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該片為加拿大電影,出品於2006年,導演Christoph Schrewe,影片講述了在1458的羅馬,主角Rodrigo Borgia通過戰鬥拯救他的事業和他的生命,參加羅馬教皇的秘密會議的故事。

1影片信息

◎中文 名 秘密會議
◎片  名 The Conclave
◎類  別 劇情
◎語  言 英語
秘密會議
◎字  幕 暫無
◎IMDB評分 5.8/10 (22 votes)
◎文件格式 XviD + MP3
◎視頻尺寸 608 x 336
◎文件大小 1CD 38x20 MB
◎片  長 94 Min
◎導  演 Christoph Schrewe
◎主  演 布賴恩·布萊斯德 Brian Blessed Aeneas Sylvius Piccolomin
詹姆斯·福克納 James Faulkner Guillaume D'Estouteville
Manu Fullola Rodrigo Borgia
Peter Guinness Latino Orsini
Lolo Herrero Pedro
Nicholas Irons Prospero Colonna
秘密會議
Rolf Kanies Cardinal
John Keogh Brother John
Nora Tschirner
Hal Tatlidil Street merchant (uncredited)
編劇: Paul Donovan

2劇情簡介

《聚會》是一個發生在1458的羅馬,君士坦丁堡淪陷五年後回教. 它遵循故事27歲主角Rodrigo Borgia故事當他戰鬥拯救他的事業和他的生命在他的第一個羅馬教皇的秘密會議。
天主教選擇教宗(即教皇)時稱為秘密會議
教宗

  教宗

在宗座出缺期間,由於教宗空缺,故特定的有限權力被轉移給樞機團,後者由樞機團團長召集。所有樞機均
有義務參加樞機全體會議(General Congregation of Cardinals),除了那些因健康原因不得與會者,或超過
80歲者(但那些樞機可選擇參加會議,如果他們願意的話)。處理教會日常事務的特別會議(Particular
Congregation)包括總管樞機(Cardinal Camerlengo),以及三位助理樞機(Cardinal Assistants)——一位主
教級樞機,一位司鐸級樞機,一位執事級樞機——由抽籤選出。每三天,新的助理樞機就會被抽籤選出。總
管樞機和助理樞機有責任——在做其它事務之中——保持選舉的秘密性。
這些會議必須為教宗葬禮進行安排,後者傳統上在教宗去世后四至六天內舉行,以為朝聖者瞻仰教宗遺容留
出時間,接著就是九天時間的服喪(這被稱為novemdiales,拉丁文「九天」)。這些會議也確定秘密會議的
開始日期和時間。秘密會議通常在教宗去世后15天舉行,但樞機會議也可延長這一時期至至多20天,以便容
許其它樞機到達梵蒂岡城。
教宗職務空位也可能是由於教宗辭職(papal resignation),儘管自1415年教宗額我略十二世之後就沒有教宗
辭職了。
選舉開始
樞機們在選舉前會聽到兩次講道(sermon):一次是在真正進入秘密會議前,另一次是他們在西斯廷禮拜堂就
座后。這兩次講道的意思都是為了擺明教會當前的狀態,並指出該特別時刻一位教宗應具備的素質。2005年
秘密會議的首位講道員(preacher)是神父拉涅羅·坎塔拉梅薩(Fr. Raniero Cantalamessa),他是教宗府講道
員(the preacher of the papal household)和方濟各嘉布遣修會(Capuchin Franciscan order)會士,在秘
密會議真正開始之日前舉行的一次樞機會議上講道。[40]樞機Tomáš Špidlík,一位宗座東方學院
(Pontifical Oriental Institute)前教授以及退休的(因此,不參加表決)樞機團成員,在秘密會議大門最
終關閉前講道。
在樞機會議選定的日期的早晨,樞機選舉人員集合在聖伯多祿大殿以舉行彌撒聖祭。然後,他們在下午聚在
宗座宮殿的保祿禮拜堂(Cappella Paolina)內,出發至西斯廷禮拜堂並唱Veni Creator Spiritus。[42] 樞
機們然後發誓遵守由使徒禮典確定的規程;發誓——若當選——捍衛聖座的自由;發誓嚴守秘密;發誓在表
決時不顧世俗權威的指示。樞機團團長大聲宣讀全部誓詞;根據優先次序,其它樞機選舉人僅手摸福音書聲
明他們"do so promise, pledge and swear."
