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穆泰奈比(公元915~965),阿拉伯詩人。穆泰奈比被認為是最偉大的阿拉伯詩人,生於阿拉伯阿巴斯王朝的伊拉克的庫法,祖籍葉門。965 年在由波斯回巴格達路上遭伏擊而死。

1詩人生平

詩人自幼聰明好學,出身貧苦,少年時就胸懷大志,以詩歌顯示才華,與游牧人一起生活,善劍、騎術。早年企圖憑詩才博取功名,卻未能如願。後來,他去伊拉克的塞馬溫沙漠,受當時人民起義影響,自稱先知 ,鼓動並領導了一次小規模牧民起義。相傳因此而被稱為穆太奈比(意為假先知)。曾被捕入獄兩年,獲釋后流浪、行吟於敘利亞阿勒頗地區。公元948 年為阿勒頗王賽弗·道萊(الحمداني الدولة سيف 915-965)所賞識,寫了大量頌詩。賽弗·道萊文武雙全,有膽有識,他招賢納士,當時很多詩人、文人、學者都聚集於其門庭之下。無論在平時還是在戰時,穆太奈比都追隨賽弗·道萊,如影隨形。賽弗·道萊對穆太奈比亦另眼相看:給他年俸3000第納爾(金幣),每首長詩賞金1000第納爾,並特許他坐著吟詩,亦從不跪拜,還將阿勒頗近郊一處稱賽卜伊的莊園賞賜與他。在他們相處長達9年的期間,是穆太奈比詩作最盛時期。
賽弗·道萊對穆太奈比的青睞招致別人的妒忌。在讒言挑撥下,君臣關係破裂,遂使詩人於957年怒離阿勒頗,而前去埃及為伊赫什德王朝掌實權的黑太監卡弗爾唱讚歌,以求能得到一塊封地;但未能遂願,且被軟禁起來。詩人在失望之餘,開始在詩中或明或暗地對卡弗爾進行諷刺、攻擊,並於962年宰牲節之夜,趁機逃離埃及。他先回故鄉庫法,後去巴格達,皆不得志。965年,他應邀去設拉子,以詩頌揚王爺阿杜德·道萊。同年,他由設拉子回里途中,在距巴格達西郊約兩英里處的阿古勒修道院附近遭不明身份的暴徒伏擊被害,年僅50歲。

2詩作特點

穆太奈比的詩有頌詩、輓詩、諷刺詩、情詩等,其中80多首頌詩專為賽弗·道萊所寫,為畢生精華之作。他的詩追求個性解放,有反叛精神,也有悲觀因素;在藝術上富哲理性,敢於創新,是阿拉伯詩歌革新的先驅。
穆太奈比既有城市市民的風度,又有貝杜因人的氣質。他的頌詩最突出的是他抒情寫個人的作品,氣勢豪邁,意境深遠。他的詩里多警句,激起讀者共鳴,因此,他的詩句常為人引用。

3讚頌詩

穆太奈比是擅長讚頌詩的高手,那些在歷史上頗為平庸的君王,卻因為受到他的讚頌而榮幸地名垂史冊。他的贊語往往是異想天開的,儘管也顯得誇張過度:
「當他舉首把太空翹望,群星黯然,明月失光。」
「你對他們宣講的言辭,如《古蘭經》、《舊約》和《聖經》降示。」
但他的頌詩毫無卑詞乞憐之感。他把自己看作和君王同屬一個等級,據說他在吟誦頌詩時,並不像一般詩人那樣站著,而是傲然端坐。如果他的詩獲得報酬,他認為這不僅應該,而且報酬與他「所製作的珍寶珠玉」(詩歌)遠不相稱。他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自豪感,認為自己是兼備文才武功的阿拉伯英雄:
「滿座賓朋將會知道,
他們之中我最超群;
沙漠、戰馬、夜色最了解我,
寶劍、長矛、紙張為我作證。」
他眼裡最看重的是尊嚴、榮譽,最蔑視的是懦弱、屈辱:
「活,不能碌碌無為苟活在世,
死,不能窩窩囊囊不為人知。
縱然在地獄也要追求榮譽;
即使在天堂也不能忍辱受屈!」
他胸懷遠大,壯志凌雲,而且抒發這種志向的口氣著實驚人:
「什麼地位值得我企及?
什麼偉人值得我畏懼?
真主創造和未造的一切,
與我的雄心壯志相比,
都如同一根毫髮,
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這遠大的志向是什麼?他也未必說得清楚,他只相信:
「何等的雄心產生何等的堅強剛毅,
何等的美德產生何等的豐功偉績。」
然而,不可企及的希望總是與不可避免的失敗相伴。壯志難酬,他的人生註定被賦予悲劇色彩:
「酒保!你們這杯中是酒?
還是斟滿了煩惱和憂愁?」
知音難覓。巨人身處的,是一個小人得志、蠢才橫行的世道,因此他發出怨聲:
「這世道到處是小人
讓我怎麼能不抱怨?
他們的學者是傻瓜,
他們的精明人是笨蛋。」
他生活的時代,正是阿拔斯帝國內憂外患、瀕臨解體的前夜,因而,他的詩也常常超越「小我」,反映出動人的民族主義感情:
「阿拉伯人是那麼不走運,
他們的君王全都是異族。
出身低微,缺乏教養,
言而無信,治民以武。
我踏上的每一塊土地,
那裡的民眾都像羔羊,
被一個奴隸執鞭趕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