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 文學 十三經註疏

「秦誓」,秦穆公誓眾之辭的簡稱,是我國國學元典《尚書》中的經典章節。它的時代,漢人相傳的《尚書序》說:「秦穆公伐鄭,晉襄公率師敗諸崤。還歸,做《秦誓》。」(事載《左傳》魯僖公32年、33年)照《書序》說法,此篇作於秦穆公33年(公元前627年)被俘三帥歸秦之後。《秦誓》,誓,是一種有約束性和有決斷意義的語言。

1 《尚書》 秦誓

公曰:「嗟,我士,聽,無嘩。予誓告汝群言之首①。古人有言曰:『民訖自若是多盤』,責人斯無難,惟受責俾如流,是惟艱哉②。我心之憂,日月逾邁,若弗雲來③。惟古之謀人,則曰未就予忌;惟今之謀人,姑將以為親。雖則云然,尚猶詢之黃髮,則罔所愆④。番番良士,旅力既愆,我尚有之。仡仡勇夫,射御不違,我尚不欲。惟截截善諞言,俾君子易辭,我皇多有之,昧昧我思之⑤。如有一介臣,斷斷猗,無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⑥。人之有技,若已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是能容之。以保我子孫黎民,亦職有利哉⑦。人之有技,冒嫉以惡之;人之彥聖而違之,俾不達,是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亦曰殆哉⑧。 邦之杌隉,曰由一人。邦之崇懷,亦尚—人之慶⑨。」
秦誓

2註釋

[註釋] ①嗟,我士,聽,無嘩。予誓告汝群言之首:我要向你們發出誓言。士:這裡是對聽眾的泛稱,指全軍將士與相關官員。誓告:嚴肅告誡。群言之首:所有紛紛議論中應該所取的首要意見、關鍵問題。
②古人有言曰,民訖自若是多盤,責人斯無難,惟受責俾如流,是惟艱哉:古語說:人們總是自以為是而大意失算。責備別人完全沒困難,只是受人責備還能聽諫如流,這可就太難太難啦。訖:終,竟。自若:自己順著自個兒。若:順。是:此,這個。多盤:多安於、都樂於。盤:放心取樂。這裡指人們自樂時失去應有的戒備心態。
③我心之憂,日月逾邁,若弗雲來:我這心裡難受極了(指全軍覆滅之事),這時間飛速地流逝著,似乎不再回頭了(吃後悔葯恐怕來不及了)。逾邁:跨越。這是引用古詩來「明志」。
④惟古之謀人,則曰未就予忌;惟今之謀人,姑將以為親。雖則云然,尚猶詢之黃髮,則罔所愆:那古道熱腸的智謀之人,(我)會責備他不顧我的忌諱(竟敢頂撞我);而眼前的智謀之士,(我)便引為親信了。(這不行,)我還是應該多多請教年長有智的人,那樣就能少犯些過錯、少一點遺憾。謀人:善於謀划的人。就:即,到。忌:忌諱。姑:輕意地。將:拿來,引來。親:親信。黃髮:頭髮黃了的高年老者。愆:遺憾。
⑤番番良士,旅力既愆,我尚有之;仡仡勇夫,射御不違,我尚不欲。惟截截善諞言,俾君子易辭。我皇多有之,昧昧我思之:滿頭銀髮的忠良之士,儘管旅力不如人,我還是希望有這種人;雄赳赳的勇夫,即使射箭駕車都熟練,我還是不願要這種人。至於那嘰嘰喳喳特會打小報告、吹順耳風的人,總想讓老實人改變主意。我還能再添這樣的人在身邊嗎?我暗暗地思考著。諞言:易於迷惑人的話。俾:使。易辭:改換話語,改變主意。皇:同「惶」,惶論,哪裡還說得到……,昧:昏暗。
⑥如有一介臣,斷斷猗,無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倘若有這麼一位耿介爽直的臣子,能幹凈利落地發表己見,即使沒有其他長處,他的心地善良,我看還是得容納他、親近他。斷斷猗:乾淨利落、有斷決的樣子。休:美。
⑦人之有技,若已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是能容之。以保我子孫黎民,亦職有利哉:人有一技,視如自己的;人有傑出才智聖德,內心仰慕他,簡直就如同出自本人口中一般自然,這種人應該吸收。這樣來保護我的子孫後代和廣大民眾,那也是件很有利的事啊。啻:簡直就。容之:容納它、接受它。職有利:主有利,代表有益。
⑧人之有技,冒嫉以惡之;人之彥聖而違之,俾不達,是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亦曰殆哉:別人有長處,你嫉恨嫌惡它;別人很傑出,你疏遠避開他,使其無法有成就,這是不能容人的表現。
⑨邦之杌隉,曰由一人;邦之崇懷,亦尚—人之慶:國家的動搖不安是由一人造成的,國家振興發達,也會因敬重一人而帶來吉祥。杌隉:搖蕩不安。榮懷:光榮。一人:商周君主總愛自稱「—人」、『予一人』。句義為「國家安危繫於一身」。

