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作者 蒲松齡。 蒲松齡(1640-1715)字留仙,一字劍臣,號柳泉居士,世稱聊齋先生,自稱異史氏,現山東省淄博市淄川區洪山鎮蒲家莊人,漢族。 創作有著名的文言文短篇小說集《聊齋志異》。

1基本信息

作者 蒲松齡,本文是《聊齋志異》卷一第十四篇,故事,短小精悍,生動活潑,講述了一個賣梨鄉人,遇到了求乞的道人,吝嗇的不肯捨棄一個梨子,不近人情。結果道人略施薄技,使用幻術,當著鄉人的面,將梨子與車子變成了一株梨樹,從發芽到結果,極盡幻術的妙致。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人情大於天,一毛不拔的鐵公雞,時來運轉,自己也會身處逆境的。

2原文

有鄉人貨梨於市,頗甘芳,價騰貴,有道士破巾絮衣,丐於車前。鄉人咄之亦不去
故事圖

  故事圖

;鄉人怒,加以叱罵。道士曰:「一車數百顆,老衲止丐其一,於居士亦無大損,何怒為?」觀者勸置劣者一枚令去,鄉人執不肯。肆中佣保者,見喋聒不堪,遂出錢市一枚,付道士。道士拜謝,謂眾曰:「出家人不解吝惜。我有佳梨,請出供客。」或曰:「既有之,何不自食?」曰:「我特需此核作種。」於是掬梨大啖,且盡,把核於手,解肩上鑱,坎地深數寸,納之而覆以土。向市人索湯沃灌。好事者於臨路店索得沸瀋,道士接浸坎處。萬目攢視,見有勾萌出,漸大;俄,成樹,枝葉扶蘇;倏而花,倏而實,碩大芳馥,累累滿樹。道士乃即樹頭摘賜觀者,頃刻而盡。已,乃以鑱伐樹,丁丁良久,方斷;帶葉荷肩頭,從容徐步而去。初,道士作法時,鄉人亦雜立眾中,引領注目,竟忘其業。道士既去,始顧車中,則梨已空矣,方悟適所表散,皆己物也。又細視車上一靶亡,是新鑿斷者。心大憤恨。急跡之,轉過牆隅,則斷靶棄垣下,始知所伐梨本,即是物也,道士不知所在。一市粲然。
異史氏曰:「鄉人憒憒,憨狀可掬,其見笑於市人,有以哉。每見鄉中稱素封者,良朋乞米,則怫然,且計曰:『是數日之資也。』或勸濟一危難,飯一煢獨,則又忿然,計曰:『此十人、五人之食也。』甚而父子兄弟,較盡錙銖。及至淫博迷心,則頃囊不吝;刀鋸臨頸,則贖命不遑。諸如此類,正不勝道;蠢爾鄉人,又何足怪?」