在所有出席的樞機都發誓后,教宗禮典長(Master of the Papal Liturgical Celebrations)命令除樞機們和
秘密會議參加者以外的所有人退出禮拜堂——傳統上,他站在西斯廷禮拜堂門口,並叫出或聲明"Extra
omnes"(拉丁文,大意是「其它人,出去!」)。然後他關上大門。
教宗禮典長自己可能作為一位由選舉進行前舉行的樞機會議指派的聖職人士(ecclesiastic)可以留下。這位
聖職人士會發表一篇關於教會面臨的問題及新教宗所需的素質的演講。在該演講結束后,該聖職人士離場。
在祈禱文背完后,樞機團團長會問是否還有關於規程的疑問。在這些疑問被澄清后,選舉可以開始。秘密會
議開始后才到會的樞機們仍然可以進場。生病的樞機可以離開秘密會議並在晚些時候回場;以其它理由離開
秘密會議的樞機不得回來。
每位樞機選舉人可以帶兩位僕人或會場隨員(conclavist)(如果樞機選舉人生病則可帶三位)。樞機團秘書
(Secretary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教宗禮典長(Master of Papal Liturgical Celebrations),
兩位典禮長(Masters of Ceremonies),兩位教宗祭衣間(Papal Sacristy)官員,以及一位協助樞機團團長的
聖職人員,也被准許進入秘密會議。司鐸們可得聽到各種語言的告解;兩位醫生也被准許進入秘密會議。最
后,一個人數被嚴格限制的僕人團隊被允許進行房間清掃和準備並提供飯食。在秘密會議舉行期間要保密;
樞機和會場隨員以及僕人團隊一樣,都不被允許透露任何有關選舉的信息。樞機選舉人不可以與任何秘密會
議之外的人通過郵件、無線電、電話或其它方式通信或交談,偷聽是可被自科絕罰(latae sententiae)逐出
教會的違法行為。——實際上,在秘密會議選舉教宗本篤十六世前,西斯廷禮拜堂被用最新的電子裝置「掃
清」以偵測出任何隱藏的「竊聽器」或監聽裝置(沒有報導稱任何這類裝置被發現,但在以前的秘密會議時
曾發現有新聞記者冒充秘密會議僕人)。Universi Dominici Gregis特別地禁止媒體如報紙、廣播、電視。
表決
樞機們正式使用這些複雜精細的選票紙,其中之一被折迭后展示於上。如今,選票是簡單的卡片,被折迭一
次(如記事卡片一樣),上有印好的「I elect as Supreme Pontiff .....」(我選舉……當最高主教)字樣
。在首日的下午,可能舉行一輪投票。如果一輪投票在首日下午舉行且無人當選,或沒有投票舉行,4輪投票
將在接下來的每天舉行:兩輪在每日上午,兩輪在下午。在早晨表決之前以及在下午表決之前,選舉人要宣
誓遵從秘密會議規則。如果3個選舉日之後仍無結果,該過程將暫停至多1天以進行祈禱和一場資深執事級樞
機的演說。在又進行7輪投票后,該過程可以再類似地暫停,以進行資深司鐸級樞機的演說。如果在再7輪投
票后仍無結果,將有一天進行祈禱、深思和對話。在接下來的投票中,只有兩位在此前最後一輪投票中收到
最多票的樞機將被選,而三分之二多數票將不為必要。但是,這兩位被表決的樞機自己將沒有表決權。
表決過程由三個階段組成:「審前」(pre-scrutiny),「審中」(scrutiny),「審后」(post-scrutiny)。在
審前階段,典禮長(Masters of the Ceremonies)準備帶有Eligo in Summum Pontificem (我選舉……做最高
主教,"I elect as Supreme Pontiff") 字樣的投票紙,並為每位樞機選舉人提供至少兩張。當樞機開始寫
