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放
[公元?年至一零一五年]字名逸,(郡齋讀書志作明逸。此從宋史本傳)自稱退士,河南洛陽人。(郡齋讀書志作長安人。此亦從宋史)生年不詳,卒於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沉默好學,七歲能屬文。父令舉進士,辭道:業未成,不可妄動。)住來嵩、華間,慨然有山林意。及父卒,奉母隱終南山,以講習為業,凡三十年。咸平中,(公元一零零一年左右)征赴闕,累拜給事中,遷工部侍郎。后真宗召為左司諫,辭歸山。一日晨起,服道衣,聚諸生列飲,取平生所作章疏,悉焚之,酒數行而卒。詔贈工部尚書。放好為詩歌,有集六卷,《文獻通考》又有蒙書十卷及嗣禹說表孟子上下篇、太乙祠錄等,并行於世。
种放七歲的時候就能寫華美的文章。他不和群童們遊玩。他父親想讓他參加進士考試,可种放推辭說:學業未完成,不能輕率地做事情(指出仕)。他經常游嵩山、華山等名山勝水,很有做隱土的志向。父親去世后,种放便和母親一起隱居在終南山,以教書為業。後生之輩跟他學習的人很多。种放以束修養母,母子倆雖然生活清貧,但也過得愉悅。种放性嗜飲酒,他種了許多高粱用以釀酒自給。他圍著幅巾,穿著粗布短衫,背著琴提著水壺,坐在磐石上,在長溪里濯足,采山藥助飲,欣賞大自然的壯美,過著隱逸的生活。《神相秘密全編》里記載种放的相貌是;骨秀如龜鶴,神清如岩電,腰背豐滿,鼻準直齊。骨秀如龜鶴即骨骼像龜鶴一樣秀麗。龜鶴的特點是清、秀、瘦。
种放天性聰穎,有才華,胸懷大志,好交朋友,喜歡道教,生活簡樸、淡靜;性嗜酒,狂放不羈,不重名節。這種人聰明有學問,有才華,滿腹經綸,胸懷大志,生活淡泊,性格放蕩不羈。未發跡之前,樂道山林,是一介隱士。一旦碰到賢君明主,或其它機遇,能一展雄才抱負。但這種人生活、性格散漫隨便,恃恩驕矜倨傲,甚至狂放不羈,容易給人以驕傲、狂放、不成熟的感覺,也因此易得罪人,得罪權貴,加上本人又不太注意名節,所以,即使事業上有所成就,終會遭人嫉恨而影響自己的發展,甚至招致災難。 
种放很崇拜華山的希夷先生(陳摶)。陳摶是著名的隱士,懂仙術和煉金之術,又善於人倫風鑒。於是种放前往華山拜訪他。
傳說希夷先生一日讓道童洒掃庭堂,說:"今日堂中有佳客前來。"种放扮成一個打柴的樵夫拜在庭前,希夷先生將他攙起並請上坐,說:"您哪裡是個樵夫呢?二十年後當是一位顯官,名聞天下。"种放說:"我是來向您請教道義的,不問官祿之事。"希夷先生說:"你的命當如此,雖然在山林中隱身晦跡,恐以後還是不能以此安身。"希夷並告誡种放說:"你將來會遭逢明主,不經過科舉考試就能列身朝廷,名馳海內。名譽是古今之美器,它深為造物者所忌。所以,天地間沒有完名。你的名聲將起,也一定將有物慾來毀敗它,你千萬要小心。"希夷以一絕贈他,詩曰:"濫中有客白髭多,檻外先生識也麽。只少六年年六十,此中陰德莫蹉跎。"种放不明其意,希夷伸出手指以三句話告訴他說:"子貴為帝友,而無科名,晚為權貴所隱。"种放又乞求學素履之術。陳摶說:"你要寡慾,可滿其數。"(種不娶不媵,壽六十一)。
种放隱居終南山,不游城市,寄情山水之間,吟詩作畫,彈琴下棋,學道練習,成為一介名士。翰林學士宋混,集賢院學士錢若水,知制誥王禹偶都與他交往很深。他的住處有林泉之勝,風景優美。真宗得知后曾派中使攜帶著畫工前去寫生,將此圖掛在龍圖閣,並召集輔佐大臣前來一起觀看。真宗對此極為嘆賞。真宗很賞識种放的才華,把他召為司諫。真宗曾拉著种放的手一同登上龍圖閣,和他一起談論天下大事。 
景德二年(公元1005年),宋真宗把种放任命為諫議大夫。不久,改任為工部侍郎,种放以處士的身份被真宗召見。真宗以特殊的禮遇接待他,使他一時之間名動海內。後來辭別朝廷回到終南山,他卻恃恩驕矜倨傲。當時王嗣宗知長安,种放回終南山時,長安通判以下的官員一起去拜謁种放。而种放只是微微點頭,應付一下而已。王嗣宗心中甚感不平。稍後,种放讓他的侄兒出來拜見王嗣宗,王嗣宗坐著受禮,种放怒形於色。王嗣宗說:"剛才通判以下的官員都向您下拜,您也不過是對他們稍加扶持而已,你的侄子不過是一介百丁罷了,我王嗣宗狀元及第,名位不輕,怎麼就不能坐著受他一拜呢?"种放說:"你的狀元也不過是用手搏來的罷了,有什麼可稱道的!"王嗣宗大怒,遂即給朝廷上書,說:"种放學識空疏,其才識均無過人之處,專飾巧詐,盜竊虛名。陛下尊禮种放,將他擢為顯官,微臣恐天下為之竊笑,更加增長澆薄詐偽之風。況且陛下召魏野入朝,魏野閉門避匿不出;而种放卻暗中交結權貴,以自薦上達朝廷。"王嗣宗並在疏中引了种放不大光彩的事情好幾條,進呈給真宗。真宗雖然把這件事擱置起來沒有追究,但對种放的態度越來越冷淡。
种放晚年不夠注意名節,生活過度奢侈,產業遍布豐、鎬之間。門人親戚也都橫行霸道,仗勢欺人,強取豪奪,富甲一方。种放因此喪失清節高名。 
种放終身未娶,沒有子嗣,六十一歲死了。他的侄兒種世衡是一個有名的將帥。
上一篇[《不可戰勝》]    下一篇 [種時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