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秦晉崤之戰 -古代戰爭

  

時間


      公元前628年


  

交戰雙方


      秦穆公-晉襄公


  

內容


      春秋時,秦國處於西部,立國較晚。秦穆公即位時,秦國已經強大起來,圖謀東進,力圖在中原地區建立霸權,但是遇到晉國阻擋。公元前628年秦穆公得知鄭,晉兩國國君新喪,不聽大臣勸阻,執意要越過晉界偷襲鄭國。12月秦派孟明視等率軍出襲鄭國,次年春越過晉國南境,抵達滑。鄭國商人弦高與秦軍途中相遇機警的弦高一面冒充鄭國使者犒勞秦軍,一面派人回國報警。孟明視以為鄭國有備,於是決定返回。晉國派大將先軫率軍秘密趕至崤山,並聯絡當地姜戎埋伏於隘道兩側。秦軍在回事途中遭到晉軍和姜戎的夾擊,深陷隘道,進退不能,全部被殲滅,三位大將被俘。第二年秦穆公親率大軍渡河焚舟要與晉軍決戰,晉軍避而不出。秦穆公到了崤之戰的戰場,祭奠陣亡的將士,然後回師。

2 秦晉崤之戰 -文言文

  秦晉崤之戰 《左傳·僖公三十二年、三十三年》

3 秦晉崤之戰 -原文

  冬,晉文公卒。庚辰,將殯於曲沃;出絳,柩有聲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將有西師過軼我;擊之,必大捷焉。」


  杞子自鄭使告於秦曰:「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也。」穆公訪諸蹇叔。蹇叔曰:「勞師以襲遠,非所聞也。師勞力竭,遠主備之,無乃不可乎?師之所為,鄭必知之,勤而無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誰不知?」公辭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師於東門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入也!」公使謂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木拱矣!」


  蹇叔之子與師,哭而送之曰:「晉人御師必於餚。餚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雨也。必死是間,余收爾骨焉。」秦師遂東。


  三十三年春,秦師過周北門,左右免胄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孫滿尚幼,觀之,言於王曰:「秦師輕而無禮,必敗。輕則寡謀,無禮則脫。入險而脫,又不能謀,能無敗乎?」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市於周,遇之,以乘韋先牛十二犒師,曰:「寡君聞吾子將步師出於敝邑,敢犒從者。不腆敝邑,為從者之淹,居則具一日之積,行則備一夕之衛。」且使遽告於鄭。


  鄭穆公使視客館,則束載、厲兵、秣馬矣。使皇武子辭焉,曰:「吾子淹久於敝邑,唯是脯資餼牽竭矣。為吾子之將行也,鄭之有原圃,猶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閑敝邑,若何?」杞子奔齊,逢孫、楊孫奔宋。


  孟明曰:「鄭有備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圍之不繼,吾其還也。」滅滑而還。


  晉原軫曰:「秦違蹇叔,而以貪勤民,天奉我也。奉不可失,敵不可縱。縱故,患生;違天,不祥。必伐秦師!」欒枝曰:「未報秦施而伐其師,其為死君乎?」先軫曰:「秦不哀吾喪而伐吾同姓,秦則無禮,何施之為?吾聞之:『一日縱敵,數世之患也』。謀及子孫,可謂死君乎!」遂發命,遽興姜戎。子墨衰絰,梁弘御戎,萊駒為右。夏四月辛巳,敗秦師於餚,獲百里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以歸。遂墨以葬文公,晉於是始墨。


  文嬴請三帥,曰:「彼實構吾二君,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厭,君何辱討焉?使歸就戮於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許之。先軫朝,問秦囚。公曰:「夫人請之,吾舍之矣。」先軫怒曰:「武夫力而拘諸原,婦人暫而免諸國,墮軍實而長寇讎,亡無日矣!」不顧而唾。公使陽處父追之,及諸河,則在舟中矣。釋左驂,以公命贈孟明。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纍臣釁鼓,使歸就戮於秦,寡君之以為戮,死且不朽。若從君惠而免之,三年將拜君賜。」


  秦伯素服郊次,鄉師而哭,曰:「孤違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曰:「孤之過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

