世及以為禮,域郭溝池以為固,禮義以為紀,以正君臣,以篤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婦,以設制度,以立田裡,以賢勇知,以功為已。故謀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湯、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選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謹於禮者也。以著其義,以考其信,著有過,刑仁講讓,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埶者去,眾以為殃。是謂小康。」
言偃復問曰:「如此乎禮之急也?」孔子曰:「夫禮,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故失之者死,得之者生。詩曰:『相鼠有體,人而無禮。人而無禮,胡不遄死?』是故夫禮,必本於天,餚於地,列於鬼神,達於喪祭射御、冠昏朝聘。故聖人以禮示之,故天下國家可得而正也。」
言偃復問曰:「夫子之極言禮也,可得而聞與?」孔子曰:「我欲觀夏道,是故之杞,而不足征也,吾得夏時焉。我欲觀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征也,吾得坤干焉。坤干之義,夏時之等,吾以是觀之。」
夫禮之初,始諸飲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抔飲,蕢桴而土鼓,猶若可以致其敬於鬼神。及其死也,升屋而號,告曰:「皋某復。」然後飯腥而苴孰,故天望而地藏也。體魄則降,知氣在上,故死者北首,生者南鄉,皆從其初。
昔者先王未有宮室,冬則居營窟,夏則居橧巢。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實、鳥獸之肉,飲其血,茹其毛。未有麻絲,衣其羽皮。
后聖有作,然後修火之利,範金合土以為台榭宮室牖戶,以炮,以燔,以亨,以炙,以為醴酪,治其麻絲,以為布帛,以養生送死,以事鬼神上帝,皆從其朔。
故玄酒在室,醴盞在戶,粢醍在堂,澄酒在下。陳其犧牲,備其鼎俎,列其琴瑟管磬鐘鼓,修其祝嘏,以降上神與其先祖,以正君臣,以篤父子,以睦兄弟,以齊上下,夫婦有所,是謂承天之祜。
作其祝號,玄酒以祭,薦其血毛,腥其俎,孰其餚,與其越席,疏布以冪,衣其澣帛,醴盞以獻,薦其燔炙。君與夫人交獻,以嘉魂魄,是謂合莫。
然後退而合亨,體其犬豕牛羊,實其簠簋籩豆鉶羹,祝以孝告,嘏以慈告,是謂大祥。此禮之大成也。
孔子曰:「於呼哀哉!我觀周道,幽厲傷之,吾舍魯何適矣!魯之郊禘,非禮也,周公其衰矣!杞之郊也,禹也;宋之郊也,契也。是天子之事守也。故天子祭天地,諸侯祭社稷。」
祝嘏莫敢易其常古,是謂大假。
祝嘏辭說,藏於宗祝巫史,非禮也,是謂幽國。盞斝及屍君,非禮也,是謂僭君。
冕弁兵革,藏於私家,非禮也,是謂脅君。
大夫具官,祭器不假,聲樂皆具,非禮也,是謂亂國。
故仕於公曰臣,仕於家曰仆。三年之喪,與新有昏者,期不使。以衰裳入朝,與家僕雜居齊齒,非禮也,是謂君與臣同國。故天子有田以處其子孫,諸侯有國以處其子孫,大夫有采以處其子孫,是謂制度。故天子適諸侯,必舍其祖廟,而不以禮籍入,是謂天子壞法亂紀,諸侯非問疾弔喪,而入諸臣之家,是謂君臣為謔。
是故禮者君之大柄也,所以別嫌明微,儐鬼神,考制度,別仁義,所以治政安君也。故政不正則君位危,君位危則大臣倍、小臣竊。刑肅而俗敝,則法無常,法無常而禮無列,無禮列則士不事也。刑肅而俗敝,則民弗歸也,是謂疵國。
故政者,君之所以藏身也。是故夫政必本於天,餚以降命。命降於社之謂餚地,降於祖廟之謂仁義,降于山川之謂興作,降於五祀之謂制度,此聖人所以藏身之固也。故聖人蔘於天地、並於鬼神以治政也。處其所存,禮之序也;玩其所樂,民之治也。故天生時而地生財,人其父生而師教之。四者君以正用之,故君者立於無過之地也。
故君者所明也,非明人者也;君者所養也,非養人者也;君者所事也,非事人者也。故君明人則有過,養人則不足,事人則失位。故百姓則君以自治也,養君以自安也,事君以自顯也。故禮達而分定,故人皆愛其死而患其生。
故用人之知去其詐,用人之勇去其怒,用人之仁去其貪。
故國有患,君死社稷,謂之義,大夫死宗廟,謂之變。
故聖人耐以天下為一家,以中國為一人者,非意之也,必知其情,辟於其義,明於其利,達於其患,然後能為之。
何謂人情?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何謂人義?父慈、子孝、兄良、弟弟、夫義、婦聽、長惠、幼順、君仁、臣忠,十者謂之人義。講信修睦,謂之人利,爭奪相殺,謂之人患。故聖人之所以治人七情,修十義,講信修睦,尚辭讓,去爭奪,舍禮何以治之?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貧苦,人之大惡存焉。故欲惡者,心之大端也。人藏其心,不可測度也。美惡皆在其心,不見其色也,欲一以窮之,舍禮何以哉?
