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詞語移用」是把慣用以描寫甲事物的詞語用以說明或形容乙事物,從在而創造一種巧妙的耐人尋味的藝術效果的修辭手法

1 移用 -簡介

某些詞語中的語言有固定的意義和用法

具有一定的詞性,利用這些詞語的這些特點臨時改變它的用法和詞性,從而收到一定的修辭效果,叫移用。

如高中語文課本第六冊《威尼斯》一文中多次運用了這種修辭方法。「這方場中的建築節奏其實是和諧不過的」一句中「節奏」本來是音樂術語,是指音樂中交替出現的有規律的強弱長短現象,這裡卻用它來形容建築物色彩的濃淡明暗和位置的高低錯落的情況。又如「建築也是新式,簡潔而不羅嗦,痛快之至」一句中「簡潔而不羅嗦」本來是用來形容或評論說話、寫文章直截了當,爽快直率的,這裡以形容建築物造型的簡潔,外部裝飾少的特點。

2 移用 -通感與移用

通感是藉助想象和聯想,把事物本來作用於某個感官上而產生的感覺移植於另一個感官上,使感覺相通的一種修辭方法。 



客觀事物作用於人的眼、耳、鼻、舌、身等感官,便會產生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等感覺。通過心理活動,不同的感官所產生的感覺是能夠相通的。例如:①「微風過處,送來縷縷清香,彷彿高樓上渺茫的歌聲似的。」(朱自清《荷塘月色》)微風中的荷葉荷花的清香本為嗅覺所感知,但為了把清香的若有若無、飄渺柔美、沁人心脾的特點表現得更加生動形象、淋漓盡致,作者將其比作聽覺可感的「遠處高樓上渺茫的歌聲」,將嗅覺轉化而為聽覺,將嗅覺與聽覺交織在一起,調動起讀者多種感覺功能,啟迪讀者更加廣泛的想象和聯想,顯得十分傳神。 



又如該文中②「塘中的月色並不均勻,但光與影有著和諧的旋律,如梵娜玲上奏著的名曲。」荷塘月色是作者目之所見,視覺所感的形象,作者卻以聽覺可感的「旋律」「名曲」加以形容,這樣更能調動讀者美妙的聯想與想象,增加了讀者對藝術境界的感受和領會程度。 



在高中語文第四冊《明湖居聽書》一文中作者也多次運用了通感。如作者描寫王小玉的演唱效果:「聲音初不甚大,也覺入耳有說不出來的妙境;五臟六腑里,像熨斗熨過,無一處不伏貼,三萬六千個毛孔,像吃了人蔘果,無一處不暢快。」王小玉的演唱是聽覺可感的形象,卻用觸覺加以表現,使聽覺觸覺交織為一,非常生動傳神。「唱了十數句之後,漸漸的越唱越高,突然拔了一個尖兒,一線鋼絲拋入天際,不禁暗暗叫絕。那知他於那極高的地方尚能迴環轉折;幾囀之後,又高一層,接連三四疊,節節高起。晃如由傲來峰而西,攀登泰山的景象;初看傲來峰削壁千仞,以為上與天通;及至翻到傲來峰頂,才見扇子崖更在傲來峰上;及到翻到扇子崖,又見南天門更在扇子崖上。愈翻愈險,愈險愈奇。」這兒以動覺、視覺形容聽覺,讓聽覺、動覺、視覺水乳交融,使讀者的聯想、想象活躍起來,變抽象形象而為形象形象,增加了讀者對文意的理解。「那王小玉唱到極高的三四疊后,陡然一落,又極力騁其千迴百折的精神,如一條飛蝗在黃山三十六峰半中腰盤旋穿插,頃刻之間,周匝數遍,愈低愈細,忽又揚起,像放那東洋煙火,一個彈子上天,隨化做千百道五色火光,縱橫散亂,這一聲起,即有無限聲音俱來併發……」 這兒以視覺表現聽覺,把王小玉的表演形容得無以復加! 