4 秦晉崤之戰 -翻譯

  魯僖公三十二年的 冬天,晉文公去世。庚辰日,將要移靈到晉國舊都曲沃去停放,剛抬出國都絳城時,棺柩里突然發出響聲,如同牛鳴。卜筮官郭偃命令隨行的大夫們下拜,並傳告:「先君文公指示國家用兵的大事,將會有西方的軍隊越過中國國境而過,趁機攻打,必大獲全勝。」


  杞子從鄭國派人向秦國報告說:「鄭國人讓我掌管他們國都北門的鑰匙,如果偷偷派兵來襲擊,鄭國就可以得到了。」秦穆公為這事徵求蹇叔的意見。蹇叔說:「興師動眾去襲擊遠方(的國家),從來沒有聽說過。軍隊勞累不堪,力量消耗盡了,遠方的君主有所防備。恐怕不可以吧?(我們)軍隊的行動,鄭國一定會知道,勞師動眾而無所得,士兵們必然產生怨恨之心。況且行軍千里,誰會不知道呢?」秦穆公謝絕(蹇叔的勸告)。召集孟明、西乞、白乙,派他們帶兵從東門外出發。蹇叔為這事哭著說:「孟子,我今天看著軍隊出征,卻看不到他們回來啊!」秦穆公(聽了)派人對他說:「你知道什麼!(假如你只)活到70歲就死去,你墳上的樹早就長得有合抱粗了!」蹇叔的獨子加入這次出征的軍隊,(蹇叔)哭著送他說:「晉國人必然在餚山設伏兵截擊我們的軍隊。餚有南北兩座山:南面一座是夏朝國君皋的墓地;北面一座山是周文王避過風雨的地方。(你)一定會死在這兩座山之間的峽谷中,我準備到那裡去收你的屍骨!」秦國的軍隊於是向東進發了。


  (魯僖公)三十三年春天,秦軍經過周都城的北門。(兵車上)左右兩邊的戰士都脫下戰盔,下車(致敬),接著有三百輛兵車的戰士跳躍著登上戰車。王孫滿這時還小,看到這種情形,向周王說:「秦國的軍隊輕狂而不講禮貌,一定會失敗。輕狂就少謀略,沒禮貌就不謹慎。進入險境並而不謹慎,又缺少謀略,能不失敗嗎?」經過滑國的時候,鄭國商人弦高將要到周都城去做買賣,在這裡遇到秦軍。(弦高)先送上四張熟牛皮,再送十二頭牛慰勞秦軍,說:「敝國國君聽說你們將要行軍經過敝國,冒昧地來慰勞您的部下。敝國不富裕,(但)您的部下要久住,住一天就供給一天的食糧;要走,就準備好那一夜的保衛工作。」並且派人立即去鄭國報信。


  鄭穆公派人到賓館察看,(原來杞子及其部下)已經捆好了行裝,磨快了兵器,餵飽了馬匹(準備好做秦軍的內應)。(鄭穆公)派皇武子去致辭,說:「你們在敝國居住的時間很長了,只是敝國吃的東西快完了。你們也該要走了吧。鄭國有獸園,秦國也有獸園,你們回到本國的獸園中去獵取麋鹿,讓敝國得到安寧,怎麼樣?」(於是)杞子逃到齊國、逢孫、揚孫逃到宋國。孟明說:「鄭國有準備了,不能指望什麼了。進攻不能取勝,包圍又沒有後援的軍隊,我們還是回去吧!」(於是)滅掉滑國就回秦國去了。


  晉國的原軫說:「秦國違背蹇叔的意見,因為貪得無厭而使老百姓勞苦不堪,(這是)上天送給我們的好機會。送上門的好機會不能放棄,敵人不能輕易放過。放走了敵人,就會產生後患,違背了天意,就會不吉利。一定要討伐秦軍!」欒枝說:「沒有報答秦國的恩惠而去攻打它的軍隊,難道(心目中)還有已死的國君嗎?」先軫說:「秦國不為我們的新喪舉哀,卻討伐我們的同盟國,秦國就是無禮,我們還報什麼恩呢?我聽說過:『一旦放走了敵人,會給後世幾代人留下禍患』。為後世子孫考慮,可說是為了已死的國君吧!」於是發布命令,立即調動姜戎的軍隊。晉襄公把白色的孝服染成黑色,梁弘為他駕御兵車,萊駒擔任車右武士。這一年夏季四月十三日這一天,(晉軍)在餚山打敗了秦軍,俘虜了秦軍三帥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而回。於是就穿著黑衣服給晉文公送葬,晉國從此以黑衣服為喪服。