3譯文

有個鄉下人在街市上賣梨子,梨子很是甘甜芳香,價錢非常貴,有個道士穿戴著破敗了的衣服頭巾,在裝著梨子的車跟前乞討。鄉下人呵斥他也不離開;鄉下人生氣了,就又罵起來。道士說:「你這一車有幾百個梨子,老衲只討一個,對居士你也沒有很大的損失啊,怎麼生氣呢?」旁觀者勸鄉下人拿一個不好的梨子給道士讓他走,鄉下人執意不肯。店鋪中做活的夥計,看見啰嗦的不得了,於是出錢買了一個,交給道士。道士向他致謝,對眾人說:「出家的人不知道什麼是吝嗇。我有好的梨子,請允許我拿出來供大家品嘗。」有人說:「既然你自己有,為什麼不自己吃?」道士指著手中的梨子回答說:「我只是需要這個梨核作種子。」於是捧著梨子大吃起來,直到吃完,將梨核握在手上,解開肩上背著的犁具,挖地有數寸深,將梨核放進去並蓋上土。向街上的人索要開水灌溉。有好事的人在路邊的小店要來了開水,道士接過來澆在挖過的地方。許多目光都在看著,看見有小梨樹芽長出來,慢慢長大;一會兒,就長成樹了,枝繁葉茂的;一會兒又開花了,一會兒就結果實了,個個碩大無比芳香馥郁,密密麻麻的結滿了枝頭。道士於是就從樹頭摘下來贈送給觀看的人,馬上就送完了。完了,道士就用犁具砍梨樹,叮叮噹噹的砍了好久,才斷掉了;道士把帶著枝葉的樹背在肩上,從容的慢慢走開了。開始,道士在做法術的時候,鄉下人也亂站在眾人之間,伸著脖子專心的看,竟然忘記了自己的生意。道士已經走了以後,這才看看車裡面,只見梨子全沒有了,這才明白剛才道士所贈送的梨子,都是自己的東西啊。又仔細看見車子上的一個木耙子沒有了,是新近砍斷的。心裡非常生氣憎恨。急忙去找道士。轉過了牆角,只見斷了的木耙子丟棄在牆下面,才知道道士所砍的梨樹,就是這個東西,道士已經不知哪裡去了。整個街上的人都哈哈笑了。
異史氏說:「鄉下人昏聵蠢笨,憨痴的樣子很好笑,他被街上的人嘲笑,也是應得的。每每看見鄉里的有錢人家,好朋友來討米,就不高興了,並且計算著說:『這是好幾天的花費啊。』有人勸他救急一下別人的一時危難,給一個孤苦的人飯吃,他就又生氣的樣子,計算著說:『這是十個人、五個人吃的糧食啊。』甚至於父子兄弟之間,錙銖都要計較清楚。以至於淫亂賭博迷亂了心竅,那時拿出所有錢財都不捨得了;刀斧放在脖子上,就拿錢贖命都來不及了。諸如此類的,說的說不完;這樣愚蠢的鄉下人,又有什麼奇怪的呢?」
註釋:
[1]貨梨於市:在集市上賣梨。貨,賣。
[2]道士:信奉道教的人。巾,指道巾,道士帽,玄色,布緞製作。
[3]老衲(nà):佛教戒律規定,僧尼衣服應用人們遺棄的破布碎片縫綴而成,稱「百衲衣」,僧人因自稱「老衲」。此處借作道士自稱。
[4]居士:梵語「迦羅越」的意譯。見《維摩詰所說經。方便品》。隋慧運《維摩義記》雲「居士有二:
①廣積資產,居財之士,名為居士;
②在家修道,居家道士,名為居士。」這裡是道士對賣梨者的敬稱。
[5]肆中佣保者:店鋪僱用的雜役人員。
[6]喋聒(dié guō):啰嗦不堪。
[7]掬梨大啖(dàn):兩手捧著梨大嚼。啖,吃。
[8]鑱(chán):古代的一種犁具,可以用來掘土,砍草等。
[9]沸瀋:滾開的汁水。瀋,汁水。
[10]萬目攢(cuán)視:眾人一齊注目而視。攢,聚集。
[11]勾萌:彎曲的幼芽。
[12]扶蘇:這裡義同「扶疏」,枝葉茂盛的樣子。
[13]丁丁(zhēng zhēng):形容伐木的聲音。
[14]引領注目:伸著脖頸專註地觀看。引領,伸長脖子。
[15]表(音表)散:分發。表,贈送。
[16]一靶亡:一根車把沒有了。靶,通「耙」,車耙。亡,失去。
[17]急跡之:趕忙隨後追尋他。跡,名詞作動詞,尋,尋其蹤跡。
[18]一市粲然:整個集市上的人都哈哈笑了。粲然,笑容露齒的樣子。《春秋穀梁傳·昭公四年》:「軍人粲然皆笑。」注「粲然,盛笑貌「。
[19]有以哉:結局一定是這樣的。
[20]素封:指無官爵俸祿而十分富有的人家。《史記。貨殖列傳》:「今有無秩祿之奉、爵邑之入,而樂與之比者,命曰素封」。
[21]怫(fú)然:惱恨、氣忿的樣子。
[22]飯一煢(音窮)獨:給一個孤苦的人飯食。飯,管飯。煢、獨,都是孤獨的意思。煢獨,孤獨無靠的人。《詩。小雅。正月》:「哿(音葛)矣富人,哀此煢獨。」
[23]較盡錙銖(zīzhū茲朱):極微少的錢財也要徹底計較。錙、銖,古代極小的重量單位,借指微少的財利。

4作者

生平
出生於一個沒落的中小地主兼商人家庭。19歲應童子試,接連考取縣、府、道三個第一,名震一時。補博士弟子員。以後屢試不第,直至71歲時才成歲貢生。為生活所迫,他除了應同邑人寶應縣知縣孫蕙之請,為其做幕賓數年之外,主要是在本縣西鋪村畢際友家做塾師,舌耕筆耘,近42年,直至61歲時方撤帳歸家。1715年正月病逝,享年76歲。

