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程日興是曹雪芹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賈政門下清客相公,亦在古董行做事,寶玉說畫美人是他的絕技。

1 程日興 -簡介

紅樓夢第十六回:賈政門下清客相公,亦在古董行做事,寶玉說畫美人是他的絕技。

2 程日興 -介紹

他參與了興建大觀園的工程。薛蟠過生日,他特地置辦了四種珍貴的食物作為禮物。賈府被抄后,眾清客相公漸漸都辭去了,只有他還時常陪著賈政說說話兒。

3 程日興 -《石頭記》對程日興的敘述

(一)第十六回的敘述

庚辰本第十六回、己卯本第十六回、甲戌本第十六回皆寫道:「賈政不慣於俗務,只憑賈赦、賈珍、賈璉、賴大、來升、林之孝、吳新登、詹光、程日興等些人(甲戌本:等幾人)安插擺布。」

(二)第二十六回的敘述

庚辰本第十六回、甲戌本第二十六回皆寫道:

薛蟠道:「要不是我也不敢驚動,只因明兒五月初三日是我的生日,誰知古董行的程日興,他不知那裡尋了來的這麼粗這麼長粉脆的鮮藕,這麼大的大西瓜,這麼長一尾新鮮的鱘魚,這麼大的一個暹羅國進貢的靈柏香熏的暹豬。你說,他這四樣禮可難得不難得?那魚,豬不過貴而難得,這藕和瓜虧他怎麼種出來的。我連忙孝敬了母親,趕著給你們老太太、姨父、姨母送了些去。如今留了些,我要自己吃,恐怕折福,左思右想,除我之外,惟有你還配吃,所以特請你來。可巧唱曲兒的小么兒(甲戌本:小子)又才來了,我同你樂一天(甲戌本:一日)何如?」

一面說,一面來至他書房裡。只見詹光、程日興、胡斯來、單聘仁等並唱曲兒的都在這裡,見他進來,請安的,問好的,都彼此見過了。

(三)第四十二回的敘述

庚辰本第四十二回寫道:「寶玉聽了,先喜的說:『這話極是。詹子亮的工細樓台就極好,程日興的美人是絕技,如今就問他們去。』」

4 程日興 -《紅樓夢》后四十回對程日興的敘述

程甲本第一百一十四回寫道:

再說鳳姐停了十餘天,送了殯。賈政守著老太太的孝,總在外書房。那時清客相公,漸漸的都辭去了,只有個程日興還在那裡,時常陪著說說話兒,提起:「家運不好,一連人口死了好些,大老爺合珍大爺又在外頭。家計一天難似一天,外頭東庄地畝也不知道怎麼樣,總不得了呀!」

程日興道:「我在這裡好些年,也知道府上的人,那一個不是肥己的?一年一年都往他家裡拿,那自然府上是一年不夠一年了。又添了大老爺珍大爺那邊兩處的費用,外頭又有些債務。前兒又破了好些財,要想衙門裡緝賊追贓,是難事。老世翁若要安頓家事,除非傳那些管事的來,派一個心腹的人各處去清查清查,該去的去,該留的留;有了虧空,著在經手的身上賠補,這就有了數兒了。那一座大的園子,人家是不敢買的,這裡頭的出息也不少,又不派人管了。的年。老世翁不在家,這些人就弄神弄鬼兒的,鬧的一個人不敢到園裡,這都是家人的弊。此時把下人查一查,好的使著,不好的便攆了,這才是道理。」

賈政點頭道:「先生你所不知!不必說下人,就是自己的侄兒,也靠不住!若要我查起來,那能一一親見親知?況我又在服中,不能照管這些了。我素來又兼不大理家,有的沒的,我還摸不著呢。」

程日興道:「老世翁最是仁德的人。若在別家的這樣的家計,就窮起來,十年五載還不怕,便向這些管家的要,也就夠了。我聽見世翁的家人還有做知縣的呢。」

賈政道:「一個人若要使起家人們的錢來,便了不得了,只好自己儉省些。但是冊子上的產業,若是實有還好,生怕有名無實了。」

程日興道:「老世翁所見極是。晚生為什麼說要查查呢!」

賈政道:「先生必有所聞?」

程日興道:「我雖知道些那些管事的神通,晚生也不敢言語的。」

賈政聽了,便知話里有因,便嘆道:「我自祖父已來,都是仁厚的,從沒有刻薄過下人。我看如今這些人一日不似一日了。在我手裡行出主子樣兒來,又叫人笑話。」

上一篇[刺刺不休]    下一篇 [賤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