  (晉文公的夫人)文嬴向晉襄公請求把秦國的三個將帥放回去,說:「他們的確是離間了我們秦晉兩國國君的關係。秦穆公如果得到這三個人,就是吃了他們的肉都不解恨,何勞您去懲罰他們呢?讓他們回到秦國去受刑,以滿足秦穆公的心愿,怎麼樣?」晉襄公答應了她。先軫朝見襄公,問起秦國的囚徒哪裡去了。襄公說:「夫人為這事情請求我,我把他們放了。」先軫憤怒地說:「戰士們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把他們從戰場上抓回來,一個女人霎那間就把他們從國內赦免了,毀了自己的戰果而助長了敵人的氣焰,亡國沒有幾天了!」不回頭就(對著襄公)吐了口唾沫。晉襄公派陽處父去追孟明等人,追到河邊,(孟明等人)已登舟離岸了。陽處父解下車左邊的驂馬,(假託)晉襄公的名義贈給孟明。孟明(在船上)叩頭說:「貴國國君寬宏大量,不把我們這些俘虜的血塗抹戰鼓,讓我們回到秦國去受死刑,如果國君把我們殺死,死了也不會忘記(這次的失敗)。如果尊從晉君的好意赦免了我們,三年之內必定回捲土重來以報今天的恥辱!」


  秦穆公穿著白色的衣服在郊外等候,對著被釋放回來的將士哭著說:「我違背了蹇叔的勸告,讓你們受了委屈,這是我的罪過。」沒有廢棄孟明,(秦穆公)說:「這是我的錯誤,大夫有什麼罪呵!況且我不會因為一點小過失而抹殺他的大功勞。」


  【故事介紹】


  秦晉崤之戰是春秋時期一場著名的戰爭。文章依次敘寫了蹇叔哭師、秦師驕狂、弦高犒師、晉伏秦師、晉釋秦帥等細節,無不情節逼真,委婉動人;又巧設謎局,引人入勝。不僅揭示秦師敗滅原因,而且借戰爭申發勞師襲遠、以貪勤民者必敗的戰爭觀和政治觀。同樣作者的用意在於戰爭勝負的原因,對於真正過程則盡量略寫,未沖淡主題。


  【作者簡介】


  左丘明(公元前556年-公元前451年)


  左丘明,姓左丘,名明(一說姓丘,名明,左乃尊稱),春秋末期魯國人。左丘明知識淵博,品德高尚,孔子言與其同恥。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太史司馬遷稱其為「 魯之君子 」。左丘明世代為史官,並與孔子一起「乘如周,觀書於周史」,據有魯國以及其他封侯各國大量的史料,所以依《春秋》著成了中國古代第一部記事詳細、議論精闢的編年史《左傳》,和現存最早的一部國別史《國語》,成為史家的開山鼻祖。《左傳》重記事,《國語》重記言。


  左丘明,中國春秋時史學家。魯國人。一說左丘為複姓。雙目失明。春秋時有稱為瞽闍的盲史官,記誦、講述有關古代歷史和傳說,口耳相傳,以補充和豐富文字的記載,左丘明即為瞽闍之一。相傳曾著《左氏春秋》,又稱《左傳》、《春秋左氏傳》、《春秋內傳》,與《公羊傳》、《穀梁傳》同為解釋《春秋》的三傳之一,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但從內容看,該書應成於戰國中期,可能是作者假託左丘明而作。相傳《國語》亦出於左氏之手,記錄了不少西周、春秋的重要史事,保存了具有很高價值的原始資料。傳說《左傳》的作者是和孔子同時的左丘明。它是戰國初年的人根據春秋時代各國史料所編寫出來的。作者不僅是一個傑出的歷史家,同時也是一個天才的文學家。