3解讀

《秦誓》是《尚書》中最後一篇。它的時代,漢人相傳的《尚書序》說:「秦穆公伐鄭,晉襄公率師敗諸崤。還歸,做《秦誓》。」(事載《左傳》魯僖公32年、33年)照《書序》說法,此篇作於秦穆公33年(公元前627年)被俘三帥歸秦之後。但《史記·秦本紀》則說是秦穆公36年(公元前624年)大敗晉師,「封餚中屍,為發喪,哭之三日,乃誓與軍」中之辭。就文中語意看,以《書序》所說為合於實際。
《秦誓》,秦穆公誓眾之辭的簡稱。誓,是一種有約束性和有決斷意義的語言。此篇也出於史官記錄。文辭扼要生動,語意懇切,含有自我儆戒之誠意。

4相關的註解與研究

《尚書正義》

尚書正義卷二十 秦誓第三十二:
秦穆公伐鄭,遣三帥帥師往伐之。○事見魯僖公三十三年。三帥,謂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帥,色類反,下注同。晉襄公帥師敗諸崤,崤,晉要塞也。以其不假道,伐而敗之,囚其三帥。○崤,戶交反。塞,悉代反。假,工下反。還歸,作《秦誓》。晉舍三帥,還歸秦,穆公悔過作誓。
秦誓貪鄭取敗,悔而自誓。
[疏]「秦穆」至「秦誓」○正義曰:秦穆公使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三帥帥師伐鄭,未至鄭而還。晉襄公帥師敗之於崤山,囚其三帥。後晉舍三帥,得還歸於秦。秦穆公自悔己過,誓戒群臣。史錄其誓辭,作《秦誓》。○傳「遣三」至「伐之」○正義曰:《左傳》僖三十年,晉文公與秦穆公圍鄭,鄭使燭之武說秦伯,秦伯竊與鄭人盟,使杞子、逢孫、揚孫戍之,乃還。三十二年,杞子自鄭使告於秦曰:「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也。」穆公訪諸蹇叔,蹇叔曰:「不可。」公辭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師伐鄭。是「遣三帥帥師往伐之」事也。序言「穆公伐鄭」,嫌似穆公親行,故辨之耳。○傳「崤晉」至「三帥」○正義曰:杜預云:「餚在弘農澠池縣西。」築城守道謂之「塞」,言其要塞盜賊之路也。崤山險阨,是晉之要道關塞也。從秦向鄭,路經晉之南境,於南河之南崤關而東適鄭。《禮》征伐朝聘,過人之國,必遣使假道。晉以秦不假道,故伐之。《左傳》僖三十二年,晉文公卒。三十三年,秦師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市於周,遇之,矯鄭伯之命以牛十二犒師。孟明曰:「鄭有備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圍之不繼,吾其還也。」滅滑而還。晉先軫請伐秦師。襄公在喪,墨縗絰。夏四月,敗秦師於餚,獲百里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以歸。是襄公親自帥師伐而敗之,囚其三帥也。《春秋》之例,君將不言「帥師」,舉其重者。此言「襄公帥師」,依實為文,非彼例也。又《春秋》經書此事云:「晉人及羑戎敗秦師於餚。」實是晉侯而書「晉人」者,杜預云:「晉侯諱背喪用兵,通以賤者告也。」是言晉人告魯,不言晉侯親行,而雲大夫將兵。大夫賤,不合書名氏,故稱「人」也。直言敗秦師於餚,不言秦之將帥之名,亦諱背喪用兵,故言辭略也。○傳「晉舍」至「作誓」○正義曰:《左傳》又稱,晉文公之夫人文嬴,秦女也,請三帥曰:「彼實構吾二君,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厭,君何辱討焉?使歸就戮於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許之。秦伯素服郊次,向師而哭曰:「孤違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孤之過也。」是晉舍三帥而得還,秦穆公於是悔過作誓。序言「還歸」,謂三帥還也,嫌穆公身還,故辨之。《公羊傳》說此事云:「四馬只輪無反者。」《左傳》稱秦伯「向師而哭」,則師亦少有還者, 公曰:「嗟!我士,聽無嘩。誓其群臣,通稱士也。予誓告汝總言之首。總言之本要。古人有言曰:『民訖自若,是多盤。』言民之行己,盡用順道,是多樂。稱古人言,悔前不順忠臣。○樂音洛。責人斯無難,惟受責俾如流,是惟艱哉!人之有非,以義責之,此無難也。若己有非,惟受人責,即改之如水流下,是惟艱哉。○俾,必爾反,下同。我心之憂,日月逾邁,若弗雲來。言我心之憂,欲改過自新,如日月并行過,如不復雲來,雖欲改悔,恐死及之,無所益。○復,扶又反。