票時,樞機團秘書(Secretary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教宗禮典長(Master of Papal Liturgical
Celebrations)以及典禮長(Masters of Ceremonies)均退出;資淺執事級樞機然後抽籤選出9個名字;首三個
成為審查員(Scrutineers),下三個成為病弱員(Infirmarii),最後三個成為修正員(Revisers)。在第一輪審
查后,不會選新的審查員、病弱員、修正員;同樣的9位樞機將在第二輪審查中履行同樣任務。在午餐后,當
樞機們再次集合在西斯廷禮拜堂時,選舉於重新宣誓服從秘密會議規則後繼續。9個名字被選出做審查員、病
弱員、修正員。第三輪審查接著開始進行,如果需要的話,第四輪緊接著進行。
選舉的審中階段如下:樞機選舉人按優先次序拿著他們填好的選票(上面僅填被選者的名字)走到祭壇,審
查員就站在這裡。在投下選票前,每位樞機選舉人都要進行一個拉丁文宣誓,其內容翻譯如下:「吾以將為
吾之審判者的吾之見證——主基督——(之名)稱,吾之決選系給予了在天主面前吾認為應當選者」(英文翻譯
為:"I call as my witness Christ the Lord who will be my judge, that my vote is given to the
one who before God I think should be elected." )如果任何樞機選舉人在禮拜堂內,但因病弱而不能起
身走到祭壇,最後一位審查員可以走到他這裡在他念誦宣誓后取走他的選票。如果任何樞機選舉人因病弱在
其房間卧床不起,則病弱員會帶著選票紙和一個盒子去他們的房間。此種生病樞機將宣誓並填寫選票紙。當
病弱員回到禮拜堂后,選票將被清點以保證它們的數目和生病樞機人數相同;此後,它們將被存在合適的容
器中。在樞機投票時都必須宣誓。如果第一輪審查無人被選出,第二輪審查將緊接著進行。每天一共進行四
輪審查,兩個在上午,兩個在下午。
因此,投下每個人的選票時的宣誓是匿名的,因為選舉人不再在寫有候選人姓名的選票上簽名。(過去,選
票要由選舉人簽名,並被折迭以蓋住該簽名,然後被密封以形成一個半秘密的選票。見附圖。)這是1945年
之前的規程。上圖是一張舊的三段式半秘密選票的複印件,該種選票最後一次使用是在1939年秘密會議上。
1621年前,真正投票時沒有宣誓。完全的秘密選票(出席和表決的樞機們有選擇自由)在1621年前有時被使
用,但這些秘密選票在投票時並無宣誓。在一些1621年前的秘密會議上,樞機們口頭表決且有時為點票方便
分組站立。由選票折起部分蓋住的選舉人簽名是由額我略十五世於1621年加上的,以防止任何人為自己投上
決定性的票。1549年,英格蘭樞機Pole(Cardinal Pole of England)拒絕為自己投上決定性的一票(因此
沒有當選),但1492年樞機Borgia(Cardinal Borgia)(亞歷山大六世)確實為自己投了決定性一票。面臨著基
督新教對教宗地位發出的道德挑戰,以及懼怕16世紀晚期及17世紀早期的若干激烈的秘密會議選舉導致大分
裂,額我略十五世確立了該規程以杜絕任何樞機為自己投決定性一票。1945年,樞機能再次給自己投票了,
儘管2/3多數規則仍被繼續使用,除了當若望·保祿二世於1996年修訂該規則時(在33輪投票后,一個簡單多
數即足夠),而2007年本篤十六世又恢復了2/3多數規則。
1621年之前,唯一的宣誓是當樞機們進入秘密會議而門被鎖上,當每個上午和下午當他們進入西斯廷禮拜堂
表決之時,宣誓遵守當時有效的秘密會議規則。額我略十五世增加了新的宣誓,時間是當每位樞機投他的票
時,以防止樞機把時間浪費在投"courtesy votes"(禮貌票)並限縮真正的教宗寶座之候選人的人數至僅2-3人