  《左傳》的特點:一、擅長寫矛盾衝突;二、長於敘事;三、善寫戰事。


  作者的思想是儒家思想,儒家思想在當時較多地反映了人民的利益和要求。作者在敘述歷史事實時,對於那些歷史事件是鮮明地表現了他的肯定或批判的態度的。他所肯定的是那些符合於他的儒家的觀點的東西。他肯定「君義、臣行、父慈、子孝、兄愛、弟敬」(《左傳》隱公三年)一類的論理道德,他也從那些論理道德的觀點出發肯定了「利民」②和「衛社稷」③一類對人民有利的東西。他批判了那些破壞論理道德的所謂「賤妨貴、少陵長、遠間親、新間舊、小加大、淫破義」(《左傅》隱公三年)之類的所謂「逆德」,他也批判了統治階級的驕奢淫佚的敗行。這部書在思想上的進步性和局限性都從這些方面表現出來。

5 秦晉崤之戰 -文言現象

  一、古今異義


  1)晉文公卒 2)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 3)國可得也 4)穆公訪諸蹇叔 5)蹇叔之子與師 6)夏后皋之墓也 7)超乘者三百乘 8)無禮則脫 9)鄭商人弦高將市於周 10)以乘韋先 11)為從者之淹 12)未報秦施而伐其師13)彼實構吾二君 14)秦伯素服郊次


  二、一詞多義


  焉


  1)擊之,必大捷焉(語氣助詞,不譯)


  2)余收爾骨焉(兼詞,於此,在那裡)


  3)君何辱討焉(代詞,他們)


  且


  1)勤而無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誰不知?(連詞,況且)


  2)且使遽告於鄭(連詞,並且)


  3)死且不朽(副詞,將要)


  以


  1)勞師以襲遠(連詞,相當於「而」)


  2)使歸就戮於秦,以逞寡君之志(連詞,來)


  3)釋左驂,以公命贈孟明(介詞,用、拿)


  4)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介詞,因為)


  5)寡君之以為戮,死且不朽(介詞,把)


  其


  1)且行千里,其誰不知?(副詞,表反詰語氣,難道)


  2)攻之不克,圍之不繼,吾其還也。(副詞,表祈使、商量語氣,還是)


  3)其為死君乎?(副詞,表反詰語氣,難道)


  4)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入也。(代詞,代軍隊)


  5)吾子取其麋鹿(代詞,那裡)


  則


  1)輕則寡謀(就,連詞)


  2)秦則無禮,何施之為?(是,副詞,加強判斷)


  3)公使陽處父追之,及諸河,則在舟中矣。(原來已經,副詞)


  三、詞類活用:


  1、名詞作動詞:


  (01)若潛師以來:發兵


  (02)秦師遂東:向東出發


  (03)左右免胄而下:下車步行


  (04)鄭商人弦高將市於周:做生意


  (05)則束載、厲兵、秣馬矣:喂草料


  (06)子墨衰絰:染黑


  (07)遂墨以葬文公:穿黑色衣服


  (08)晉於是始墨:同上


  (09)先軫朝,問秦囚:上朝


  (10)秦伯素服郊次:穿素服


  (11)武夫力而拘諸原:竭盡全力


  2、名詞作狀語:


  秦伯素服郊次:在郊外


  3、形容詞作名詞:


  (1)勞師以襲遠:遠方的國家


  (2)入險而脫:險要的地方


  4、動詞用作名詞:


  則束載、厲兵、秣馬矣:裝載之物


  5、意動用法:


  秦不哀吾喪:以……為哀


  6 、使動用法:


  (1)勞師以襲遠:使……勞累


  (2)而以貪勤民:使……勞


  (3)彼實構吾二君:使……結怨


  (4)以逞寡君之志:使……滿意


  (5)孤違蹇叔,以辱二三子:使……受辱


  (6)以間敝邑:通「閑」,休息,使...休息


  四、通假字:


  (1)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雨也:通「避」,躲避


  (2)以間敝邑:通「閑」,休息 ,使...休息


  (3)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厭:通「饜」,滿足 甘心


  (4)墮軍實而長寇讎:通「隳」損害 毀壞


  (5)君之惠,不以纍臣釁鼓:通「縲」,捆綁犯人的繩子


  (6)鄉師而哭:通「向」


  五、特殊句式:


  1、賓語前置句: 爾何知!


