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相傳,開天闢地時,人們靠漁獵採集為生。一天。田公去打獵,聞到一股香氣,聞著聞著就飽了。他頂著香味,走了三天三夜,翻過九架大山,越過九個山箐,到了一個壩子;找到一種吊桶大的果子。這種果子沒有渣,又香又甜。田公向管果樹的白鬍子爺爺要樹種。白鬍子爺爺說這樹叫稻子樹,種它要勤鬆土,勤澆水,勤施肥,勘除草,又苦又累。田公說不怕苦不怕累。白鬍子爺爺說回程要走九天九夜,路上有毒蛇猛獸。田公說不怕路長,不怕毒蛇猛獸。白鬍子爺爺說路上沒東西吃,沒有水喝。田公說沒東西吃,就勒緊褲帶,沒水喝就舔舔嘴唇。老爺爺見他決心很大,給了田公三顆稻種。

    田公曆盡千難萬險,把稻種帶回到他居住的白賧,把老爺節的囑咐告訴地母,就昏死了。地母疼愛三個兒子,種稻的活全自己做。她用石頭做成鋤頭,用彎木做成犁頭,請鋼牛銅馬來幫忙,可是稻子結果時,地母累死了。臨死,她把白鬍子爺爺的囑咐告訴兒子們,把三棵稻子樹分給三個兒子,一人管一棵。誰知地母—死,兒子們不管稻子樹,天天蒙頭睡大覺。當老大去看稻子樹時,稻子樹快死了。他拔了草,可來不及澆水、鬆土,他的稻子樹變成了高梁。老二去看稻子樹時,稻子樹也快死了,他顧了澆水,可來不及鬆土、除草,他的稻子樹變成了水稻;老三去看稻子樹時,稻子樹也快死了,他東抓抓,西摸摸,不知幹什麼好,他的稻子樹變成了稗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