故人者,其天地之德、陰陽之交、鬼神之會、五行之秀氣也。
故天秉陽,垂日星,地秉陰,竅于山川,播五行於四時,和而後月生也。是以三五而盈,三五而闕,五行之動,迭相竭也。五行、四時、十二月,還相為本也。五聲、六律、十二管,還相為宮也。五味、六和、十二食,還相為質也。五色、六章、十二衣,還相為質也。
故人者,天地之心也,五行之端也。食味、別聲、被色而生者也。故聖人作則,必以天地為本,以陰陽為端,以四時為柄,以日星為紀,月以為量,鬼神以為徒,五行以為質,禮義以為器,人情以為田,四靈以為畜。以天地為本,故物可舉也。以陰陽為端,故情可睹也。以四時為柄,故事可勸也。以日星為紀,故事可列也。月以為量,故功有藝也。鬼神以為徒,故事有守也。五行以為質,故事可復也。禮義以為器,故事行有考也。人情以為田,故人以為奧也。四靈以為畜,故飲食有由也。何謂四靈?麟鳳龜龍謂之四靈。故龍以為畜,故魚鮪不淰。鳳以為畜,故鳥不獝。麟以為畜,故獸不狘。龜以為畜,故人情不失。
故先王秉蓍龜,列祭祀,瘞繒,宣祝嘏辭說,設制度,故國有禮,官有御,事有職,禮有序。
故先王患禮之不達於下也。
故祭帝於郊,所以定天位也;祀社於國,所以列地利也;祖廟,所以本仁也;山川,所以儐鬼神也;五祀,所以本事也。故宗祝在廟,三公在朝,三老在學,王前巫而後史,卜巫瞽侑,皆在左右。王中,心無為也,以守至正。
故禮行於郊,而百神受職焉;禮行於社,而百貨可極焉;禮行於祖廟,而孝慈服焉;禮行於五祀,而正法則焉。故自郊社、祖廟、山川、五祀,義之修而禮之藏也。
是故夫禮,必本於大一,分而為天地,轉而為陰陽,變而為四時,列而為鬼神,其降曰命,其官於天也。
夫禮必本於天,動而之地,列而之事,變而從時,協於分藝。其居人也曰養,其行之以貨力、辭讓、飲食、冠昏、喪祭、射御、朝聘。
故禮義也者,人之大端也,所以講信修睦,而固人之肌膚之會、筋骸之朿也。所以養生、送死、事鬼神之大端也,所以達天道,順人情之大竇也。
故唯聖人為知禮之不可以已也。故壞國、喪家、亡人,必先去其禮。故禮之於人也,猶酒之有櫱也,君子以厚,小人以薄。
故聖王修義之柄、禮之序以治人情。故人情者,聖王之田也。修禮以耕之,陳義以種之,講學以耨之,本仁以聚之,播樂以安之。故禮也者,義之實也,協諸義而協,則禮雖先王未之有,可以義起也。義者,藝之分、仁之節也。協於藝,講於仁,得之者強。仁者義之本也,順之體也,得之者尊。故治國不以禮,猶無耜而耕也;為禮不本於義,猶耕而弗種也;為義而不講之以學,猶種而弗耨也;講之於學而不合之以仁,猶耨而弗獲也;合之以仁而不安之以樂,猶獲而弗食也;安之以樂而不達於順,猶食而弗肥也。四體既正,膚革充盈,人之肥也。父子篤,兄弟睦,夫婦和,家之肥也。大臣法,小臣廉,官職相序,君臣相正,國之肥也。天子以德為車,以樂為御,諸侯以禮相與,大夫以法相序,士以信相考,百姓以睦相守,天下之肥也。是謂大順。大順者,所以養生、送死、事鬼神之常也。故事大積焉而不苑,并行而不繆,細行而不失,深而通,茂而有間,連而不相及也,動而不相害也。此順之至也。故明於順,然後能守危也。
故禮之不同也,不豐也,不殺也,所以持情而合危也。故聖王所以順,山者不使居川,不使渚者居中原,而弗敝也。用水、火、金、木,飲食必時,合男女、頒爵位必當年德,用民必順,故無水旱昆蟲之災,民無凶飢妖孽之疾。故天不愛其道,地不愛其寶,人不愛其情。天降膏露,地出醴泉,山出器車,河出馬圖,鳳皇麒麟,皆在郊棷。龜龍在宮沼,其餘鳥獸之卵胎,皆可俯而窺也。則是無故,先王能修禮以達義,體信以達順,故此順之實也。

5翻譯

孔子說:"大道的實行,和夏商周三代的精英,我都不能看到,但能看到有關當時太平盛世的記載。大道的流行,是以天下為世人所共有。選舉賢能之人共同治理,大家講信用,和睦相處,彼此合作,所以人們不只是親愛自己的父母,不只是施慈於自己的兒女,更能推延仁愛,使所有老人都得以安享天年,壯年人都能貢獻才力,兒童都能得到良好的教育,健康成長,鰥寡孤獨以及殘廢疾病的人都能得到豐厚的供養。男的各盡其職務,女的各有其家庭。貨物資源都厭惡丟棄到地上浪費掉,但也不可放到自己家裡私用。既嫌惡有能力不肯使出來,但也不一定為自己出力才算效勞。因此,人人都能誠實相待,和睦相處,故不會有陰謀詭計發生,也沒有劫奪偷竊殺人越貨的事情出現。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這樣美好的世界就算是真正的大同世界了。"

6禮運注

《禮運注》,清末康有為撰。