  2、定語後置句:牛十二犒師


  3、介詞結構後置:


  (1)使出師於東門之外


  (2)鄭商人弦高將市於周


  (3)吾子淹久於敝邑


  (4)敗秦師於餚


  (5)使歸就戮於秦

6 秦晉崤之戰 -疏通文句,深入研討

  第一段:


  重點詞:管、若、以、國、訪、諸(之於)、其、焉、與、辟。


  活用詞:勞師以襲遠(勞,使 ...... 勞累,使動用法;遠,遠方的鄭國、形容詞用作名詞)


  秦師遂東(向東方進發,方位詞用作動詞。)


  1.這一段的內容怎樣概括?(限用一句話)


  交代了餚之戰的起因和決策過程,著重介紹騫叔對這次爭的態度和預見。


  2.這一段實際上寫的是兩個場面,為什麼會為一段?


  「騫叔進諫」和「騫叔哭師」這兩個場面的最主要人物是騫叔,合為一段為的是突出騫叔這個人物對此次戰爭的看法,表現在他的哪些話語中?從可以看出他怎樣的思想性格?


  (1)騫叔勸諫穆公。


  1「勞師以襲遠,非所聞也。師勞力竭,遠主備之,無乃不可乎?」


  秦軍長途跋涉偷遠方的鄭國很勞苦,而鄭國一定會有防備,以逸待勞。


  2「師之所為,鄭必知之,勤而無所,必有悖心。」


  既然鄭國會和悉秦軍此次行動,秦軍就無用武之地,這樣秦軍內部就一定會上下不齊心,產生違背紀不服約束的情緒。


  3.「且行千里,其誰不知?」


  這裡要注意;「誰」雖為泛指,實際上指的是晉國。下文「晉人御師必於餚」可證。


  指出:秦軍偷襲鄭國,會遭到晉國伏擊。


  (2)騫叔哭孟明等人。


  「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人也!」


  預見此次秦軍出征必敗。


  (3)騫叔哭送其子。


  「晉人御必於餚。餚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也。必死是間,余收爾骨焉。」


  進一步指出,晉軍必定在餚地伏擊秦軍,秦軍此次出征會以失敗告終。


  騫叔這三段話表現出他穩健持重、老謀深算、富有遠見的思想性格。


  4、騫叔這三段話的目的何在?其語氣有何不同?


  直接、間接地諫勸穆公,阻止秦軍這次錯誤的軍事行動。但以不同的說話對象,其語氣有別:


  (1)諫穆公:冷靜分析、用語委婉。


  (2)哭孟明:感嘆語氣。


  (3)子:語氣更重,一片親情,洋溢於言表。


  5、秦穆公又表現了怎樣的態度?(用幾個詞語概括)從中可以看出他怎樣的思想性格?


  態度:訪――辭――使出師--詛咒


  思想性格:野心勃勃、利令智昏、剛愎自用。


  第二段:


  重點詞:左右、免骨、乘、脫。


  活用詞:入險而脫(險地,形容詞用作名詞。)


  1.這一段寫王孫滿觀師,他怎樣看待出征的秦軍?其理由是什麼?


  秦軍必敗(先說「必敗」,后又用反問句「能無敗手」強調這個意思。)


  理由:(1)從主觀上看,「輕而無禮」,「輕則寡謀,無禮則脫」。


  (2)從客觀上看,「入險地」。


  王孫滿能從秦軍上下車的禮數看出問題,很有洞察力。而且,其推斷也是合乎邏輯可以成立的。


  2.這一段寫王孫滿對秦軍的看法有何作用?


  王孫滿的看法與蹇叔的看法不謀而合,可作為「蹇叔論戰」的一個旁證。「尚幼」的王孫滿在如此見識,與年老卻因被野心驅使而失去判斷力的秦穆公形成鮮明對照。


  第三段:


  重點詞:及、市、先、搞、居、且、遽、吾子。


  謙詞、婉語:寡君、敝邑、敢,不腆。


  1. 鄭商人弦高遇秦軍採取了怎樣的對策?這表現了他怎樣的思想性格?