著作

創作出著名的文言文短篇小說集《聊齋志異》。

5賞析

《種梨》所講的故事只是一個風趣劇,輕鬆而幽默。說的是1個村夫在集市上賣梨,而1個道人萬端乞討而不得。其間1個夥計實在看不下去了,就買了一個送給道人,沒想到道人吃畢,把核種於地下,霎時間便生芽、發展、開花、結果,於是道人遍送觀者。而村夫待道人走後發現本身的一車梨已經子虛烏有,才突然覺悟大悟。然而,蒲松齡師長教師卻在評價中說道:"良友……父子兄弟,較盡錙銖。及至淫博迷心,則頃囊不吝;刀鋸臨頸,則贖命不遑。諸如此類,正不勝道……"其極重繁重和憤慨,使人足見師長教師對吝嗇者之恨了。
蒲松齡平生貧苦,遭遇坎坷,歷盡辛酸,"思欲貨知己,所識無膏粱",時常以借貸度日,甚或到了晚年,依然是"年來酒肉貴,久絕甘肥想。日斜腹枵鳴,殘羹美無兩"。想必師長教師亦時常遭遇借貸無門的境況,此種滋味當深了於心。似乎無需再論那個"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時代了,即便是目前,依然有相當一部分人口生活在借東家還西家的境地,其中又不知多少人,因為借貸而弄得親鄰關係緊張,兄離親散,孤立無援。而當貧富分化,富者又因吝嗇,為富不仁的時辰,仇富的心態天然因勢而生,在所不免。為生活所迫的人們,固然不會有道人那樣的法力,他們或者在困頓中死去,或者就會淪為寇盜,走上極端化的道路了。固然,目前的社會形態狀況,政治清明,除了農村個別緒況和城市中的失業人口和乞丐們之外,很多貧困人口還是可以在政府的接濟下苟延殘喘,慢慢翻身致富的。也正因為此,當今才不會出現封建社會形態那種殺富濟貧的極端化現象,但是仇富心態依然存在,令富人們並不能樂觀。或許在今後,隨著中層收入階級的不正派擴大,小康水平的不斷晉陞,貧富之間的矛盾會緩解一些,直至消弭。
然而,吝嗇的危害卻並非只是針對窮人,它對那些富人本身也是一種病態的熬煎。格朗台和其他四大吝嗇鬼的故事想必大家已經清楚知道,無需贅述,而且筆者也不願意拿異國人說中國的事。讀的是《種梨》,這使我想起王戎的賣李。王戎幼而穎悟,神彩秀徹,並且是李子專業人士,聽說他七歲的時辰就不摘路邊李。後來他本身有了良種李子,賣的時辰生害怕人得到種子,而故意鑽破果核,或者把核取出再賣。如此鄙吝,生怕連那道士也無可奈何。更使人難以相信的是他的兒子因為生成肥胖,就讓他吃糠,連一頓正經的飯都不讓吃,他的女孩子向他借錢,他竟然再也不給好臉色,直到歸還,他的侄子結婚他只送了一件單衣,婚禮后還要馬上要回來,弄得一家人常常鬱鬱不樂。他本身也天天都拿著1個算盤,天天晚上都要撥著算盤才氣入睡。幸好王戎貪財好像是取之有道,落得人譏,卻也沒出什麼巨禍。但是由吝而貪,在一般情況下可就不得了了。
一個社會形態的貪吝,往往會導致財產的極度集中,產生貧富分化,而動蕩不安,在封建社會形態有豪俠並起,殺富濟貧,甚或農民起事,顛覆政權;在資本主義社會形態有經濟危機,工人罷工,甚或滋生恐怖分子,流毒無窮。而一小我私家過於貪吝,則為官者往往為贓官,為商者往往為奸商,平民黎民往往淪為小人,不僅會禍亂人世,也會葬送了本身。想那些贓官蠹役,每到案發之際,大批貪款收繳國度,只是累及自身,即便是花掉,也是大舉揮霍,淫博迷心,毀了本身;想那些巨賈大款,也多是懷璧而罪,被盜、被搶、被綁、被殺者不計其數,而且終日惶惶,難得安眠,倒是有人放下包袱,做個慈善家,方得化解;那些貪鄙小人,雖無巨禍,也多於孤獨中與金錢同臭,默默而逝。
人生六合間,生不帶來一物,死不帶走一物,吝嗇貪心又有何益,哪兒有豪放瀟洒來的痛快?人俊丑各異、聰愚不同、而貧富亦難以平衡,所以如此,只因為造物是讓我們彼此幫助彼此彌補的,只有如此,尚可以形成1個美好人世,享受人生之樂,奈何走上迷途,萬劫不復呢?為之一嘆!
上一篇[丐仙]    下一篇 [種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