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秋爽居士是曹雪芹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 隱指探春。

1 秋爽居士 -基本信息

  《紅樓夢》里探春在詩社初給自己的別號。后因寶玉給了建議,改叫「蕉下客」。她精明能幹,有心機,能決斷,連王夫人與鳳姐都讓她幾分,有「 玫瑰花」之諢名。
  詳見《紅樓夢》三十七回 「秋爽齋偶結海棠社蘅蕪苑夜擬菊花題」
電視劇《紅樓夢》amp
  黛玉道:「既然定要起詩社,咱們都是詩翁了,先把這些姐妹叔嫂的字樣改了才不俗.。」李紈道:「極是,何不大家起個別號,彼此稱呼則雅。我是定了『稻香老農』,再無人占的。」探春笑道:「我就是『秋爽居士』罷。」寶玉道:「居士,主人到底不恰,且又瘰贅。 這裡梧桐芭蕉盡有,或指梧桐芭蕉起個倒好。」探春笑道:「有了,我最喜芭蕉,就稱『蕉下客』罷。」眾人都道別緻有趣。

2 秋爽居士 -人物簡介

  探春是《紅樓夢》中賈府里的三小姐,生的「削肩細腰,長挑身材,鴨蛋臉面,俊眼修眉,顧盼神飛,文彩精華,見之忘俗。」探春是個「才自精明志自高」、有遠見、有抱負、有作為的女子,她敢說敢為、辦事練達。她最出色的表演是在鳳姐患病期間,治理大觀園,興利除弊,富有改革精神;再是抄檢大觀園時,她無所畏懼,為維護自己的尊嚴打了王善保家的一記耳光,表現出決斷果敢的氣概。
  《紅樓夢曲》里寫道:(分骨肉)一帆風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園齊拋閃。恐哭損殘年,告爹娘,休把兒懸念。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牽連。——這說明了她後來是離家遠別了,后四十回續書寫她嫁給鎮守海門等處總制周瓊之子,但據曹雪芹的初衷,她可能是嫁給了一個王子,成為王妃。在書中第六十三回「壽怡紅群芳開夜宴」中,探春掣籤,簽上寫道「得此簽者,必得貴婿,大家恭賀一杯,共同飲一杯。」眾人笑道「......我們家已有了個王妃,難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這些看似是玩笑話,但也可能是條伏線。她抽到的是枝杏花簽,簽上寫道「瑤池仙品」,並引入唐代高蟾詩句「日邊紅杏倚雲栽」,根據封建時代的傳統和習慣「日」是皇帝的象徵,「日邊紅杏」應是指皇帝身邊的貴婦人。又根據舒四爺所見《乾隆五十五,六年間鈔本》說《紅樓夢》里「內有皇后,外有王妃」(參閱舒批《隨園詩話》),或者早期抄本確有探春嫁為王妃的情節安排。無論那一種說法,總之探春最後是遠走高飛了。
  賈探春是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主要的人物,是故事主人公賈寶玉的庶出妹妹,為賈政與妾趙姨娘所生,與賈環同母。她也是海棠詩社的發起者,別號蕉下客,居於大觀園中的秋爽齋,為人精明能幹,從十二釵的判詞中推斷最終遠嫁他方。

3 秋爽居士 -相關詩詞

  殘菊
  探春(蕉下客)
  露凝霜重漸傾欹,宴賞才過小雪時。蒂有餘香金淡泊,枝無全葉翠離披。
  半床落月蛩聲病,萬里寒雲雁陣遲。明歲秋風知再會,暫時分手莫相思。
  詩詞鑒賞
  這是十二首菊花詩的最後一首。用的是「四支」韻。
  寶釵為十二首菊花詩排順序時說:「……末卷便以《殘菊》總收前題之盛。」這就說得很明白,「盛」要以「殘」作結。大觀園金釵有十二個,菊花詩也恰好作了十二首,這不是偶然巧合,而是作者有意安排的。我們雖不能把十二首菊花詩作十二首判詞看待,但應該把詠菊詩的總體看成是詠人——詠十二釵總的命運,最後是葉缺花殘,萬艷同悲,歸到「薄命司」去。
  吃肥蟹,飲醇酩,賞艷菊,作佳詩,何等富貴風流!然而透出的氣息卻是如此凄涼慘淡。這是《紅樓夢》常用的手法,也是作者的高明處。
  簪菊
  探春(蕉下客)
  瓶供籬栽日日忙,折來休認鏡中妝。長安公子因花癖,彭澤先生是酒狂。
  短鬢冷沾三徑露,葛巾香染九秋霜。高情不入時人眼,拍手憑他笑路旁。
  詩詞鑒賞
  簪菊,即把菊花插在頭上。這一首被李紈評為第七。用的是「七陽」韻。
  探春才清志高,精明幹練不減於男人,因此詩中「短鬃」、「葛巾」等字樣都是以男人自況。她對榮府內部的矛盾和腐敗看得很清楚,但也束手無策,只好保持潔身自好的態度。她同乃兄寶玉最親密,情趣相投。所謂「高情不入時人眼,拍手憑他笑路旁」,正表明了她嫉視醜惡,不隨風流俗的清高態度。
上一篇[試用]    下一篇 [採薪之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