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秋之歌
羅蘭
秋天的美,美在一份明澈。
有人的眸子像秋,有人的風韻像秋。
代表秋天的楓樹之美,並不在那經霜的素紅,而更在那臨風的颯爽。
當葉子逐漸蕭疏,秋林顯出了它們的秀逸,那是一份不需任何點綴的洒脫與不在意俗世發繁華的孤傲。
最動人的是秋林映著落日。那酡紅如醉,襯托著天邊加深的暮色。晚風帶著清澈的涼意,隨著暮色浸染,那是一種十分艷麗的凄楚之美,讓你想流幾行感懷身世之淚,卻又被那逐漸淡去的醉紅所懾住,而情願把奔放的情感凝結。
曾有一位畫家畫過一幅霜染楓林的《秋院》。高高的楓樹,靜靜掩住一園幽寂,樹后重門深掩,看不盡的寂寥,好像我曾生活其中,品嘗過秋之清寂。而我仍想悄悄步入畫里,問訊那深掩的重門,看其中有我多少灰塵,封存著多少生活的足跡。
最耐尋味的是秋日天宇的閑雲。那麼淡淡然,悠悠然,悄悄遠離塵間,對俗世悲歡擾攘,不再無動於衷。
秋天的風不帶一點修飾,是最純凈的風。那麼爽快的輕輕掠過園林,對蕭蕭落葉不必有所眷顧——季節就是季節,代謝就是代謝,生死就是生死,悲歡就是悲歡。無需參與,不必留連。
秋水和風一樣明澈。"點秋江,白鷺沙鷗",就畫出了這份明澈。秋就是如此的一塵不染。
"閑雲野鶴"是秋的題目,只有秋日明凈的天宇間,那一抹白雲,當得起一個"閑"字。野鶴的美,澹如秋水,遠如秋山,無法捉模的那麼一份飄瀟,當得起一個"逸"字。"閑"於"逸"正是秋的本色。
也有某些人,具有這份秋之美,也必須是這樣的人,才會有這樣的美。這樣的美來自內在,他擁有一切,卻並不想擁有任何。那是有極深的認知與感悟形成的一種透徹與洒脫。
秋是成熟的季節,是收穫的季節,是充實的季節,也是澹泊的季節。它飽經了春之蓬勃與夏之繁盛;不再以受讚美、被寵愛為榮。它把一切的讚美與寵愛都隔離在澹澹的秋光外,而只願做一個閑閑的、遠遠的、可望而不可及的——秋。
(選自《經典美文》2006年12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