康有為作為一個政治家和思想家,在中國近代歷史上影響很大,尤其是他提出「大同說」並以此作為他維新變法的理論依據,在歷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筆。《禮運注》就是康有為為闡發他的「大同說」及維新變法思想而寫的一部重要著作。康有為在文中指出「孔子之道有三世,有三統,有五德之運……謂小康之道」,而「天下為禮」的小康之道則是進入「天下為公」的大同社會前的必經階段,康有為在《禮運注》中論述了他的「大同說」。
康有為認為「必天下為公而後可至於太平大同」。他在注中寫道:「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者,官天下也。夫天下國家者,為天下國家之人公共共同有之器,非一人一家所得私有,當合大眾公選有以任其職,不得世傳其子孫兄弟也,此君臣之公理也。」在這裡,康有為所認為的公即人民大眾公共擁有國家,公共治理國家,而這種「公」,是相對於「家天下」而言的。自從夏代開始,中國的政權一直是由皇帝為首的統治階級所掌握,所以皇帝可以無比自豪地說「朕即天下」。而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皇位是以家為單位父子兄弟相傳,是一種「家天下」的傳統。康有為在這裡,提出「天下為公」,指出人權、民主、平等的觀念,是對「家天下」的一種有力的批判和否定,這是「公」的第一個概念。
其次,康有為又寫道:父母對待子女「自親其親,自愛其子,而不愛人之親,不愛人之子,則天下之貧賤愚不肖者,老幼矜寡孤獨廢疾者皆困苦顛連天所教異矣。」又說:「故公世,人人分其仰事俯高之物產財力,以為公產,以養老慈貧醫恤貧醫疾,惟用壯者,則人人無復有老病孤貧之憂」。顯然,這裡講的是人都有私心,對自己的家人比對別人好,這裡「公」即相對於「私」而言的,打破了「家」的界限,愛所有的人,關於所有的人,也就是用一種博愛的精神去對待別人。
從上面,我們不難總結出,康有為所謂的「天下為公」,所謂「大同」,即要求人權、民主、平等、博愛,做到這些,才可以達到太平大同之世。那麼,讓我們來和資產階級的口號「民主、平等、博愛」相對照,二者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這是不言而喻的,那麼,也就是說,康有為的「大同」說實際上是一種資產階級的政治學說,主張中國向西方國家學習政治改革,以達到挽救民族危亡的目的。
資本主義社會是有私有制存在的。康有為的「大同世界」,也並不是完全公有,同樣是有私產和貧富的存在,之所以設立公產,就是為我們養老慈幼,恤貧醫疾。由此,更可以證明,「大同」並非一種空想社會主義而是一種資本主義式的改良的社會。
康有為認為,各種經典著作中,發明大同之道者,唯有《禮運》一篇,在《禮運》中隱含了孔子的微言大義,發現了「大同」的思想,所以應該保存孔教,也就是應該保存中國的文明。不僅如此,康有為還認為《禮運》中孔子闡發了「三世說」即人類社會是循著「據亂世——昇平世——太平世」的規律發展的,若按照孔子的「三世說」去救治中國,改革政治,則使民族免於危亡而可以求得發展。「夫禮以時為大,易以變為宜,陰陽旋轉,時運穆穆,百王因時運而變,大禮亦因時運而遷,可以是推之。」又說「禮以時為大,孔子為時中之,尤在變通,盡利以宜民也。」康有為認為,孔子是主張改革政治的,因時因地因事不同,就要善於變革,只有變革,才能順應時代的變化和事物的發展,而禮制也必須適合這個規律,所以,康有為認為孔子不僅僅是萬世之師,更重要的他也是改制的聖王。
既然萬世之師的孔子就認為應該因時而改革政治,那麼在當代的中國,清政府內憂外患,國家處於危亡之際,面臨亡國滅種,被帝國主義各國所瓜分的危機時刻,為什麼不可以變革呢?康有為托孔古之名,找到了他維新變革的理論依據。總之,康有為通過給《禮運》作注。表明他的政治觀點,闡發他的關於「大同」的政治主張,並托孔子之名,找到了維新變法的理論依據,這也正是他之所以作《禮運注》的目的。
遺憾的是,康有為雖然找到了「大同」和「變革」的依據,戊戌變法,他所領導的維變法運動卻因為其階級局限性和革命的不徹底性,終於失敗了,而這次失敗、使他的著作也難逃厄運,均被清朝政府禁毀。
上一篇[亂石塔]    下一篇 [王仙芝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