[疏]「公曰」至「雲來」○正義曰:穆公自悔伐鄭,召集群臣而告之。公曰:「咨嗟!我之朝廷之士,聽我告於汝,無得喧嘩。我誓告汝眾言之首,誥汝以言中之最要者。古人有言曰:『民之行己,盡用順道。是多樂。』言順善事,則身大樂也。見他有非理,以義責之,此無難也。惟己有非理,受人之責,即能改之,使如水之流下,此事是惟難哉!」言己已往之前不受人言,故自悔也。「今我心憂,欲自改過自新,但日月益為疾行,如似不復雲來,恐己老死不得改悔也」。○傳「誓其」至「稱士」○正義曰:「士」者,男子之大號,故群臣通稱之。鄭云:「誓其群臣,下及萬民,獨雲士者,舉中言之。」○傳「言民」至「忠臣」○正義曰:「訖」,盡也。「自」,用。「若」,順。「盤」,樂也。盡用順道則有福,有福則身樂,故云「是多樂」也。「稱古人言」者,悔前不用古人之言,不順忠臣之謀故也。昔漢明帝問東平王劉蒼云:「在家何者為樂?」對曰:「為善最樂。」是其用順道則多樂。○傳「言我」至「所益」○正義曰:「逾」,益。「邁」,行也。「員」即「雲」也。言日月益為疾行,並皆過去,如似不復雲來。畏其去而不復來,夜而不復明,言己年老,前途稍近,雖欲改悔,恐死及之,不得修改,身無所益也。王肅云:「年已衰老,恐命將終,日月遂往,若不雲來,將不復見日月,雖欲改過,無所及益。自恨改過遲晚,深自咎責之辭。」
惟古之謀人,則曰未就予忌。惟為我執古義之謀人,謂忠賢蹇叔等也,則曰未成我所欲,反忌之耳。○為,於偽反,下「為我謀」同。惟今之謀人,姑將以為親。惟指今事為我所謀之人,我且將以為親而用之。悔前違古從今,以取破敗。
[疏]「惟古」至「為親」○正義曰:此穆公自說己之前過。我欲伐鄭之時,群臣共為謀計,惟為我執古義之謀人,我則曰未成我之所欲,反猜忌之。惟指今事為我所謀之人,我且將以為親己而用之。悔前違古從今,自取破敗也。其「古之謀人」,當謂忠賢之臣若蹇叔之等。「今之謀人」,勸穆公使伐鄭者,蓋謂杞子之類,國內亦當有此人。
「雖則云然,尚猷詢茲黃髮,則罔所愆。言前雖則有云然之過,今我庶幾以道謀此黃髮賢老,則行事無所過矣。番番良士,旅力既愆,我尚有之。勇武番番之良士,雖眾力已過老,我今庶幾欲有此人而用之。○番音波。仡仡勇夫,射御不違,我尚不欲。仡仡壯勇之夫,雖射御不違,我庶幾不欲用。自悔之至。○仡,許乞反。惟截截善諞言,俾君子易辭,我皇多有之,昧昧我思之。惟察察便巧善為辨佞之言,使君子回心易辭,我前多有之,以我昧昧思之不明故也。○截,才節反。馬云:「辭語截削省要也。」諞音辨,徐敷連反,又甫淺反,馬本作偏,云:「少也,辭約損明,大辨佞之人。」易,羊石反。昧音妹。如有一介臣,斷斷猗,無他伎,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如有束脩一介臣,斷斷猗然專一之臣,雖無他伎藝,其心休休焉樂善,其如是,則能有所容。言將任之。○介音界,馬本作界,云:「一介,耿介,一心端愨者。」字又作個,音工佐反。斷,丁亂反,又音短。猗,於綺反,又於宜反。技,其綺反,本亦作伎。他,本亦作它,吐何反。樂音洛。
