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秦庄公,嬴姓,趙氏,名其,秦仲之子。先秦時期男子稱氏不稱姓,雖為嬴姓,卻不叫嬴其。周宣王六年(前822年),秦仲被西戎攻殺,太子其即位,是為庄公。

1人物生平

周宣王七年(前821年),秦庄公率兄弟五人以及周朝兵馬七千人,擊敗西戎,周宣王封庄公為西垂大夫,賜以原大駱之族所居的犬丘(甘肅天水市西南禮縣一帶)之地。又封秦仲次子康於夏陽的梁山(陝西澄城縣東北),號梁康伯,史稱「西梁」。秦庄公居住於故地西犬丘,生子三人。長子世父因討伐西戎,讓太子之位於弟秦襄公。前778年,秦庄公去世,次子秦襄公繼位。

2秦國君主

秦國君主









1秦非子
2秦侯
3秦公伯
4 秦仲
5秦庄公
6秦襄公
7秦文公
秦靜公(未即位)
8秦憲公
9秦齣子
10秦武公
11秦德公
12秦宣公
13秦成公
14秦穆公
15秦康公
16秦共公
17秦桓公
18秦景公
19秦哀公
秦夷公(未即位)
20秦惠公(春秋)
21秦悼公
22秦厲共公
23秦躁公
24秦懷公
25秦靈公
26秦簡公
27 秦惠公(戰國)
28秦出公
29秦獻公
30秦孝公
31秦惠文王
32秦武王
33秦昭襄王
34秦孝文王
35秦庄襄王
36秦始皇


3收復祖地

史籍記載
《史記·卷五·秦本紀第五》曰: 「秦仲立二十三年,死於戎。有子五人,其長者日庄公。周宣王召庄公昆弟五人,與兵七千人,使伐西戎,破之。於是復予秦仲后,及其先大駱地犬丘並有之,為西垂大夫。」這一次周宣王是鐵了心要與西戎決一勝負了。他把秦仲的五個兒子召集起來,進行伐戎的動員。而且,這次不再只是精神上的激勵,而是以軍力援助為前提的。「與兵七千」,這在當時可不是個小數目。西周、春秋時代,戰爭的主要形式是車戰。當時的戰車上載甲士三人,左主射,右主伐,中主御,而每一乘戰車,又配備步卒十人。交戰時車馳卒奔,互相應合。七千戰士,可配戰車七百乘,可謂軍力雄厚。懿王時的名器《禹鼎》記述一次伐戎戰爭,兵力僅有「戎車百乘,斯馭百,徒千」。春秋時期戰爭規模已逐漸增大,但轟動一時的城濮之戰,晉國也不過才出動兵車七百乘。宣王派兵七千協助嬴秦伐戎,確系一次空前的投入。宣王時的《多友鼎銘》,記載與獫狁的一場重大戰役,俘獲戰車127乘,斬首356人,其規模與這次周、秦聯軍的伐戎行動差不多。對於宣王初年的周王室來說,這已是很高規格的軍事部署了。據李學勤先生考證,傳世器《不其簋》的銘文,講的就是秦庄公這次伐戎之役。李先生指出,據《史記·十二諸侯年表》,秦庄公名其,先秦行文「不」字常用作無義助詞,僅表語氣,故「不其」即其,也就是秦庄公。庄公之稱「公」乃後來的追稱。《不其簋》乃庄公自作器,故直用己名。銘中顯示,這次伐戎行動的總統帥為「伯氏」,他上對周王負責,下可指揮不其。按先秦的親稱習慣說,對伯父和同輩長兄均可稱伯,李學勤先生認為此伯氏乃庄公之兄。但《秦本紀》卻有明文,說秦仲的五個兒子中, 「其長者曰庄公」。李先生解釋說,庄公「也許不是最年長的」,也就是說,庄公還有個兄長,被司馬遷忽略了。我想對李先生的說法略加修正。我認為銘中的「伯氏」非庄公兄長,而是庄公的伯父。秦仲之「仲」,乃以排行人名,說明他還有個長兄(或庶長兄),依周王室用人的慣例,關係密切的屬國,國君之伯、叔父或兄長常有在王室供職者。此類事例多不勝舉。此「伯氏,即秦仲之兄、庄公之伯父而為王室重臣者。他就是受宣王之命帶領七千人馬去秦地作戰的統帥。「與兵七千」是說派七千軍隊前往助秦攻戎,而不是說把這七千軍隊送給秦國。當時的軍隊都是按國人的村社結構與井田配置編製的,是決不可能把歸屬權交出去的。
中心遷移
出於對祖邑故都的嚮往,庄公將秦仲時代嬴秦在隴上的部族活動中心,又移至西垂,故《秦本紀》言「庄公居其故西犬丘」。由於西垂作為嬴秦舊都已有悠久的歷史,並非新辟之邑,所以不存在地名轉移問題。而且,隴上之秦邑也並未放棄,仍為秦人所據有。當然其「秦」地之名也無需變。因此,庄公之居犬丘,地名不受影響,西垂地區從未擁有過「秦」之名。《秦本紀》載庄公在位44年,這段時間內,局勢相對平穩,嬴秦國力也有了較大的恢復和發展。
上一篇[秦成公]    下一篇 [戎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