高中語文第一冊《長江三峽》以「這一天,我像在一支雄偉瑰麗的交響樂中飛翔」總領全段,作者以聽覺表現動覺,表現了在三峽航行時新奇而又強烈的感受,讓讀者充分地體味到了作者在母親河上航行時興奮激越的情趣。 



通過以上例證的分析可以看出:「通感」是把一種感官上感覺到的形象,用另一種感覺形象地加以表現的一種修辭手法。「通感」就是感覺相通,就是通過心理活動,使不同感官產生的不同感覺可以相通,它是一種「意境上」的修辭。而「詞語移用」則是把慣用以描寫甲事物的詞語用以說明或形容乙事物,從在而創造一種巧妙的耐人尋味的藝術效果的修辭手法。如高中語文課本第六冊《威尼斯》一文中多次運用了這種修辭方法。「這方場中的建築節奏其實是和諧不過的」一句中「節奏」本來是音樂術語,是指音樂中交替出現的有規律的強弱長短現象,這裡卻用它來形容建築物色彩的濃淡明暗和位置的高低錯落的情況。又如「建築也是新式,簡潔而不羅嗦,痛快之至」一句中「簡潔而不羅嗦」本來是用來形容或評論說話、寫文章直截了當,爽快直率的,這裡以形容建築物造型的簡潔,外部裝飾少的特點。再如「全副(畫)氣韻流動」之句,「流動」原指液體或氣體的流動,這兒用以形容含義抽象的「氣韻」,表現了提香的《聖女開天圖》意境的美妙和韻味的豐厚。 



由此可以看出,「詞語移用」是把慣常用於形容一事物的詞語用以形容另一事物的一種修辭手法。它雖也同「通感」一樣能夠形成美妙的意境,但從修辭方式看,它是一種「詞語上的」修辭。它與通感的根本區別就在於通感是人的感覺相通,與人的感覺密不可分,而詞語移用則與感覺無關。其實也就是說,有關於感覺的詞語移用應歸於通感的範疇。 



如《威尼斯》一文中」顫著釅釅的歌喉」之句中的「釅釅」一詞本用來形容茶水味道醇濃的,句中用來形容歌聲的醇厚,是詞語移用。同時也應該看到,用形之於味覺的「釅釅」形容以聽覺可感的歌喉,自然又是通感,而且由於該句側重於感覺的表現,我們應認定它用了通感修辭。

3 移用 -「移用」與「移覺」

作者: 陳 其 才  信息來源:廣納中學  更新時間:2007-11-19 12:22:20  閱讀次數:446次 
    「移用」與「移覺」兩種修辭格,教學中學生難以掌握。現在我用例析的方法把它們給以淺說。
    「移用」與「移覺(通感)」兩者都溝通了人的不同感覺,臨時轉移通常的用法,其修辭作用都是描述或形容,故容易混淆。
    「移用」與「移覺」這兩種修辭格區別究竟何在?
    「移用」是臨時改變詞語的搭配習慣,把慣用以描述甲事物的詞移來說明或形容乙事物,形式上是:移用詞+的+乙事物偏正短語。例如:
    例1、建築也是新式的,簡潔而不啰嗦。
    例2、我將深味這非人間的濃黑的悲涼。
    例3、顫著釅釅的歌喉。
    以上都是「移用」。其中:「簡潔而不啰嗦」、「濃黑」、「釅釅」都是移用詞;慣用以描述話語、視象、汁液的,這裡臨時用來形容建築、悲涼、歌喉,中間用「的」來結構(註:例1可以換成偏正短語——新式的簡潔而不啰嗦的建築)。
    「移覺」又稱「通感」,是一種特殊的比喻,形式上都是「乙如甲」的明喻格式,只是內容限於不同感覺間的瞬間溝通而已。
    例如:微風過處,送來縷縷清香,彷彿遠處高樓上渺茫的歌聲似的。
    這裡可以看出,是把嗅覺器官上的感受,轉移到聽覺器官上來,用了一個「彷彿」,形成了明喻的格式,體味餘韻,給人以新鮮的異乎尋常的感覺。 

 

上一篇[上升氣流]    下一篇 [小隨煩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