。速度在選舉教宗時十分重要,這意味著利用宣誓以便使樞機們落實到嚴肅的選舉新教宗的工作上,並限縮
潛在的能被選的候選人的人數。1621年額我略十五世的改革以及1622年的重申,開創了用來選舉新教宗的成
文的詳細分步規程;該規程實質上與2005年選舉本篤十六世的規程相同。1621年後最大的變化是去掉了選舉
人在他們的選票上簽名的要求,這導致了利用匿名宣誓的審查的詳細表決規程。這可能是自1621年首創詳細
表決規程后,在現代詳細表決規程中最重要的變化。該變化是1945年由教宗庇護十二世進行的。
當全部選票投完后,第一位被選出的審查員將搖動票箱,而最後一位審查員開票並清點選票。如果選票數目
與出席的樞機選舉人數目不符,選票將被燒毀且不讀出,表決重新開始。但如果沒有不正當行為被發現,選
票將被打開並清點。每張選票會被第一位審查員打開;全部三位審查員會各自寫下選票上的名字。最後一位
審查員會大聲念出名字。
當所有選票都被打開后,最後的審后階段將開始。審查員們累加所有票,修正員檢查選票以及審查員所記名
單上的名字以保證沒有出錯。選票然後被審查員在樞機團秘書(Secretary of the College)以及典禮長
(Masters of Ceremonies)的協助下全部燒毀。如果在上午或下午舉行的第一輪審查沒有結果,樞機們立即舉
行下一輪審查;兩輪審查的選票將在第二輪審查后一起被燒毀。煙的顏色向集合在聖伯多祿廣場上的人民發
出了選舉結果的信號。黑煙代表投票無結果,而白煙代表新教宗被選出。最初,濕稻草被放進火里以冒出黑
煙;從1963年起,著色化學藥劑被加入,而從2005年起,成功的選舉之後會敲鐘,以壯白煙,且特別是在白
煙不是非常白的時候。
接受和宣布
當選舉結束時,樞機團團長(Cardinal Dean)召集樞機團秘書(Secretary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和
教宗禮典長(Master of Papal Liturgical Celebrations)進入大廳。樞機團團長會詢問當選教宗,即用拉丁
文說:「Acceptasne electionem de te canonice factam in Summum Pontificem? (你接受你的教會法定
選舉任最高主教嗎?Do you accept your canonical election as Supreme Pontiff ?)」當選教宗並不被要
求接受該職位:他可自由地說"non accepto" (我不接受)。但是實踐上,任何不願接受該職位的潛在的當選
教宗將會在獲得足夠數量的表決之前清楚表明該意見。在現代這發生於樞機喬萬尼·科倫波(Giovanni
Cardinal Colombo),於1978年10月。以及,根據一些消息來源,2005年的樞機豪爾赫·貝爾奧利奧(Jorge
Cardinal Bergoglio)。樞機在獲得足夠數量的表決后拒絕教宗職位的唯一一個重要事例是16世紀的查爾斯·
博羅梅奧(Charles Borromeo)。
若他接受,並且已經身為主教,他將立即上任。但如果他不是主教,他必須在就任前首先被祝聖為主教。如
果一位司鐸當選,樞機團團長將祝聖其為主教;如果一位俗人當選,樞機團團長將首先祝聖其為執事,次則
司鐸,最後才是主教。只有在成為主教之後,當選教宗才能上任。
(上述樞機團團長職能,若需要的話,可由樞機團副團長承擔,而當樞機團副團長無法承擔時,可由出席會
議的資深主教級樞機承擔。注意2005年樞機團團長本人——若瑟·拉青格——當選為教宗。)
上一篇[今別離]    下一篇 [電腦配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