  對策:(1)犒師。扮作鄭國使者去犒勞秦軍,暗示鄭國早已獲悉秦軍偷襲的企圖。


  (2)「使遽告於鄭」。派人立刻回鄭國報告敵情。


  思想性格:熱愛國家、沉著機智、善於辭令。


  2.這段描述在文章中有哪些作用?


  (1)印證了蹇叔的論述:「師之所為,鄭必知之。」


  (2)表現鄭國內部團結一致、上下齊心,說明秦軍偷襲鄭國不會取得成功。


  第四段:


  重點詞:視、則、淹、唯是、若何。


  活用詞:使皇武子辭焉(致辭,名詞用作動詞。)


  以閑敝邑(空閑、休息、使動用法)


  1.這一段主要寫了怎樣的內容?


  鄭國採取果斷措施,消除了作為秦軍內應的隱患。皇武子的致辭,實際上是向杞子等人下的語氣委婉的逐客令。


  2. 皇武子致辭后,產生了怎樣的結果?


  (1)杞子奔齊,逢孫、楊孫奔宋。


  (2)孟明不再攻鄭,「滅滑而還」。


  3 . 孟明的話與哪一段誰的話相印證,說明了什麼?


  與第一段蹇叔「遠主備之」的論述相印證。事實證明蹇叔富有遠見,料事如神。


  第五段:


  重點詞:奉、縱、患、施、謀、興、御、敗。


  活用詞:以貪勤民(使 ...... 勞苦,使動用法。)


  遂墨以葬文公(穿黑色喪服,形容詞用作動詞。)


  1、這一段包含幾層意思?主要寫的是什麼?


  兩層意思:(1)詳寫晉國內部原軫和欒枝二人在是否攻打秦軍問題上的激烈爭論。


  (2)略寫秦晉崤之戰的情況和結果。


  主要寫是前者,因此這段可稱為「原軫論戰」或「原軫力主擊秦師」。


  2、原軫和欒枝各自的主張和理由是什麼?


  原軫:戰。「秦違蹇叔,而以貪勤民,天奉我也。」


  欒枝:不戰。「未報秦施而伐其師,其為死君乎?」


  3、原軫是怎樣駁倒對方觀點的?從「原軫論戰」可以看出他具有怎樣的思想性格?


  原軫從正反兩個方面進行駁斥:


  (1)駁欒枝所說的「秦施」。欒枝說的是過去的秦晉關係,原軫說的是現在的秦晉關係。


  (2)說明伏擊秦軍並不違背「死君」的意願。


  思想性格,耿直忠誠善於論辯。


  第六段:


  重點詞:請、實、構、逞、拘、原、暫、免、顧、釋、惠、賜、稽首、纍臣、釁鼓、不朽。


  敬詞、尊稱:君、辱。


  1、 這一段圍繞著「晉釋三帥」寫了哪幾件事?又反映出什麼問題?


  三件事:(1)文嬴請釋三帥。


  (2)原軫怒斥晉襄公釋「秦囚」。


  (3)陽處父追捕孟明等人未成功。


  反映出晉在「 崤之戰」中雖獲勝利,但其內部矛盾重重,君臣不齊心,暗示秦晉爭霸的鬥爭遠遠未結束。


  2、從原軫反對「縱囚」的表現,可以看出他怎樣的思想性格?


  忠直剛烈、魯莽粗暴。


  第七段:


  重點詞:替、眚、次。


  活用詞:秦伯素服郊次(穿著素服,名詞用作動詞。)


  以辱二三子(使 ...... 受辱,使動用法。)


  1、這一段寫了秦穆公哪些言行,又表現了他怎樣的思想性格?


  行:「素服郊次,鄉師而哭」。「不替孟明」。


  言:「孤違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孤之過也,大夫何罪?且五不以一眚掩大德。」


  思想性格:不文過飾非,能引咎自責,從失敗中吸取教訓。


  2、從內容和結構兩方面看,這一段在全篇中有何作用?


  內容:末段秦穆公終於悔悟,認識到蹇叔的判斷和分析是正確的,這就點明了秦國失敗的原因,從而揭示了全文的主旨。


  結構:「秦伯哭師」與首段「蹇叔哭師」遙相呼應,使全文渾為一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