[疏]「雖則」至「不欲」○正義曰:言我前事雖則有云然之過,我今庶幾以道謀此黃髮賢老,受用其言,則行事無所過也。番番然勇武之善士,雖眾力既過老,而謀計深長,我庶幾欲有此人而用之。仡仡然壯勇之夫,雖射御不有違失,而智慮淺近,我庶幾不欲用之。自悔往前用壯勇之計失也。○「惟截截」至「有容」○正義曰:惟察察然便巧善為辯佞之言,能使君子回心易辭。我前大多有之,昧昧然我思之不明故也。如有一心耿介之臣,斷斷守善猗然,雖無他技藝,而其心樂善休休焉,其如是,則能有所含容。如此者,我將任用之。悔前用巧佞之人,今將任寬容善士也。○傳「惟察」至「故也」○正義曰:「截截」猶「察察」,明辯便巧之意。「諞」猶辯也,由其便巧善為辯佞之言,使君子聽之回心易辭。「皇」訓大也,我前大多有之,謂杞子之等,及在國從己之人。以我昧昧而暗,思之不明,故有此輩在我側也。○傳「如有」至「任之」○正義曰:孔注《論語》,以「束脩」為「束帶脩飾」,此亦當然。「一介」謂一心耿介。「斷斷」,守善之貌。「休休」,好善之意。如有束帶脩飾,一心耿介,斷斷然守善猗然專一之臣,雖復無他技藝,休休焉好樂善道,其心行如是,則能有所含容。言得此人將任用之。「猗」者,足句之辭,不為義也。《禮記·太學》引此作「斷斷兮」,「猗」是「兮」之類,《詩》雲「河水清且漣漪」是也。王肅云:「一介,耿介,一心端愨,斷斷守善之貌。無他技能,徒守善而已。休休,好善之貌。其如是,人能有所容忍小過,寬則得眾。穆公疾技巧多端,故思斷斷無他技者。」 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是能容之。人之有技,若己有之樂,善之至也。人之美聖,其心好之,不啻如自其口出,心好之至也。是人必能容之。○好,呼報反。啻,失豉反。以保我子孫黎民,亦職有利哉!用此好技聖之人,安我子孫眾人,亦主有利哉!言能興國。
[疏]「人之」至「利哉」○正義曰:此說大賢之行也。大賢之人,見人之有技,如似己自有之。見人之有美善通聖者,其心愛好之,不啻如自其口出。愛彼美聖,口必稱揚而薦達之,其心愛之,又甚於口,言其愛之至也。是人於民必能含容之。用此愛好技聖之人,安我子孫眾民,則我子孫眾民亦主有利益哉!言其能興邦也。
人之有技,冒疾以惡之。人之彥聖,而違之,俾不達。見人之有技藝,蔽冒疾害以惡之。人之美聖,而違背壅塞之,使不得上通。○冒,莫報反。惡,烏路反。背音佩。壅,於勇反。塞,先得反。是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亦曰殆哉!冒疾之人,是不能容人用之,不能安我子孫眾人,亦曰危殆哉!○殆,唐在反。
[疏]「人之」至「殆哉」○正義曰:此說大佞之行也。大佞之人,見人之有技,蔽冒疾害以惡之。見人之有美善通聖者,而違背壅塞之,使不達於在上。是人之不能含容人也。用此疾惡技聖之人,不能安我子孫眾民,則我子孫眾民亦曰危殆哉!言其必亂邦也。○傳「見人」至「上通」○正義曰:傳以「冒」為覆冒之「冒」,謂蔽障掩蓋之也。「疾」謂疾惡之,謂憎疾患害之也。見人之美善通聖而違背之,不從其言;壅塞之,使不得上通,皆是佞人害賢之行也。
邦之杌隉,曰由一人。杌隉,不安,言危也。一人所任用,國之傾危,曰由所任不用賢。○杌,五骨反。隉,五結反,徐語折反。邦之榮懷,亦尚一人之慶。」國之光榮,為民所歸,亦庶幾其所任用賢之善也。穆公陳戒,背賢則危,用賢則榮,自誓改前過之意。
[疏]「邦之」至「之慶」○正義曰:既言賢佞行異,又言用之安否。邦之杌隉,危而不安,曰由所任一人之不賢也;邦之光榮,為民所歸,亦庶幾所任一人之有慶也。言國家用賢則榮,背賢則危,穆公自誓將改前過,用賢人者也。人者也。

5《大學》中對《秦誓》的引用

朱熹版《大學》第十一章內容如下:
《楚書》曰:「楚國無以為寶,惟善以為寶。」舅犯曰:「亡人無以為寶,仁親以為寶。」
《秦誓》曰:「若有一介臣,斷斷兮無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實能容之,以能保我子孫黎民,尚亦有利哉!人之有技,媢嫉以惡之;人之彥聖,而違之,俾不通:實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亦曰殆哉!」唯仁人放流之,迸諸四夷,不與同中國。此謂唯仁人為能愛人,能惡人。見賢而不能舉,舉而不能先,命也;見不善而不能退,退而不能遠,過也。好人之所惡,惡人之所好,是謂拂人之性,災必逮其身。是故君子有大道,必忠信以得之,驕泰以失之。
上一篇[驕泰]    下一篇 [秦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